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尼亚梅的诅咒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5172字
  • 2022-01-02 11:10:39

既然妳可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那就一定要跟妳说一下玛里奥兄弟的故事,这是我好多年之后某日闲极无聊的时候搞了大半天搞到的资料,竟还妥妥地整理收进了电脑,甚至是正经东西从来也记不这么清楚的大脑里。

“好吧,”夜深人静只有我们俩的公众空间里,我喝了一大口咖啡之后,故弄玄虚地说道:“刚才经过楼梯口那个房间的时候,妳听见那个『登登,登等凳登』的音乐了吗?”

“唔……”咖啡杯停在妳的嘴边,妳皱着眉认真地想了一下说:“那个奇怪的『嘟堵毒肚嘟,嘟嘟』的音乐吗?”

“啊妳好有天份哦!”我瞪大了眼睛惊喜地看着妳。

“是电话铃声吗?有点吵。”妳说完淡淡地喝了口咖啡。

“好吧,”我嘴角抽了抽,说:“妳,妳不会是从来没玩过游戏机吧?”现在想起来,我还真不知道妳那个时候有没有玩过游戏机。

“什么街头霸王那些吗?”妳说完想了想。

“啊!”我张大了嘴,极速想像了一下,然后有点难以想像地问道:“妳还去过游戏机中心?去干嘛?”

“嗯,”妳淡淡地说:“丹哥哥曾经跟人合伙开了一间,我去帮忙算过帐。很吵。”

“呃……”『不能被妳叉开话题,不能……』我心里重覆着。

“家用游戏跟游戏机中心差很远,”我一心要把妳拉回玛里奥兄弟身边地说道:“有很多家用游戏都很益智好玩的,而且很多游戏都有自己的故事,很有趣的!”

“嗯,”妳想了想说:“但电动就是电动啊,小孩子才玩的。”

“哪有!”我有点儿认真起来,无论如何我也是曾经在工作大休期间连续过百小时拿到过终极奖杯的人,这已经成为一个值得为失去的人生意义而辩护的话题了!于是我加重了些语气说道:“打游戏其实除了是一种重要的休闲娱乐之外,还能活动脑筋,协调视听能动力。时常接触最新的游戏,还能提高对新科技的认知和适应能力,总之,适当的玩游戏是绝对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我决定暂时不提那一百小时的坚毅和耐力。

“你玩很多吗?”妳望向窗外,慢慢地一口气说道:“是想买最新出的PS2吗?还得买个电视,电视还要牌照,好麻烦。”

“也不是很多,适当的……咦?”我突然找到重点:“妳怎么知道PS2?”

“嘻嘻……”妳把脸躲在咖啡杯后,笑得肩都微颤了几下,说:“哈哈……炸弹人还是玩的,不过太复杂的就不想浪费时间。玛里奥就太复杂了。嘻嘻……”

我突然想起了跟妳玩炸弹人时妳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知怎的,后脑一直到眼睛突然有点酸酸的。

“阿嚏!”这种时候我通常只能扮打喷嚏……然后吸了两下鼻子说:“哼,等我买了PS2就一定陪我玩!说好了!”

“再说吧。”妳笑了笑。

“唉,不管了,反正要。”我反了个白眼,趁着气氛久违了地耍起懒来:“而且妳要听我说玛里奥的故事!之前好不容易找到的!”

“噢。”妳也反了一小下眼白:“那不如先煮个面吧,有点饿。”

“好。”我马上笑着站起来走向厨房,边走边说:“什么味的?”

“猪骨汤。”“好的。”

十分钟后,妳吃着猪骨汤面,我吃着五香牛肉面,还有一碟辣萝卜,一碟茄汁沙甸鱼,咖啡也续了些热水。

“好吧,”我一边嚼着吃的,一边急不可待地开始了:“玛里奥兄弟的版本一点儿也不比街头覇王的少,甚至是多得多如牛毛。好,要说玛里奥大哥,或者叫玛利欧兄弟,或者叫孖宝兄弟(我个人来讲还是偏向说玛里奥大哥的,因为一开始的主角就只有大哥),不得不先由1981年的另一个游戏说起。但要说这另一个游戏,就不得不由1933年的一部荷里活大片说起。但那样的话,就必须又要追述到一个发生在1899年佛罗里达杰克森威尔的小故事。但在说这个小故事之前,就要先说说一个1860年的小发现。但在这之前,又不得不提一下公元前六世纪左右的古迦太基航海家汉诺,一份神秘的埃及海岸港口手写清单,以及一份供奉在贝尔哈蒙神庙的祭品……”

听到这个开场白,妳在对面一边吃着面,一边抬起头,微微张开嘴强忍着没打成哈欠,但嘴里的面却掉了两根下来。

我气得笑着说:“不能用可爱影响我说故事喔!”妳“嘿嘿”笑了一下,又低下头继续吃面。我觉得空气还是很忠实的聆听者,于是继续道:

“话说公元前五百多四百年的一个晴空万里、风平浪静的日子,当遥远的东方的某个中土还在玩三姓分家,七国大乱的时候,狄多王朝迫于希腊城邦的压力,派大将汉诺率领十六艘十五列浆的三桅帆船,经过直布罗陀海峡的海格力斯之柱,向南沿着非洲海岸开发新的商路和土地,还有重新占领已经脱离帝国掌控多年的十五个殖民地。

茨威格说过:大海是尘世间看得见、感受得到的永恒,波涛起伏,无边无际,上接苍天,下有深谷,在天地间捉弄着尘世间的命运。人类摇摇晃晃的小舟,似有意义又无意义。他说大英帝国永远被不安的海水环绕,海水塑造了这个国家,每个人都既是水手也是岛屿,在几百年的航海中不断考验其力量。当人们习惯了和平安逸之后,却依然想要像出海时海上风暴每日都带来危险的骤变事件,于是用优美的文字和虔诚的剧院,配以神秘的宗教仪式,创造出血淋淋的游戏和紧张气氛。人类不断地提升鉴赏力就是想要享受这种冒险与航行的再现,再现于人类的心灵之海上,一座无边无际的新的海洋,有着激情的大潮和心智的巨浪。人们兴奋地去征服这片新的海洋,任由大浪抛掷。最后,安然无恙地回到枯燥的陆地人生。

但在两千多年前,在大英帝国的千年之前,大海已经塑造,也吞噬了无数的英雄,以及孕育这些英雄的伟大帝国。大海上的航行从来都不浪漫,或者说在一星半点的浪漫之外,充满了危险、惊悚、肮脏、贪婪、血腥、死亡和背叛。在现今的地图看来只不过是从好像一个大湖似的地中海,往西拐一个小湾就可以到达的距离,在两千多年前来说,无异于一趟九死一生的单程之行。没有人敢预期一个平安的旅程,死亡是无法避免的,除了没有选择的奴隶和士兵之外,很多人都是抱着大难不死的心态。除了向伟大的贝尔哈蒙祈祷之外,就只有依靠强大的意志,坚定的信念和不那么可靠的运气了。

在经过一个月的长途跋涉之后,天公还算作美,船队并没有遭遇什么毁灭性的大风暴,沿岸附近也没有太强大的敌人出现,还时不时地可以从当地部族得到补给,甚至交换一些奇珍异宝,以及当地风土人情和传说故事的情报。只可惜,当年的十五个殖民地,大部份已被攻伐屠灭,其余的要不就是已经没落迁移,要不就是因为资料已遗失不全而无法找到。也许,汉诺的远征舰队最后勉强收复了三两个仅存的殖民地,也许,仅存的殖民点根本已经破落得不值得再投放任何资源和驻军,也许……历史没有那么多也许,因为有关汉诺收复殖民地的记录已经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没有留下一星半点的痕迹。有的只是靠其它航程相关的记录,来一个大大的脑补。不过,那不是这里要说的重点,好吧,让我们言归正传。

如果您打开现代的地图看一下的话,就会发觉,现今加蓬的外海附近有两个比较大的岛,一个比较大一点儿的叫圣多美岛,一个稍小一点儿的叫普林西比岛,再加上附近一些零零星星的小岛,就组成了一个叫圣多美普林西比的小国。网上的科普说是在十五世纪被葡萄牙人发现殖民的,不知道当年汉诺的舰队去的是哪个岛。要是在几内亚湾里再往北扯远一点儿的话,在喀麦隆的外海还有一个再大一点的岛,叫比奥科岛。三个岛上有一部份热带雨林带,也都有丰富的砂糖等资源,都有可能孕育一些大磈头的生物。地理上还应该搞清楚的一点就是,加蓬往东更内陆的地方就是刚果,刚果只在加蓬以南很远的地方才有一小块海岸线。先记住这点,往后会用到。

好吧,不管汉诺统帅登的是哪个岛,当水手和战士们上岸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当地还算友善的土著。不过,除了友善之外,这些土著却很明显地精神有些紧张,双眼充满了恐惧,还不时一边嗷嗷叫着一边指着岛上内陆茂密的原始森林比比划划着什么。汉诺的士兵们大概也因为长途跋涉而疲惫不堪,于是便没有急于进入内陆,在海滩附近建起了一个临时的据点。在据点建好之后,汉诺才在更多军官和士兵的簇拥之下,登上海岸。随行的还有在附近殖民地征用的民夫和翻译。

当众人安置妥当之后,天色已晚。大家围着篝火,一边享用终于有一些新鲜水果和肉食的晚餐,一边听着岛上的长老们述说当地的风土民情。

正说到兴起的时候,突然,在内陆的原始森林深处,传来了一声虽然有些朦胧,但却让人毛骨悚然的嚎叫声。随着这声嚎叫,在篝火旁的土著和长老都露出极端恐惧的表情,更向森林方向跪拜祈祷,同时,也有几十个土著从岸边的树林里冲了出来,向迦太基人的营寨聚拢。汉诺也马上命令手下加强布防,并在营寨外围点起了更多的篝火。恐怖的嚎叫又发生了几次之后,便归于平静,叫声似乎也没有向岸边靠近的迹象。当土著和长老们回复冷静之后,又有几个土著的年青人跑进营寨向长者报了平安,土著们的心情稍微平复之后,汉诺才向长者们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长老用还有些颤抖的声音告诉汉诺,这个岛上有天神尼亚梅放逐的凶残长毛巨人一族,自古以来便隐藏在森林和高山的深处,时不时地到土著的村庄抢走一些食物,包括对巨人来说非常可口的土著们。后来,土著发现巨人怕火,而且也是可以被杀死之后,情况便有了很大改善。但如果在夜间被巨人偷袭的话,还是会损伤惨重。于是岛上的部落也有了献祭牲畜的传统,但巨人似乎还是对人比较有兴趣,也有传说巨人会掳走女人传宗接代。当然,所有被巨人抢走的村民,都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长老一边说着,一边有土著在沙地上画出十分简陋抽象的巨人轮廓,汉诺一行人看了之后哭笑不得,唯一有用的资讯,就是巨大的火柴人跟土著的火柴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巨人的身形足足有土著三至五倍。

汉诺一行人听完之后,半信半疑,但回想起那些吼叫声和土著充满恐惧的描述,还是令他们一边起着鸡皮疙瘩,一边陷入了沉思。第二天一大早,汉诺招集军官们,决定为了天神的正义,帝国的尊严和威望,开疆辟土的任务,以及最重要的:海湾的天然良港和岛上土著所展现的不俗的资源和不强的战力,无论如何也要探个究竟。于是,汉诺调集了三百个奴隷,一百名士兵,与一些大胆的土著一起,深入内陆森林之中,准备查明真相,并伺机消灭巨人族。

岛其实并不太大,被派出去在外围侦查的舰队,五天之后已经回报汉诺说绕岛一圈后,发现除了舰队登陆的地方之外,岛的其它方位都是高耸入云的悬崖峭壁和原始莽林。巡逻的舰队也听到过恐怖的吼叫声,还有水手声称见到巨大的身影在森林闪过。甚至有一次贝尔之星号尝试在一处悬崖下的石滩登陆时,登陆小艇险些被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的巨石击中,立刻撤退回海中才得以幸免。嗯,对这些报告,汉诺和一众军官依然抱着怀疑和观望的态度。

又过了两天之后的下午,岸边的林间开始有些骚动,被派出去的探险队终于在土著的簇拥之下回归。但出现在汉诺面前覆命的队长,比奴隷和士兵好不了多少,显得狼狈不堪,不但丢盔烂甲,还满身伤口。但队长还是保持了应有的镇定和士兵的威严,坚定地回报统领说他们在山林的深处,果然遇到了全身都是长毛的凶残巨人族,巨人族比普通人高三倍以上,不通人语,只会吼叫,基本上以四肢爬行,但也可以站立。而且巨人的双臂异常强壮,在山林间攀岩走壁如履平地。巨人除了挥武树桩和投石之外,并没有其它武器,但徒手便能轻易将人体打扁折断,也毫无怜燘恐惧之意,唯一就是怕火。不过,巨人虽然强大,但也不是刀枪不入,如果奋力攻击的话,刀枪还是可以伤害到他们的,而且,当士兵们开始反击,而巨人也意识到在刀枪面前也会受伤之后,便迅速逃进深山之中。土著在遇到巨人之后便逃去无踪,奴隷也有因为恐惧而溃逃了一些,没有人带路之下,大队也因为疲惫、受伤和热病,所以便撤了回来。幸有伟大的贝尔哈蒙保佑,在回程的时候,探险队遭遇了一小队不知是落单还是出猎的巨人,并活捉了两头身形较小的雌性巨人。汉诺听到之后,也不顾一百多人的损失,赶忙走出大帐,看到被关在巨大木笼里,手脚都绑着看似结实的藤蔓的巨人,震惊之下,也满意地笑了出来。

但很可惜,汉诺已经走到了贝尔所守护的地方的最边缘之处,天神之手也显得有些鞭长莫及。在遥远的非洲西海岸,那里是光之神尼亚梅的领域,而巨人族则是被尼亚梅诅咒放逐的凶残存在。在回航的途中,由于巨人凶残成性,即使被关在笼子里,还是趁机挣脱了绑缚干掉了几个看守的士兵。舰队里还流行着巨人是上古神族受了诅咒的后裔,凡是与之对抗的也会遭到毁灭。况且,巨人在被捕时和之后的打斗之后,也是伤痕累累,命在旦夕,要养护巨人更所费不菲。于是,汉诺在众人的压力之下,只好将两头巨人杀掉,只留下了部份毛皮,在回到迦太基城之后,献祭了给伟大的贝尔哈蒙。

遗憾的是,在贝尔哈蒙神庙里的那两张本已残破的毛皮,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并没有受到贝尔哈蒙大神的特别关照。就算是贝尔哈蒙大神自己,也在与诸神的比拼之中败下阵来,自身难保。唯一流传后世的,便是在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无数天灾人祸之后,一份记载着由一个叫汉诺的北非没落家族,曾经承传过的可疑的巨人毛皮,最终被辗转贩卖到某个埃及海岸港口时手写的那份神秘的清单。

不过,真正的巨人族却凭着顽强的生命力,以及非洲大陆的祖神自然之母的庇护下,背负着尼亚梅的诅咒,顽强地繁衍生息着。”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