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猫头鹰的空间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4019字
  • 2018-03-01 23:00:10

开学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继续弄早餐,这有点儿反常,因为当年一开始的时候,我是起得很晚的,看来年纪大了时差好像还没调整过来。九点上课,十分钟路程,如果想舒舒服服地做个早餐吃的话,就得差不多七点起床,梳洗,下楼准备用料,开火“叮叮当”。

上学的日子果然不一样,我到厨房的时候,已经三三两两地有几个同学在弄早餐,多数是西方人,还有人刚跑完步回来,穿着湿了一大片的运动衣。而他们大多数弄的,都是简单的咖啡果汁加多士。看见我丰富的早餐,似乎是有些艳羡。我弄早餐的时候样子挺认真,也貌似挺忙活的,所以除了简单的招呼或只是点头一笑之外,并没有被人打扰,也没有结识新的朋友。

做完早餐,把吃的端到大餐桌的一角,准备开动。这时,佐治端了杯橙汁,拿着块好像夹了什么的面包,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他笑着坐在我身边打了个招呼,然后指着康乐室那边,说有个家伙好像趴在里面宿醉了一晚。从我坐的地方,还能隐约见到那家伙的一只脚。我记得那个酒鬼叫Masa,米籍日人,除了酒不离手之外,人还算可以,有点任侠之风,也从未发过酒疯。

我跟佐治静静地吃完早餐,并没有继续昨晚的话题,我们之间似乎已经达成共识,各人的命运之迷,还是应该留待各人自己去解。眨眼已经快八点半,康乐室里仍然没有任何动静。我洗完碗碟,随便找了只前人的马克杯,洗了洗,看上去还算干净,然后冲了杯咖啡,端过去放在Masa旁边。噁,一阵酒臭袭来。我憋了口气,拍了拍毫无生气的Masa:

“喂,伙计,起来了,要不就迟到了!”

看他有了些动静,我便扭头回房间准备上学。至于Masa能不能打破迟到的宿命,我还没至于相信那是一杯咖啡可以改变的。

回到房间,这许多年来每天早上的那种若有所失的感觉汹涌而至,再加上现在还不能每天早上都能碰见妳。

光看妳小心翼翼,严肃谨慎的形象,正常人都会认为妳是那种生活井然有序,认真努力工作学习,讲究原则,一丝不苟……言笑的人。但事实上,上述所有都对,就是妳早上赖床赖得匪夷所思。

也不知道妳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是调了多少个闹钟怎么起来的,但我相信那一定是一个叹为观止的阵势。后来我知道,一开始的时候,都是陈桑或赵桑叫妳起来的。但即使是这样,妳每天上学的时间都是徘徊于生死一线,基本上都是小迟的。

那个时候我一开始并不在意,所以通常是跟主车群出发的,就连德力、陈桑或赵桑也不会等妳。只有后来的杰斯会等妳,因为他也很特别,他也是那种“九点不露”,从不九点前到学校的人。嗯,甚至经常不到。但现在,我又不忍心也不放心抛下妳孤零零一个人骑快车,所以也故意磨磨蹭蹭的,跟妳“碰巧”一块儿出门。

虽然迟个到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看着九点的逼近,还是有点如坐针毡。与其说是怕迟到,倒是更怕一时疏忽而抓不住妳出门的那刻。秒针一圈圈地滑过,推动着分针,拉扯着时针,以可见的速度挪动着。

终于,在九点零一分的时候,妳房间的门把终于被扭动了。随着迅猛的开门和关门,走廊里再响起一连串“咚咚……”的急促脚步声,渐渐消失在楼梯内。与此同时,我也飞快开门,从我那边的楼梯冲下厨房,再绕到前门。当我从中间那道楼梯冲到玄关的时候,妳刚穿好长靴,准备推门出去。

“早。”我一边爬上最后几层楼梯,一边喘着气跟妳打了个招呼。

“噢,早。你好迟!”妳稍微回了一下头,便冲了出去。

“我……”也懒得辩解,也没机会,我赶紧踩进我的Cat靴里,好在我习惯穿宽松或用拉链的鞋(对,Cat靴也是有拉链款的,我确定肯定),马上跟了出去。

在自行车停车场,我们的车之间大概只隔了三四辆车,现在这个距离更是空空如也。妳那辆是全黑加金字的女款,很酷。我们各自开了锁跳上车,便妳前我后地冲向学校,一路有惊无险,但却无暇交谈。十分钟的路程,风驰电掣加闯红灯只用了不到五分钟。一到学校,妳便把车随便上了个锁扔到停车场里,刻不容缓地冲进了葵之楼。我慢慢锁好车,看妳在楼梯口跟我随便挥了个手,便走进主楼。

迟到十分钟,少不了道个歉,然后若无其事地挤进王桑为我留的空位。

上课永远是枯燥的,尤其是同一样东西学两次。而且还是从最基本学起。而且还明知道在将来不会有任何成绩。就好像明知十年内都不会中彩票,但还是要机械性地每期都再买同一串号码。很是蛋疼。而且,还不知道倒底有没有将来……

小息铃声一响,我便冲了出去。学校在小息的安排上是非常人性化的,上午三节课,九点至十点第一节,休息半小时,有充足的时间让因为种种原因没吃早餐的同学补充体力。第二节课十点半到十一点半,休息十分钟。最后再上一个小时就午休。下午两点上课,三点小休十分钟,四点十分放学。

于是,当我快步走到葵那边的时候,刚好赶得上妳们走进猫头鹰。

“吃早餐?”我明知故问。

“对啊。”德力笑着大声说:“一起啊。”

“你不是吃过了吗?”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妳便皱着眉问我。佐治向我单了一下眼。

“噢,那个,好累,得再喝杯咖啡。”我唬弄了一句,便跟着妳们走了进去。

“猫头鹰”是居酒屋与洋式、和式料理混合的小餐厅,留有浓重的明治维新以来岛国独有的西洋风,用现代一些的洋文来说,就是Fusion Style,混种。小餐厅座南向北,但其实北面的正门和南面的后门都很小,没太大分别。猫头鹰在葵之楼正前方的一片空地上,西边是那间名字消失在记忆之中的小公司的办公楼,街对面是民房,东边是停车场和自行车场。其外形是最传统古典的木结构日式民居,与四周有点格格不入,但里面的装修却是爵士风格和家庭式小酒吧风。

那是一个充满了人情味、人生味和人性味的地方。简直就好像一个随时会飞走的魔力空间。两个老婆婆级的老板娘都好像饱经沧桑,虽然满脸皱纹,但都衣着发型时尚,认真化妆,举止大方有礼。可惜的是,我们的日文程度跟她们的英文程度都不足以将我们的世界拉近。而且,似乎从早到晚都有几个穿着工作服的欧巴桑占领着吧枱边的位子,单边宣示着对老板娘们的主权。

餐厅始终是要关注一下食物,这一点,猫头鹰一定不会让顾客失望。早餐,一杯香浓的即磨咖啡,奶糖自助。一份超厚的法式炸多士加鲜牛油,多士外脆内松,牛油鲜纯滑润,还有蜜糖和果酱以供选择。一个煮鸡蛋,用半圆的立式蛋架呈上。配以一条烤得金香的小香肠。看似简单,却几近完美。对我来说,就只差一条培根。很久以后,我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用生硬的日文问其中一个老板娘,有没有培根?……竟然有,可以外加,只不过50円,我感动和后悔得差点哭出来。更甚者,这个早晨套餐的价钱,才350円!而且,十几年来,一直都是这个价钱没变过!培根大概也是,呜呜……

中午套餐,一号:免治猪堡饭,不同配搭的天妇罗三大块,香浓的面豉汤,经常变换风格的渍物,热茶一杯,可续杯。就好像妈妈的住家饭。二号:香草煎牛排,鲜蕃茄酱意粉,罗宋汤或南瓜芝士汤,炸薯条或薯块,咖啡一杯。咖啡和茶可以替换。就这两款,但百食不厌。当然,也有简单的啤酒红酒、小菜和串串供应。

我们一开始的时候,几乎是天天都去光顾早午二餐。尤其是午餐的时候,很快就会座无虚席,所以葵的同伴负责一下课就冲下去占位子,主楼的人,则尽快赶到支援。

但几个月过后,甚至时至今日,却有一个关于猫头鹰的谜始终没解开:晚餐。可能是我们一放学就四周围去吧,连猫头鹰在晚上什么时候关门也从未留意过。更不用说晚餐的内容了。按说,猫头鹰也是间居酒屋,而且,能自称猫头鹰的,怎么也应该跟夜生活有些关系吧?或者,至少晚上应该是不会那么早关门的吧?但太阳一落山,猫头鹰就好像被这个世界遗忘了似的,又好像一到晚上店里店外的人就不再有任何联系一样,存在感骤然消失,或是被什么力量隐藏了起来。总之,记忆中从来也没在猫头鹰吃过晚餐,也没有印象有任何晚餐的餐单或任何什么蛛丝马迹。

但如果是白天在猫头鹰的话,阳光从不间断地从小门口、磨砂玻璃照射进来,细细的尘粒在充满怀旧感的装饰物周围旋转舞动着。每一幅旧日的海报、宣传画、每一件古董玩具、家庭用品,好像都有他们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守护灵,还等待着自己那个时代的回归。老板娘静静地做着饭菜、调着酒、说着笑,从不打扰客人。坐在这样的环境里,发一整天呆也没有任何违和感。甚至好像跌进了另一个时间流动得特别缓慢的空间。

这时,进了猫头鹰,妳、陈桑和赵桑还有德力已经坐满了一个空着的四人座。我正东张西望地在几乎坐无虚席之间找着空位,便看见餐厅另一边有个人向我挥着手,正是Masa,跟他同桌的还有塞巴和克里斯,刚好三缺一。似乎没有其他选择,于是我便坐了进去。妳彻底从视线消失,被一根柱子、假藤蔓和德力庞大的身躯挡住。

在阳光下看清楚了Masa,圆脸胖胖的,梳了个油亮的大背头,戴圆框眼镜,留着小胡子。Masa说他听塞巴听佐治说了我早上叫醒他的事,他要请我喝杯咖啡。于是我也不客气地叫了个咖啡,但不是太情愿地跟他们聊了一会儿。

Masa,米籍日人,从小在纽约长大,就快大学毕业。由于种种原因,一句日文都不会,但却沉迷岛国动漫文化,虽然是英文的。这次来日,家人一定要他学会至少能日常沟通的日文,以便继承一些家族的生意。但他似乎另有打算。Masa是昨天开学上午才到的,被按排跟塞巴同房。他直认自己是个酒鬼,无酒不欢,一天喝到晚。他知道自己一张嘴,除了酒味之外,还可能是“血盆大口”,因为喝了红酒又不潄口,希望我们不要介意,也不要理他。他只有这样,才能感悟人生真谛……

至于塞巴呢,说着带浓重意大利口音的英文,总是把倒数第二个音拖得特别长,还经常感觉良好地加插一两个意大利文,充满大罗马时代的那种空洞的自豪感和大罗马时代已湮灭的自卑感。他,将是一个很麻烦的人,我之前对他没有好感,现在更少。

而克里斯呢,好像是有仔细地介绍过自己,但就是提不起存在感的那种人。

妳吃完早餐,我连忙喝完咖啡,便一起走到猫头鹰后门的烟亭,看着妳们喷云吐雾。烟民大军随着开学而顿时壮大,竟有十多人,Masa和塞巴都是,老板娘也走出来凑热闹,似乎能跟妳谈上两句,那就是妳特有的魅力,以不动,而能吸引别人走近。

烟民们分散在葵之楼的门外,与主楼门外的同类隔相遥望。大家都利用上课前最后的几分钟,尽情享受着各自的那一吞一吐和随之而起伏的思绪。因此,并不多话。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