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童话小屋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4022字
  • 2018-03-11 23:00:18

整个周末都是平静的,经过了东京之旅和之后两天的暴食暴食之后,大家都显得有些疲惫和撑得哼,需要调养生息。

杰斯似乎又失了踪,但应该只是在他的宿舍里或某个地方跟朋友胡混吧。我挺喜欢这样的忆测,呵呵……

我还在脑海里研究妳的歌,这个研究是我做了几十年也没什么结果,现在又重头开始的。我觉得既然是歌,那么歌词应该一样重要,不,是更重要。

但这是一首很复杂的歌,歌词在不同的人的口中、耳中、脑中、回忆中或想像里,都会有不同的版本,甚至相同的版本也会有很多不同的阐释。我有点后悔去找这首歌,我知道是情歌,但不知道是一首如此纠结的情歌。而且,那不是属于我的,是妳自己的。即使我,我们每个人似乎都可以很自然地把自己套进去,但那都只是我们自己的故事。我们是否想让别的什么人,最好不要是任何人,闯进我们自己的故事里,那是我们各自很私人的决定。但如果我们选择了把那扇门关上的话,也没有人可以轻易打开。

那首妳的歌,要慢慢品尝、咀嚼、回味,在我心里。而且,我知道那首歌很快也会变成我的歌,又有何不可?又有什么可以阻止?

只是不知道,我们两个人各自相同的这首歌,会不会慢慢变成我们的同一首歌。

那是一个遥远神秘的答案。不在我记忆中的答案。却是我乐于去创造的答案。

……

这几天大概是少有的即使妳在身边也特别有学习气氛的日子。由于一个学期很短,也不断有同学跳级或离开,所以,可能是为了向文部省什么的交差吧,考试倒是满多的,每个星期一小测,半个月一大考。大考出席率要百分之八十以上,也就是只能缺席1.2次,而且平均分要合格。

当然,为了不出现灾难性的结果,学校还是很体贴的把每次小测大考的范围定得很精确,还有无限“复活”的补考。

第一次所谓的大考,考得还不错,因为是非常基本的东西,但第二次大考的范围,却精准地扩大了几倍,突然间有种想大家知难而退、按步就班的感觉。

我的努力宗旨,其实很简单:第一,上课专心听讲;第二,一定要完成功课;第三,无压力温习。这也算是从小养成的好习惯吧。我上课一直都专心听课,因为作为典型好学生,总是会被老师叫到回答问题,如果稍一走神的话,糗就出大。另外,由于父母经常不在身边,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放学之后先做完作业再出去玩。而且,奖励是只要认真做完作业,怎么玩都行。所以,作为与大人之间的承诺和跟父母之间不多的其中一条纽带,做完作业再出去疯,对幼小的我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雷打不动!

最后,如果能长期做到以上两点的话,至少您会发现,自己喜欢的课目是不用怎么温习的,自然就能记得大部分。至于自己没什么天份或兴趣的科目,只要自己和家人没有给自己太大压力的话,也不会太差。至少是按没什么压力的标准来说吧。

妳是一直都很认真温书的,妳喜欢去幸运寿司温书。因为无论在学校或宿舍,都会有认识的人打扰妳。这些烦人的苍蝇里,最大的那只就是德力,总是毫无意外地“嗡嗡嗡”的在妳身边乱转。唯一例外的,是杰斯可以到妳的房间里温书。别人都不行,我也不例外。

我严正的抗议过一次,妳只叫我不要幼稚,问我对比整天旷课的杰斯来说,真的有必要纠结于一两次个人补习吗?“有!”我心里大喊着……不过,那好吧,那我只好再成熟一次吧。后来,好像也是唯一让我稍微有那么一点正向纠结的一次,就是妳有天晚上突然敲我房门,叫我让妳到我的房间温一下书,因为杰斯喝醉了在妳房间弄得很麻烦。

于是我毫无疑问地把房间让给了妳,帮妳冲了咖啡。妳扎着桃太郎的头发,戴了副雷朋小粗框眼镜,穿了件深灰色T恤,披了件博柏利的格子披风,下身是一条很短的紧身运动短裤,跟泳裤差不多,踩着对龙猫的绒拖鞋。身上散发着刚洗完澡的幽香。

要不是我早已习惯,我现在会更不习惯。要不是把窗户打开了一点,让凉风为我降温和保持清醒,哪还能温书。

我坐在床上,一边努力“读书”,一边尽量让自己沉浸在记忆的温暖之中。妳盘腿坐在书桌前认真地默著书,造着句,我们还时不时很认真地交流了一下考试心得,虽然我只是在自动化模式。两个多小时很快过去。

我们都温累了,先后各自伸了个懒腰。于是,考验的时刻不知不觉、毫无预兆和记忆地降临了,妳有点尴尬地说:

“那个,那个,我把烟落在房间了。”

“那回去拿啊。”我很自然地说。

“那个……”妳皱着眉扁了扁嘴说:“我来的时候关上门试过再开,但是……那个,可能杰斯倒在门后了,开不了。嘻嘻……”

“我天!”我不但反了个白眼儿,整个人都反在了床上。这什么什么嘛!

“唉,我去买,等我。”我一边来了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了起来,一边拎了件大衣和钱包准备出去。

“等等。”妳在我开门时把我叫住,我还以为妳要说什么客气话,妳“嘻嘻”地笑着说:“记得买打火机!欸,顺便再买个热包子好吗?”

我在门口回头看着妳,突然,心理泛起一波汹涌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对,那种感觉就是,我只能把妳宠坏。

十分钟之后,我拎了一大袋东西回房。有三包烟,两个火机,两个热包子,两杯热咖啡,两支“森之水”。

妳高兴地翻着袋子,拿出了三包烟和两个火机,皱着眉对着我说:

“买这么多?给谁的?”

“妳啊。”我有点无辜地摊开两手说。

“不许买这么多!每次只能买一包。你先袋着,不准偷吃!下不为例。”我刚要问为什么,想了一下觉得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似乎问任何问题都显得挺傻的。

妳倚在大开的窗边皱着眉抽着烟,我坐在妳旁边的床上。北风挺大的,有很多烟被吹了回来,还挺冷。我把毛毯披在妳身上,然后再坐回床上,妳笑了笑。我趁势说:

“那个,妳……在宿舍里能不能穿多点?”我挠着头,明知道建议即将无效。妳会说:“怎么了?宿舍暖器很厉害,还是中央调控的。况且,这有什么,被看两眼又不会少块肉。你看,不好看吗?嘻嘻……”然后妳会把古铜色笔直的右腿和龙猫绒拖鞋在我面前晃两下。“不会,当然好看。”我会只好照实说,气氛有些干燥。

“嗯,宿舍暖器很热啊。”妳开始说:“看两眼又不会少块肉。”一如以往。然后,妳停了停,说:“你看,要不然,你借我两条长裤。”

我差点把喝着的咖啡喷出来。没错,我在宿舍穿的也是黑色长修闲裤或运动裤,因为腿太白,所以很少穿短裤。但是,噢,天,那不是重点!我的灵魂猛地晃了晃头,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是记忆还是现实?有分别吗?是记忆还是过去的现在?没分别吗?我有点记忆体不足。

“好啊。当然没问题,随便挑。”最终还是自我导航模式救了自己。我甚至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身边的衣柜。

“噢,全是黑不隆冬的,大晚上的看不清哦。”妳随手把衣柜关上,回过头来说:“来,我饿了,咱们去童话小屋。”妳一边说着一边想出去。我当然知道妳说的是哪儿。

“妳就这样出去?”我还是打开了衣柜,拿了保暖的运动长裤和一件外套给妳。以我的身长,穿在妳身上就看不见手手脚脚了。然后我们正准备出去的时候,我又突然记起:

“那,那两个包子呢?”

“DHL去索马里吧!”妳已经在走廊里回头不屑地说着。

哼,明天咱们就当半天难民,我心理想着,跟了上去。

来到门口,又有问题了,妳的车钥匙还在妳的房间。那就只好坐我后座了,好在我买的是住家实用型单车,不是跑的那种。不过,我不得不承认:

“我可不太习惯载人的,妳自己小心点,抱紧些。”我对寒风发誓我一点儿别的意思也没有。

“噢。”妳说。

不一会儿,我慢慢地开始踩动出发,妳侧身向南坐在后座,两手抓紧我的外套两侧。我们出青之馆左转向西。街上很静,有些冷,已经十点多。

“Hon San,”一出发妳就跟我说:“那个,等会儿,等会儿在街口附近你骑快点好吗?”

“嗯,放心。”我其实已经开始小心地加速。

在街口快到丹尼斯前一点,是光之丘社区墓地。岛国的这种社区墓地都是开放式的,白天给人一种和谐肃穆的感觉,夜里,夜里是有点起鸡皮疙瘩,只要别想太多。

经过那里的时候,我明显再加快了些速度,妳也明显加大了力度,甚至从后把我抱紧。我可以感觉得到,妳本身已背向墓地,但还是扭过头把整个脸埋在了我的大衣里。这一点,妳从来没变过。

“还看得见吗?”在很短的一段路里,妳问了三次。每次我都告诉妳:

“再等等。”其实,这确实是我在公器私用。

“还看得见吗?”妳的声音朦朦胧胧地从我的大衣里传出来。

“好了好了,”等离那里很远、很远之后,在等一个红绿灯的时候,我轻声跟你说。“好了,很远了,撤底看不见了。”

“嗯,”妳稍微动了动,松开了一点点,但仍抱着我,模模糊糊地说:“好暖,到了告诉我哦。”

我沿着省道又骑了一会儿,骑得很慢,但可恨路程太短,经过了Seiyu之后一个街区,再过马路就到了那童话小屋—一间单幢两层楼好像童话城堡似的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麦当劳。

地方大就是任性。这麦当劳是米式设计,围着店子有机动车路,可以不下车叫外卖的那种。店后面还有一个大概二十个车位的停车场,单车自然是任泊。

店子上下两层,至少可以容纳一二百人。但我们每一次来这间麦当劳,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曾有超过二十个客人。当然,我们喜欢这家店,也是因为她静。而且店里不播那些麦当劳之歌,播的是八九十年代的西方轻摇滚。但长期这么静又难免可能会关张。噢,这纠结的问题还是留给麦叔叔吧。

反正,我们喜欢来,我们来了,我们买东西吃支持您了,我们享受过了,我们终会离开,再临。只要童话小屋还在。

这间童话小屋,也是一个会让人失去一些记忆的地方,虽然力量好像弱一点。但正如今晚,我就没有任何印象,一切都是新的记忆。我们买了汉堡餐和热巧克力,坐在楼下一角。店里下层只有两个女中学生在温习和睡觉。我们也静静地吃完,没打搅任何人,期间,有辆车在外面买了外卖。

吃完东西,我陪妳在小屋后空无一车的停车场边儿上,有点瑟缩着抽了根烟,然后妳抱着我,坐在相反的方向启程回归。

“还看得见吗?”妳贴着我的背问。

“再等等。”我快脚加飊,很快冲回了青之馆。“好了好了,到了。”

妳跳下车,拿了我的门卡,冲进了青之馆,帮我顶着门。我赶忙锁好车,随后跑了进去。

“哈,你们回来了!”就在我们进门换鞋的时候,德力坐在打开了大半的房门口,向我们皮笑肉不笑地打了个招呼。我感觉话里有点苦涩和不善。

“噢,去吃了个宵夜。”我随便回了他一句。妳连理都没理他,便走了上楼。我紧随妳后。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