第74章 无名川祭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4406字
  • 2022-05-08 15:20:51

第二个诡异地钻进我的记忆里,在角落里扎下了根的地方,是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镇裹,狭窄的街道弯弯曲曲,但还算整齐。虽然街道只勉强容得下一辆车,行人除非瘦得像一张相片,要不然也得躲进某个门口的凹陷处,否则也过不了车与电线杆之间的窄缝。但地上的交通标示都画得一丝不苟。棱形的双箭头标志,显示这条小街是单线双程行车。如果是狭路相逢的话,那就必须要有一方礼貌地倒车出去才行。所以,我估计这个地方的人的倒车技术应该都是非一般的高超。

沿着这条小街一直往前走到尽头,是一条从山中流出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小河,小河的两岸郁郁葱葱,有些山石努力地从山体母亲的怀抱之中挣扎着突显著自己。河水虽然不深,但既清澈又有活力。沿着小河旁修整得很柔顺的单线双程小公路,路旁种着一排明明应该是标准高度,但却又显得有些卡哇依的灰色护栏。景物慢慢向后退了一会儿,便来到一座在古老石桥之上改建的双线双程的拱桥。

这里是甲贺乡间的一个名字已经被记忆据为己有的地方,我跟妳开着已经超出它自己预期使用度的小Moko,百无聊赖地沿著名古屋的周边地区晃荡着。不知不觉间,来到忍者之乡甲贺。忍者妳是知道的,但兴趣缺缺,除了那是一种除了脑力,体力更重要一些的工作之外,还是刺客和死士的领域,以妳的标准,这种行业在现今这个时代,噢不,是任何时代,都只是人力,而非人才。如果是以模特例子套用一下的话,就好像在一个忍者的招聘会里,某个戴着面具的掮客大声地吆喝着:喂,过来看看哎,有个某某大名需要被清理,那些百米能跑五秒之内,五楼只要跳三下,飞镖要百分百中靶心一厘米范围内……都可以来面试,然后就刷刷刷地不知到从哪里冒出来四五个的,每个都比招聘底线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还有必杀绝技和必死的觉悟。

好吧,中午随便吃了个拉面之后,我们把车停在了甲贺市役所附近的街边,嗯,地方大泊车就任性,准备到役所里看看有什么没那么无聊的旅游信息。结果,刚走到门口,就被门口附近的一块看板所吸引,看板的设计好像小学生那么简单,有一些图案,然后就是什么祭什么的。但最吸引的,第一是小地图上目的地的小红点离市区很近,算一下应该可以在半天内来回,第二就是,日期就在今天。

于是,我们与可能坐满了深藏不露,穿着制服的忍者们的市役所擦肩而过,马上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些水和零食之后,便上车直扑小镇。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便经过小路,来到石桥,慢慢地与参加祭典人潮和车队一起,爬过石桥,开到在管制下唯一的一个不大不少的河滩边的停车场。

把车停好,天上就刚好有一大片不太厚的云也停在一起,为下午三点多的大太阳戴上墨镜。我拉着戴着墨镜的妳,慢慢沿着斜路走上依山而建的小镇镇中央的小广场。那里已经被满满的祭典气氛、装饰、摊档、人潮、香味、颜色、乐声填得满满的了。很快,我们已经从外围踱进了核心。一眼望去,那些穿着古代小贩衣服的工作人员和摊档档主们,还有穿着同样沉色和服的本镇或附近的居民们,是画面的主体,跟他们以黑红主色,银白镶边的服装一样,所有摊档、旗幡、横幅也是以红黑为主色。而那个停放在广场一角,但却十分引人注目的三层神轿,也是以红黑为主色,白金镶边。在画面主体之间穿梭着的,则是反而显得格格不入、乱入到这幅浮世绘之中的穿得乱七八糟的遊客们。

整个小镇都是依着半山的一个斜坡而建,小镇中心的广场是被勉强改造了一下的一块平地,但也是分了两三阶的不规则梯状。小镇的建筑由广场向四方八面辐射而去,最近广场的内围有几幢新式的大厦,但也只有五六层高,大概是银行、邮局、镇役所等用途,其它的都是比较古色古香的和式两三层建筑。而越往外围,则几乎都是和式的单幢院落。不过,在山上很远的地方,又出现了比较大型的洋式别墅。但那已经是很远的地方,而且还被茂密的植被遮掩着,似乎不想显得太突出。如果在广场外围一些山上的高地俯瞰小镇的话,会有一种小镇好像在慢慢向下滑的感觉,好像被山下的小河或某个力量向下拉扯着,在不久的将来,就会一咕噜整个倾泻进山下突然张开的裂缝。

我们在摩肩接踵的镇中心广场的摊档间蠕动着,每个摊档都排了三至五位客人,准备买那些香喷喷的和式热狗、烤鱿鱼、烤串儿、关东煮、烤番薯、焦糖水果、炸鸡、鲷鱼烧、烤章鱼丸子、什锦烧、炒杂菜……我们也好不容易挤到了一档烤鱿鱼里面,买了两大张看上去又干又硬、但咬下去还算香嫩可口的鱿鱼。

又走了一会差不多五点的时候,神轿那边已经聚集了很多轿夫、神官、舞者、乐者的地方,涌起了一阵骚动。只见一个穿着红衣盛装和服,化着浓浓的艺妓妆的小女孩,被好几个人小心翼翼地慢慢送进神轿最顶第三层的小阁楼里。

当小女孩在阁子里坐稳了之后,轿子下的人群里不知是谁施了一声号令,早已各就各位摩拳擦掌的轿夫和游行队伍的众人们,便立时敲着锣打着鼓,吼叫着号子,跳起不知是迎神还是送神的舞,开动了起来。在数十位轿夫的合力之下,那枱神桥摇摇晃晃地被升了起来,然后又摇摇晃晃但有节奏地开始向通往山下的一条大道缓缓地移动着。

我跟妳一边咬着大鱿鱼扇,一边挤到市集的一个较高一点的位置,远远望着在人山人海之中缓缓移动的神轿的侧后方。有不少游客正在拿着相机拍照,但我和妳都不是喜欢照相的人,无论是为自己还是别人拍,即使是日后手机随意拍泛滥的年代,我也只是照风景,妳也只是拍非照不可的东西。所以,我们这一刻只是呆呆地望着,周围人声鼎沸,所以也没怎么说话。只是大家都开始有些好奇这个到底是什么祭?从甲贺一路到现在,几乎到处都有简介的单张小册子和海报什么的,横幅和巾幡上也确实有着什么什么祭的名字,不过单张什么的总是擦肩而过没留意,巾幡的字太深太草没看得明白。嗯,到底是个什么祭呢?想了半天也没有头绪。

正在我们凝望着又走神的时候,突然,差不多被抬到半山的那顶神轿,好像煞车似地停在了那里。而在之前完全没有留意过的半山下一点点的两个路口处,分别杀出了两顶稍小一点的两层神轿,一顶是以金黑为主色,一顶是以紫红为主色,距离太远看不清那两顶神轿里有没有坐着什么小孩。这两顶神轿也都伴随着规模小了差不多一半的游行队伍,但气势却很凶悍,以快了一倍的速度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向停在那里的大轿摇摇晃晃地冲了过去。

大轿也不势弱,稍稍停了一会儿之后,便吭哧吭哧地继续前行,对两顶冲过来的拦路小轿无视。

山路虽然不是很阔,但却竟然有三顶神轿和众多游行队伍周旋的地方。说是周旋,当然不是几百个人绕在一起跳圆舞曲那种,而是大轿稳稳当当地在路中心一直缓缓向山下移动着,另外两顶小轿则各自一先一后,交替着游走到大轿的附近,好像是在搔扰一下、试探一下、传递什么和表达什么。

我突然开始脑补,那顶大神轿里坐的应该是一个要被送到忘川之乡的新娘子,而小神轿里是不愤她即将被送到彼岸,但面对强大的深渊之力又无可奈何的情郎或兄弟,又或者是路见不平出手相助的侠士、阴阳师……总之,以两顶小轿的萤火之力,是无法撼动深沉的天地之力的。渐渐地,在夕阳夕下的余辉之中,三顶神轿也渐渐没入了弯弯曲曲的山路和路两边茂盛的树木的阴影之中。路灯很无力,虽然沿途竖立了三三两两的火把,但却没有丝毫照明的意思,反而平添了诡异的气氛。

天差不多黑下来的时候,在市集边缘还算明亮的灯火之中,我扭头望向妳,却发现四周已经弥漫着薄薄的雾气。妳的脸很模糊,不是那种无面女的恐怖,只是因为未知而有些难以琢磨,好像是在虚无之中不断变化着以的……

我仍感觉着握着妳的手,带着妳穿梭在摊档之间,还能闻到浓烈的烤鱿鱼的味道。摊档集中在小镇的中央,虽然身在其中因为拥挤而移动得十分缓慢,但在人潮稍稍散去之后,却没几步路就已脱出了喧嚣。我们延着小镇的小路,回到了小Moko,打开车门,我不舍得放开妳的手,凝望着妳的面庞,试着用手拨开弥慢在妳面前的薄雾……

……

……

薄雾渐散,妳把刚冲了热水散发着茶香的杯子举到我面前,微笑了一下说:“你又走神了,先喝口热茶吧,狄波拉开始讲故事了。”

“噢,”我拿过热茶,薄雾散尽,妳的双镰头,精细面庞上微微皱起的眉头和稍微有些深沉的嗓音,又把我带回了这个时空。

“Hon桑,你回来了吗?哈……有在听吗?”我寻着狄波拉的声音,扭头对她笑着点了点头。

“好吧,”狄波拉有些无奈但也洒脱地耸了耸肩,扫视了一下还算尊重讲者的众人,说道:“我在西班牙马德里的家,就在一间叫圣安东的教堂附近,那条街有很多间教堂,被人称为教堂街。其实整个西班牙和欧洲都有很多教堂,哈。OK,那间叫圣安东的教堂主要是照顾露宿者和祝福宠物的。我父母是圣安东堂照顾露宿者的义工团队的老义工了,我上初中的时候也加入了那个团队,而且我也很喜欢宠物,所以,就由小到大都经常到圣安东堂玩儿。呃,也做弥撒的,不过就没那么严谨吧。嗯,其实在圣安东堂,除了供奉的圣安东之外,相传还有一小块另一个圣人的遗骨,那就是圣华伦泰。”狄波拉稍微停了一下,好像期待着什么反应。

“是那个华伦泰日的圣华伦泰吗?”可能是听得最明白所以理解得最快的塞巴,一边向狄波拉单了个眼一边回应道。

“宾果!”狄波拉没理塞巴的挤眉弄眼,很开心地说:“就是了,就是2月14号情人节的那个圣华伦泰。我小时候知道了这件事之后,特意花了一些时候去研究了一下。发现有关圣华伦泰的传说有几个版本呢。首先,这个华伦泰本身在罗马就是个很普通的名字。”塞巴点了点头。

“所以,历史上被封圣的华伦泰有十几个,光是2月14号被封圣的华伦泰就有三个,但三个人在宗教正史的记载里,不是非常简单,就是跟情人节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其中有一个华伦泰,简单的记载里写着他是在罗马著名的军人皇帝克劳狄二世的时候被迫害至死的,原因很可能是他想说服这位对基督教有恐惧症的暴君归信基督教所致。不过无论如何,有关华伦泰与情人节的传说,就由此而来。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就是这位克劳狄二世为了扩军,曾下令所有单身男性公民必须入伍,不能结婚。但神父华伦泰不理这个禁令,私下为很多人秘密证婚,结果被捕后在2月14日被绞死。情人节便由此而来。而另一个传说,则是说基督徒华伦泰在传教时身份暴露入狱后,以神的祝服为典狱长(也有说是审判他的法官)阿斯特里俄斯的女儿治好了她失明的双眼,因此更招致皇帝的恐惧,怕他的能力会动摇政权。于是便将其处死。处决的那天,华伦泰给阿斯特里俄斯的女儿捎了封情深款款的告别信,落款是『来自妳的华伦泰』,由此牵动了芳心,惹得少女在华伦泰的墓前种了一棵杏树,以寄相思之情,就是在2月14日。所以,其实浪漫的情人节,似乎也是和死亡有着冥冥之中的不解之缘呢。为了自己的所爱,所追求的爱情,所要表达的爱,献出生命,或者说,即使死亡也不能阻止真正的爱情,大概就是圣华伦泰想传给世人的道理。而那个典狱长的名字,其实就是拉丁文『星辰』的意思,似乎是在说在黑暗之中,总会有星辰带来希望和光明。”

当我正在皱着眉思考着为什么狄波拉说故事的风格怎么那么熟悉的时候,狄波拉突然接着说:“Hon桑,圣华伦泰还是抗昏厥的圣人呢!如果把他放在那个地铁站的废墟里就好了……”

(待续……)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