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正向墨菲法则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4307字
  • 2021-12-24 13:11:46

(Now you are doing it, cool jerk, uh-huh.)

“叮铃铃,叮铃铃。”

“来了。”HW说完一边打着招呼一边站了起来。

我也慢慢地站了起来。

餐厅门口到我们这个角落并不很远,我慢慢地站起来转过身的时候,莎莎已经走到我身边,HW已经把他那边卡位里面的位子让了出来,当我觉得她想给我一个拥抱的时候,我举起手跟她打了招呼。

“好久不见。”其实也没有太久,然后示意对面HW让出来的空位子说:“坐吧。”

“哦,好久不见。”莎莎的笑容不太能被察觉到地僵硬了一下说,然后坐进了卡位里。她也穿着黑色的套装,套装里是一件有中土民间特色花鸟刺绣的粉红色绒毛衣。青绿色的锦缎围脖儿和红色大衣,已经在进门的时候交给了侍应生挂进了衣帽间。HW则接过莎莎的LV包,放在我旁边空着的位子里。

莎莎的样子有七分像那个叫杏儿的演员,呃,早期一些的时候。还有点婴儿肥的脸,稍厚的唇,算是可爱系的吧。她现在化了淡妆,长发做了负离子,挑染了红色,桃红的唇彩,跟我一样高的身形没怎么变,但穿了高根鞋还比我高一些。

“嗯,好久不见。”想了一下,其实可以说真的好久,如果把之后的时间算进去的话,就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之后的重逢,怎么也算是一件值得有些高兴的事吧。如果高兴是可以包函所有任何相互矛盾的概念的话。所以,我挤了个笑容出来,笑容差点儿把眼泪给挤出来。

“其实也没多久吧,哈哈。”HW挠着头陪笑着说:“也就两个多月吧。”

“你们到了很久了吧?”莎莎扫过我们就快喝完的柠檬茶,然后看着HW说。我也看着HW。

“还好吧。”HW不是那种客气的人:“反正我们也没别的事儿,就在附近逛了一下午。”正在这个时候,侍应把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弄得那么大的餐牌和酒单恭敬地拿了过来,HW顺势说道:“噢对了,天都黑了,咱们点餐吧。”

“对,咱们点餐吧。”吃东西是可以打破气氛的非常好用的话题之一。

但我们首先在沉默中打开沉重的餐单,认真地选择着适合可以预期也无法逃避的尴尬甚至可能不太愉快的气氛的可以下咽的食物,同时也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再考虑一下肯定已经继继续续考虑了很久的要说的话、要问的问题和不知道应不应该或给不给得出的答案。

背景音乐不知在什么时候转到了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的“Have you ever seen the rain”,我刚刚排除了吃掉一个牛排和汉堡餐的可能性。

(There’s a calm before the storm, I know.)

我觉得也未必,我心里想,应该不至于是一场风暴,充其量大概也只是一场平静的风暴吧。然后……(When it’s over, so they say, it’ll rain a sunny day.)雨后总会是晴天,有些人喜欢下雨,有些人喜欢晴天,但应该没有人喜欢风暴。

(Through the circle fast and slow, I know.)

我是喜欢直来直去、快刀斩乱麻的,如果风雨是无法避免的话,那就让它快点过去,然后大家一起在晴空里各自再准备迎接各自的下一场暴风雨。

(Have you every seen the rain coming down on a sunny day?)

我多么希望这是最后一句歌词,即使是一场无法避免的太阳雨。其实我是更喜欢下雨天的,但那是在下雨天还能保持风雨又如何的愉快心情的前题之下。在现在这种“随便点个最开胃的蕃茄肉酱意粉就好”的氛围之下,在没有原来的轨迹可寻的情况之下,即使上一次也几乎是外科手术式的过程,我觉得还是让一切更快点过去的好。因为,无论如何都会有阵痛,虽然第二次可能会好些。但只有我一个人好些的话,却好像更难受。

(Have you every seen the rain?)

所以,我点了蕃茄肉酱意粉和罗勒汤,一杯智利的红酒。 HW点了个安格斯牛排和汉堡餐,芝士南瓜汤,还有一杯法国的白酒。莎莎点了个什么?好像是烟三文鱼沙拉和三文治,还有一杯跟我一样的红酒。

三个人坐在一个卡位的格局,有些奇怪。本来是两个人的事情,多出来了一个人就更奇怪。我几乎都忘了为什么HW会叫我跟莎莎谈谈我们俩的事情的时候还在这里,还是他想着先吃个饭,然后再给我们一个空间去谈?我觉得这个时候Coldplay的“Talk”好像并不建议把该说的事情留在心里,但气氛不是太对,大家都还在准备着,没有人开始说话,好像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呃,那个,这边的天气挺冷的哦。航港现在还有十几二十度呢。”在没有手机的年代,就总是要说话的,冷天气也是一个很好的暖身话题,HW开始暖身。

(Do you feel like a puzzle, you can’t find your missing piece.)

“哦,嗯。”我凑和着也试着“暖暖身”地说:“还好吧,今天天气挺好的,不算太冷。”外面天气的脸色已经全黑了下来,似乎觉得自己成为廉价的话题是一种被侵犯了的事情。

“是没有想像中的冷。”莎莎喝了一口暖开水说:“我前年来的时候还下了雪,不知道今年会不会下雪。”

“不知道呢。”我说:“不过看来这几天是不会下雪了,天气预报也是这么说的。”

“天气预报也是能信的吗?”HW说:“说不定就会下雪呢!要不然,咱们有时间还可以去一趟北海道。”

“我没时间。”我是真的没时间,也不知道HW说的这个“咱们”到底是谁们。

(Nothing’s really making any sense at all.)

“我也不行。”莎莎说,“咱们”一瞬即逝了:“我办完事就要回去了。”

“呃,”我能感觉得到HW的脑子里正在极速地找着要说的话,算是很快地找到了地说:“没关系,将来有机会的,哈哈,一定有机会的。”

“嗯。”我皱了皱眉,看着面前空了的柠檬水杯说:“不过下雪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又冷,又滑,融雪的时候地上其实很脏。”

“我们还没有一起看过雪。”莎莎静静地说,我感觉到她在看着我。

“雪景其实是更适合一个人看的。”我望向莎莎,以一个一个人看过太多雪的权威人士身份试图用没有什么说服力的眼神传递有些并不适合雪景那种浪漫气氛的冰冷信息。她应该是戴了隐形眼镜,我记得她跟我差不多都是二百来度的近视,我出门都戴眼镜。透不过她的隐形眼镜,我便无法解读她的眼神,继续说着我自己的话:“我小时候看得多了,没什么好印象。”

“打过雪仗没有?”HW有点兴奋地问,他心大、不顾场合、转换话题的优点一下都显现出来了。

“没有。”“当然有。”我跟莎莎一起说了出来,然后,我们三个人都微微笑了一下。

(Let’s talk, let’s talk, let’s talk……)

餐汤和饮品刚好在这个时候上桌了。我们拿着各自的酒碰了个杯,一瞬间有很强烈的不知道说什么祝酒辞的感觉。其实那个时候,我们都刚开始学会,或者应该说更多接触好像应该喝一点酒的场合或心情,大家都还年青,没有什么健康的问题,也都乐观地相信所有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所以也没到需要借着碰杯去互相鼓励着一切顺利或者身体健康的地步。

“All the best!”毕竟还是我的心境已经很不一样,所以不假思索地习惯性地说出了恐怕是最没有任何意义也一切尽在其中的祝酒辞。

“一切顺利。”莎莎说。

“哦,呃,身体健康。”HW连忙接着。

“打雪仗啊,”我喝了一小口酒之后,一边轻轻地晃着酒杯,看着醇红的佳酿柔滑地在玻璃杯里转着让人感觉很舒服的圈圈,说:“可没有拍电影那么浪漫。其实雪落在地上,沾上泥就很脏,攒雪球的时候,手会冻僵。雪球打在身上,衣服就会湿,打在脸上就会又冷又疼又脏。要是打进脖子领儿里头,就更冷更脏。雪球里面可能还夹着烂泥、小虫子和碎玻璃呢……你觉得这好玩儿吗?”

“你的童真呢?”HW说,反了个白眼。

“童年时候的经历就是这么真啊!况且也已经用得七七八八了。”我说,耸了耸肩。

“不用打雪仗,也不用站在雪地里捱冻,”莎莎依然用不能解读的眼神看着我说:“在室内隔着窗看下雪也很不错。”

“对啊对啊,”HW马上附和道:“雪景多漂亮,白茫茫的一片。”

“那看国家地理杂志的纪录片啊。”我依然看着治愈系的红酒转圈说。“还有,你读医的不会没听过雪盲症吧?”

“其实,最重要的是跟谁去看,跟谁打雪仗。”莎莎看着我说。我看回她。

“所以身边是谁才重要,干什么不重要。”HW的话在虚无中仿佛击中了什么。

“嗯。”我同意,说:“但那个身边的人可能会变。墨菲法则说,任何可能会变的都必将会变。”

“墨菲法则明明说的是任何可能会出错的都必定会出错。”HW说完之后,马上意识到他说的既无意义也很囧。

“那,”莎莎想了一下说:“墨菲法则是不是也意味着任何可能解决的问题,都必定可以解决?”

“对对,”HW附和:“所以任何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嗯……”我看了看莎莎,看了看HW,然后看着窗外某个Infinity(无限远的点),想用沉默告诉他们,每个人、每个不同的情景,解决问题的方法也都不同。此时此刻,沉默暂时是我解决问题的方法。不一会儿,披头四的“We can work it out”闯进了这片沉默。

(Try to see it my way……While you see it your way……)

又过了一会儿,侍者端着莎莎的沙拉和三明治,还有我的肉酱意粉,也走进了这片沉默。

沉默中,陆陆续续开始有很多东西想进入这片沉默,也陆续成功地走了进来。包括新的客人,和随着开门而撞进来的一阵寒气,客人坐下的时候桌椅挪动的声音。

(……knowing that our love may soon be gone……)

“我去个洗手间。”莎莎好像很认真地听了一下歌词之后,放下刀叉,用餐巾轻轻擦了一下嘴说。然后站起来快步走进了餐厅另一角的洗手间。

“不一定要这样吧?”HW稍微有点儿激动地继续打破沉默。

“不是要解决吗?”我平静地说:“长痛不如短痛。”

(We can work it out……)

“为什么一定要痛呢?”HW还是有点激动地说:“为什么一定要莎莎痛苦呢?为什么就不能是你那个『第二个绝症』去痛呢?就不能说清楚吗?”

“有很多事情是你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的。”我说,没打算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但还是不清楚地解释了一下:“因为连我都不清楚。”

“我是不知道,”HW喝了一大口酒,好像壮了壮胆地说:“有很多事你也不知道,但你可以知道,应该知道。你不知道莎莎多不开心!她不会喝酒,但是就前不久我跟她吃饭她喝了很多。劝她也不听。我不喜欢看到你们这样,我不喜欢看到莎莎这样。”

“谢谢你照顾她。”我大概理解了发生的事情,抱着手,靠回椅背上说:“所以我不是在尽快解决吗。”

“我也不想看到你这么解决!”HW开始尝试压低声音,指着我说。

(You can get it wrong and still you think that it’s alright……)

“我要怎么解决是我的事,”我向前靠在桌上,不打算回避防御地说:“能不能解决是我跟莎莎的事。”

“意思是没我的事吗?能没我的事吗?”HW又喝了一大口酒说:“你不理她,难道我能不理她吗?”

“你要怎么样我不会阻止,也阻止不了。”我知道HW最终也没能跟莎莎在一起……至少是之前那一次的结果。

(We can work it out and get it straight, or say good night……)

“你……”莎莎在这个时候回到卡位旁,HW站出来一口气把剩下的酒喝完,说:“那你跟她说清楚,我去厕所。”

“说什么?”莎莎一边坐下一边好像明知故问道。

(……there is no time……)

“呃,”我待她坐好之后看着她说:“也没什么更好的说法,我就直接说吧。我们……”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莎莎紧握着双手,好像突如其来地含着泪说:“我知道已经发生了的就没法改变,但是那个人永远也不会再出现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的。”

“……没人可以在别人的生命中出现后彻底消失的。”我说完之后觉得有些卑鄙,因为这句话对莎莎并不公平,一边拿了张纸巾给她,一边补充道:“别这样,现在是我的问题。”

(We can work it out, we can work it out……)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