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雷霆微光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3650字
  • 2018-03-15 23:00:25

记忆有些跳跃和紊乱。耳边响起威尼斯小旅店楼下食客们的高谈阔论,披萨、芝士和西红柿肉酱的诱人香味凭空刺激着不必要的神经。

简陋的小旅店是民居改装的,在旅游区旁边一点的一条满是餐厅的街上,极具当地草根建筑的低矮特色。二楼阳台下面就是吵吵嚷嚷的食客,虽然很接地气也很有人气,但却有些好像跟陌生人同宿的烦燥和无耐。

我一边看着小手艺的说明书,一边跟她试算了一次。结果并不是很好,却似乎挺准。但这已无足轻重,只是生命中的某个微不足道的尝试,轻轻扣开某扇门,为通向某个未知世界的冒险铺路。

她似乎对我的小手艺很感兴趣,却注定无缘。当她伸手想触摸的时候,我却已飘然来到某个巨型购物中心—牧场地(Meadow Lands)。

牧场地是一座典型的欧米式巨型购物中心,座落于我在加国就读的那个城市的边缘某个特意为其而开辟,其实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用西语来说,就是哪都不是的正中间(middle of nowhere)。这些巨型购物中心,却是西方人合家欢或年轻人逛街购物的好去处,如果不是唯一的去处的话。这些购物中心集购物消闲饮食娱乐文化保健等等于一身,有的甚至配有主题乐园、小赌场和酒店,完全可以做到足不出户,自成一国。而在这个购物中心里,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在美食广场附近被布置成丛林主题的特色精品区角落里的一间民俗精品店。

这间精品店集几大欧米民族特色,包括吉普赛、印弟安、马亚印加、中美海地、爱斯基摩、北欧东欧,以及中古世纪文化。其中当然少不了与原始和传统文化息息相关的神话卜筮。因此,自然汇集了世界各地的占卜用品,其中主打之一便是各色各样的塔罗牌。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塔罗牌,随着时代、文化艺术和商业发展,还会有更多。先姑且勿论到底哪种塔罗才是最正宗,光是每副牌的牌理和设计,便足以称之为艺术,至少对我来说如此,绝不单只是游戏。

命中注定,我变成了塔罗控。

从拥有第一个小手艺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省吃减用(每副塔罗兑换过来大概最基本也要一二百人币,如果是套装或精装,价钱就更成倍递增),一有机会就山长水远跑到那间小店,把心仪的塔罗纳入收藏。很快,小手艺便多了很多亲朋戚友。离开加国之前,灵光圣语塔罗已经是我藏品中的第十九号了。

而且,之后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寻找这类民俗商店,或者每逛一间书店,都会到店里宗教或占卜类的专柜仔细发掘新品或漏网之鱼。数年间,直到数十年后,藏品已十分可观。

但我用来卜算的,就只有最初的这副神话。除了个人喜好和感情之外,神话塔罗也是设计最精美,而且蕴藏最多明示、暗示和故事,能引起最多话题和启发的其中一副牌。最重要的是,根据我那个不知名的流派的宗旨,也应该是塔罗普遍的规矩,占卜师应该只专注于一副牌,才能最有效地集中能量与牌灵建立起联系,也是最尊重牌灵的做法。除非有什么意外或特殊原因,否则,不应该轮流使用不同的牌。所以,像我这样收集其祂的牌当艺术品欣赏供奉的,当然没有问题。学习其祂牌的牌理也没有问题,后来,我也怀着虔敬之心钻研了一下所谓最正统的那副,但却从来没用过。

只有过那么一次,我买了一副以小猫小狗为主题的塔罗,不知道设计的人的脑洞是怎么开的……妳爱不释手。我问妳是不是很喜欢,其实想为妳算一算。妳似乎马上把我的企图看穿,毅然抛开那副牌而去。于是,为妳占卜的机会宿命性地失之交臂。

“我拜观音的哦!”妳说:“而且,这种窥视天机的东西,好像很危险,还是少做为妙!”

“哦。”我脸上明显挂着不少失望。

“而且,”妳“嘻嘻”地认真说:“而且哦!还记得狄波拉的那次吗?”我皱了皱眉,妳继续说:“反正,不能再跟女生玩这个!男人更加不行!”妳挥着小拳头,想了想再做最后的补充:“动物也不行!”

于是,从若干年后的那一刻开始,我的小手艺,便全部成为了纯收藏品。我能时不时地感觉到牌灵们的退休生活,真的有那么点抑郁……

……

……

“好像很抑郁哦!”陈桑在狄波拉冷静思考的时候说道:“不是说牌的正反也有分别的吗?”

我道貌岸然而不屑地瞄了一下她。

“嘿,妳别问这种没水准的问题好不好。静点喇!”赵桑教训了她一下,陈桑撅了个嘴,有点不服气。

“没关系,正在小息。”我说道,也开始觉得有点累。“好像是有的流派会区分正反的,但我这套牌的说明书没说哦,哈哈,我也觉得没必要。我把故事和牌理都说了,永远也有正反两面,甚至更多面,最终全都是每个人的理解,我不想弄太多有的没的去影响求问人自己的结论。所以,我坚持没必要做正反的解释,也没有人问过。而且……”

我把身体微微倾向陈桑,左手食指稍微指向天,小声说:“那个,看不见吧,但感觉到吗?”

陈桑望了望奶白色的天花板,然后望着我摇了摇头。胖胖的有点发青的脸有一点点可爱。

“那个啊,就在妳头上的那团东西。牌灵哦,祂也没跟我说要这么做的。”我说完之后,陈桑把椅子搬到赵桑身旁,瑟缩着挽着赵桑的手。赵桑瞪了我一眼,我摊开手耸了耸肩,一脸无辜。

这时,狄波拉恢复了一些,点头示意我可以继续。于是,我翻开了第二张牌。

第二张,代表现在的牌,是帝皇(The Emperor)。面向着狄波拉。

“帝皇是主牌的第四张,牌里面是万神之王—宙斯。他代表妳的现在。”我开始解说。

“牌上的宙斯是一位满脸胡须,双瞳天蓝,身形健硕,正值盛年,庄严肃穆的男性。他身穿紫色金边的圣袍,危坐在奥林匹斯圣山之巅的宝座上。右手手握三枝闪电,左手把地球捧在掌心。一只雄鹰栖在他的左肩上。”

“嗯,我相信宙斯的权威性和代表性就不用多说了吧。宙斯的出现,代表了父权的绝对权威、规矩、法则,甚至是僵化和固执。这不单止代表现在的境况已经被强大的力量定立了下来,难以改变,也代表了没有什么其它选择的余地。或者,做出选择的人,也是出于自己固执的考量。”狄波拉稍微皱了皱眉。

“宙斯不单代表不可挑战性和独立性,也代表了实际上可以再突破和创新的能力。宙斯本身也是一个勇于尝试的神,尤其是在女人方面,或者相对于女性来说,就是很有异性缘。所以,宙斯的威严并不是完美的,而是潜藏着大男人主义的不公平,还有自作自受的麻烦和危机。”

“要知道,万神之王的成长之路也是挺坎坷的。宙斯的父亲,巨人神酷努斯(Kronos)曾被预言终有一日会被其子取代。所以,酷努斯在之后的五年里,把五个刚出世的骨肉都生吞到肚子里。在怀第六个孩子的时候,酷努斯的皇后巨人神瑞亚(Rhea)逃到传说中的世外桃园,生下了宙斯,然后用初生婴孩的衣服包着一块石头代替宙斯献给酷努斯。故事的结果,当然是预言应验,宙斯成年之后,扮成斟酒的待者潜入神宫之中,在酷努斯的杯中下毒,令酷努斯把五个兄弟姐妹都吐了出来,都活蹦乱跳的,当然,还有那块一脸懵逼的石头。看来酷努斯的消化很有问题。”狄波拉勉强笑了一下。

“嗯,然后,宙斯与兄弟姐妹联手,推翻了酷努斯成为新的神王。妳们看那个『诸神之怒』就知道了,不过那个夸张太多,不够正统。”我顺口说完之后,发觉眼前三位女士都充满疑问地望着我,这才发觉说漏了嘴了,“诸神之怒”是大概十年后才上映的吧。

“呃……啊,没什么,就是看看有关希腊罗马神话的电影就知道了,里面都充满了宙斯和祂兄弟姐妹对酷努斯的仇恨。哈哈……”我打了个马虎眼,忽悠了过去。

“咳,咳咳,言归正传。所以,宙斯的王位其实也得来不易,象征着父辈的成功也必定经过巨大的付出。而自己的人生,如果想彻底掌控的话,也必定要经过一条斗争之路。而为了要齐家治国,保住自己的王位而避免历史重演,宙斯也不得不制定严厉的政策法规,恩威并施。但父亲始终是父亲,宙斯对自己的子女骨肉相残的事情,还是鲜有发生的。一般来说,宙斯都是绝对权威的一方,把反叛的神子神女或半神半人的风流种们痛殴一顿,然后安抚两句,就算了。当然,祂这么做也很可能是因为四处留情而无法尽夫职父职而产生的愧疚感所致的补偿心理。”

“另外,宙斯的绝对神权专制,也是一种自尊和尊重的体现。在上者,需要人尊重。而要成为在上者,在成长之路上,也要先培养足够的自尊和自信,才能面对更强大残酷的挑战。”狄波拉轻轻点了点头。

“最后,无论是巨人神酷努斯,神王宙斯还是反叛的神子神孙们,其实都是在尝试建立和巩固自己的自尊、自信、权威、信念和存在感。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求问者自己也是最清楚的。而前路,自己的心目中大概也有个方向吧。”我见狄波拉又点了点头,继续说:“既然有了方向,那就要勇往直前,以自信自尊迎接挑战。嗯。”说到这里,我自己也向狄波拉点了点头。

“呼……”我呼了口气,终于解了两张牌了,比想像中累很多。所幸还记得牌解,上一次的现在,我还是要一边看着说明书一边解的。虽然十几年都没怎么用,但现在却突然都在脑海深处涌出来了。公共空间响起了一首熟悉的J-Pop流行音乐,听起来很舒服,但想不起来是什么名字。

“怎么第五张之后就第四张,是不是洗牌没洗匀啊?”陈桑趁着好像有点空档的时候问道。我跟赵桑一起瞪了她一眼,陈桑吐了吐舌头,举手投降,还做了个拉链嘴的手势。

“好吧,那最后一张了。”我看了眼狄波拉,她坚定地向我点了点头。

这时,康乐室的灯微微闪了一下,我看了一眼其中一个灯,被忽然又亮起的灯光晃了眼,眼前一条闪电一样的灯丝慢慢化去。我忽然间觉得好像又有什么离开了我的身体。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