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皮蛋和柠檬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3070字
  • 2022-06-19 20:48:26

“蚁㖞个刚还啊个拿大好浩啊?”老胖咬了一口奶酱多〔注1〕,一边嚼着一边说。

“什么?”我皱着眉刚要吃一筷子星洲炒米,但停了下来脑子里认真地解译著老胖的话。

“唉,”老胖瞬间消灭了那一大口奶酱多,抺了抺嘴,反了个小小的白眼儿说:“我就是说,刚才那个男的可不可信?”

“哪个男的?”我继续皱着眉问,吃了一口炒米。

“还能哪个?当然是那个姓石的。姓文的那个案子太特么无聊了。”老胖一边说着一边摇了摇大胖手,好像要把姓文的案子扫走一样。然后又随手抓了另一块奶酱多〔注1.5〕往嘴里塞去。

“也没有什么无不无聊的,现在生意难做,蚊子再小也是肉。人家守着一大档子祖业也不容易,这不难得后生一辈帮老一辈想了个点子,能融多少就融多少吧。”

“噢,这倒是,反正咱们公司也水浸〔注2〕。你说,这钱好像会细胞分裂似的,摆在那就好像越来越多。外边儿的人都喊穷,但这钱却一点儿也不见少。”老胖这次不知怎的在嘴里留了个空间把话说得挺清楚,奶酱多也没走得了。

“钱嘛,就这样儿。”我若无其事地摆着专家的款子,反正这个世界的运作越来越没人能弄得明白。“永远都只在少数人手里。少数人又开了数不清的公司,好像表面上又把钱分散了,但却还是在他们手里。就算被咱们批出去融了,还能赚利润、长利息,增埴的更快。这都是咱们跑业务的功劳,也是罪孽。”我拿着筷子耸了耸肩。

“嗤!”老胖才不在乎,吸了一大口冰柠茶。“咱这也是正当职业,养家糊口。还促进经济增长,帮助新兴企业和高科技发展。反正最后钱也不在咱们手里。咱们就是赚个零头儿。”

“你还真把总经理的那套都背下来了。”我嘴角翘了翘。

“那总也得有个原则信念吧。”老胖也耸了耸肩。“我又不像你是科班出身,受高等教育,明白大道理,一出来就是MT〔注3〕。”

“M个什么T。”我盯着星米里的最后一条叉烧肉皱了皱眉,觉得有点儿同理感。“扯蛋。也就是批的钱多点儿,背的黑锅大点儿……”

“佣金可不只是多了一点儿!”老胖歪着嘴笑着。

“得了得了,这顿我的。”我抓起桌边儿小夹板儿里的帐单,准备买单。“等会儿咱再去一趟姓文的那边儿,我觉得那个案子有搞头。回公司麻烦你帮我把姓文的这七年的帐都整理给我。”

“我就知道没这么便宜。”老胖反了个白眼儿。“还好姓文的存档存得整齐仔细。刚才我已经让他整理了。就知道你临走多拿了两个样本肯定不会白拿。”

“啊……”我一边用食指比划着老胖,一边笑着。心有灵犀。

“哎,那个什么……”老胖在餐厅门口儿拿出一根烟刁在嘴边儿,准备点着。

“哎,你要抽烟就走后头。”我没等他说完,就先往前走了两步。“啊,不,你走前头。”然后我发觉风是打后面吹来的,又把老胖放前边儿去了。

“那什么,你还没答我问题呢!”老胖在前面走了两步,扭头问我。

“不可信!”我答道。

我们一边儿走着,一边经过一间门面新装修但古香古色的店子,是远朗的一间老字号的店,卖的都是以航港本地特色著称的食品。什么脆皮蛋卷、什么老婆饼、什么酥什么的。中秋还有月饼,过年有年糕。

一般来说,我们落地〔注4〕干活儿,就算到多近的地方,都会带个吃的小手信回办公室。毕竟,我们落地,尤其是到远朗这么比较远又多特色食品的地方的机会还是少的。我估计着等会儿要拿的文件也不多,车就停在附近顺路,于是便毫不犹豫地拐进了这个店子。走在前面的老胖也在五秒之后寻了进来。

“随便挑几样儿吧。”我指着透明糕点箱里琳琅满目的各种食物,而且刚好有下午茶时间新出炉的品种,香气让就算刚吃饱的我也不得不垂涎不已。

“这个这个。”老胖立时发挥食家本色,没愧对一身肥膏。“这个红皮的和那个橙皮的可是好东西,外边儿买不着。”

“有什么分别?”我看着食物的名牌,分别就是“什么什么红皮酥”和“什么什么橙皮酥”,里面的馅料都是一样的。

“意头啊!意头,呵……”老胖一边尬笑着,一边已经往纸盒里夹着橙皮酥。

“意……”我反了个白眼儿。“那把那个绿色的也来两个吧。还有那个枣泥的,我喜欢吃。还有那个……那个……这个……”反正买手信都是有大吃大的,也就是这次是吃我自己的,所以也就无谓太寒酸,反正远朗稍微乡下一点儿,东西也便宜一些。回去两组人有二十多张嘴等着喂呢。

“还有这个……”我停在了一盘金黄色脆皮比其它酥糕更圆圆鼓鼓的糕点前面。

……

……

“皮蛋要五块钱一个,怎么那么……便宜!”我用『啥事儿』〔注5〕发了个信息给妳,后面加了个夸张的梵高“呐喊”表情字。

“正常吧。”一如既往,第二天,妳回覆我说:“好久没在航港买东西了,我这里更贵。”

“其实我回想起……”我刚打了几个字,觉得妳应该没时间看太长的东西,结果没再打下去,按了回文键,就是那个向左的空心箭头儿里有个叉子的那个。

“噢。”我结束了这个话题。

其实,我是特别想吃皮蛋了。某年某月某天的这个时候,在妳已经离开航港很久之后,我偶尔经过街市的某个角落,发现一个个土黄色好像土球似的皮蛋。然后想起以前家里经常吃的凉拌皮蛋、皮蛋瘦肉粥,才又发现原来已经很久没跟家人吃饭,更何况吃皮蛋做的菜。

离开街市之后的晚上,又无缘无故地想起在加国,一帮华人学生对学校食堂的地狱料理忍无可忍的时候,群起冲到唐人街,买了一盒兑换过来差不多一百块钱六个千年蛋(外国人最初看见皮蛋以为是摆时间久了才变黑的,所以叫百年蛋或千年蛋),那时候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虽然也觉得好像有点儿贵,但却也没得选择。另外一提,鸡爪和鸡翼尖〔注6〕在欧米等地,其实是一文不值。不知道是老外吃的太保守,还是不会弄,还是什么健康原因,反正就是拿去扔的下脚料,但是在唐人街还卖得不便宜呢!

哦,对,在说皮蛋。所以,每次看见皮蛋,或者在饭局里碰见皮蛋,就总会想起加国和妳。

柠檬也是,自从见识到同事坚持吃维他命丙的功效之后,也曾经有一段儿时间特别想买几个柠檬泡水喝,但当然这种小事儿是扭头就忘的。后来有一次买了新水壶之后,说明书上竟然教第一次应该用柠檬煲一壶水,然后,我又去了趟超市,发觉柠檬竟然也要五块钱一个。于是,我又用『啥事儿』发了个几乎一样的短信给妳,只不过是问柠檬五块钱一个会不会太贵?第二天,妳又回覆几乎相同的答案。于是,我也没什么关于柠檬的回忆,索性就“噢。”了。

……

……

我看着新鲜出炉的皮蛋酥,旁边还有中西合璧的柠檬鸡派,想到几年前的那一幕幕,决定各买四个回去吃个够。

回到办公室已经是就快下班的时间,就算还有十几张嘴,也没吃完我们带回来的远朗特产。于是,我自己打包了几样回家当晚餐。

回到家,时间还算早,八点多,冲了两个普洱茶包,打开保鲜盒,一个人一边看着无限循环的新闻台,一边静静地吃着皮蛋酥。脑子裹突然闪过川崎大食会的片段,有凉拌皮蛋,有鸡蛋卤鸡中翼……那个大食会又好像与我记忆中的大食会有一些不同,但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到底有哪里不一样。倒是妳的身影穿插在其中,我觉得鼻子开始有点儿酸,有点塞,眼睛里湿度直线上升饱和,很快便水浸〔不是注2〕起来。

(待续……)

+++++

〔注1+1.5〕奶酱多:擦奶油和花生酱的多士。多士是什么?呃,烤面包片。奶酱多通常是一个正方形切成两个三角形上碟的。

〔注2〕水浸:水为财,钱太多矣。

〔注3〕MT:Management Trainee,中文可作管理实习生、管理培训生、行政培训生……反正怎么好听怎么叫吧。一般是大公司培训完了就当管理层的入职职级。

〔注4〕落地:落field,field work,就是实地考察之类要走出办公室的工作。

〔注5〕『啥事儿』:那个正写叫What is up?的即时通讯应用程式。跟国内兴的『咱聊』(WeChat)或东南亚用的『线』(LINE)一样。

〔注6〕鸡翼尖:就是鸡翅膀的最前端尖尖的部份,卤水鸡翼尖在航港可是脍炙人口的口垃圾。要问卤水是什么?呃……百度一下吧。口垃圾是什么?呃……类似垃圾零食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