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阿妮亚斯的麻烦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3590字
  • 2018-03-21 23:00:12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个这样的记忆,朦胧和清晰的分界鲜明,无论是走在朦胧里看着清晰的那边,还是在清晰里望向朦胧,都有一种绝对的安全感。因为,记忆不会再逃避,只会消逝,但却不会影响任何现实的进程。

走在名古屋中心站的双子塔之下,天空一片碧蓝。熙熙攘攘的人群好像移动的布景,我跟妳畅游其中,好像世界里的世界。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们的其中一个兴趣便是舍近求远。明明在东京有更好,或者至少是相同的选择,却偏偏要起个大早搭两个小时新干线到关西。可能,很可能,如果说川崎是相对航港的避风港的话,那东京就是航港的孪生凶弟,名古屋就是川崎的避风港,我们,是各自的避风港。

生活中、生命中总有数不完的为什么。那是数不完的问题的答案。其实,要解答也很简单,只要把问题咽下去,或者,跟着问题走,就会发现问题本身很可能就是答案。

妳走在我前面半步的阳光之中,我愉快地数着妳扎成马尾的发脉,很清晰强健的发脉,是我唯一可以想到的形容词。嗯,可能不太优雅,但很贴切,甚至就是事实本身。妳那天虽然也是桃太郎马尾,但发脉却有点摇滚,充满蓄势待发的能量。

扎着马尾的,是一个大概有半个手掌大小,后来我知道是中号的,灰色岩石图理的,给人一种充满重量感的发夹。发夹上,盘着一条立体的栩栩如生的四脚蛇,好像以保护色爬在发夹上,随时会消失似的。我叫牠乔琪娅,因为我朦胧地记得牠的男朋友叫乔治,那个从墙上面滑下来卖油漆的小明星。呵呵……

我正执着地数着不太可能数得清楚的发脉的时候,像那些流行的照片里一样,妳向后伸出了手,向跟在后面的我,嫣然回首。然后,像那些肥皂剧的套路一样,妳身后不远处有一辆没长眼睛的小汽车呼啸而来……

我赶忙伸手把妳拉进怀抱,有惊无险,是丘比特的小玩笑。我向浮在空中扑棱着小翅膀的胖小子笑了笑,谢谢,心想。该减肥了,我用嘴形对祂说。小家伙撅着嘴转身扭了扭屁股摇摇摆摆地飞到不远的地方继续恶作剧。

“嘿,”我知道“呵呵”就在那一大片朦胧里的某个地方。“嘿,祢就不能管管祂?会出事的!”

“……”没有反应。好吧,只要是好事的话,我确定肯定地决定。

我们拉着手在阳光下散着步,不知不觉之中,来到一个很干净整齐又有些雍容的购物区,宽阔的行人路两旁是锃亮的大理石墙壁,墙壁的后面,是各种自成一城的精致名牌小店。这里的气势有些高贵而肃杀,街上人潮瞬间消散,剩下的,也都穿戴着厚厚的盔甲和面具。要不然,就是急着走进某个店家,赎回陈列着的灵魂义肢。

妳带着我来到一个不那么让人却步的购物城门口,我帮妳推开好像很重但却意外柔滑的高大玻璃门,走进几乎一尘不染的商场大堂。

在大堂里,妳站在洒下的阳光之中,穿着白色的羽绒服,浅绿色的斜对襟高领毛衣,浅蓝色紧身牛仔裤,黑色中筒牛仔靴,靴上有几条金色的纹路,像古老的符纹。当然,在阳光中,还有妳的招牌墨镜。

我们经过安娜萧的小店,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我记不住的名牌里,我由第一眼开始就记住了这个牌子,而且在没人教的情况之下,读音正确。也许,有时候,浮夸的烙印还是可以很深的,即使一丁点实用价值也没有。

我们走上旋转楼梯,楼梯是绕着一棵高大的假树而建的,走到一半的时候,大树似乎有了些生机,虽然很不舒服也很不满,但也尽责地打开了通往另一个避风港的大门。那是我们还会去的一个更偏远的世外桃园。

平时不喜欢爬楼梯的妳,此刻却脚步如飞。来到二楼,那是另一个世界,嗯,我觉得应该肯定是到了那个地方。没有了名店的浮华,没有了大理石的名贵,没有了那种一定要戴上虚假面具的肃杀气氛。我们此刻,就在一间廉价专营店(Outlet)的门前。

这是一间阿妮亚斯贝的专营店,我是认识了妳之后才认识这个牌子的,就好像所有其它流行、名贵、有点儿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的品牌一样。除了之后我的其中一个老板还要求我背了一大堆世界十大品牌、设计师品牌和苏富比品牌之外,我基本上是跟主流消费文化无缘的。没用多久,老板要我背的东西就都还给了老板,但跟妳有关的,则牢牢地据为己有。

阿妮亚斯贝在众多消费品牌中,算得上是中等的吧。上世纪初由法兰西的阿妮亚斯麻烦(Agnes Trouble)建立,逐渐风靡全球。而岛国人对欧米的消费品牌,尤其是法兰西的,可以说是疯狂地趋之若鹜。甚至无论什么牌子,到了岛国之后,都会毫无意外地提升一至两个档次。像阿妮亚斯贝这种淳朴率性接地气又有设计风格的品牌,很快就由中低档提升到中高档,深受年青小资的欢迎。

在店里,妳一件一件仔细地挑选着,有衣服、饰物、包包……我一开始紧随妳左右,妳总是跟我说:

“哎呀,别老跟着我,你也去别的地方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啊。嘻嘻……”

我四周围看了看,虽然也有一片小得可怜的男装部,但阿妮亚斯贝大部份商品的风格都并不适合我。于是我又继续浮游在妳附近。过了很久,连我自己也觉得在女装部流连得过份可疑的久了,准备到别的地方走走的时候,妳突然叫住我:

“哎,你去哪儿?快帮我看看这两个包包到底哪个好?”

于是,我又回到妳身边,仔细地望着妳左右手各拿着的一个包包。典型的阿妮亚斯设计,梯型小篮子款式,一个是黑色面,米黄色衬里,另一个,也是黑色面,粉蓝色衬里。这个配搭一看就是高阶消费函数,无解。

“呃……”我挠了挠后脑勺儿硬着头皮说:“从外表看都一样,米黄色和粉蓝色都容易脏。米黄色好像没那么浮夸吧。”

“嗯,”妳看了看,又想了想说:“但是我已经有一个米黄色的了。”

“……”虽然这好像是其中一个熟悉的答案,但我还是皱着一边眉问:“那妳还问我?”

“就是因为米黄色的那个脏了啊。”妳抿着嘴说:“而且,这个款式有些不一样,这个款的袋口两边没那么尖,袋身也更长一点儿。”

“那妳喜欢哪个?”

“两个都不太喜欢。”妳认真地说。

“……那妳还问?”这是我百问不厌又值得冒险问的问题。

“那我以后不问了。”妳侧着脸给了我一个特别无所谓的表情,然后把那两个包包放下,继续逛。

“呵呵,”我笑了笑,继续跟在妳后面。

“喂喂,”过了不一会儿,妳又拿起了一个有着四脚蛇图案的钥匙链问:“这个呢?这个你要带在身边……”

记忆的收纳雾不知不觉地弥漫了过来,一切开始模糊,开始不太能捕捉,只记得妳的身影。

……

……

“那这个呢?”妳从大衣里把绑着桃太郎头,从来没刻意拿出来过的发簪第一次拿出来给我看。我记得那是妳说过的某个专门做发簪发夹用品的法兰西牌子,古典圆形的设计,上面有两条首尾对应的四脚蛇,是乔琪娅和乔治。也是中号的,灰色岩石图理给人充满重量感的设计,就着午后的阳光,更偏向暗金色。

我们还在丹尼斯。

“这个就是丹哥哥买给我的,他说我头发太长,结果定制了二十个这牌子的发簪发夹给我,都是我以前跟他提过我喜欢的图案和设计。他都记得。”

“噢……我也会记住的。”我还记得问妳为什么那么喜欢四脚蛇,黏黏滑滑的,不知道从哪个阴暗的角落钻出来的,可能沾了很多灰尘和细菌。

『四脚蛇是益虫啊』妳认真地说:『读书的时候不是学过吗?牠会捉蚊蚊,小飞虫。』妳伸了伸小舌头出来学着乔治捕蚊的样子,说:『我爹地就在家里养了两条,我还负责喂祂们的。祂们就住在我家大厅组合柜后面。我们家清洁的时候都不会打搅祂们。』后来,我们住的地方,我住的地方,也经常会有乔治的亲朋戚友出现,感觉还真的挺有亲切感。爱屋及乌,我渐渐对蜥蜴什么的也不那么抗拒了。

“还有那个,那件黑色胸前有个黄色『哈哈笑』的毛衣,记得吗?”妳有点无奈地甜笑了一下,我点了点头。“还有那件印弟安披风,皮夹克,都是丹哥哥买给我的,大小都刚好,他也没问过我。”

“我也可以。”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算肯定。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妳紧皱着眉,向我一个劲儿地摇头,双手打着叉子。“我不要穿两个没品味的大男人买的衣服,就算大小合适也不要。我妈给我买的已经很奇怪和夸张了,而且一辈子也穿不完。”我耸了耸肩。

“那妳丹哥哥放心妳一个大小姐过来川崎这么长时间?”

“第一,我不是大小姐,我也是道上混出来的!”妳挥了挥小拳,但表情和整体感觉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第二,是我坚持要来的。”我没问为什么。

“第三,丹哥哥会接送我的,是送来川崎,再来川崎接我。”

“第四,嗯……这个你要保密。”妳停了停,我做了个拉链嘴的动作。“那个八王子的公寓,是丹哥哥租给我以防万一的。他说也是方便他过来做生意,或方便他朋友过来住。但我知道那只是给我准备的。”

“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有必要吗?”我先把涌到嘴边的话说了,然后,继续咽那口凉气。因为,这秘密真的是我一点记忆也没有的。

“好像确实是夸张了点,但丹哥哥决定了的事,也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也是到了川崎之后才知道的,还真方便了杰斯一次。”

“人都走了,就别提了吧。”妳又瞪了我一眼,我又少了个可以回嘴的话题。

“反正我丹哥哥明着暗着为我做了好多事,他也是我的守护天使。”妳说的时候,不自觉地甜笑了出来。而我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全身肌肉肿胀,寸头,又烟又酒又粗话,整天穿着T恤短裤,趿拉着拖鞋的丹。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妳的守护天使还都真的很烂。”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