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两地分隔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3802字
  • 2018-02-27 23:00:21

入学测试分笔试和面试。笔试的试场,是在葵之楼的二楼大教室。面试则是在主楼一楼教职员办公室旁的接见室里。

这样交待的话,对学校的地理概念恐怕会有点混乱,所以,还是从青之馆说起吧。

好,从青之馆正门再出发,左转向西,沿省道直到丹尼斯的那个十字路口。过了十字路口再往西,就从光之丘町,到了学校所在的羽根町。话说这个路口的设计还挺有问题的,主要就是,西行线这边没有过十字路口的交通灯,但马路边却没有护栏,分明是鼓励横过马路。东行也没有交通灯,但却有一条地下行人通道,也因为有地下通道的地上建筑部份,倒是没有多余的路面横过马路。所以,最安全和守法的东西向过马路的方法,就是先往北过了马路,再从地下通道过马路到对面,继续前行。但无论是横过马路,还是过地下通道,都是有其各自的危险性的。

先说地下通道,长长的通道,两边都有楼梯和自行车道,而自行车道的减速栏,不知是没装还是早就被人拆干净了,总之是没见过,只有地面几个被垃圾填满的圆窟窿。所以,骑自行车的人,尤其是年青人和学生,便经常不顾危险,死亡式地冲下通道的坡道,毫不减速,然后再从另一端冲出去。天,如果对面也是这种找死的伙计,或者是老人家、小盆友……那得多危险!不过,竟然没听说过发生过什么严重事故。

再说路上横过马路,其危险性就不言而喻了。十字路口相交的两条都是省道,不但交通繁忙,而且还有不少大型车辆,例如长型货柜车、那种贴满鬼怪闪着彩灯的大货车,甚至哈利飞车党之类的,都是路上的常客。我们骑自行车的,尤其是上学的九点前超繁忙时间,就好像是犀牛象群裹的兔子,被压扁了可能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但即使是这样,选择横过马路的也是占绝对多数。

这是因为,地下通道出去之后,往前一段路便是川崎市立羽根小学校。所以,为了保护幼龄学童,马路边有一大段完整无缺的护栏,差不多一直到我们学校前一个街口,才能过马路。而且,早上也是小学生上学的时间,护栏里的那段路人多路窄,很不方便。

反观横过马路的地方,虽然九死一生,但过了海就是神仙。人海战术通常都是很有效的,而且,有时候,骑自行车的人塞得多了,有礼貌的司机反而会停车让路。过了马路,是一条往西南的小路,走进小路就是小区,很少车。过一个街口,在朝日单车店右拐一直往西,就可以到学校门口儿,一路可谓如入无人之境,畅行无阻。

两害相权取其轻,选择就是简单直接。

啊对,应该是在介绍学校的地理。那由朝日单车店说起。那条内街是在省道往南两个街区,已经深入小区里了。小区里除了民居外,零零星星散落着一些家庭经营的小店,跟不动町那边差不多。沿省道那边还有不少居酒屋和小食肆。

沿着小区里那条小路一直往西五条街,远远地就能看到占地四个街区的川崎南病院。而川崎南病院的南面街对面,就是占地一个街区的“川崎仁五郎日本语学校”主楼。主楼座东向西,共六层,普通办公楼设计,主实用,灰灰黑黑的,看上去就是学校或政府机构之类的风格。主楼正门向西,有一个小花园,自动车可以绕进小花园,停在学校正门,大巴士就不行了。

主楼的正前面街对面,是一个能容纳数百辆自行车的停车场。自行车停车场的南面和再西面,是能停几十辆自动车的露天停车场。露天停车场再往西,就是三层高的葵之楼。

葵之楼很特别,首先,说是楼,但其实外表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大工厂。当然,后来的现在,我已经知道,葵之楼的前身确实是一个工厂,是川崎仁五郎家族的一个工厂,生产轻型机件,确实是什么不清楚。后来,学校收生多了,就把工厂一楼的一半、整个二楼还有三楼都改建成学校和办公室。工厂可能因为不景气,反而缩减了,但是一直没有倒闭,静静地、神秘地运作着。

葵之楼座南朝北,正门向北,除了正门之外,北墙还有一条室外的楼梯,直上二楼。虽然也占地一个街区,其北面却不靠街边。而在北面靠街边的半个街区,西边一半是一幢两层的什么株式会社的办公楼。东边,则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猫头鹰餐厅。猫头鹰与学校关系之亲,由葵之楼大门与其后门相连的一条有盖走廊可见一斑。有了这条走郎,葵之楼的学生可以风雨无阻地到猫头鹰吃早午餐,或者小息时买个咖啡小点什么的。更不用说在那走廊中间,有一个可以吸烟的小棚子,还在烟灰箱两旁放了两张铁制长椅,根本就是学校的学生和猫头鹰的食客共用的交际区。

嗯,我觉得大家都应该对学校的校区有一个挺清楚的概念了,吧。如果还不行的话,没关系,继续看下去就好了。这里将会发生很多难忘的事情。对妳,对我。

我来的时候是十月底,先在加国耗到九月中,拿了毕业证书,再去欧洲穷玩了一圈儿,然后就迷迷糊糊地来了川崎。当然,这是在说当年的过程,我这次是直接被扔进航班里的。十月这个学期,并不是六月和二月的大学期,而是过渡性的学期而已,但也有差不多四十位新生。至于学校是怎么安排我们入班的,噢,我不管,收了钱就得办事喇。

笔试面试完了,已经是差不多午休的时候,于是世界各地的新生们又再各散东西,下午的时候,就会落实入班。当我们青之馆众在大堂等齐了人再去到猫头鹰的时候,小店已经坐无虚席了。于是,我们再走到学校南面一点儿的山中超级市场的轻食部,也爆满了。见还有充足的时间,我们骑车去了丹尼斯,那里好像随时都有很多空位子。结果,没错,远走的鸟儿有食吃。

吃了午餐之后。大家准时回到主楼的学生接待室,排队拿了自己的班卡、课程简介和测试结果评语等等。然后就可以去自己的课室上第一堂课,也是下午唯一一节课,迎新课。

等我们一帮人拿完东西再聚在主楼大堂的时候,各自说了自己的分班,也不知道怎么分的,总之,初级初班和某两班初级中班被分置在葵之楼那边了,而其它所有班,包括我所在的那班初级中班,都被分在主楼。也就是说,我和妳又再次被命运分开了。

相传,这样的分配是因为其实有一大部份学生都是借着语言学校的学生签证,来日放个长假、探亲,甚至是打工,或者铺排个假结婚什么的,所以,对日文一窍不通也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初级初班学生特别多。仁五郎先生及其后代管理层,大概也有见于此,大开方便之门,光是初级初班每半年就开六至十班,每班十至十五名学员左右。而初级中班,则锐减到五班,每班也是十至十五人。以此类推,班级越高,班数越少。我估计葵之楼那两班初级中班,也是表面来看志不在学的。所以,都被安置到了比较简陋也没人注意的葵之楼那边。

无论如何,这已是从来无法改变的事实。我的课室是在主楼三楼,课室外有个小露台。妳的课室是在葵之楼的二楼。而且,妳跟陈桑,赵桑,德力,佐治和塞巴分在了一班。

我单方面依依不舍地与妳分开,在主楼大门口儿目送妳走到葵之楼,上楼梯,走进去。我才走楼梯上了三楼。主楼的一楼是大堂、学生接待室、总务室和图书室。二楼是教职员办公室、两间会面室和医务室。校长、校监办公室和会议室则在六楼。另外,男女洗手间主要在一楼和二楼,三楼至六楼的洗手间都很小。

三楼至五楼,每层大约有十间课室,我找到自己的那间课室,走进去随便找了个位子,相信应该就是当年的那个吧。不过我有点怀疑这种小节是否会有什么影响。课室里还没有人,不大,桌子排成“凹”字形,对着白板。椅子没什么秩序地排在桌子后面,刚好十五张。

不一会儿,课室外的走廊开始人声渐起,先走进来的是阿杰和阿诗,他们跟我一起分在了一班,我跟他们打了个不冷不热的招呼,他们也没坐在我旁边,而是坐在了“凹”字的一角,把自己幸福地隔绝起来。除了我们三个新生外,其他同学似乎都是旧生。

再进来的,是骨瘦如柴的米国人汤马士。汤马士已经快五十了,留着中长的花白头发,全梳向后,戴个老花眼镜,还留了花白的山羊胡子。他穿着宽大而非常朴素的米国牌子便装,跟“老爸”一样笑容可掬、道貌岸然。但他的日文学习进度却是神速,因为他是那种极端过份活跃实用主义者。

“各位新同学下午好,我是阿米利卡的汤马士,请多多指教。”汤马士用西方初学者典型的机械式日文机械地自我介绍着。

“噢,你好,我是HK。”我笑了一下用英文答道,给了他一个随便的招呼。这就足以说明我们之后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

阿杰和阿诗斯文正经地回了汤马士几句日文,然后继续恩爱。汤马士的脸微微抽搐了一下,然后勉强保持着僵硬的笑容,坐在了他们旁边。

再进来的五个同学,我都没什么印像,大家也没怎么自我介绍,也就是随便“嗨”了一下,大概是在等上课时肯定会有的相互介绍的破冰环节。

再进来的,是我的“老朋友”黑龙市的王桑。王桑瘦瘦的,不高,面色惨白,单凤眼儿,脸型带丁点儿古风,头发已经非常稀疏,胡子也是,还不剃干净。整体来说,比最低端的葛优稍微高端一点儿。我也跟王桑随便打了个招呼,他大概见我是华人,便傻呼呼地挤了过来,坐在了我身旁。

之后进来的三个人,我都还记得,首先是俄罗斯夫妇欧尔佳和尼古拉,他们两个声称都是搞科研的,给人一种神秘而又危险的感觉。他们也是我所知少数自己在市中心租公寓住,自己有车的留学生。所以,就算他们不是科学家,背景也一定不简单。虽然我觉得他们没什么恶意,但我本能地跟他们一直保持着距离,不过他们之后似乎一直挺想把距离拉得近一些的。虽然最终也没成功,但他们却是跟我保持通讯最久的同学。我跟他们笑了笑,感觉好像认识了很久。

再进来的,是亲切的狄波拉,来自西班牙充满阳光笑容的狄波拉,是我将来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之一,要不是她们那边朋友的定义太过随便的话,那未来可能真的会很不同。

狄波拉一进门,就露出璀璨的笑容,跟众人,尤其是我们几个新生打了热情的招呼。

而最后准时在上课铃响前走进课室的,是班主任渡边小姐。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