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月亮和太阳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3799字
  • 2018-03-06 23:01:07

星期最怕礼拜三。因为长周末的关系,大家读书的心情早已没了大半。渡边老师见各人无心向学,便找了个有趣的话题调剂了一下。

“各位同学,俗话说:没钱的人??,有钱的人??。最后一公里的人,??。”哇,很深奥,没人听得明白。

渡边老师用“减速传译法”耐心地,很—慢—地重复了一次,还是满室狐疑。老师见沟通依然故障,于是又是写白板,又是做动作的。最后大家终于明白了,那句是:“没钱的人挤车,有钱的人堵车。最后一公里的人,骑车。”

不过,老师原本的兴致,似乎已磨灭殆尽。

但老师不愧是老师,短短几秒的下沉之后,马上自我激励了一下,华丽挺身,跳出水面,兴致勃勃地继续差点儿便被抛得远远的话题,和心情。

话说,要知道在学校里,除了大部份最后一公里的同学之外,也不乏开车的学生,只不过那些学生通常会把车开到比离学校一公里更远的地方。我在心里数了一下我认识的有车的同学,到现时为止,只有欧尔加夫妇和罗斯夫妇。但好像彼特那种人,即使没车,似乎车子还是如影随形地跟着他。而德力、杰斯,要想弄个二手车的话,也是小菜一碟儿。

老师继续话题:嗯,各位同学,那么,在岛国开车,要注意些什么呢?嗯,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方向盘在右边,要系安全带,超速罚好多,高速分岔多……等等……“等等”老师说:“对对,大家说得都对,但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都市传说和潜规则哦。”

例如,哪里的车最凶?传说是爱知县的车。为什么呢?因为爱知县是岛国人均身家最富贵的县之一,有钱就任性,而且,丰田的总部就在爱知,车撞坏了就在旁边车厂里再开一部新的出来,运费都省了。不过,人撞坏了就没那么简单了。

其次是车牌号码,什么号码最霸道?传说是五十音越靠前和数字越小的号码,就越霸道。举个例子:“阿”行的个位数,一定比“哇”行的四位数更凶。如果只有数字而且又小的话,那就更得敬而远之。其实,这似乎也是放诸四海皆准的硬道理。车牌数字越简单就越容易记,价值自然就越高。价值越高,就自然只有有钱人才更可能拥有。什么人有钱?除了政商,就是黑道。反正,有钱就任性,有权就德性,有势就没人性。

最后,还有什么要留意?飞车党。岛国也算是不小的地方,至少有足够的幅员养育了货真价实的飞车党。飞车党虽然在公路上目无法纪、横冲直撞,但基本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在路上碰上哈利战车群的话,快快躲到一边就应该没问题的。否则,噢,不堪设想。

话题虽然不闷,但基于我们的日文水平,还是用了整个一下午的时间,才解释沟通清楚上述那一大堆东西。这个传意过程本身,变成了一个越级挑战的高阶进修班。听完之后,个个头大。

放学,拖着又僵又大的脑袋,跟妳们会合,一起去了“受惊小驴”。

受惊小驴,一间位于去Aeon那条省道沿街,离学校不远的和洋混风快餐店,后来知道它还是连锁的。这里,有所有不是那么难吃,也不会好吃到哪去的食物。例如炸猪排意粉,免治猪薯条,牛排太阳蛋饭之类的。这店的主题大概是欧陆童真风,吸引年轻学生或亲子一家,所以,餐厅里大部份都是能坐六至十人的大桌子。

不经意地,我跟妳坐在了一起。反而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好像更远了一些,这大概是因为其他人的眼神流露出一种我跟妳是错配的感觉。哎,我什么时候又开始在乎别人的感觉了?于是,我无视这些枝节,还主动分享了一下渡边老师的大和驾驶心得,转移潜焦点。

众人听完后,也是半信半疑,妳皱着眉喝着咖啡不置可否。德力兴奋地说:

“哈,我还打算买车呢!看来,还得弄个厉害的车牌才行。”没错,德力后来是买了辆车,在我离开川崎之后。但那是一辆抑郁危险和让人没好感的车。

我跟妳当时都还没有驾照,不过,谁也想不到若干年后,妳和我都将成为最危险的路面使用者。我记得我当年还跟妳提过不如我也买辆二手车,虽然我当时还没有驾照,不过在岛国考个证好像特别容易,尤其是老外。但妳说不要,妳说为了妳买车的人都会变。所以,妳不会上另一个我的车。而且,就算将来我真的有需要买了车,妳也不准我载其他任何人,男女都不行,动物也不行。

受惊小驴之后,时间似乎被无数人向往长周末的强烈意志牵扯着,移动速度加快。晚上回房收拾了一个背包之后,怀着出发前兴奋的心情入睡。第二天哪还有心情上课。虽然已经在预料之中,但是当得知妳下午已经翘课出发,我的心情还是猛地沉了一沉,但也很快猛地弹了上来,将注意力强加在了东京之旅上。

放学,大家齐聚主楼大堂,最后一位团员终于现身,虽然与记忆中好像有些出入,但那的的确确是来自巴西的日巴混血儿吉赛儿,读中级中班,年龄不详。吉赛儿身裁纤瘦,一米六五左右,皮肤稍暗,凤眼薄唇,巧克力色的瞳孔,满脸雀斑。她很少正视人,寡言,沉默的时候,整个人好像被忧郁笼罩着。但正视人的时候,眼神里又有一丝说不出的坚韧。吉赛儿的头发一看上去就是南美特有的粗厚发质,暗棕色,长到及腰,扎了个马尾。她穿了件好像有点民族特色的深红色冬衣,灰色的皮夹克,蓝色牛仔裤和Cat短靴。虽然我跟她所有的交往之中,也没有超过十句对话,但她给我的强烈感觉,就是佐治和妳的混合体。而且,我特别喜欢看她笑,很有女人味的笑,虽然只有一次。

吉赛儿一来,便自然而然地跟狄波拉走在了一起。很明显,只有她们两个外国女士,其他都是华人帮,佐治已被当成是自己人。阿杰阿诗自成一阁,汤马士原本想拍上威廉,但却贴上了冷屁股。因为,威廉虽是米籍,但父亲那边是大英小贵族,他早早逃到岛国,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继承了父亲那边强烈的日不落自我良好症,尤其鄙米。结果,汤马士被无奈落单。

狄波拉跟吉塞儿在一起,也算是绝配。狄波拉性格热情奔放,经常笑脸迎人,那是真心真意的笑,是让人有同感的笑。狄波拉扎着跟妳极相似的发型,只不过,是天生一头火焰似的红发。她跟吉赛儿差不多高,五官线条很深,但并不粗糙。眉毛粗粗的,眼窝深深的,鼻梁高高的,嘴唇厚厚的,下巴尖尖的。她灰绿色的瞳孔,像爱玩的精灵。不过,她整天戴着个粗框眼镜,似乎是想让人感觉更成熟稳重一些。她今天穿了件深蓝色的高领毛衣,黑色薄羽绒衣,黑色牛仔裤,黑色长靴。狄波拉的英文也有挺重的西班牙音,但跟她说话是一件快乐的事,很容易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她是纯种的白人,所以很难归入我喜欢的人种类型。但她是我所认识的外国人之中,给人感觉最亲切的一个。可能是因为她不怎么介意身体接触,喜欢拥抱和挽着我的手,那是打破陌生隔膜最有效的方法。她和有些阴郁的吉塞儿,一个是太阳,一个是月亮。

好,点名齐人,大家拿着行李来到停车场,威廉的车前。

那是一辆改装过的三菱十四座小面包车,车身是浅蓝色,车窗以上和车顶是奶白色,车顶被改成那种怀旧的圆角设计,好像是放大了的玩具模型。不过还好,外型虽然不太可靠,但车内倒还宽敞,坐椅也是真皮,设计讲究,舒服。坐了十个人进去,除了德力略显吃力,一定要占两个座之外。其他人都坐得很舒适。我坐在倒数第二排,陈桑和赵桑后面,旁边是阿杰和阿诗。最后一排摆行李。

小面包性能不错,很快便奔驰在高速上,车窗微微打开,吹进清凉的空气。陈桑和赵桑高声谈论著杰斯和妳,我知道妳不会跟她们多说妳和杰斯的事情,所以,她们说来说去,也就是杰斯跟妳好像认识了很久,青梅竹马,要不是杰斯好像烂药似的弱不禁风,倒跟妳挺登对的。而且,也很少见妳跟男生那么亲近。她们说着说着,甚至想像着妳和杰斯在东京会住在哪间高级酒店,是一间房还是两间房……噢天!我差点想发作,但忍着把窗开大冷静了一下,不由得“嗤”地窃笑了一下。两个三八长舌妇,何必上心。于是,我把爱泡二的音量调高,注意力放在了窗外的风景上。

很快,便到了第一站横滨的唯一一站,中华大酒楼。一行人把行李放在车上,只带了钱包和贵重东西,便进了酒楼。时间刚好是晚饭早一点点,不知道别人如何,我倒是不太饿。但一坐进包厢,便发觉威廉跟那个华人样子的经理好像很熟,而且饭菜都已经订好,感觉有些不妙。结果,简单来说,这顿晚餐,不过不失,华人帮见过大世面,有些失望。佐治和汤马士礼貌性地赞赏了一下,不特别热衷。狄波拉对任何新鲜事都表露让人开心的热诚,吉赛儿吃了一些,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其实,这大概只是威廉想以公费满足自己口腹之欲的吧。嗯,哼,哼。

吃完有点名过其实的一顿也还算丰盛的晚餐,小面包在夜色里继续向南,在晚上十点多抵达镰仓时,车里的人已经睡得东倒西歪。

下车,入住酒店,价钱倒确实是便宜,但竟然是四个人同房。那自然是我、德力、佐治和汤马士一间。陈桑、赵桑、狄波拉和吉尔儿同房,阿杰和阿诗是双人房,威廉单人房。泡完澡之后,各人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六点起床,早餐倒是丰盛,典型传统和式,二十几个碟子,光是渍物就有五六样,面鼓汤,炸鱼,饭,蛋卷……饭和面鼓汤还任添。饭饱汤足,便直奔镰仓大佛。就着晨光,一路上再看清楚所谓的镰仓古城,其实,也就是一个海边的破落古镇,不敢恭维。大佛嘛,还算庄严,但佛内空心,感觉顿时狭小,而且,其内壁似乎无甚保养,岁月的痕迹显露无遗,苔绿,苍老。唯有挂在佛侧的一对差不多两人高的大草鞋,留下了一些别具特色的印象。

怀着这些毕竟是配菜的心理,一行人再次出发,直奔大都会。而我,我以前是那种故作文艺的人,后来被妳传染,对古迹、博物馆也渐渐失去了兴趣。再后来,对所有旅行的唯一期望,就是陪着妳开心地购物散心。况且,我对东京由始至终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妳对那里没什么感觉。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所有没有妳的行程都是淡然无味的。但现在妳身在东京,则忽然让这个石屎森林变成了令我向往的地方。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