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妳的敌人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4191字
  • 2021-12-29 10:33:37

出了“天蓝”,还不到八点,但天色好像又再暗了一些,迎接我们的是寒风和在风中有些摇曳的街灯。路上还有不少行人怱怱匆匆经过。

HW和莎莎住的酒店就在附近,我别过他们,准备去找妳。

街上挺冷的,一只手还插不了兜儿……

我打了个电话给妳,是忙音,然后发个短信给妳,告诉妳我这边已经完事儿,就在新宿附近,随时可以跟妳会合。也不知道妳什么时候回信,记忆之中“弥”好像就在附近,于是便上了一辆出租车,去到那里附近。但下车走了两圈儿之后,就偏偏没找着。四周围都好像是与记忆之中风格极之相似的建筑和店铺,光是入山在地下半层又有巴洛克式的扶梯或门面装饰的酒吧,就已经经过三间,但没有一间叫“弥”,而且无论是装潢、灯光还是感觉都相差很远,不可能只是改了个名字稍微重新装修一下就再开业那么简单。走着走着,四周开始因为身体慢慢散热而显得有些凉凉地,呼出的气在眼前形成一片白茫茫的结界,很暖,但很陌生。

“咳咳……”有个老者的声音似有还无地好像咳了两下,又好像会随时脱离这个世界似地:“咳咳,等了你一会儿了,这边来。”

“啊?”那个声音虽有些虚无,但确确实实地在跟我说话,眼前到处都是白色的雾气,只有那个声音所示的方向稍微有些好像不同的地方,似乎是一条颜色比较深沉的路,延伸到没有尽头的地方。而我的身体或者是意识,则在老者的声音,以及所有之后没有声音但却有后继性的推引力之下,开始非常柔顺的行进。在这种行进之中,身体感觉不到确实的速度,但眼睛却可以感受到朦胧之中,雾和光的微弱轮廓被挤压成线状以极致的速度向后退去,视觉神经被拉扯得让人紧张和混乱。我只好闭上眼睛。

“喂喂……”另一个相同虚无但亲切的声音说:“不—用—怕。”

“没有。”我心里说,就实际地表达了出来:“这是哪儿?”

“嘻嘻……”又有一个声音在说不出哪个方向的附近轻轻响起:“夜的世界,不是吗?”

“哈哈……这边这边。”这个新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自身,不清楚到底是物理性的身体还是只是意识,在朦胧中移动的速度突然好像加快了一点,好像是被一股无形但确实可以感觉到的力量牵引着似的,又好像有一种加速度时的失重感似的。“哈哈……你就是那个傻瓜选中的人啊,这边这边。”

“咳咳……不可无礼。”在我的脑子开始因为近似失重的感觉而开始更加不太够用的时候,第一个老者的声音响起,我移动的速度立刻慢了下来,却没有任何因为这种煞车似的灭速而产生的反作用力。

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见到雾中隐约有一道大门。在搞不太清楚距离和速度的情况之下,一不留神离大门越来越近的时候,大门朦胧的框廓已经向两边退到不知道什么地方了。而大门也应该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或者根本没有关上过,也或者门并不是那种这个世界常见的物理存在。反正,一眨眼,已在某个时刻穿过了大门。

“哈哈,到了。”在好像穿过大门之后,那个声音马上有些雀跃地响了起来。

“这是哪里?”我迷迷糊糊地问道,有一种深深的长途拔涉之后的乏力感。

“嘻嘻,还是夜的世界,不是吗?”那个少女的声音笑着说。

“喂喂,也—是—你—的—世—界—。”亲切的声音呢喃道。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个地方?”我还在云里雾里的好像自言自语道。

“咳咳,这是你必须要经历的一段道路。”那个老者用冷冰冰硬梆梆的声音答道。

“那我来这里做什么?我应该做什么吗?”用迷团解答迷团就会引来更多的迷团。

“嘻嘻,你可以把笔记留下。”凡是少女都似乎会有很多要求,而且会忍不住很快就会提出来。

“我被告诫说不要轻易放下似乎不需要的东西。”我马上警惕了起来。

“哦我自己,呵呵,你现在倒是记得我的话了。”到现在为止这群存在里我最熟悉的声音终于在适当的时候出现了。

“祢在啊。我还在想祢到底什么时候会出来。我不应该记得吗?”我觉得这样说是在这个时刻正确的选择,笔记是不应该轻易放弃的,但好男不与神斗,这么说可能“呵呵”也会撑一下腰的,吧。

“呵呵,伙计,其实我在也不在,撑也不撑,这都不重要。”“呵呵”好像不太在乎地说。

喂喂,你在不在很重要,好不好?我心想。不过,在这群存在面前,心里想的大概跟说出来没有什么分别吧。我心想。

“哈哈……对。不过,那个家伙确实并不重要。你不是不喜欢拿着东西吗?可以暂时先放在这里。”这个声音开始变得有些嚣张和讨人厌了。

“呃,我想,我还是先拿一下吧,没关系。”我觉得我得稍微坚持一下,然后马上转换话题地说:“那现在要怎样?”

“咳咳……祢们太吵了。”那老者冷冰冰地说,似乎有一些威严,还有一丝友好:“其实,你只需要经历过这段道路。在这个时刻。”

“呃,那,那我还有别的事要处理,祢们应该知道的。”我鼓起勇气说。

“喂喂,好—的—”对,我还有一位朋友在这里的,真正的朋友,不像“呵呵”那样有点不太可靠。然后,一阵轻风卷起薄雾,微香。

……

……

香散。我再次真正打开眼帘的时候,刚想看看四周围的状况,“滴哩哒啦哒,滴哩哒啦哒。”手机便响了起来。

“我在上次那间『Hands』等你。”妳说。

“好。”目的简单有效地达成之后,便挂了线,好像某个间谍电影的某个快镜。

镜头再一转的时候,我已经又穿插在货架之间,寻找着妳熟悉的身影。不一会儿,一个穿着西裤正装的标准上班族,戴着雷朋墨镜和束起来的金太郎发型的妳,便在Mogu货架旁被捕捉到了。妳一只手拎着一个深蓝色看不出什么牌子的包包,另一只手抱着一个红色的Mogu星星,有两只手的那种,蹲在一大堆金黄色的太阳和海蓝色的月亮前面。

“要不要把这个也买了,”我走到妳身边,拿起一个也是有两只手的那种金黄色的太阳,说:“一个星星好像有点儿孤独了。”

“哦。”妳笑着看了我一眼,站起来把那个星星也塞给了我:“好啊,呵呵,帮我拿着。”

“那个呢?”我用眼神指了指再旁边一点儿的一个红色有手的心,还有心旁边的那颗上次没舍得买的大香蕉。

“下次吧。”妳噘着嘴有点不舍地说:“它睡了我就没地方睡了,唉。”

于是我一只手抱着星星,星星抱着笔记本;另一只手拎着太阳,再用太阳的手和我的手拖着妳的手,缓步走在货架之间。

“阿静呢?”我尽量自然地问道。

“哦,他说有点东西要买,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妳也好像很自然地答道:“随时会过来找我会合的。等会儿介绍你认识。”

“哦。”我尽量无所谓地说。除了妳家人之外,我对妳身边的男性都兴趣缺缺,从来都是表现得比较冷漠、警惕和挖苦,妳似乎也是同感。

我们到付款柜位结了Mogu的帐之后又走了不一会儿,在我稍微东张西望了一下又望回妳的时候,妳似乎看到了熟人似地笑着挥了挥手。我顺着妳挥手的方向望去,看到了阿静。

阿静还是以前我认识的那个样子,个子比我矮半个头,背了个不大的背包,穿着一件好像挺薄的黑色大衣,给人感觉不怕冷,或者说身体很好的感觉。嗯,听妳说他虽然是南方人,但由小到大都不怕冷。当然,基本上来说,我从未怀疑过一个优秀的人,应该是可以做得到最基本的身体机能保养的。他的眼神,以仰角盯着一个人,哦,也就是我,的时候,总是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起鸡皮疙瘩的感觉。那个时候我说不清楚,现在经过这么多年偶尔的思考和人生阅历之后,我比较真相了,那是充满了好像米高霍士或爱廸逊陈的那种机敏矫捷,还有一丝愤世不公,还有一毫怀疑挑战的眼神。他整体的感觉,尤其是非常少有的肢体动作,但一动起上来,更像是米高霍士,似乎深深地掩藏着什么似的。除了深深地隐藏了什么之外,阿静还是那种给人强烈压迫感的人,无论是智慧还是气势。

阿静稍微挥了一下手,向我们这边走过来,货架掩映之下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妳在他走到跟前之前,轻轻甩开了我的手。

拥有几十年待人处世经验的我,在第一次见朋友的陌生朋友的时候,无论本能的排斥感有多么的强烈,也是可以轻易做得到不露任何痕迹的,或者就算是特意露一些痕迹的话,在基本社交礼节方面也不会有什么失礼的地方的。

于是,妳很社交性地介绍了我跟阿静相互认识,我跟阿静也很礼貌性地稍微问候寒喧了一下,就此奠定了我们之后几十年,哦,也没有几十年,由于发生了一些事情,充其量也就十几年的关系基调和不再改变的形式。然后,我们在几乎没有其它多余的交谈的友好气氛之中,来到店门口附近的某个街边,等待上杉先生的车。

天很冷,妳虽然已经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但还是有些瑟缩。阿静在我行我素地东张西望着,说是东张西望,其实是有些专注地望着不同的地方。我拿着两个大袋子,想着如果换一下手,也可以把妳抱在怀里暖和一下,但又怕妳不喜欢,所以只是紧贴着妳站在一旁。

我一直觉得女生们都觉得自己是轻的,或者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太重,但其实也可以是很有份量的,尤其是说的话和给人留下的印象,呃,当然还有身体。虽然经常说女人是水做的,但其实却是可以凝成利刃的液态金属,灭杀肉体感情于无形之中。但也正是因为女人是水做的,所以,大概,无论多么的坚强致命,她们的天敌就是寒冬吧。而妳的敌人自然是我的敌人。不过,妳的朋友也可能是我的敌人。

上了车之后,阿静识趣地坐到前面司机位旁的位子,但却给人一种“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自己坐在前面更舒服”的我行我素的感觉。妳被车里的暖气救活之后,不久后便在上杉先生高超的驾驶技术之下,靠在我的肩头睡着了。而我在瞅见阿静也歪着头闭上眼之后,也靠着妳的头休息了一下。

回到青之馆,妳说阿静会住在妳房间,就一晚上。我撇撇嘴。

上楼经过楼梯口204号房的时候,见到里面有灯光,还传出不知道是哪个版本的玛里奥兄弟游戏的声音。就知道是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有亲切感的亚当斯终于“归来”了。

“我们下去喝个咖啡吧。”我在妳一边开门的时候一边说。

“好。”妳把阿静和Mogu们让进房间后对我说。

“阿静呢?”我礼貌性地问了一下,虽然没有跟他一起喝咖啡的记忆。

“他不喝咖啡。”妳简单地说,顺手把包包扔到房间里。

“好啊。”我心里想,虽然我不记得他喝什么,也没想知道过。

于是,妳简单地跟阿静说了说宿舍的设施之后,衣服也没换,就跟我一起到厨房冲了个咖啡喝,看来寒气还未尽祛。

“我觉得好像阿静会来,还会住上一晚上这么,呃,这么挺重要的事情,下次能不能事先知会一声?就告诉我一下,知道就好。”我坐在小圆桌一边,捧着咖啡杯没怀任何希望地随便地说着。因为以前的现在直至将来,妳决定了的事情我是不会怀疑和反对的,所以事先通不通知并不重要。

“好。”妳若无其事却很切实地答道,在小圆桌另一边也捧着咖啡杯说。

“那,那一言为定!”我愣了一下又稍微想了想之后,伸出小指说:“我们勾手指吧。”

“勾手指有什么用?”妳皱着眉撇撇嘴说:“做到就好。做不到的话,也不会更伤感情。”

……妳可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