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幸运寿司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4237字
  • 2018-03-10 23:00:31

陪妳走到夜已央的时候,我坚持送妳回东京的住处,妳犹豫了两秒,没有反对。不久之后,计程车停在了八王子的一座小山丘上,一幢四层高公寓的门口,公寓的名字是草书汉字,没看明白。建筑是很简单的洋式设计,门口是两扇玻璃门和密码锁。

妳似乎在车上发了个短信,车子到的时候,杰斯已经一身西装,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在门口等妳。我陪妳下了车,杰斯向我笑了笑,我也向他点了点头,但有点想打人。他一直把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等妳下车,跟在妳身后。我也跟妳到大门口。妳回头说:

“就送到这里好了,快末班车了,你得赶快。”妳皱着眉,我特别想把那个“川”字抚平,但有点碍于旁边的杰斯。虽然我不觉得他能怎样。

“来得及,不用担心。”我看着妳,想说些什么,但又没说出口。妳翘了翘嘴角,还是皱着眉。

“嗯,那你自己小心,明天上学别迟到,太多。”那个“川”终于消失了,妳显得有点累。我无奈地笑了笑,很想说妳不在的话我不会迟到。

“那妳呢?”我见妳回头要走,追问了一句。

“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可能星期二或三才能回去。”妳又皱起了眉,但脚步没停,已经走进了大厦的玻璃门,一边回头向我挥了挥手。

“……”我也挥了挥手,看妳和杰斯步入电梯,便上了还没走的计程车,赶到车站坐末班车。

接下来的两天,唯有专心学习。这么多年的经验,即使什么也没学会,至少练成了对妳绝对的信任。不去多问,不去多想,只要相信。妳也是。

星期二和三,妳没有出现,没人知道妳的行踪。江湖上传得最疯的流言是妳跟杰斯到东京结婚渡蜜月了。天,人能不能不要这么闲……

星期四,妳出现了,第一节小息的时候,珊珊来迟。我那时刚若无其事地跟德力他们在猫头鹰吃完早餐,在烟亭看着学友们“打火锅”〔注1〕。一辆黑色的雪佛兰停在了猫头鹰旁的停车场街边,杰斯先下车,帮妳打开车门。你们两个都只拿了个包,走向大家。

杰斯穿得很随便,也可能是我随便做了个记忆出来,特意忽略他的细节。妳还是扎着桃太郎头,带着墨镜,穿着一件暗红色大衣,领子是浅啡色的绒毛,大衣里面是那件黑色有个黄色“哈哈笑”的毛衣。下身是浅蓝色紧身牛仔裤,大腿侧有一片黑色的花纹,黑色长靴。妳稍微擦了一点深红的唇彩,很有水润感,应该是有润唇效果的那种。

妳一边走着,一边从一看就知道是某个设计师品牌的限量包包里拿出了一包烟,走到大家面前,露出标准的社交笑容,打了个招呼,为迟了回来说了两句客气话,然后点燃了烟。杰斯在妳身旁,抽着自己的烟。我抽着妳们的二手烟。

从东京回来,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对于将来的记忆变得更模糊。只不过穿越了两个多星期,但现实的真实感,便取代了已经无法触摸的未来,把未来经历过的,变成了幻觉。还是,未来有太多不堪回首的过去,即使那些过去,也都可能再次发生于未来。

所以,相比之下,在川崎的现在,应该算是最甜蜜的回忆。虽然眼下,我还只是“好康”的康,但还是有一股强烈的珍惜当下的感觉。

中午,我们去了受惊小驴,杰斯没去。趁抽烟的机会,我跟着妳走到停车场的一角。

“顺利吗?”我问。

“还好。”妳喷了口烟。

“妳那首歌,我在网上找到了。”我有点感觉良好地说。

“噢,那你千万不要弹。不要在别人面前弹。嗯……也不要再在我面前弹。”妳皱紧了眉认真地对我说。

“欸……还以为是妳喜欢的。”掩饰不住我声音里的失望和疑惑,因为,从东京的记忆隔绝区出来之后,我已清楚地记起那是妳喜欢的一首歌。

“对,所以只留给自己。况且,那不是你的歌。”妳好像是要安慰我,但却把我KO了。因为,我也确实记起,那不是我的歌,原因,嗯,我从来没问。

“那……”我觉得还是说点可以自我振作的东西吧。“那,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弹琴吗?”这个我隐约记得是在某个时间点跟妳说起过的。

“有什么关系?你事实上会弹啊。”

“欸,我是说,学弹琴的原因,学了多久,什么程度之类的。”

“不是太想知道,不过,你想说就说吧?”

“那我不说了。”

“随便。”

“其实是这样的……”我刚想说。

“啊,不如放学我带你去个地方吧,就我们两个。”

“好。”论转换话题的能力,妳是神级。

放学后,我们各自找借口甩掉其他人,先在葵之楼再往西两个街区的一间迷你小驻会合。然后我跟着你向着中古漫画店的方向再骑了十分钟,便到了一间在省道其中一个十字路口再稍微向西一点的店子,一间一百円寿司店。

这间百円寿司店比学校附近那间大至少三倍,外面还有个两层停车场。对,给人印象很草根的百円店也有停车场,地方大就是任性。这问店最不同的是,店外除了挂满巾幡之外,店门上有块红底白字很显眼的店名招牌—幸运寿司。

一进门,是一个可以摆得下三十人的等候区、结帐区和洗手间。再往里走,能看到壮观的寿司回转带,绵延数十米,分隔了六个坐位区。

店里还没有什么人,我们在较里面的一个四人位子坐下。坐下才发现,这间寿司店的回转带有三层。第一层和第二层都是流转着普通的和没那么容易变得不新鲜的寿司和食物,例如玉子、沙拉、酱螺肉、中华沙拉、小蛋糕、迷你纸包饮料等,还有特制和特价、大卖货品的宣传牌子。而最底下第三层嘛……

好,我们一坐下,妳便脱掉大衣,撸起袖子,变身天真少女,在那个点餐的小荧幕上戳来戳去的,还一边问我要吃什么。我比较简单,来来去去的就是三纹鱼、Toro(好像是鲔鱼腩吧)、鳗鱼、玉子之类的。妳说不要老吃这些普通的东西,试试新的,然后给了我一个很“康”的眼神,便又噼哩啪啦地戳了一顿,才心满意足地开始喝茶。

“怎么样,这店不错吧?”妳微笑着问道。

“好大,远了点儿,店名很普通。”我故作严肃,但心里很暖。

“怎么了,幸运耶,lucky。不好吗?”妳微微皱眉。

“当然好,而且还跟妳抽的烟的牌子一样。”我顺口说道。

“原来你也留意别人抽的烟。”

“就妳抽的。不过也是无意中看到妳摆在一边的烟盒。”

“那你见过这种烟吗?”

“没见过,”我说谎了,但也是真话,在过去的现在我还真没见过。“我觉得挺特别的,一般人抽的多数是什么红万双喜之类的吧,妳的Lucky很细很淡,是女性专用烟吧?”

“倒是知道不少哦。没错。那这个Lucky有什么特别的你想知道吗?”

“有什么特别的?”我的优点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过,我刚才说的只是常识吧。我对烟其实是一窍不通,我连我爸抽什么牌子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那我抽的这个牌子,你又想知道?”

“嗯,可能会试一下一手的感觉,二手太亏。”

“笨蛋。”妳忍不住笑了一下。“不许你抽烟!你抽烟就是你变了。”

“不能变?”

“能变,每个人都会变。但变了,就不是你了。”妳有点若有所思的样子,但很快又抿着嘴对我说:“不过,你要知道我抽什么牌子的。”

“为什么?”我知道妳给了我半秒时间去问这个问题。

“因为,嘻嘻,”妳发出了好“康”的预警,笑着说:“因为你要帮我买。”

这一刻,我深深地感觉到,妳抿着嘴的时候,似乎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只有“好康的”事会发生。

果然,“嘟嘟”一声响,“好康的”事情发生了,一辆双节的寿司小拖车,“刷”地一下在最底下那层的轨道里开到了我们那枱,准确地停在了“车站”里。寿司车里,是两碟对我来说挺“康”的东西。

我一边吃着一块虽然挺厚,但还粘着七彩鱼皮有点腥的东西,一边听妳说妳的烟。我觉得我得蘸好多酱油和芥末,才能辟腥。我对异味的异常敏感度,也是我很少吃奇怪的鱼生和生肉的主要原因。

妳则一口吃了块后来我知道叫帆立贝的寿司,一边咕噜咕噜地说着。翻译一下,基本上意思是妳抽的是岛国的Lucky烟,好像是女性向的,只有0.5毫克的尼古丁。即使在岛国,也只有某些铺子和部份香烟自动售卖机有售,价钱稍微贵一点,二百円一盒。

“妳该不会是到了川崎之后才开始抽烟的吧?”我脑海里怎么找也找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要是我说『是』,你信吗?”

“信。”

“是。”

我已经在自己想原因,所以不会再有续问。

静了一会,因为有一大堆“好康的”东西要处理。然后,妳吞下嘴里的甜虾说:

“那要是天气太冷,你得帮我到青之馆右边那条小街里的那个自动售卖机买烟哦。”

“一定有的吗?好像也不是容易买的,我不保证妳叫到我就能买到。”我记得我以前确实在抽烟这件事上是无论如何也没跟妳让步的。不过,现在既然只能重来一次,而我要改变的也并不是这个,所以,我已暗自打算把妳宠坏。

“那我去找别人帮我买。”

“不用了。别人帮妳买妳要还的。”我笑着说。妳跟我反了个白眼儿,又在小快车里拿了碟什么出来。

我发现每次有“嘟嘟”的声音的时候,妳都摆好姿势,双手在传送带附近一张一合的,像螃蟹等猎物似的,眼眯成一条线,抿着嘴笑又像小猫。然后在小车一到的时候,便把“猎物”抓到面前。我再帮妳按钮放走被妳遗忘的小车。

我实在想不出什么更有趣的景象。如果要把这个时间定格装在相框里放在霍格沃茨的城堡里的话,那务必请把我也摆进去,就是桌对面那个发呆的人。

一个多小时的战斗,我们的桌子上已经有超过二十只各种颜色的空碟子。虽然这只是德力一个人的份量,但已是我们的极限了。

吃完寿司,妳当然要抽根饭后烟,在结帐的时候。我发觉,这间店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除了一来一走的时候要跟店员接触之外,买单的时候,按个结帐钮,就自然有帐单被小车送过来,让客人慢慢准备银两。

结完帐,在单车驻车场找到了妳,已经差不多抽完烟,我赶快凑过去妳身边吸了两口二手。然后,我们一起去了附近的中古漫画店。妳的那套漫画和我的“烙印”都还没有出最新的单行本,我也没想到我这次来到底有没有买什么东西。我记忆中,这店倒是陪妳来过好多次,但肯定不是每次都有收获。我应该是一共只买了三套漫画。但相对来说,这几十年来,我的书控严重了很多,忍不住还是病发了。

噢,管他的,趁今天东西不多,我又搬了一套孔雀王走。那套书一装在车前面的篮子里,车头便痛苦地歪在了一边,好像颈骨骨折了以的。

我们在书店出来的时候,天色渐暗,远方的天边有一片红霞。妳什么也没买,坐在了车上,在出发前问:

“我们晚餐吃什么?”

“哪泥?”我听到后差点从车上掉下来。“我们才吃到饱到嗓子眼儿不到一小时啊。”这次轮到我紧皱着眉。

“但……”妳一脸委屈,低头噘嘴皱眉望着我说:“但人家饿了啊。”

“那……”此情此景,唯有屈服。“那妳想吃什么?”

“饺子,咱们去吃炸饺子。”妳的脸马上多云转晴,眼睛闪着光。

(待续……)

+++++

〔注1〕这个好像是航港用的话,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尽管解释一下。由于航港在公共地方和很多地方都禁烟,随地扔烟头儿也罚一千五!所以,烟民们一般都是走到街上或在大厦的指定吸烟区里,围着垃圾筒上的烟灰缸或是直立式的烟灰缸抽烟,几个人围着烟灰缸伸出手弹烟灰的情景,就好像拿着筷子在火锅里涮肉。所以,就用“打火锅”或“打边炉”(航港话也是涮火锅的意思)来形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