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所有跟鳕鱼无关的事情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4486字
  • 2022-06-19 10:16:48

美丽的星河总要有一点点橙色和蓝色,神秘的星云好像也应该有一些金色或绿色的闪光。黑暗的星空是亘古不变的背景,白色是没有道理的纯净。每一种颜色都有自己的定位和存在意义,甚至是透明,尤其是当它们被涂抹在某张面庞的方寸之地里。

我还在某本书里面看到过这样一段描述,大概意思就是说美的人,当然主要是在说女性,嗯,本身已经天生丽质的人,就不应该再画蛇添足,因为过份紧张自己的外表而把自己变得过份的美;而丑的人,嗯,因为没有需要婉转的说法,所以,丑的人,如果想把自己变得不丑的话,就应该把自己接受自己的真实一面的事实大方地展现在他人面前,这种姿态虽然未必可以在第一时间有绝对的说服力,但也不用需要太长的时间,便会产生惊人的效果。当然,先决和必要的条件是那个丑的人一定要对自己有相当程度的信心,可能,还需要一些衣着的衬托、修辞的配搭,或者,最好还能有一些别的什么特质……这样做的效果,虽然不能把丑变成美,但却可以产人一种魅力,转移那些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只会首先以貌取人的人的注意力,将注意力从脸上的那些颜色挪开,甚至不会去留意脸上到底有什么颜色,而变成一种直接的眼神、言语和心灵的交流。

这样的说法还透析着另一个道理,就是,美与丑并不一定是对立的。可能在某种虽然是大众化的,但却狭隘的审美观里,美与丑是相对的概念。但如果就上述的说法来思考推敲的话,美与丑其是只是两个独立存在的观念,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从而随时随地地改变。而且美与丑也并不是个人所定义或控制的概念,当一个人被这两个概念影响的时候,基本上其实是受到了别人的言行的影响。这种影响是被动的,其产生的后果也是非自愿的,只是执着于他人言行的人以为做了一些回应之后,便会改变心情。而正因为大众都相信或本能地适应了这种施加影响和回应的必然性,令这种观念上的互动变陷入了恶性的循环之中,就好像不进则必退,不够更美就必堕入丑。所以,所有执着于观念的人,都必然会付出更多,甚至得不偿失。

当然,也有超脱出这种被观念束缚的人,就好像上述所说的能将别人的注意力转移的人。这种人,我遇见过,但并不是这个时后,或者以前开始的那个未来的任何时间点里的祖安娜。

另外,也不知道是不是题外话,嗯,反正这一章就是摆明旗鼓地要向离题的方向狂奔下去的。所以,题外话,我虽然视觉艺术创造方面的慧根萎靡,但审美上还是开了点慧眼的。基本上,我一看到某个人的化妆,当然女性居多,就能瞬间想到她落妆后的容貌,如果想的话。就是那种把眉毛、睫毛、眼睛、鼻子、嘴唇上的色彩和人造物通通抺去之后,还剩下的那张主人自己都已经不记得或不想记起的原生面孔。有时候,那一瞬是舒适美好的经历,但大多时候,是一场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小小的恶梦。

一直以来,妳是那种天生丽质的人,化的妆都很淡,即使打开慧眼,也是舒适美好的经历。狄波拉是那种棱角分明的面形,基本上也是淡妆。跟妳不一样的是,妳就算画上浓一点的妆,也别有一番风味,就好像Michelle和Vivian那种。但如果狄波拉化太浓的妆的话,似乎也见过一两次,就太过妖艳了一些,要不就是将欲望点燃,要是就是给人一种只可远观的警示。陈桑和赵桑都是那种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女汉子,所以基本没有化妆,可能我也没留意过吧。吉赛儿是有化淡妆的,但她本身五官线条便不很明显,也很小巧,如果没有适当的勾勒的话,是有些接近无面女的程度。莎莎是属于可爱系的,化浓妆会有反效果,不过无论如何,她的模样也在迅速地淡忘之中。挪威桑和白兰地是有修眉毛的,就不多说了。

祖安娜呢?千万不要化妆就好了的那种类型。甚至不好想像她会不会、应不应该保养一下。我心里一直就是这么想的,除了我对她的坚毅、忍耐和超强语言能力的崇拜之外,我希望可以大方地将我的感觉展现在妳的面前,即使妳总是说我太损没口德,不够包容还以貌取人。有一次,我早上经过双人房那边的公共洗手间的时候,嗯,妳下个学期搬到了双人房那边,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室友一直都没有出现,而祖安娜是一直住在双人房那边的,呃,她的室友我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可能是漠乌及乌吧……对,经过洗手间的时候,见到祖安娜在很用力地擦着脸,应该是在用洁面乳洗脸,但真的很用力,就好像激烈运动之后要找专业的物理治疗师去按摩酸痛抽筋的部位似的,又或者是想把脸揉成另外某个形状似的。我打了个寒颤,绝尘而去。

后来我问妳,是不是用某种洁面乳的时候要做这么严重深入的按摩,妳皱起了眉头,然后我就把看到祖安娜洗脸的事说了出来,妳气得笑了出来,又再提醒我如何缺德歧视……

“人家就是用力了一些,每个人都有自己洗脸的方法,没有那么奇怪喇。”妳尽量地解释着。

“可是,那可真是要搓破了皮的方法啊,就好像跟脸有仇似的,”我想了想说:“不如妳找个机会跟她说说,教教她吧。”

“噢,嗯。”妳有点犹豫地说:“她起得很早呢……”

……

……

所以说呢,无论如何,有信心的人就是会发出某种颜色的闪光的,就好像此刻正坐在一张大桌子旁向走进“C.O.D.”的同学们笑着挥着手的祖安娜。

走进“C.O.D.”,意外地是一间典型的败絮其外,金玉其中的店子。柔和的恰到好处的米白色灯光让人眼前一亮,跟灰灰茶茶的铺面形成明显的对比。四周张望了一下,还以为会在某个房梁或墙壁上挂着鳕鱼或剑鱼什么的标本,结果,却被其独特的装修彻底转移了前设了的注意力。

店子至少有二三百坪米,被细心地分成了和洋两式的两个部份。一进门左手边是通往建了地台的和式一边的玄关,有专门摆放鞋子的格子柜,还有供客人脱鞋的长椅和鞋拔。有个年轻的女工读生样子的店员在玄关处亲切地帮客人收纳和登记鞋子。而右手边则是一条通往洋式一侧的小走廊,并不需要脱鞋。在玄关处便可以望到整个店内的格局,虽然有不少和式的屏风和洋式的隔板,但却巧妙地设计成有足够空隙能够望通整个店子的样式。

整个店子以米黄和咖啡色为主调,和式的那边是米黄色的榻榻米、屏风和桌椅,配以咖啡色的酿边和天花吊灯。而洋式那边,则反过来以咖啡色的地板、隔板和桌椅为主,配以米黄色的酿边和天花吊灯。和式和洋式的中间,是一个长圆的酒吧柜位,一男一女两个酒保在柜位里为客人熟练地调制着各种和洋饮品,从咖啡到鸡尾酒,从温酒到威士忌,从冻柠茶到热奶茶,似乎没有他们不会的饮品。

祖安娜为大家占了一张一进门右手最里面靠墙角落位置的大长桌,两面都有磨砂的大玻璃窗,一边透着黄昏的阳光,一边保护着客人的私隐。

咖啡吧里飘浮著有点新世纪味道的东西合并的纯音乐。

大家鱼贯地围着长桌落座,妳已经被祖安娜和陈桑裹夹着坐到了角落里,陈桑旁边是赵桑和德力,德力旁边是塞巴,塞巴旁边是狄波拉,然后依次是我,佐治和吉赛儿。祖安娜的另一边是一堆的背包。不一会儿,便有待应生端来温水,小心翼翼把一杯杯水准确稳妥地放在每个人面前的杯垫上。

“怎么样,这间咖啡吧还可以吧?”祖安娜罕有地好像换了个人似地用正常的音量问道,不得不说,她的声音和样貌……哎,她的声音真的不差。

“好特别哦!”陈桑似乎心情很不错又很好奇地说:“COD好像是一种鱼吧?好特别的名字哦。”

“鳕鱼。”我搭话道,想着说个什么话题让妳开心一点:“是鳕鱼的意思,鳕鱼很少刺的,”我向你眨了眨眼,不过可能太普通的眨眼妳没收到,我只能继续寻找话题:“我们航港的蒸鳕鱼是很受欢迎的家常菜。不过鳕鱼也有很多种的,有一种也叫鳕鱼但其实是油鱼的鱼,吃了可是会拉肚子的哦。”

“嗯,对哦对哦。”赵桑点着头有点气愤地回应道:“我们宝岛那边也有很多这种鱼目混珠的奸商呢,我小时候就吃过油鱼拉肚子,哼。”

“哎,不过大家可能不知道,鳕鱼因为太过受人类欢迎,不单止因为被过度捕猎而陷于濒临绝种的境地,历史上人们还因为鳕鱼而打过仗呢!”我开始发挥几十年累积的冷知识堆填区能力,扯开一个话题。

“噢,是吗Hon桑?你知道的真多,”狄波拉有点好奇又崇拜地说:“那快说来听听。”

“嗯,从哪里说起呢?”我想了想,还真不太记得从哪里说起,只是隐约中记得那是大英帝国跟冰岛的捕鱼之争。“好像是只是半个世纪前,二次大战之后几年吧,冰岛在战后独立后,便大肆扩张领海。毕竟,大家也知道,冰岛除了火山和冻土之外,也就是靠海吃海了,所以扩充一下领海也是很合理的。但怎知,虽然隔了十万八千里,但大英帝国就是觉得日照之下所有的海洋都是她家似的,一早就把一堆远海渔船开到冰岛家门口赖着不走,还派遣了几十艘战舰护航。大英当时是看死了只有土炮船和警察渔民的冰岛是不敢怎么着的,但谁知冰岛人就是发了维京种的狠劲,向大英的舰队和渔船开炮以示警告和干扰其捕渔。而大英也因为冰岛同属北约成员,背后有老米主持大局,自己堵着人家的国门也是理亏,于是便退出了冰岛的公海范围。由于冰岛的海域盛产鳕鱼,所以这次的冲突被称为『第一次鳕鱼战争』。之后一直到七十年代,由于冰岛一再扩大其禁渔海域,惹得大英又跟她闹了一两次冲突,是为第二次和第三次鳕鱼战争。但无奈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而大英也实行孤立于欧共体的政策而不太得盟国支持,所以之后的冲突都以退让告终,最后还导致了国际上将海洋专属经济区定义在200海浬的共识。”

说到这里,众人似乎兴趣缺缺,我怀疑是不是那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译得不是那么到位。于是,我下意识地拿起了水杯,准备缓一下,整理一下思绪。当我拿起水杯的时候,又下意识地望了望那个杯垫,纯白的杯垫中间是咖啡吧的标志:一颗非常有立体感的咖啡色的魂玉。而杯垫的边缘,是“C.O.D.”的全写……

“那个COD可是有点点的,”妳在我拿着水杯发愣的时候,突然插嘴说道:“可能是什么简写,这个店的装修跟鱼好像没有半点关系。”

“哦,好像是哦。”陈桑望了一圈四周围说道,其他人也有些点了点头。我把那口水勉强吞了下去。

“噢,欸,那个……”事到如此,我唯有尴尬地拿走那个杯垫自首吧:“哈哈,我也是刚看到的,”我扬了扬手中的杯垫说,不少人也都马上把杯子拿开抽出杯垫来看。我发现妳、佐治,好像还有吉赛儿(隔着佐治没看清)是没有看杯垫的。“还真是有心思呢,原来『C.O.D.』是『Color Of Dreams』的意思。那,欸,那原来在老板的心目中梦就是这种色调的,我猜老板一定是很喜欢牛奶咖啡朱古力吧,哈哈……”

“哦,对哦。”狄波拉也一边端详着杯垫一边笑着说:“好特别的名字。不过Hon桑的鳕鱼战争的故事也很有趣呢。”

“哎,不如我们叫点东西吧?”佐治很罕有地主动提议,似乎是帮我解围道:“现在刚好差不多晚饭的时间了,这间咖啡吧也有餐点呢。”佐治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刚好一张A3大小的过胶餐牌数着餐点:“嗯,有汉堡、薯条、意粉……啊,竟然还有拉面和炸饺子,有点让人期待啊,哈……”

“还有特饮,”塞巴插嘴道;“唔,这个『C.I.D.』不知道是什么?”

我听塞巴这么一说也有点兴趣地看向狄波拉手中的餐牌,要知道“C.I.D.”在航港来说就是便衣探员的意思,英文是什么请大家百狗度狐。

“还有『R.O.D.』和『S.O.D.』,好有趣。”陈桑兴奋地指着餐牌说:“不如我们每样点一个好了,我们这么多人,有多呢。”

“好啊,我要『C.I.D.』和汉堡。”德力一身黑地戴着茶色的墨镜,好像肥猫〔注1〕扮的“C.I.D.”,用压得很低的尖尖的声音说道。

(待续……)

+++++

〔注1〕:航港著名男演员的著名外号,曾演过很多探员角色,也因为饰演叫“肥猫”的智障人士而获金像奖最佳男主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