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去爱
  • 川崎穿越爱
  • 泛反反
  • 4025字
  • 2018-02-26 23:00:19

我梦见在某个下午,我把一辆小汽车开到大池另一面的尽头。原来车路是无法绕大池一圈的。大池的最北端有一段只能行人的石板路,没入独家独幢的小区之中,令原本印象中环湖的“O”字路变成了“U”字路。

这个时候,自动导航开始不知所措,绿色的线条在附近的两三条小路上跳来蹦去,拿捏不定。我一边按着导航的按钮,一边对在旁边事不关己似的认真地吃着鱿鱼丝儿的妳说:

“嗯,这路怎么设计的,明明从这越过前面的小土丘就到了,偏偏就成了死胡同,还是改过路了?”

“噢,是吗?”妳一边狠狠地嚼着好像树皮那么硬的鱿鱼丝儿(噢,我一直也弄不明白有什么好吃,但每次见妳嚼得那么津津有味,便自己也吃得停不了口),一边毫不在乎地说:“那让我下车抽根烟吧,哦,好吗?”妳故作请求地望着我,手已拉开门把。

我用眼角白了妳一眼,嘴角一歪,没说话。

“求求你哦!”妳一边吞下嘴里的那团东西,一边故作可怜地说,一只脚已经踏出了车外,毫无诚意可言。

“那也总不能停在这里挡着别人吧。”我一边准备倒车一边说。这小路窄得仅仅容得下一辆车。

“挡谁了?”妳看了看四周,问道:“这是死胡同啊,也根本没车。”

“喏,我们停在别人家门口儿了。”我甩了甩头,示意我们的车,跟旁边一栋房子的车库出入口只有大概两尺距离,妳打开的车门已经几乎碰到了人家的大门框了。

“没关系啦,就一会儿。这家也不像有人,没那么快回来喇。”妳仔细地上下左右打量着那栋房子。

这个时候,有一对母子从大池岸边散完步,沿着斜坡走上小路,经过我们的车,对我们投以怀疑的目光。我尴尬地向他们点头笑了笑。那母亲见我一笑,更皱着眉抓紧只有几岁的小儿子加快了脚步,而那小儿子则因突如其来的加速而疑惑地望着妈妈。

正在这时,妳从容地下了车,然后微笑着用日文跟那对母子打了个招呼,还夸那小男孩可爱。诡异气氛顿时消散,那母亲露出有些样板式的亲和笑容,还放慢脚步跟妳寒暄了几句,才挥手离去。那小男孩还不时回头向妳微笑。

妳见他们已转入小巷,便熟练潇洒地点了根烟,向坐在车里的我耸了耸肩。我见状索性把车熄了火,准备下车陪妳。但妳马上摇了摇头,示意我不用下车,又笑了笑,然后走到车后面我看不清楚的地方。而我,也在车里无奈地笑了笑,闭上眼静静地品味着妳的魅力和淡淡烟味。

……

……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午后的金辉洒落我面前的桌子上,咖啡泛着金黄。整间小咖啡馆只有我一个人,窗外是同样泛着金光的大池。妳在咖啡馆的落地窗外,背对着我,面向大池,抽着烟。那时的大池还很有一些湖光水色,鸟语花香。

妳扎着桃太郎头,披着那件熟悉的印弟安式土黄色披风,下身是蓝色紧身牛仔裤和妳平时经常穿的那些长靴的其中棕色的一对。

我刚要站起来去陪妳,突然想记来,妳说叫我别跟出去。于是我打消了出去的念头,把思绪和烟都留给妳,把咖啡拿给自己。

不一会儿,妳悄悄地推开落地窗门,滑轮柔顺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妳进来的一刻,看见我托着腮望着妳,于是回了我一个甜笑,然后坐回对面,吮了口没放糖的柠檬茶。妳身上没有丝毫烟味,即使是嗅觉灵敏如我,也从来不觉,那是妳的特异之处。我们隔着桌子,没怎么说话,妳把冰凉的右手递给我,我双手握住,静静地在桌上帮妳焐手。

然后,我示意妳把另一只手也递上来,两只手一起焐。妳乖乖地递了另一只冰凉的手给我,却抽了右手出去拿柠檬茶喝,我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

……

在咖啡馆的一刻,已是两个月后的情景。

现在,我们才刚刚认识不久,当年现在的我还不太想跟妳深交,妳也对我不太感冒,甚至可以说我们之间有点过份健康。但在这几天里,我们还是期然地“偶遇”了几次,就好像那个时候,我很想亲眼看看妳在做什么、跟什么人交往。现在的我,也想亲眼证实一下,妳是不是还是做了那些什么,还是跟那些人交往。正所谓知己知彼,这样我才能更好地准备我的选择,不去重蹈覆辙或开始什么新的冒险。

德力还是一如既往地热情,只认识了几天,就总是跟我们腻在一起。这次的小树寺之旅,是我到现在为止跟妳在一起最长时间的一次。虽然我们只是在队尾艰难地骑着车,没有多余的力气对话,但那是我们共同走过的第一段长路,一段人生的长路。我们之后还会再走,开车经过这段路,去小树寺探望妳的神犬朋友,还会再走更多更远的路。如果那还是我的选择的话。

眼下,我们的小树寺之旅已经接近尾声,我们冲进Aeon之后去的那家食店,当然也是我们之后常去的其中一间,叫“白兰”。

“白兰”是一间拉面店,只卖拉面,而且就只有叉烧和葱花拉面两种。店很小,一进门就是曲尺型的前台和连着前台的几个座位。我们七个人,几乎把小店填满。

各自点了拉面,开始闲聊。那时的手机还不是智能的,功能十分有限,所以不会出现各人低头不语自顾自的情况,不说话反而是另类。没多会儿,由于是专做拉面的,而且只有两种,所以面很快便被一碗碗地端了出来。香喷喷的拉面,先不说我们早就已经饥肠辘辘,这面本身也是很有水准的。有的人吃拉面吃的是配料,什么叉烧要甘脂肥浓,海鲜要鲜甜香嫩,蔬菜要爽脆可口,等等,当然并无不可。只不过,我这一家一派,独尊汤和面。

虽然我对吃的要求不高,也没什么研究,我家老祖宗对食物的评价就那么一句:到嗓子眼儿里都一个味儿。噢,当然,随着年代变化,我的要求已经从嗓子眼儿这么低深的层次,提升到了眼鼻口、色香味的比较高浅的层次。色其实也是其次,因为有的食物被弄成挺不雅不堪的,也可以是很好吃的。而香和味,则是永远无法欺骗食客的。

话题扯远了,说回拉面的汤和面,多年的吃面经验告诉我,拉面最容易分出高低的,首先就是汤。而浓汤,浓而不腻,是上等拉面的不二法则。其次是面。有人说面要爽滑弹牙,这爽滑没错,弹牙却不好掌握。如果什么吃的东西要弹牙的话,那到底是好咬还是不好咬?咬得动还是咬不动?还是牙床开始松了?实在是琢磨不透。反正对我来说,面就是要一条条干净爽滑,要吸溜的时候就不能缠起来、不能断;要咬断的时候,就不能太面、不能黏牙。其它菜肉配料都是其次,但如果有的话,至少也得融入到面的主风格里,不能面是面,肉是肉,菜是菜,那不如分开上好了。

嗯,话题好像扯得更远了,其实是在说我们进了“白兰”吃面。“白兰”的老板是头发有点花白的中年男人,整个小铺子都是他“一脚踢”独力担当。虽然不苟言笑,但手脚勤快利索,说起来还真有点儿像深夜食堂里的小林。他做的拉面,我不敢说是不是顶级的,反正是达到了我上面说的所有要求。而且,他会在面头儿撒上几块特别腌制的白兰花瓣,其形还有如新采,有微微的酸甜,不苦。

我觉得如果我日文好的话,说不定可以跟老板交个朋友,或谈谈心事。噢,对,如果再写个日记,弄个网站的话,说不定深夜食堂就得变白兰小馆了。呵呵,想太多。

话说回来,通常,妳在进餐厅之前或吃完之后,会抽根烟。但刚才在进Aeon购物中心之前,可能妳太累了,放下自行车就一起走了进来,直奔“白兰”。看妳们老马识途的样子,肯定不是第一次来,而我,也是久违后的回归。

而抽烟嘛,其实并不一定要走到购物中心外面,岛国的大型购物商场里,通常都有室内密封式的吸烟室。我对这些吸烟室一点好感也没有。其一是无论如何密封,抽气如何强劲,开门关门时,也不免会带出些烟味,令附近的空气受污。再者,吸烟室里大多是男性,妳一个女生进去,总会被投以奇怪的眼光。而且吸烟室不大,人一多就摩肩擦踵的,很容易吃亏。对我来说,吸烟室无异于毒气室,是我最不想妳去的地方。但如果妳执意要去的话,我会尽量在门口守候,呆呆地望着里面,给妳点压力。虽然每次妳都会叫我先到附近走走。

果然,吃完面之后,妳跟陈桑到附近的吸烟室去抽“饭后烟”,赵桑没去,她烟瘾似乎可以控制自如。德力也没进去,因为那里空间对于德力的身型来说,有些过于局促。所以,其他的人就在附近闲晃了一下,而我则借口去厕所,在吸烟室旁边守候。对,吸烟室通常是被收在厕所旁边的里通道,where else?还能在哪儿。就不应该还能在别的哪儿。

噢,真的,我怎么觉得,当时的现在,妳怎么就那么喜欢抽烟,或者怎么就那么肆无忌惮地抽?这个不需要答案的问题,一直放在我心上,挂在嘴边,好像只是在向妳表明我的心志,抗议一下,或者更像是在打一个只有妳和我才明白的暗号。

回到宿舍,五点多。大家都有些疲倦,德力、佐治和塞巴回到一楼各自的房间,陈桑和赵桑住在二楼双人房那边。我跟妳各自回到房间开门,我照例还是开得很慢,等妳先进房。看妳的身影没入门内,我才放心地扭动钥匙,准备推门进去。

“喂,”妳突然从房间后退着探了半身出来,一边解着马尾一边问:“我想下楼冲个咖啡,你去不去?”

“好啊,当然。”没有任何犹豫地,自然反应,然后把刚推开的门拉上。

我们一起走到大厨房,各自冲了杯咖啡,坐在窗边的圆桌旁,慢慢喝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今天真累。”“嗯,是啊。”是我们唯一的对话。公共空间有几个不熟的人在看电视,有个还没认识的女生已经在准备晚餐。

静静地喝完咖啡,妳拉开身后的玻璃门,走到外面准备抽烟。我跟着一起走了出去,站在妳右边不远处。

“你别过来。”妳抱着手倚在左边的门框上,一边优雅地向左上方吹了一屡轻烟,一边睄了我一眼。我往妳那边挪了两步,从玻璃门到放烟灰缸的那张桌子,也就两步。我插着口袋站在妳右边,几乎是紧挨着妳。妳没理我。

过了一会儿,妳望着远方,好像自言自言地说:

“今天谢谢你。”

“噢,”我用两秒运算了一下。“噢,没什么。听妳说谢谢还真不习惯。”

“噢?”

妳皱着眉瞄了我一眼,再向相反方向的上空喷了口烟。再次回归宁静。

我们对着空旷的停车场,各自凝望着远方不知道哪个地方,沐浴在夕阳的金粉之中,淡淡轻烟随风曼舞。凉风吹过,我忍不住咳了两声,心中却暖。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左眼开始发干,不知是风、是光、是烟,还是其它什么,一滴泪水悄悄地滑落。

“你没事吧?”妳问道。

“嗯,眼睛有点干。”我基本上如实答道。

“是吗?”妳微笑了一下淡淡地说,“笨蛋。”长发随风轻轻拂过我的面庞。淡香。

我又流了两滴泪,用手抹了抹,眼睛有点刺痛。我决定肯定,我选择不去爱……不去爱抽烟的妳……就只不爱抽烟的妳。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