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Mogu~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3695字
  • 2018-03-07 23:00:17

我们的小面包是特别绕了一下湾岸高速,经过台场,再由筑地进入都心区的。而我们的小酒店,就在银座二丁目的一条小街里。这次全都是双人房,德力扯着佐治,我便无奈地跟汤马士同房。前一晚的经验告诉我,他还算是个整洁安静的人,也不打呼噜。只不过,他看人的眼神和过份矫情的微笑,很让人不舒服。

入住酒店之后,我们便马不停蹄地前往第一个目的地,秋叶原。

那是我唯一一次去秋叶原,感觉那里就是一个超大型的杂货商场,卖的是稀奇古怪的电器用品,也分不清哪些是真正的高科技,哪些是山寨的“攞你命三千”。即使看到类似玄酷的东西,也实在不敢在那些堆满坑爹僵笑的销售面前出手。

逛了大半个钟,我跟佐治、狄波拉和吉赛儿随便找了间西餐厅坐了下来,也刚好是午餐自由时间。坐在嘈杂的餐厅里,在等餐的时候,我没怎么理其他人,自己一个很努力认真地想着,为什么我会没有这两天的记忆呢?即使是今天进入都心区所走的路线,住的小酒店,汤马士同房,秋叶原的新鲜杂乱,还有之后的事情,都没有任何印象。而且,对四周围的陌生感越来越强烈,对过去和未来的所有记忆都越来越模糊。

恐怕,我有些肯定地试着下了个结论:这个世界上有某些地方,是可以隔绝过去和将来的空间,是独立存在于外界的时间和经历,就好像东京。就算穿越而来,这些特殊地域的力量也是更强大的存在,没有人能够例外。

“呵呵。”虚空中似乎听到了一个笑声,但我却想不起来为何这笑声如此熟悉。

突然,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在摇我的手。

“HK桑?HK桑?”有人在叫我。

“噢,嗯……”我确实有些恍惚地重新聚焦在现实中,眼前混沌的光雾转瞬消失。

“HK桑?你还好吗?食物来了,嗨,别发呆了,嗨嗨!”那是狄波拉在我的对面说着,她握着我的手。

“噢,走神了,不好意思让妳担心了。”我勉强地笑了一下,轻轻拿开她的手。她的手冰凉,我的一如既往的火热。

“哈,你还『呵呵』地笑了一下,是不是在想刚刚那个女仆装?”佐治在一旁少有地调侃了一句。我转头向他假笑了一下,以示他说得多么风趣。眼光扫过斜对面的吉赛儿,她皱着眉看着我,见我扫过她,便马上拿起面前的橙汁喝了一口。

这时,我面前也放了一杯咖啡和一碟海鲜芝士意粉。看着意粉,我耸了耸肩,像是在干了一件小蠢事之后自嘲了一下,然后跟意粉说:“嗯,有个笨蛋要吃你了噢!”意粉跟我翻了个白眼儿。

我咬了一口大虾,感觉似乎不太真实。然后,手机震了起来,更像幻觉。但手还是不由自主地伸进了口袋里,把手机拿到眼前一看,那是妳的短信,用英文加日文汉字:“Hands,澁谷駅,come now。u only。”

我立刻明白了,而且很清楚我必须去。于是,我又随便吃了两口不太真实的意粉,喝了一大口咖啡,掏出钱放在桌上,跟大家说了声我有个朋友碰巧也在东京,刚约了见面,麻烦他们帮忙跟威廉说一声,晚上我再回酒店,有事打我手机。然后也不理大家疑问和怀疑的眼神,便匆忙离开餐厅。

那是还没有智能手机的年代,我也没特意买东京的地图。嗯,怎么说呢?感觉就是一种宿命性的什么力量,把地图控给压制了,取而代之的,是宿命性的未知之中的注定。所有东京的记忆此时也已经被笼罩了一层薄纱。但我相信澁谷站一定会有一间东京之手,而妳就在里面某个地方。

不多时,我已经来到熙熙攘攘的澁谷,不费吹灰之力地找到“Hands”绿色翼手的路牌。我知道妳不会浪费时间在商场某个固定的地方等人,于是便跟着路牌,由地铁直接进入商场里,再跟着感觉,一层层地转着寻“宝”。这间“手”的设计,还算简单,每层扶手电梯都要绕那层转一个圈再上,除非特意反方向走,这种事情在岛国的商场里鲜有发生,否则几乎可以一次把商场走完。

周末的商场,周末东京最繁华地段里的商场里有多少人,恐怕不用说也想像得到。而我虽然稍微有点身高上的优势,但也生怕把妳看漏。

结果,似乎是我多虑了。

四楼的一个转角处,我一眼看见了从内侧一个货架路口走过的妳。

于是我也快步绕到那条通道的另一边,妳的前面,悄悄地移动到正在认真地看着什么的妳的身边。

妳穿了件白色樽领毛衣,蓝色吊带牛仔工作裤,黑色Cat靴,手臂上挂着那件印第安披肩,似乎什么场合都能用。妳本身样子就显小,玛利奥兄弟的造型,一下子把妳变成了初中生。最要命的,是妳戴了顶黄黑间条好像小蜜蜂似的针织帽,金色的流荫别在小脸两边。那种可爱,就好像心脏直接被蜇了一下,麻麻的、甜甜的、晕晕的。

“妳这样会不会太过份了?”我弯下腰在妳耳边轻轻地说。妳正在很认真地审视着一只马克杯。

“怎么过份了?”妳没觉得惊讶,放下杯子,皱着眉抿着嘴望向我。

“会不会太过份可爱了?”我觉得这个时候如果不把事实说出来的话,就是一种罪恶。

“你……”妳收起眉间的“川”字,露出了小猫脸。“天气冷了,头很冻啊。”妳一边说着,一边拉了拉蜜蜂帽。

我忍着把妳一把抱过来吻个痛快的冲动,随手拿起了一个马克杯,看着杯子上完全无法聚焦的文字说:

“叫我过来,该不会是看个杯子吧?”

“嘻嘻……”妳的“嘻嘻”比较低沉诡异。“跟我来。”

妳用手指勾了勾,我的魂魄和肉身便都一起紧跟在妳身后,像游戏里的NPC似的,被主角拖着走来走去。

去了几楼已经不太重要,无论是几楼,无论身边有什么人,我的焦点只有一个。虽然我们没有拖手,我也忍着把手插在大衣里。但我感觉就像妳的影子一样,至少是一种强烈的不可分割的联系。

不多久,妳跟妳的影子便来到了某层的一角,那里堆满了几个货架的各式各样的、五颜六色的坐垫和抱枕。妳随手拿起了一颗红色鼓囊囊的星星扔给了我,我接到手中,那种无比顺滑柔软的雪豆的感觉,激活了我一连串对这个挚爱的牌子— Mogu的记忆。

先不说我们先后买了不知多少这个牌子的抱枕坐垫,几年之后,我曾经短期帮亲戚做了几个月兼职,就是在航港代理这个类型产品的日商于国内生产的山寨货。

不过当年我还没什么商业头脑,只有消费热情,虽然潜意识感觉到这个商品是有实力的大热商品,但还是把自己的个人喜好和满足感放在了首位。没有对这东西做过任何市场研究,甚至哪怕一点点的资料收集。要不然,可能也变成那个靠山寨版都能成为亿万富翁的亲戚了。

赚钱的机会就是这样流逝于无形之中,但消费的成功率却永远超过百份之百。挑来选去,我们最后看中了一个差不多一人高香蕉型和一个半人大圆柱形的抱枕。

虽然我提出的两个都买的建议非常吸引,但最终的选择还是由理智的妳来决定,非常干脆合理。

抱着那个跟妳差不多大的香蕉,妳万般舍不得地甜笑着说:“这蕉蕉睡了,我睡哪儿啊。”

于是,我们最后的战利品,是一个半人大的黄色抱枕。虽说大小缩了一半,但那个宽大的袋子根本掩盖不了鲜黄色肥大的抱枕。拎着那个袋子走在商场里,还是不时引来各种不同年龄层的女性的注目和高声尖叫:“Mogu~”、“Kawaiiiiii~”……

“哎,桃太郎小姐,”我说,在这个时空里,我一时还没找回对妳的昵称。“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做什么?”

妳捋了捋金黄色的流荫,撅嘴笑道:“笨蛋,不许再叫我桃太郎,那个小孩很胖。”

“那叫什么?”

“你自己想。”

“那妳可不可以也不要叫我HK?”

“好啊。”

“那叫什么?”我担心地问。

“你是Hon桑啊,因为,你的名字里有个康字。好康的康,哈哈。”

“呃……”我嘴角抽了一抽。“算了,也好。总好过HK。好像旅游大使的感觉。那我们去哪儿?”

“外面还有太阳吗?”妳问。

“当然有,才四点多。”

“那,那还是再逛逛商场吧。”

“妳是吸血鬼吗?”

“晒。”

“……”

一个半小时之后,夕阳夕下,我一边想找间咖啡店什么的坐坐,一边小心地问:

“妳不是跟杰斯一起来的吗?”

“他有事。”

“那他什么时候完事?”

“不知道。”

“那如果他干完事叫妳呢?”

“那我就过去啊。”

“那我呢?”

“你等等。”妳一边说着,一边从包包里拿出妳正在颤抖的手机,那是部银色直身版Docomo手机,有个小天线的那款。“Hello……”然后妳走到远处我听不见的地方捂着嘴讲电话。

我站在路旁,看着身后的一间精品店的橱窗,正想着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时候,妳已讲完电话走了回来。

“有什么事吗?”我问。

“杰斯打来叫我过去跟他吃晚饭。”

“嗯,我也去可以吗?”

“不行,还有其他人。你不认识的人。”

“不介绍一下?”我无奈地笑着,一边做最后无谓的尝试。

“不行。这些人不行。”妳皱着眉认真地跟我说。

“噢,嗯,那个……”我正想把刚才的那个话题说完,不过见妳似乎已经忘记,便犹豫了一下。

“你还有什么事吗?”

“妳什么时候过去?”

“差不多了,挺远的,还得找找。”

“用不用我陪妳一起过去?”

“不用。妳帮我把那个Mogu带回去吧。”

“噢,嗯……可怜的Mogu,它会挂念妳噢。”我轻轻拍着Mogu,像拍着宠物。

“那你把它给我吧。”妳皱着眉认真地说。

“不用不用,开玩笑的。”

“那,那我先走了。”

“哎,那个,”我见妳要走,叫住了妳。“那个,我们刚才还在说的……”

“我知道只有你不介意。”

“妳……”虽然应该已经习惯,但我还是有一种被忽悠的感觉,有些不可思意地看着妳,无法发脾气,反而想笑。“妳这不会是什么计谋吧?”

“不是。”妳皱着眉望着我。“难道你介意?”

“欸,有点……”我望着妳,慢慢把手伸向妳的面庞。“不过不是杰斯,而是妳总是皱着眉,会有皱纹的。”

妳没有避开,任由我用两根手指轻轻把妳眉间的“川”字抚平,然后又微微皱起眉,但马上又不皱了,低头笑了出来。

那是我做了千万次的动作的第一次,但这第一次,似乎才是所有。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