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铁路交叉道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3637字
  • 2022-01-09 12:39:20

作为一个长居南方的北方人,经常会被人问道:“北方人是不是特别能吃辣?”

我每每听到这种问题的时候,都有点儿懵逼。心里想着到底是谁特么的什么时候散布的这么一个毫无根据的谣言?凭什么说北方人能吃辣?我记忆里那些什么“不怕辣”、“怕不辣”、“辣不怕”的地方,好像都没有北方什么事儿吧。毕竟,吃辣的东西基本上是因为潮湿……哦,后来才知道,还有驱寒暖胃、开胃消食、美容减肥、止痛抗癌、青春长驻、长生不老、逢凶化吉等等功效。

好吧好吧,我不应该因为自己不能吃辣就盲目地坚持整个北方都不能吃辣。不过,北方的辣,无论是记忆中还是事实上大家在讨论的似是而非的有关食物,好像无非就是大蒜大葱什么的,甚至连烈酒的辣也算上了。那大蒜大葱真的能算是很辣吗?以一个由小吃到大,又再吃过其它地方五花八门的辣的人的亲身感觉来说,那个大蒜大葱真的不能算是辣里面狠角色,甚至不能说是很辣。那个酒的辣就不用多说了,那就根本不是辣。

那北方有辣椒吗?当然有。问题是,北方人似乎不会好像能吃辣的那些地方的人,对辣椒有一种近乎崇拜的趋之若鹜。那种满碗都是红红的辣椒酱,菜里椒多菜少,或者干脆就整个菜都是辣椒,一口菜一口饭一口辣椒,一口苹果一口香蕉一口辣椒,喝口水也咬一口辣椒,早上拿辣椒油漱口,晚上用辣椒水洗澡的画面,还是不会出现在北方的。

还有,这个能吃辣的名头,到底有什么好争的?能吃辣就很厉害吗?感觉好像更豪迈点儿?更粗犷、更爽快、忍耐力更强?反正至少是跟更聪明、更漂亮、更能赚钱、更有魅力什么的没有直接的关系吧。那就随便吧,谁爱吃谁吃,谁能吃谁吃,全宇宙最能吃辣的人,嗯,听起来好像很厉害,颁奖礼上会跟“全宇宙最能吃酸/甜/苦的人”站在一起,也可能还有“全宇宙最能吃咸/臭/麻/香的人”,掌声!

我不能吃辣,不喜欢吃,在我的认知里,辣基本上就不是一种正常的食品味道,也不是香,也不刺激食欲,就是辣,辣到麻,辣到流眼泪。这不是自己没事儿找罪受么?大概除了一种实际作用之外,辣就没什么别的用了。那作用就是避味。就好像其它调味料似的,诸如盐、糖、酱油、花椒大料之类的,重重的放到菜里面,表面增加一层浓烈的味道,掩盖食物本身的腥骚味,甚至是变质的味道。尤其是在不久前的北方,或其它任何内陆地区,本身缺乏新鲜的食材,也没什么选择,就好像一到冬天就只剩下大白菜。再加上交通运输也不方便,所以便加重调味,其中辣到其它味觉大程度灭退明显是最理想的效果之一。当然,这种情况在现代已有很大程度的改善,无论是种植养殖技术,还是交通运输方式,地球上稍微发展起来的地方,都不愁一年四季吃得上种类繁多的新鲜食材。于是,我相信稍微有得选择的人,都会尽量选择新鲜的食材,以及保持食物本身鲜味的烹调方法。至于那些依然喜欢重口味人,要不就是成长过程中留下的情意结,要不就是偶尔一试,尝个新鲜刺激感。

我身边的人大部份都是杂食主义者,除了几个同事是吃素的之外,从小到大身边的亲戚朋友同学都是杂食的,也没有人因为什么特别的原因而改变饮食习惯的,充其量也就是某几种食物由于过敏或某个不清楚原因的偏好而不吃,例如不吃牛(以我所知不是宗教原因)、猪(也不是宗教原因)、茄子、海鲜等等。

妳吃什么?基本上也是很随便的,以前是有几种食材由于不明原因而不吃,好像有芝麻、香菜、肉桂等等,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也没有什么戒口的了。

……

……

我们午餐去了猫头鹰,我和妳面对面坐,旁边是德力和佐治,气氛有些尴尬,不过我跟妳并不在意。陈桑和赵桑跟另外两个新来的从来不太熟的宝岛女生坐在旁边的一张桌子里,用台语有说有笑的,看上去好像没什么特别。

吃完饭之后,妳还是用双手握着不太大的咖啡杯挡着不太大的小脸,于是,一切暂时回归到以前那样。

“噢,今天上课的时候,”我尝试打破沉默:“老师问我们喜欢什么料理……啊,德力,你先不要说什么。”我看到吃货德力一听到有关吃的话题,就开始有点双眼发光,蠢蠢欲动,于是便马上制止了他一下,然后继续说道:

“这虽然是一个挺有趣的话题,但我们毕竟只是初级的水平,也没有提前准备,所以,也就拿一些平时学的生词当练习交差罢了,老师期待的答案大概也是这样吧。”我喝了口咖啡。

“那看来还是让我数数山珍海味吧。”德力难得恢复了一些活力迫不急待地插了句嘴。

“你先别搭茬儿。”我知道德力至少能一口气说出五十种当红的寿司和五十种和式料理的名字,还不算其它数十种外来语演化的食物或菜名。所以,上苍是挺公平的,总会在某个地方赐予个特长什么的,作为其它缺陷的补偿。

“那HK桑喜欢什么料理?”德力被我堵了之后,佐治问道。

“噢,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我心想主要是要看谁做的,不过这个说出来也没有什么用:“我喜欢吃的东西都自己做的(除了我妈做的之外),你们也吃过啊,不错吧,哈哈。”我得意地笑了笑。

“还凑和吧,也就是普通的家常菜。”德力可能因为妳跟我一起做的菜而没有太刻薄地说:“要说好吃的,那肯定得先试试……”

“噢对了,”我及时阻止德力可能非常长篇的长篇大论,我有强烈的感觉相信这个时候已经不用再跟他多浪费时间了:“咱们下个周末不是去名古屋吗?二楼新来的那个米国人亚当斯和他女朋友也想去,那个,那个佐治你不是说有什么团体票的折扣吗?能再加两张吗?”

“噢,那个,是再下个星期的圣诞那几天吧。”佐治想了想说:“我也是听彼特和Masa说的,彼特已经帮我们买了票了,不过他今天一早又不知道去哪玩了。我问问Masa吧,他应该也知道。”

“Masa呢?”我望了望四周围,没看见他。

“呃,”佐治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他昨天好像喝多了,还在睡觉。”

“唉,怎么这么麻烦。”我反了个白眼说。

“那,”这时妳在咖啡杯后面说:“那不如我们放学自己去车站买算了。”

“好。”我二话不说地答应下来。

……

……

放学的时候,一大堆人聚集在葵之楼前面准备出发去车站。我不是太明白,为什么现在无论到哪儿,都好像拖了一大帮人去组团旅行似的,我明明记得上次的时候,我跟妳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去哪就去哪儿,大家在冥冥之中都有一种各家自扫门前雪的共识。但现在,不就是去南川崎站买个新干线的票嘛,明码实价一看就明白弄懂搞定的事情,偏偏就跟来了五六七八九十口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自行车飞车党呢。上一次跟大伙儿不多的记忆,这次似乎一定要补个齐、补个够似的,好像要见证我回归之后的一举一动似的。嗯,对,我越想越觉得似乎是这么一个道理,这么一个可能性,就是不知道哪个人,或被某种力量推动,一定要监视我的一举一动。那就让他或祂去监视个够吧,我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也没有力量去阻止。长年以来学到其中一个生存道理,就是不去为不能控制的事情担心,也不去担心尚未发生的问题。问题一定是要发生了才能解决的,要不然连问题都还没有,解决什么哩?不是这个道理吗。

另外,也不知道为什么,德力到这个时候还能紧紧跟在旁边。我以为、我记得上一次的这个时候,我们就几乎已经行同陌路,他幼稚的妒火一擦就着了。所以,简单的推论和怀疑之后,德力就变成了潜在监视者们的第一号嫌疑人。至于动机是什么,会有什么后果,那都不是现在可以或应该去操心的事情。还是等发生了才说吧。

去南川崎站的路,是由葵之楼之后大概西北的方向一直走,走的都是居民区的内街,没有什么明显的地标。除了一间很小型的中古车行之外,就是要经过一个铁路交叉口。

那是一个极普通和常见的交叉口,没有一点多余的围栏,就是在一条穿过居民区边缘的双线铁轨和一条普通的双线行车路交叉的路口。如果有火车经过的时候,路口竖起来的不知道是铁还是木制的杆子就会缓缓降下,栏在路中间。与此同时,桩子上的黄色警灯快速地闪转起来,伴随着不知道哪里的喇叭里喷出来的“当当当当”的警报声。

当警报声稍微早一点儿响起,杆子降下的时候,自动车、自行车和行人都会好像中了魔咒似地静静地呆滞在路口两端,等待着火车经过,整个过程大概十分钟左右。火车虽然是从很远的地方过来,而且就在两旁最前方的车和行人面前两三米的地方驶过,但也绝对没有一丝要减速的意思。就那么嚣张霸道地,一副我是火车我怕谁的气势呼啸而过。

火车轨除了在公路经过的地方恰如其分地陷进柏油路里之外,有枕木和碎石的部份就在几米开外。我记得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为什么火车轨要用枕木和碎石的科普文章,虽然看完就忘得一干二净。但每次在这么近的距离看火车轨,尤其是碎石的时候,都觉得有一股不安的感觉。是那种对某种看起来一点精确度也没有的设计,产生的确实有可能发生不知名的意外的非常不可靠的感觉。

有这种不安感是因为,我总是在看到火车轨的时候,隐约记起好像是有过特别当黑的人被火车辗过弹起的碎石击中,甚至死亡的意外事件。但是这种在岛国,以至全世界都随处可见的简单的交叉道,在没有任何多余的防护措施的情况之下,人们有意无意地赌着自己宝贵的生命,就只是为了等着过一条马路,去一个多数不是那么重要的地方,办一件日常的事情。就好像我们,我把手撑在车把上托着下巴,看着一节节硕大的车厢在眼前“哐当哐当”地驶过,大概有五十多节,就只是为了去帮人买几张火车票。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