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字如其事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4437字
  • 2021-12-18 21:39:27

“你的字怎么那么难看?”妳皱着眉问我。

“整齐就好,能看明白不就行了。”这个问题我被人问过一百次了,答案也渐渐自动化了。

“那也不能像小学生啊。”妳抿着嘴继续说。

“那就好像无论我写草书篆书写得多漂亮,没人看得明白也没用啊。”我也继续自动回答。

“肯定有别人说过你的吧?练不练字,是你自己的选择啊。”妳抿着嘴皱着眉继续。

“你真信人如其字那一套?蔡京,”我见妳眉头都皱得趐起来了,补充道:“北宋的大奸臣,可是数一数二的大书法家呢!还有好多古代的坏人字都写得不差。况且,那要是德力或白兰地写得一手好字儿呢?”

“你觉得这么说有意思吗。”妳撇了撇嘴说。

“好吧好吧,”看妳皱眉嘟起了嘴,想一口吃下去,我投降道:“我写好看点行吧。喏,妳看,还可以吧。”

我用左手认真慢慢地写了几个字,就是刚才电视里报的一段新闻。

“喏,妳看,还可以吧?”我把写了字的纸递到妳面前说。

妳皱紧了眉头,有点惊讶,但故作平淡地说:“嗤,也就是小学生变中学生罢了。”

“唉,那也是进步。不过,那不是重点。我知道,妳对我左手写字可能没什么兴趣。每个人都有自己奇怪的特长,就好像妳会说很多神秘的语言。”我停了一下,向妳单了个眼,妳反了个白眼。

“好吧,既然说起了,我就说说嘛,简单来说吧,我特小的时候,都没什么记忆了,幼儿园吧,其实是左撇子。后来我妈怕我被歧视,那个时候大家神精都紧张得有点变态,经常都不讲理地欺负人,什么奇怪的理由都有,把左撇子说成极端的也有。所以,我妈就把我打成右撇子了。但我长大后还是觉得干某些事儿的时候,比如写字吃饭什么的,原来左手干也挺舒服的。再加上闲功夫多,就练了一下。所以,好多事儿我左手做也没问题。当然,左右开弓暂时还是不行的。”

“噢。”我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妳只平静地回了一个字。不知怎的,我觉得特满足。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阳光照进房间里,有点晃眼,眼神扫过反光的窗户之后,一切反而只剩下黑色的轮廓,只有声音还不太真实地环绕着。

……

……

“同学同学。”有一个声音在我背后响起,还有什么轻触在肩头的感觉。我感觉挺奇怪的,毕竟我现在是站在扶手电梯上面,有谁会在扶手电梯上打招呼啊?我心想。

“哦。”无论如何,我还是回过头望了一下,竟然就是Vivian 。

“同学你好。”Vivian笑起来挺好看的,当然好看。

“妳好妳好。”我想我的笑容相对来说就肯定很僵硬了一些。这只是大三上学期一个普通的上午,除了天气好一点儿之外,感觉不出有任何会走狗屎运的征兆。不过,同一时间我也不太觉得是走运的事情,一个两年多都没说过话的冰山女神突然搭讪,不像是会有什么好事情会发生的样子,反而有一种本能的棘手的感觉。但既然无缘无故、突如其来的被搭讪了,就似乎无可避免地也要应对一下:“有什么事吗?”

“嗯,我是你的同班同学,那个EM5的。” Vivian继续保持着平淡的笑容平淡地说。

“噢对,”我想了一秒钟,这个星期的课好像都不见她,然后说:“妳这个星期好像都没上课吧?”

“太好了,你这星期都有上课。”Vivian笑得稍微再真了一点儿。

“哦,啊,碰巧有上。哈。”我是说真的,大三上课的时间确实是多了很多,相比大一搞会社活动几乎就只上必须签到记出勤的课之外都翘掉的惨况,大三几乎就是良心发现要把赔了的学费都追回来似的,上课的笔记都拿得特别齐。

不过,这个EM5有点不一样,除了最重要的计算和统计的图表公式和假设之外,教授是个极端环保“恐X怖”分子,就是坚持不准备印刷版的笔记,当然也不会浪费时间和电去发电子版的给我们。坚持说教课书和参考书里什么都有,再不然就专心听课抄笔记,反正就是不再大量印刷每人一份的PowerPoint和讲义,还命令助教在上辅助课的时候也不准派发,还诅咒那些乱印笔记的人下辈子投胎都要作树。不过,可能是因为这课相对来说比较深奥吧,所以教授的课还是教得很好的,尤其是PowerPoint的讲义,非常贴近考试的范围。于是,上这个课的时候,出勤率都比较高,点头率也很高,大家都不停地看看投影,再手不停笔地抄下笔记。每星期三个课时,如果不幸落下一两个课时的话,那就很不好了。

“那,可以借一下笔记吗?”Vivian笑着直入正题。“哦,小心!”

这是一座依山而建的活动中心,去其中一幢教学楼的必经之路,扶手电梯分了三段,每段都很长。Vivian提醒我的时候,刚好是第一段电梯到了顶。

“哦,谢谢。”我一回头打了趔趄,航港话叫“扑田”,比“扑街”好很多。

可能是受了点惊吓脑子里的血充多了一下吧,我马上想起了几个疑点。第一,Vivian为什么问我借笔记?要知道我们这些搞会社活动的人,都是出了名的不务正业的学生,成绩中下之余,更是出了名跟别人借笔记的族群。第二,Vivian为什么问我借笔记?我的学业一直是挣扎在生命线上之余,也不是她那个内内圈,甚至朋友圈的人,两年多都没说过话的同学,就算是我也不会突然去借笔记的。第三,Vivian为什么问我借笔记?我不是她朋友圈内人士之余,她的朋友圈内的朋友也必然汗牛充栋,呃,还是应该说多奴牛毛。哦管他的,反正,相识三千,知己也有几十的吧,无论如何,就算发生了什么集体的奇异不幸事件,大概也不会集体缺勤,更不会死光,所以没理由轮到我的吧。第四,Vivian为什么问我借笔记?她甚至都不问我到底有没有抄笔记,凭什么就那么肯定我有上课就一定有抄笔记呢?就算是EM5的课,也不乏呼呼大睡的人,而且稍不留神就会漏掉一些,还是得借别人的补上。凭什么就认为我抄得齐呢?第五,Vivian为什么问我借笔记?至于随便找个路上碰巧遇上的同学戊借笔记吗?又不是考试前,又不是有什么特别的贴士〔注1〕,看不到任何危急感和须要啊。

哦,最重要的,虽然我这个学期确实是有比较更认真地抄那个笔记,甚至连图都画得挺有美感的,但我的那手字,英文也……这个Vivian肯定不知道的。不会知道吧?想来想去,有太多尴尬。在尴尬的簇拥之中不知不觉的已经上了第二段扶手电梯。但依然可以感觉得到Vivian在我背后热切地期待着我的答覆的那股开始有点令人不安的尴尬。

“呃,不是太方便的。”我不知道哪来的奇怪的想法和变态勇气,竟然说了这么个口非心是,还立马后悔到肠子都悔青了的答案出来。

“噢?”Vivian果不期然地有些讶异,收起笑容,“O”起了嘴问道:“为什么?”

“呃,”我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坦白地说:“呃,我的字比较丑。”

“哦,没关系。”Vivian听完之后,恢复了笑容说道:“哈哈,没关系,能看明白就好,能吧?”

“还算整齐吧,如果妳不介意的话。”我不好意思地说。

“那就好,有带在身边吗?”她问了之后马上说:“哦,小心!”第二段电梯的尽头刚好又到了。

“哦,妳等一下。”我这次有留意到,没再“扑田”。然后在上了第三段电梯之后,从背包里把笔记掏了出来。

“太谢谢了。”Vivian拿过笔记,翻都没翻就说:“你介不介意我下星期上课的时候还给你?我这两天有些事。”

“哦,没问题,妳慢慢用,反正那本就快用完了,我再开一本好了。”我说,其实至少还有三份之一没用。

第三段电梯到顶之后,我继续往上,但Vivian却“U turn”走进了往下的电梯。我扭头皱紧着眉望着她的背影,然后在身后的楼梯“扑街”了。

……

……

“基本上事情就是这样的了。”我跟HW说,心想这好像就是当年那日的那段记忆吧,又好像有些不太真实。

“然后呢?Vivian没把笔记还给你吗?那你怎么考试?”HW皱着眉问道。

“然后她差不多一个月也没见人,倒是托人把另一个Dean List〔注2〕学霸笔记的复印本给了我一份。”我说完喝了口热茶。

“怎么会是别人笔记的复印本?太扯了吧。而且那之后她没再问你借之后的笔记吗?”HW很明显不太相信,而且还有很多疑团。

“嗤,有什么扯的,人家搬家了啊。而且人家都找到Dean List后援了。”我摊开手好像这是常识似的说道:“她后来还跟我道歉说因为搬家把真本给丢了。就是这样了,前后加起来也没有二十句话,没说过其它多余的话了。之后的笔记我就不知道了。”

“哦,真的就是这样?”HW的八卦心很重,八卦心很重的人疑心也很重。

“就这样。”我说:“该你了,她怎么找你说笔记的事的?是找到了要还给我吗?还是什么?啊不对,她是怎么找到你的?你跟她有关系?怎么没听你提过?人家都毕业一年多了。”我骨子里也是个八卦心很重的人。

“什么有关系!我倒想……不过,其本上就是这样吧。就跟你说的一样。”HW也喝了口热茶说:“其实是在前两个星期旧生活动的时候碰到她的。”

“她怎么样?”我顺便问道,脑子里闪过那一头金黄色的短发。

“什么怎么样。”HW不客气地有点儿嘲讽道:“说得好像你梦里跟人家有一腿似的。”

“什么梦,什么什么!”我反了个白眼说:“也就问一问,同学一场的,还是金发?”

“银灰的那种,好像流行吧。”HW说:“在干保险,嫁了个亿万老公,就快退休了,啊不,应该早就退休了,工作也就是闲着没事赚钱买花戴,哈。”

“哦。”我觉得这才是Vivian这种人应该有的人生,我还记得她的MSN什么的签名,好像就是想在阳光里好好的喝一杯咖啡之类的。

“嗯。”HW似乎也在想同样的事情,然后继续说:“那天聚会碰巧谈了两句,呃,碰巧谈的时候就碰上了莎莎,碰巧莎莎跟Vivian也认识,然后,碰巧,呃,碰巧那个你跟莎莎变成这样了,我就把这个事儿给担上了。”

“担个屁!”我总算真相了地说,但故意没问莎莎跟Vivian是怎么认识的,即使我没有这个记忆,也不想问。“小题大作,都毕业一年多了,人家就是礼貌性地闲聊一下,顺便拿我当了个共同话题而已。还不还那个笔记根本就没意义。”

“噢,是吗?”HW若有所思地说:“但是,那个笔记,在莎莎那里。”

……

……

吃完拉面,我们移师到一间附近的咖啡店,都叫了大杯的热摩卡,不要奶油。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听着不知名的咖啡爵士。断断续续地聊著有的没的。

“你真的不看。”HW好像随便淡淡地问道。

“等会儿就见面了。”我也淡淡地说道。

“要不然,我出去走走。”HW说。

“不用。”我摇了摇手说:“你不觉得看了之后反而很可能会影响见面的心情吗?”

“哦,倒也是。”HW说。

不知不觉地一坐就坐了几个小时,有几次HW欲言又止,我也没阻止他欲言又止,心里开始掂记着妳跟阿静的见面。是不是可以提前一点告诉我呢?是临时的行程吗?为什么不能一起去介绍一下呢?会谈些什么呢?在哪见呢?见多久呢?会不会提到我呢?会怎么提到我呢?我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给妳呢?还是发个短信?

虽然并不是太担心,但也实在是没什么更好的东西好想的。尤其是HW也在想着别的东西。就算他不想别的东西的时候,他的话题也跟我现在的心态有些差距,他毕竟还是一个学生,虽然读医好像很成熟很有趣,但也不可能会跟我详细聊什么幽默的病理或者邂逅了搞笑的大体老师什么的吧。就算他日后出来行医也遇到很多他觉得有趣的社会和病患个案,也还是太专业太沉重了一些。基本上我们出来吃饭的时候就是驴唇马嘴,各说各话。但朋友就是这样,尤其是老朋友老同学,即使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胡诌海吹,甚至更激烈有争议的话题,也能好像心灵相通似的洽到好处地调和在一起,变成美好的回忆。

(待续……)

+++++

〔注1〕:Tips,提示,考试的时候给的,呃,范围。有的时候会很窄。

〔注2〕:正式应该是Dean’s List或Dean’s Roll,是英制大学里学院院长嘉许的优异生名单,至少也是一级荣誉的吧。简单来说如果没有穿越的怪胎的话,就是最厉害的那批学霸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