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不许想了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4520字
  • 2022-01-23 11:57:28

有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被记忆牵着走的,但那些记忆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已无从得知。只是那些多数都是我们自己有意无意制造的记忆,多数都没有任何违和感,也没有证明它们不真实的证据,于是,便任由其落户在记忆的某个角落,然后成为我们真实回味的一部份。

“那,那我们的这些特饮和食物怎么办?都还没喝完,也没吃几口,好浪费啊。”佐治又罕有地发言道。

“唔……其实哦……”德力一边努力地往嘴里塞着食物,一边说着:“其实泡温泉不宜吃得太饱哦,大家再随便吃几口就好,反正我们叫的也不多。趁着现在还没到岛国人吃完晚饭出来泡澡的时候,咱们赶紧过去,没什么人舒服很多的。”

“那咱们这么突然过去,若松温泉有洗浴用品吗?”我问道,脑子里确实地播放着当年第一次心血来潮去若松泡澡的时候,因为没有浴巾而要尬着用风筒在大叔们奇怪的眼光中把全身吹干的痛苦影像。

“唔……有的有的,”德力一边吞下最后一口汉堡,一边说着:“HK桑你第一次去吧?若松什么都有的,就带个人去就好了。”他说完还久违了的冲着我奇怪地笑了一下,让人觉得好像无事献殷勤似的奇怪。

“那……”我看了看满桌子确实还不算太丰盛,只是下午茶份量但还是没吃几口有点浪费的食物,和所有也没喝几口还残留着大量神秘感的特饮,不舍地说道:“那好吧,不过大家不想知道特饮的名字吗?”我一边说着,一边准备拿起我的“S.O.D.”继续喝。但突然见到妳望着我抿着嘴皱紧眉头,然后突然想到这是狄波拉喝过的,于是便无奈地把杯子放回了桌上。

“噢,Hon桑,你不喝了吗?”狄波拉笑着说:“你不想知道特饮的名字了吗?我好想知道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过我那杯只喝了两口大概还有星巴克的大杯装那么多的“S.O.D.”,咕嘟咕嘟地仰头一口气喝光。然后,她看了看杯底,满意地笑着点了点头,再扭头望向我说:

“Hon桑,原来是叫这个名字,很棒的名字呢,我很喜欢。”然后,她一边跟我眨了眨眼,一边挥着手把清新的金黄短发女待应生叫过来收了杯子。

“那……”我有点儿惊讶,又有点儿尴尬地看着狄波拉,她却若无其事地又继续消灭她自己的那杯还剩下一半左右的“R.O.D.”。然后我又再望向塞巴和陈桑,塞巴当然是当我透明地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喝完了自己的特饮,金黄的女待应生也马上收掉了杯子。而陈桑则是自然地自顾自地喝完了自己的特饮,清新的金黄色也第一时间闪现,把杯子藏了起来。陈桑跟妳和赵桑悄悄地应该是说了特饮的名字之后,看到我正在望着她,便向我吐了吐舌头,耸了耸肩,摊了摊手。

当我再望向狄波拉的时候,她正在把杯底朝向仅余的夕阳,又微笑着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杯子又立即被已经不知何时在一旁待机的短发小清新一顺而走。

德力似乎理所当然地不会把特饮的名字告诉我似的,喝完就把杯子交了出去。

我突然想到了似地望向另一边的吉塞儿和佐治,他们好像只尝了一口便没再动各自的那杯特饮。当他们看到我望向他们的时候,几乎是同步勉强地挤了个微笑出来,佐治小声说道:“不好意思,我真的喝不下去。”吉塞儿也点着头。

结果,赵桑是最光明磊落地保持神秘的特饮者,即使沐浴在不少人好奇渴望的眼光之中,也丝毫没有任何让步泄密的意思,坚定地决定将这个秘密带到六呎之下。

好吧,既然是这样,在这么多宿命性的经过和结果之后,我又还能强求什么呢。暂时的强烈好奇心,注定要屈服在神秘的力量之下,把那些个见鬼的特饮的见鬼的名字,就留给这个见鬼了的西川崎的这间见了鬼的COD吧。管它是鳕鱼还是梦,是鳕鱼色的梦还是梦里的鳕鱼。知道了又如何?不知道也不会少一块肉。还可以留着这么一个话题,跟可以纠缠的人纠缠一下。嗯,暂时就这样吧。

于是,把见鬼的特饮留给金黄色的待应生和男女酒保还有残留着不那么愉快的气氛的咖啡吧之后,一行人便又再出发,在年轻的夜色中,走向熟悉又陌生的若松温泉。

……

……

在德力的带领下拐了三四个弯,大概过了三个街区之后,便来到了印像中完全没有印像,却又有那么一丢丢熟悉感的若松温泉。

跟印像中唯二相似的,就是若松的外形是典型的和式木结构设计,依着一个小山丘而建。而且除了小山丘似乎有那么一丢丢天然的感觉之外,还是无时无刻地让人想到这个声称所谓的天然地热温泉是确确实实地建造在一个成熟的现代城市的差不多中央的位置,四周围绵延数十里都是在平原中同样成熟的现代城市。这种无法排除的想法,又让人无时无刻地怀疑这个城市里的温泉,到底是如何定义的。还是应该有什么相应的国际,至少是国家标准,去检测界定到底如何才算是天然的温泉。至少不会是简单的天然地下水加热吧,应该还有某个含矿物质的标准,或者确实是源自某个遥远的地热水源。细想一下,川崎可能还能算是富士山脉的边缘或延伸,沾了一点光,还是蔓延了某种程度的灾难性?就好像整个岛国一样。嗯,呃,要享受的时候,就不要想太多吧。

站在还是比较安静含蓄的若松大门前,在另一个时间线里的另一个记忆中,若干年后,当我们再回到若松温泉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改建成了有点韩风的大浴场。在临街的地方,加建了两间宽敞的大堂,全落地玻璃里坐满了不知道是等着泡澡还是刚泡完澡的,大多穿着浴衣的一家大小街坊邻里大妈大爷大婶大叔大姐大哥小妹小弟,快乐地聊着天,吃着小食,喝着小酒。不过,由于现在西川崎的某种巨大的改变,这幅画面可能只能存在于另外一个时空的过去的将来了。

一进若松的和式拉门,室内又增添了一丝的熟悉感,好像还是那个柜枱,还是那几个欧巴桑,还是那种熟悉的古色古香的木色。

一大堆人逐个作了登记,价钱是以小时计算,包一瓶汤后的牛奶,其它饮品小吃另计。之后,还真的如德力所说,每个人都包了一套一次性的沐浴用品,大小毛巾各一条,塑料小盆一个。当然,还有一条摆放个人衣物的储物柜的钥匙。我开始感觉这个时空的若松也并没有因为改变和未知而不那么容易被接受了。

拿好了东西,撩开蓝底白字的男汤入口幕布,拐个弯绕过玄关,便来到储物区。找到自己的储物柜后,三下五除二三件,大家便玉帛相见了。

抱着装着沐浴用品的小盆,经过不大的浴后梳妆区,就是那个我在另一个时空曾经用风筒吹干全身的地方,一边用小毛巾遮着羞,一边小心翼翼走进湿湿滑滑的室内浴场。虽然时间尚早,登记的时候都没见其他客人,反而有两个泡完了的客人正在离开。但浴场里却还有七八个三山五岳的人,那种典型地会泡若松的平头百姓,可能还有些秃顶,可能还有些纹身在已经皱褶的皮肤上懒懒洋洋地宣示着最后的余威。而且,在大家都处在婴儿状态的状况之下,也没有什么余威可言,更多的是大眼瞪小眼那一瞬间脸皮有多厚胆子就有多大的尴尬。望眼玻璃门外的露天部份,也有五六个这种人在池子里躺着或走动着。

浴场当然分男汤和女汤,男汤室内的部份有大概有二十个花洒的冲洗区,花洒都很矮,是要坐在小櫈子上才舒服的那种。另外还有四个大方格的泡澡池和五个按摩池。室外部份是一个大概整个标准八线游泳池一半大小的露天汤池。露天汤池是不规则的圆形,四周围有一些陡峭的假山,跟女汤相隔的地方有一道不算汤池底部也有至少三米高的光滑木墙,另外还有一边是通往小山丘更高的山坡,也用高高的木板隔开,至少站在山顶上也应该是看不见汤池的。不过现在这个时刻,小山上一片漆黑,好像随时会有什么想像中想像之外的神力乱怪会跳出来似的。

不知道为什么,男汤室内部份与女汤相隔的,也是超过三米,但却不到屋顶的铺了瓷砖的墙。所以,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只要稍微大点声的话,两边都是听得非常清楚的,不过因为室内水气很重,室外又太空旷,所以声音是稍微有点蒙蒙胧胧的。

我一直也不是很习惯这种跟陌生人玉帛相见的场合,所以一进浴场,便找了个小櫈子坐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快快洗了个澡,然后又稍微在室内的池子里泡了一下,便又快快地走到外面的露天汤池里的一角把整个身体藏到了水里。

不过一路走来,身边都是中老年的人士,德力和佐治一肥一瘦地就更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有塞巴还算是健硕。而我也才发现当年的现在胜在年青,身体还在吃大学和中学的老本,而我在大学和中学可都是有认真坚持健身的,这时可能还有牌灵的加持吧,整个人应该有肌肉的地方都比印象中更肿胀坚实一些,反正有种鹤立鸡群,充满了青春无敌我有八块我怕谁的自我良好感。

当然,即使是这样,我也还没忘形到在这种场合特意秀个什么出来,还是乖乖弯腰用小毛巾遮着羞碎步赶紧在寒冷的夜空里蹲进了有点混浊的热汤里。

但我刚一蹲下,便听到女汤那边好像有人尖叫了一下,然后一大堆大妈大婶七嘴八舌地搔动了起来,而且声音渐渐地从露天汤移动进了室内汤那边。

于是我追着女汤那边突如其来的搔动,冲进了室内,德力、佐治和塞巴已经聚在一起说着什么,我走过去问他们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他们也是一脸茫然。而室内女汤那边人声更加嘈杂,听起来好像比男汤这边多一两倍的人数。嘈杂的人声里,频繁地听到“大丈夫?大丈夫?”的问话,还有“isoi……”、“hayaku……”之类“赶快”的只言片语。反正整体气氛都是紧张焦急的发生了某种意外的感觉。

我们几个男生也马上随着声音再度移动到梳妆区,擦干全身,头发都沒吹,便急速穿好衣服,冲到柜台那边,看着几个欧巴桑服务员手忙脚乱地走来走去,我们也被渲染得有些不知所措。其中一个欧巴桑一看我们几个外国人走了出来,便马上走过来说有个跟我们一起来的外国女生滑倒受了伤,又说不清是哪个女生,不过不管是哪个,我们都十分紧张,但也只能在大堂焦急地等待着,度秒如年。

不一会儿,只见赵桑一马当先从女汤里冲了出来,一见面就还算镇定地用国语向我和德力说:“狄波拉滑倒了,不过还好,只是扭了脚和轻伤。”德力扭头跟佐治和塞巴翻译。

我刚要问什么的时候,只见祖安娜和陈桑扶着狄波拉一瘸一拐地慢慢走了出来,妳和吉赛儿跟在后面,帮忙拿着她们的东西。几个欧巴桑在旁边点头哈腰地又是道歉,又是问这问那的。毕竟在当年,可能到现在也是,外国人在岛国有什么头痛脑热的话,尤其是长像一看就是“红须绿眼”的西方人的那种外国人,还是很让岛国人紧张的事情。妳则发挥着专长一边安抚着欧巴桑们,一边安排着付款什么的。

狄波拉一看到大家都紧张地围过来看她,便勉强笑着说:“『大丈夫,大丈夫!』没事没事,小小意外,休息一下就好了。大家不用担心。”

我见狄波拉没什么事,也挤不进狭小的核心外围,便走到妳那边帮忙,才发现妳已经到了跟乙方交涉着能不能安排个车子送受伤人士回青之馆的环节。结果,我是一句也没插上嘴,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初级初班的妳能跟明显不可能会英文的欧巴桑沟通得像似曾相识似的。

不一会儿,交涉达成,而且收费减半,似乎只是收了我们男生这边。

“放心,她没什么事。”妳跟欧巴桑们笑着道别之后,转过身跟我说。

“嗯,好像是吧。”我勉强笑了笑说:“怎么会这样?”

“大概是喝了酒吧,”妳皱着眉想了想说:“还两大杯特饮混在一起喝,”“两”字似乎加重了语气地说:“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酒,后劲好像很厉害,她泡了一会被热气一醺,就头一晕滑倒了。”

“啊?噢……”我想了想好像真是喝了酒是不宜泡温泉的,好像是血液循环的问题。

“在想什么?”妳皱着眉微愠道:“不许想!快帮忙拿东西。”

(待续……)

+++++

编著的话:无奈的再说一句,反正没人看,今天有时间就找地方搬了。为了节省大家时间,当然主要是我的,每星期更一下好了。下半部的一百章也会在另一个可能有人看的地方发。还是那句,反正也没签约,是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