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西川崎黑洞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3714字
  • 2022-06-18 23:08:28

如果说艺术是一种生活,那是不太能否认的。但如果说生活就是艺术,那就好像说光头的就是和尚一样……毕竟,生活中有太多残忍、丑陋、低俗的东西……如果艺术是所有一切这些那些东西的话,那她也就不是什么东西了。可能有人会说,艺术就不是什么东西……好吧。

买票的过程简直可以用无聊的程度来形容,虽然我也是没什么印象好像是第一次,但也与稍微想像一下之中的情景相差无几。毕竟之前也来过几次这个车站和那个小售票处,这次不一样的只是买的票不同,要讲的话不同而已。德力几个人一凑过去小售票处的窗口,也就再没其他一起来凑热闹的人什么事了。我们其他人除了停了几秒望了两眼之外,就在天桥里无所事事漫无目的地游荡了一下。那个时候还没有可以拍照拍得太好的手机,要不然,肯定是有的没的都会自拍打卡一番。

这时,妳跟陈桑赵桑一起走到天桥望东北的一边,而我则在不知不觉之间站在了天桥望西南的大玻璃窗前,眺望着那个方向。那个方向离车站最近的,是天桥下的一个机动车回旋处,方便开车的人接送搭火车的人。由回旋处出发,道路便深入一堆不高不矮的办公楼和住宅楼区之中。我记得以前应该有一次忘记为了什么事情,而唯一一次走过车站的天桥,踏足西川崎的土地上,仿佛真有一种到了新大陆的感觉,一种因为四周挤满了危机感而让人裹足不前,甚至有一种真实的寸步难行的感觉。就连呼吸也好像急促了一些,好像气管里有危机之类的原素在慢慢地形成实体,占据了一部份传输氧气的空间似的。

西川崎在我的印像中,永远是一片黑洞一样神秘独特的大陆,在我想像里她的内陆,是一片典型的日出国工厂。有很多渺小到无法被注视的个体,或者说凡是进入这一片典型日出国工厂区的人,都会变成这种无法被注视的渺小个体,每天都会被典型的日出国工厂吞吐着。说起日出国的工厂,除了在西川崎黑洞这一片大陆之外,在川崎东北和东南的沿海,也就是大东京湾和横滨一带,还有更多更大规模成建制的象工厂、猪事会社、哥斯拉联合企业……不过那似乎是更适合日出国本土国民的归宿,而并不是想被外人染指的。

不过,在西川崎的这些人,默默地进入怪兽一样的工厂里,默默地换上青青灰灰的工作服,默默地戴上青青灰灰的鸭舌帽,默默地按部就班地走进自己的工作岗位里,默默地开始组装一头头沉默的大象,或者沉睡着的哥斯拉。

而除了想像中鳞次栉比日出国怪兽工厂外,西川崎的其它建筑,都毫无生气可言。并不是说那些建筑从原本有生气的状态演态成没有的状态,而是那些建筑本身会吞噬生气,转换成灰灰默默的动力,推动这片大陆在其独特的模式中运转着。

无论如何,这片大陆的这种模式,并不是一种愉快的模式,更不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却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必然性。尤其是对那些因为所有必然的原因而一定要默默地组装大象和哥斯拉的人们,那些出卖或贡献生机以供大陆运转的人们。又例如仁五郎的工读生们,那些不能感知这片大陆的危机感和危险的、自愿走进去体验生活的人们。好像可能还有妳,不知为何,我总是隐约记得我曾经陪妳去市役所,办过类似打工的许可证,然后在我回航港后,跟祖安娜还是谁到西川崎组装过大象?一时间没能找回确实的记忆。但妳曾经在西川崎的某些经历,却又好像正在渐渐从真实的记忆之中淡出,那并不是坏事,我是指淡出,也并不是好事,也是指淡出。

回到眼前,我看着那些走进西川崎的人们,都好像一脸坚毅的样子,我真的很佩服那些人。就好像现在,我眺望着回旋处路旁稀稀拉拉一辆又一辆的车,有小型公交车,有私人房车,有出租车。人们从移动的小铁笼里被释放出来,便迫不及待地走进车站。而走出车站等待的人们,又义无反顾地跨进小铁笼里,任由其被运送到某个宿命性的目的地,接受命运和意外。这个回旋处越看越像是地球人的飞船在外太空某个殖民地着陆的临时基地,空气中充满敌意,危机四伏,车站里的人去征服和被征服,已经完成任务或失败的人们被收回飞船,等待着被循环再派遣。

妳站在天桥的另一面,眺望着东北川崎,也就是我们来时的方向,那个似乎熟悉的地方。妳不想看西川崎,我不想让妳一个人看东北川崎。但我却忍不住驻足在那里,想释放一些心中的迷团,不求有什么答案,只是尝试把迷团放出去。放出去,离开我的脑海和记忆就好。但我明显搞错了一件关键的事情,记忆的大门并不是单向的,永远也不会是单向的。可能在一丁点迷团游走了出去的同时,更多的迷团、记忆和新的未知影像,却排山倒海以地涌进了脑海打开的大门。外压和内压之间的差距大得离了谱,一时间有些失控。只一瞬间,整个人好像向后退了两步,好在天桥又阔又空荡荡的,没有人发觉有什么异常的吧,我稍微心虚地东张西望了一下,也不知道心虚个什么。

“Hon桑,你没事吧?”一把熟悉的声音从我东张西望的死角里传了过来,伴随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噢,没事……”我寻着香味和声音刚一转身,那是淡淡的夜的香味,差点撞进狄波拉灰绿色的眼眸里,对,果然是狄波拉,我连忙扶住她双手,可能稍微用了一点力地轻轻把她刹停。“噢,妳没事吧?”

“噢没事,我没事。”狄波拉也扶住我双手,距离太近,在很多角度看起来就好像我们抱在一起似的吧,我突然想到,但却没想到松手。狄波拉接着说:“Hon桑,你盯着那个方向发呆发了好几分钟了!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似的,又后退了几步呢,真的没事吗?”

我完全没觉得已经发了好几分钟呆,对我来说,就只是望了一下而已的感觉。

“你脸色好白哦!”狄波拉一边说,一边把手放在我额头,又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脸,又紧张地问了一次:“你的脸好凉啊!真的没事?”

“没事,真的没事,”我把她的手挪开,也放开了扶着她的手的手,然后可能挤了个不太好看的笑脸说:“我就呆了一下下吧,哪有几分钟?哈哈……”

“有呢!至少五分钟了。”狄波拉一边说,一边很肯定地点着头:“我们票都买好了,要不要在附近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喝个咖啡?”

“五分钟?!”我有点无法相信地自言自语到,然后睄到狄波拉身后的吉赛儿在皱着眉点着头,好像在认真地说不止呢。

“嗯,哈,这么快就买好了,所以说嘛,能用钱解决的根本就不算问题,哈……”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太过份地尝试岔开话题。“所以呢,这,这买个票就不是个事儿,咱们却劳师动众地这么多人一起来『见学』,大家都这么闲的吗?哈哈……”

“Hon桑,大家也都是来帮你的朋友买票的啊……”狄波拉有点不满地罕有地扁着嘴怪责道:“我看你真的有点不舒服呢!还是赶快找个地方坐坐休息一下吧。”

听狄波拉这么说,我觉得好像真的是说得过份了些,有点不知所云了。确实是应该找个地方缓缓,于是望向天桥走廊里的其他人,这才发现买完票之后,众人顿时好像失去了目的机器人似的,好像外出的意犹未尽不知道干什么好似地和一副还得干点儿什么才好的胆疼样子,在没什么人的天桥里丧荡着。妳也正在望着我们这边。

不多会儿,众人聚集到我这边,七嘴八舌地说着要去哪里之类的琐碎话题。狄波拉很快提出要去附近找个咖啡店休息一下,但因为不太熟悉这一带所以没能说出确实的地方。她没说这提议是因为她觉得我不舒服。不过,她又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轻轻扶着我的手臂,真的让我渐渐地觉得不太舒服。尤其是妳虽然走了过来,望了一下,便扭头开始好像很努力地跟祖安娜小声说着什么。

果然,祖安娜腼腆地小声跟妳耳语了几句之后,妳便马上跟大家说祖安娜介绍了一间她打工时跟工友去过的咖啡吧,就在车站附近,向西川崎的方向走一个街区。

于是,众人便移动起来。我虽然有种说不出的排斥感和不安,但却又有一种不得不去探索一下充满未知甚至危险地域的宿命感。而且也几乎是被狄波拉拖着手走的。

妳还是由于种种原因,不会在公开的场合跟我凑得太近。我也觉得眼前这个当下并不存在这种契机和气氛,尤其是妳一直在离我不太近的前方,以对妳来说稍嫌较快的速度前进着,当妳走出车站踏上西川崎的土地上时,似乎没有什么异样地很自然地戴上了墨镜时,就更看不见妳的神情了。

我在妳稍后的地方和时间,跨出了进入西川崎的第一步。瞬间,脑海里的一些画面以逃避认知的极速,重组了一下。我似乎稍稍失控地晃了一下,狄波拉很明显地感觉到这微小的变化,一时间紧紧抓住我的手臂,紧张地问:“Hon桑,你还好吗?”

“没事,没事。”我真的没事似地挤出个笑容答道。脑子里还在追赶那一波已经早已消失到脑海深处的密密麻麻一格格的重组画面。剩下的,还是重新出现的,首先是西川崎唯一正向功用的画面,那是有一条去竹郡的省道,竹郡有什么?有蒲元岛。然后,然后是温泉,若松温泉。虽然我记忆中坚信温泉是在竹郡之前,而且是即将发生的,但却不自制地只能在竹郡之后才能想到若松。也可能是记忆的序列现在是想以什么其它的要素进行分类整理吧,例如事情的重要性?还是,重要性?

反正当我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记忆已经略去了似乎不太重要的走路过程,我们已经来到了那间叫“C.O.D.”的咖啡吧。祖安娜似乎有些兴奋地一马当先推开暗茶色的玻璃门,妳也跟在她后面走了进去,然后是其他人。无论如何也好像是走进了某间生产食品的工厂似的。

“C.O.D.”这个名字,是“鳕鱼”的意思吧,当然,也可以是“货到付款”的简写,或者再生僻一点的“不真实的”意思。但无论如何,这个名字,真的跟这间咖啡吧的外形、地点、空间、时间和祖安娜,都非常的格格不入。就好像只会在“不真实”里出现一样。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