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弁当选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3498字
  • 2022-06-13 07:57:58

在一排长达二三十米的冰柜里,静静地躺着超过一百款各式各样的精致,和朴素的盒饭。就好像岛国各地和平时不怎么在地图里和人们的意识里出现的犄角旮旯的地方,都送出了代表来参加这个便当盒饭大赛似的,场面着实挺壮观的。

对着这些五花八门、参差不齐的选手们,我第一时间忍不住想到了两个问题。其一,这饭盒有没有什么吉尼斯世界纪录呢?例如有最多种类盒饭的国家,或者全地球最好吃的盒饭。其二,这么多的盒饭,要怎样才能决一胜负呢?每样就算吃一点儿的话,也足够撑死大象的吧?而且,吃到后面的话,口感和味觉就会被前面各种不同的味道影响,或是先入为主,或是一片混乱。评判又不能换别人,那肯定是会对后面的参赛盒饭不公平。如果休息的话,那休息多久才能算公平?时间太短的话,恐怕味觉和心情都回复不了。时间太长的话,比如隔了一夜的话,那还能否记得前一天的几十个参赛选手的味道和风格?而且,在休息的时候,当然不会再吃东西的吧,那如何避免被其它的味道或事情影响?都是要严肃思考的问题。看来,要弄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出来,背后要考虑的事情和准备工作还真是多得吓人。

好吧,让我们来看看眼下这些准备参加还没能准备万全的吉尼斯世界盒饭之王的明日之星吧。它们分别有:新发田的石烧、酒乐、碳串、清辛、锦鳗,明石屋的千满运、踊、弁道、玉黄金、豚皇,冈山桃太郎(冈山就是桃太郎的故乡)的果仙、太鬼吉、祭、武士丸、御点,大船轩的盛海、海势、深流兴、牛苔舞、味之阵,伯养轩的凡立贝丼、豪岩、天味无限、千冬雪、鲑炙……哦,请恕不能尽录。

我们几个人大都是拿起来一个仔细看看,还没看完,就又被旁边的那盒吸引,依依不舍地放下手里的那盒。如此这般,在第十几二十盒的时候,就早已经把之前的忘得一干二净,但也还拿不定主意。毕竟,就算是好像德力那样的极品食货,最多也就是吃掉两三盒而已。买得太多了,虽然也可以大家分着吃,但只吃肉菜而不吃面饭的话,始终还是浪费太多。不过在不知不觉之中,德力和我推的购物小车里,也开始推起了便当的小山。

最后,在紧里面,也就是冰柜差不多由最方便的一头到最不方便的那一头,接近洗手间入口的位置,有一个小分类,写的是:川崎隣近爱妻弁当。

爱妻弁当,大概并不是岛国的专利吧,虽然岛国的家庭主妇可能由于历史社会原因而显得更加专业,更多时间、精力和意志去将家庭主妇的功能发挥到淋漓尽致。但终究有婚姻有家庭有妻子的地方,所谓的爱妻弁当还是会无可避免地出现的。不过,在当年来说,也可能是由于资讯还没有流通得这么厉害吧。当看到岛国名不虚传的爱妻创意之后,还是不得不给这些便当几个赞,鸡腿就不用随便加了,已经满满。

千挑万选之后,还动用了绝招—抛硬币,我们最终买了十五个弁当。对,六个人,十五个弁当,还有饮料。

当然,为免浪费,我们还是在买第十一个弁当的时候,便开始诚意邀请更多的食客。首先不巧的是,阿杰和阿诗都已有约。狄波拉OK,塞巴和彼特都没找到。王桑竟然没问题。原来没有人有Masa的电话。一提汤马士,大家都“呃”了一声面色比较难看。白兰地自然是没人去提的,吉赛儿好像也格格不入,挪威桑也还没被记起。

回到青之馆之后不久,已经是晚饭时间,众人先把弁当都摆在厨房,有的要暂时放进冰箱,有的则要再加热加工一下。反正,小休片刻把作业都做完之后,大家便陆陆续续地来到厨房和公共空间,准备大快朵颐。

结果,狄波拉不知怎的,把吉赛儿给找来了,赛巴自动现身,Masa也拿着两瓶一红一白应该是便宜酒的东西凑了过来。他还带了两个岛国朋友,一个叫田中,长头发戴眼镜瘦瘦矮矮的男生,一点也不见外。另一个叫坂田,是个长得很普通,特点也是很普通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生,有一些腼腆。这两个人我记得,他们都是通过某个社区交流平台,跟仁五郎的外国学生发生关系,哦不,建立起联系的。

话说大概好像因为好像仁五郎这样的日文学校,自然会吸引五湖四海的来客,对于岛国这个相对来讲还是比较锁国保守的地方来说,我们这些外国人,他们叫“外人”,就是,呃……名副其实的“外人”。但在全球化的这个大时代之下,社区不接纳也不行,又不想任由我们这些“外人”随便放羊〔注1〕。要知道,有些西域文化对比岛国来说,还是过于开放和狂野了一些。于是社区,或者说背后应该是更强大的组织机器吧,便会搞一大堆所谓的文化交流活动出来,试图安排一些比较正经和符合岛国社交传统的活动给“外人”参予,好运的话,还能洗洗一两颗脑袋。当然,这些活动也是有代价的,除了要给一些数额大得匪夷所思的酬谢金之外,还可能把一些好奇心和崇洋心过盛的小年青搭在里面。其中就包括田中和坂田。

虽然这两个人,都是附近的高中生,哪间学校好像从来没人关心过,几乎是我唯一见过的比较多出现在青之馆跟“外人”腻味在一起的“交流物”,但他们也确实跟我们交换过很多有用的情报,尤其是当年时下一些流行的东西。而我们这边要付出的,表面上也就只不过是有一两个好像Masa这样的闲人用母语跟他们臭聊而已。

好,继续数人头。呃……好像已经数完了,总数是,这个这个,大概十二个人吧。看来还不错,应该不会浪费太多。

一把我们的弁当大赛参赛者摆出来,才感觉其阵势蔚为壮观。十五个各地一流的弁当代表,哦,其中有两个卡哇依的动物大头爱妻号儿,所带来的震撼也不是一般般的。没有一起去购物的人,狄波拉,塞巴不停地指指点点,用语速感觉极快的西班牙语和义大利语交流着过量的情报。Masa一眼望到新发田的酒乐,拿起了那小瓶夹在弁当里的什么盛,嘴角翘得满高。田中和坂田更是大呼小叫,用英文和日文,还是两种加在一起的洋泾浜不知是在跟大家介绍着还是自言自语。唯一比较静的,还是要数吉赛儿,虽然也围着桌子走了一圈,但也只是走了一圈儿,便坐了下来,静等开动。

过了不多久,当我和妳还有陈桑赵桑把一些需要加热加工的弁当上桌,而德力佐治等人也把附在弁当里的调味什么的全都打开准备好之后,Masa又不知道在哪儿弄来了一大支梅清盛,各人也都倒好自己的饮料。开动。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就好像是自助餐一样,大家围着桌子转来转去,各自猛往自己的塑料碗里夹菜挑肉,忙得竟然没有什么人在说话。除了女生们偶尔客气一下之外,每个人都有一点点争着抢着的意思。不过还好,虽然每种食材的数量不多,但胜在种类多,所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冲突发生。

吃着吃着,彼特也不知道从哪里风尘仆仆地钻了出来,拿着两打麒麟,加入了战场。

不多时,众人已经在一轮冲刺之下把自己填饱。不过,放眼向战场望去,大家好像只把弁当里的肉和菜都挑出来吃得一干二净,有大概三份之一的饭和面都剩下了。

人,根据可靠的科学研究,吃饱了之后,脑子也就不太好使了。因为,血液一时之间涌向了胃部,去协助需要处理大量研磨的胃肌。所以,流到脑子,以供脑肌运转思考的血液就少了很多。于是,也就没人再去理一些细微末节。例如,如何清理残羹剩饭,杯盘碗碟。

这不是,Masa跟田中和坂田,还拉着彼特已经坐回了电视旁的根据地,小斟大酌地不亦乐乎了。妳跟陈桑赵桑德力走到外边呼吸烧着了的草纸。狄波拉、吉赛儿被赛巴缠着说着无聊的话题。只剩下我和王桑。

我跟王桑各自拿着一罐麒麟,也饱得有点儿昏头转向的,我看了一眼王桑,他也看了一眼我这边,笑了笑,欲言又止。于是,我索性把手上的那罐麒麟一饮而尽。然后,便站起来开始收拾残局。

皇天不负无心人,不多久,王桑在没人陪之下,也唯有加入清洁的行列。狄波拉也可能为了摆脱塞巴,而过来帮忙。吉赛儿虽然还好像认真地听着塞巴胡扯,但也只是认真地听着而已,塞巴应该是攻不破这座城堡的。

不一会儿,妳也回到室内,过来帮忙。

我把剩下的一些一点也没被人碰过的饭装在一个保鲜盒里,放在冰箱。妳则在我旁边收拾刚才用过的几个碗碟。

“我觉得妳做的弁当也应该很好吃。”我侧身对着妳的背面,记忆中的画面浮现,我忍不住说道。

“啊?”妳把碗擦好放进柜子里,转过身问:“你说什么?”

“噢,不,没什么。”我挠着后脑勺儿说:“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妳如果做弁当的话,应该也会很不错。”

“哦,是吗?”妳微微皱眉说:“我还真没做过。你不是想叫我做吧?”

“哦,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确实是这个意思,不过看来,想法与现实之间的距离不是一般的远。“我就是突然有这么个想法而已。”

“哦。”妳皱着眉转过身去继续把剩下的碗碟洗好。

其实我虽然确定肯定妳做的弁当是一流的水准,但由于种种原因,还一次都没吃过。

“有机会吧。”妳背着我突然小声说道。但我听得很清楚。

Yes,我向着妳的背后,心里小声叫道。然后想着先来个投石问路。

(待续……)

+++++

〔注1〕这个好像是南方话,字面意思,就是没看管的意思。嗯,如果要问放羊不是有牧童吗?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感觉被放的羊是挺自由的,吾非羊,不知羊之乐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