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很多空白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4172字
  • 2018-03-04 23:00:14

妳比我早到川崎两个星期,那是空白的两个星期,我从来没有问,妳也从来没有说。

德力是跟妳差不多时候到的,好像还早一点,他纯粹是过来玩儿的大孩子。当然,他后来也长大了,变了,变得更不那么讨人喜欢了,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奸诈和懦弱。我也没问过他那两个星期是怎么过的,因为我大概已经知道了他的故事,有点可笑、有点可悲、有点无奈。而妳也不可能让他知道那两星期的空白是什么颜色。

还有一些人也是跟妳差不多时间到的,甚至是一起到的,因为我隐约记得妳提过妳也是坐学校的穿梭巴士来的。但那些人似乎都不重要,没有在妳或我的轨迹上留下什么。

那两个星期,唯一值得重视的,就算我刻意忽视,妳也不允许的,就是杰斯的存在。开学的第一个周末,就是杰斯再次回归,并无意中把我再次推进深渊的日子。

星期五早上,我心情挺好,七点多起来,给自己做着早餐。就快平安无事地渡过头一个星期,心里盘算着怎么过这个周末。杰斯事情,还彻底地被潜意识压抑在心底最黑暗的地方。

当满厨房都充满了香喷喷的油烟味时,德国人彼特走了进来,他住一楼单间,经常不在宿舍,也是一个醉翁。彼特经常不在青之馆是因为,他有一个特殊的嗜好—搭便车。

所谓的搭便车,就是背着个行李包,沿着大路走,一有车,就伸出手,竖起大姆指晃晃,看看能不能拦到顺路去同一个目的地,或顺路去离目的地近一点的地方的顺风车。俗话就是蹭车,但蹭的是陌生人的车。那天晚上第一次看见彼特跟Masa喝酒的时候,他刚从仙台回来,当然是搭便车。然后,他又去了山梨不知道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上过课。不过,听说他已经是中级高班了。

彼特来到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一大袋水果什么的出来,一边烘了块多士,一边用带着厚重德语口音的英文说:

“早,我是德国的彼特。我听Masa说了,你是航港的HK吧。”

“噢,没错,我是HK,早啊。”我一边把平底锅里的东西倒到碟子里,一边回了他的招呼。

“噢,很高兴认识你。”

“哈,我也是。”

“你每天早上都这么做早餐的么?”彼待把那一大袋水果倒了出来,有苹果、梨、香蕉、牛油果、奇异果,还有两根青瓜。然后,他把所有的东西切头去尾,随便剁了块儿,一骨脑儿扔进了最大号的那个搅拌机。

“也不是。”我大声说,搅拌机呱啦呱啦地大喊着,可能肚子不舒服。

“哈,那个,哈,怎么说呢,”彼特一边从搅拌机里倒出了一大杯浅绿色的东西出来,一边说:“HK桑,你知不知道,你做的可能是全世界最不健康的早餐。哈哈……”

“噢,但至少是青之馆最好味的吧。哈哈……”我看着彼特“咕嘟咕嘟”地把那杯浅绿色的东西一口气喝了小半,随便应了一句便赶快端了早餐走到窗前的圆枱。如果多看他一秒的话,就算如今我已经练成对“五青汁”〔注1〕都能一饮而尽的境界,也肯定还会有当年反胃的感觉。

“叮”一声,彼特的多士好了。不一会,他便端着碟擦了牛油的多士和那杯东西,坐到了我对面。我已经尽快地把太阳蛋、小香肠和培根全吞了下去,嘴里嚼着半块多士,但看着他“咕嘟咕嘟”地畅饮那杯浅绿色的东西,还是不得不放弃了另外半块多士和半杯咖啡。

彼特的满头金发在晨光中有点刺眼,足足一米九有多的健硕身型,就算坐在我对面,还是几乎要俯视着跟我说话。他穿了件比他还宽大和堆满了皱折的破旧衬衫,快掉完色的牛仔裤。国字形棱角分明的脸上,虽然有浓密的胡子渣,倒是剃得干净整齐。天蓝色的瞳孔,手臂隐约看得见一些分辨不清的纹身,身上散发着古龙水的味道。

彼特就像是一本活生生的地球便车指南(如果有银河便车的话,那他肯定也会成为专家),一说起他搭顺风车的经验就没完没了。从没问过他多大年纪,但由他差不多搭遍了五大洲的经历来看,至少也三十过后了。反正,我记得彼特最深刻的,就两个重点。其一,他来岛国就是为了搭便车旅行的,头半年苦学日文,后半年实战。其二,他说他几乎把所有可以搭顺风车的车型都搭过了,到那时候为止,他唯一想搭没搭过的,就是那种有个斗儿的三轮摩托车,还要坐斗儿里才行。但那种车本身已罕见,而且经常满员。

一眨眼,已经八点四十五分了。彼特赶紧收拾了一下餐具,那些没清洗的餐具的其中一个元凶,终于被找到了。他见我不太紧张,还催了一下。我跟他说没事儿,让他先走,我还有东西要回房间收拾一下。

然后,我回到房间,等到九点零五分,再看看大门口的停车场,才发现妳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先走了。

第一堂课下课,很慢的渡边老师还是拖堂拖了两分钟。一鞠过下课躬,我便夺门而出,出主楼门口儿不见妳那边有人,便冲进了猫头鹰。

这回,一进门,就看见身形庞大的德力有点黑着脸地塞在小木椅子里,跟陈桑、赵桑坐在一张桌子。他们后面,是妳和另外三个人同一张桌子,妳背对着后门和我。我马上便坐进了德力那张桌子的空位里,德力刚好坐在妳背后,把妳挡后严严实实的。虽然看不见妳,但却能看见妳同桌的人,和隐约听到妳们的谈话。

不过,不用看和听,我也认得出,坐在妳对面的,是肥胖的德国人罗斯先生伉俪。而坐在妳旁边的,就是骨瘦如柴、肤色煞白、面如死灰的杰斯。

那正是我以为已经在记忆里被刮除得差不多的杰斯,跟我一样的短刺头,但眼神飘忽诡异,保持着欠打的微笑。嘴唇永远微微发紫和皲裂,好像中了什么慢性毒药。身高跟我差不多,但比我还瘦至少三分之一,穿著有些宽大的便服和松垮垮的牛仔裤,抽烟、喝酒,比妳还寡言。读了半年还是初级中班,跟妳一起在葵之楼那边,但一个星期也见不到两次。

他是开学后一星期,今天才突然回来的,不知道去了哪儿办什么事,还结识了也是刚到读初级初班的罗斯夫妇。

妳们似乎在谈什么投资和基金,我大概听妳说过,也可能是刻意地不记得了,那个杰斯是来川崎之前已经跟妳不知怎的认识了很久。他继承了家族的什么基金,还不到二十岁,没够年龄拿全款,只能每月拿一点。但就算那一点点儿,也足够他衣食无忧,还成立了自己的基金。这次来川崎,基本上也可以说是他想陪妳来的,不过不知怎的,时间上安排不了,只能早来早走,跟妳一起重叠的时间,也就一个月。

可能是因为杰斯的外表和平素的举止吧,一直有传他吸食兴奋剂,也是女人汤丸。吸食兴奋剂,就算他不承认也没人信。女人汤丸嘛,除了用他的钱来解释的话,他承认可能也没人信。但是妳呢,不知道什么原因,跟他却如影随形地黏在一起。我有微言的时候,妳还袒护他。从来没有一个人,我印象中,除了妳哥哥,能令妳这么做。

“哎,你叫不叫点什么?”陈桑的声音把我从一大堆记忆和胡思乱想里拉了回来。我太专心妳那边了,坐了好一会儿还没叫东西。

“噢,咖啡,咖啡就好。”我叫了杯咖啡。瞄到佐治和塞巴、克里斯等人坐在紧里面一张桌子。佐治有点勉强地跟我笑着点了点头,我心想,你纠结个什么。

于是,一整天都在纠结中渡过,也没机会跟妳说话。但最后,那个结还是被打死了。放学不见妳,晚饭不见妳。听说妳跟杰斯出去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杰斯好像是住在宿舍二号的,一直没兴趣弄清楚,但心却焦急。

晚上差不多十一点半,妳回来了,跟杰斯一起,他醉醺醺的,进了妳的房间!我半掩着门等妳回来,妳的门一响,我便开门,看见妳托着杰斯进门。我也顾不得解释我开门的时机,喊了句要不要帮忙,妳说不用,便关上了门。

我燥动了,有些暴走。

跟当年一样,无计可施,不知如何是好。我漫无目的地在夜空下的小区里游动着,像一条就快淹死的鱼。不知不觉地,我游到停车场对面的小丘上,找了两座民宅中间的一个空隙,刚好可以望到宿舍,望到妳的房间,虽然很远。但无论多近,也是无法看穿拉上窗帘的房间。

我有些愤怒,对着虚空不知是威胁、请求还是控诉地在心中大喊着:

“天,祢,『呵呵』,嘿,伙计!能不能干点什么?喂……”

天上的星星闪了闪,好像不明所以。

过了许久,一片朦胧的白光罩在了我眼前,好像漫开了另一个空间。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不知从哪儿飘了出来:

“嘿,伙计,好久不见,谢谢问候,我挺好的。”我觉得有个高瘦的身影嘻皮笑脸地在我前面不远的地方,虽然看不清楚。“呵呵……怎么喇,这不是之前也发生过、经历过的吗?现在怎么就受不了了?”

“我……祢……”我讨厌祂似乎有点道理的时候,但我也有歪理。“那个时候也没受得了!现在我不是回来改变的吗?”

“嘿,呵呵……你还记得啊,看你过得挺滋润的,似乎连尝试也没尝试过呢。”

“我现在不是在尝试吗?”这一刻,我决定肯定。“我选择不接受杰斯的存在,不去不干涉他们。祢帮我把杰斯给弄出来,弄回他老家,快……点行吗?”

“嘿,这个这个,嗯,让我想想。”一秒。“不行。不是这样的哦,呵呵……你能选择影响的,只是你和她两人的自身,而且只能以你自己的能力去实行。除非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可是不会轻易出来的。呵呵,应该这么说,如无意外,我不会出来,你也不应该叫我。如有意外,我自己就会出来,也用不着你叫。所以,无论如何,不要再叫我喇!你这次叫我,可是很踩线的,就当我之前没说清楚。下次再这样,就要罚啰。呵呵……”

“噢,天,祢不早说。”这可真是自讨苦吃,苦上加苦。我当然还是趁机给自己搭了个台阶下,我觉得“呵呵”反了个白眼儿。

“嘿……算了算了,你继续努力吧,嗯,不过……”两秒。“那个杰斯可动不了哦,呵呵……”

眼前的白雾消失了,夜空澄静,心情竟然也平复了一些。

“好吧,”我自言自语着:“既然是这样……”

我在附近的小区里又游荡了一圈又一圈,也不理吵醒了多少只熟睡的二哈,想把体力全消耗掉。等目的达到后,已经差不多凌晨四点。筋疲力尽地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还是睡不着,回想着在这极度跌宕抑郁的日子里,似乎还是可以从哪里找到一点正能量。

对,那好像是下午临放学的时候,渡边老师公布了在下个周末,因为连着一个什么文化节之类的公共假期,学校会举办东京游,四日三夜,由米籍老师威廉负责,名额有十个。行程是周四第一天一放学下午出发,先去横滨唐人街吃个晚饭,晚上抵达镰仓,第二天镰仓半日游,下午到东京,留两天半。

学校出车,帮订酒店、行程,但全部费用,包括食宿、高速、汽油、门票等,都要自付或摊分。虽说学校负责行程,但除了横滨唐人街、镰仓大佛、廸士尼海洋乐园、东京皇宫、东京塔、原宿之外,也没什么特定行程,甚至到了东京之后,中途离队也行,总之一起回校就可以了。

那是一趟让人期待的未知之旅,足以让我带着一丝希望进入梦乡。因为,我没有这次东京的记忆。

(待续……)

+++++

〔注1〕“五青汁”大概是南方或宝岛特有的吧,一般是由青苹果、青椒、青瓜、苦瓜和芹菜鲜榨成的蔬果汁。有排毒、清热等功效。但初时有浓重的青苦味,慎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