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月夜显迹,百年妖物。
  • 平妖策
  • 推荐爱你
  • 1944字
  • 2022-06-06 13:07:07

如今正是九月,桂花开满院,美人轻嗅香。

九月晚秋,正午时分,彭城县衙。

小捕快林平一身皂衣从衙门大门里走出来,走上两步,他昂起头,用手遮着额头看着天上的秋老虎,叹道:“这么大的日头,看样子今天又是不会下雨了。”

“可不是么,林小哥,都旱了两月了,要再干下去,怕是今年要饿死人了。”

衙门对面摆摊的小贩自然而然接过他的话头,话音一转,殷勤地说道。

“林小哥,俺新做了些凉茶,您来尝尝?那味道,没得说。”

林平顺着声音看去,小贩阿成站在自家的茶寮下,一边制作凉茶,一边同他说话。

这茶寮开了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反正自从他记事起,这铺子就在了。阿成是子承父业,若是不出差错,这间茶寮会一直在阿成的后代手里传承。

林平点了点头,进了铺子,他找了个了空桌子坐下。桌上有些茶渍,阿成连忙用破烂抹布仔仔细细地擦干净。

林平等阿成擦过,把朴刀往黑黢黢的,古董一般的桌子上一放,出声道:“掌柜,我要一壶凉的,下下火。”

阿成手脚麻利,连忙给林平上了一壶凉茶,好奇地问道:“林小哥今天不是旬休么,怎的还来了趟衙门。“

林平给自己倒了一碗凉茶,一饮而尽。这一碗井水镇过的凉茶入肚,果然舒爽无比,炎炎火气不翼而飞,旬休日来衙门办案的烦躁心情也不翼而飞。

他惬意的长舒了一口气,笑着道:“还能是为什么事,眼下除了这旱情还能有什么大事。”说完抓起陶壶,一口干了壶中茶水,扔下几枚大钱,抓起朴刀,迈开大腿,直往西城酒楼去了。

西城酒楼二楼,七八位昂扬大汉,跪坐在席上,身着皂衣,腰胯朴刀,脚踩兽皮靴。正在大呼小叫,吆五喝六,吃吃喝喝,不时引得楼上众人侧目。

原来这几位正是彭城捕快林平和他几位袍泽兄弟,今日乃是他旬休之日,于是他特意选在今日做东,请上衙门中诸位袍泽,聚上一聚,联络一番感情。

只是上午他去了一趟衙门,因而到晚了些。做东的主人比客人晚到,他那几位袍泽可饶不得他,硬是灌了他半坛酒。

多亏了酒楼的王掌柜,黑心得紧,卖的酒里有一半是水,林平才没有醉倒。众人吃吃喝喝,一直到日落时分,这一顿已是吃了快两个时辰了,桌上众人醉了大半。

林平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了,他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端起酒杯,朝着桌上左右众人敬了敬,认真道。

“诸位哥哥,今日是为了感谢诸位哥哥的照顾,小弟不胜感激。”

说完拍着胸脯,举起酒杯,一口喝下。辛辣的酒水入喉,林平脸色一苦,胃中翻腾,被他强行忍住。

众人已有几分醉意,听得他道谢,纷纷答道:”都是袍泽兄弟,老爷子久病不治,老弟子承父业,诸位哥哥当然要关照于你。”

也有人叹息道:“老爷子本来身体康健得很,谁料到突然病倒,才半月不到,就撒手人寰,小老弟孤苦伶仃,老爷子九泉之下,怕也是心中挂念。”

林平想到和老父一起吃酒的场景,眼眶有些湿润,他咬咬唇,拿起杯子,仰头喝下。

众人又勉励一番,林平只点头答应,

等到日暮时分,吃饱喝足,纷纷散去,犹如归鸟入巢。

。。。

就着冷淡月色,佐以金秋晚风。

林平微闭双眼,放空大脑,放慢脚步,一个人享受这静谧孤独。

回到老宅,已是入夜时分了。

推开斑驳的木门,走进小院,犹如孤鸟入巢。

小院里万籁俱寂,地下杂草都无,只有一株三人合围,高有数丈的桂花树俏生生地立在院子里。

好像一位大家闺秀。

金秋时节,月桂飘香。

林平脱了靴子,随手一扔,赤足踩在地上。

走近桂树,两手轻扶,将头慢慢靠在树上,无声地抽泣起来。

月光朦胧,晒下一片清晖,照出斑驳树影。

。。。

。。。

月上中天,清冷月光洒在庭院之中,洒在桂树之上。

院外偶有犬吠蝉鸣之外传来。

小院里,亭亭玉立的桂花树上,开始升起氤氲之气。

庭院中,香气开始翻腾,而不散开,香味腻得死人。

桂花香气和氤氲之气翻腾不止,奔腾往上,过上一时半刻,才稍稍平静下来。

桂树百年来吞吐月花,如今已经修炼成妖,不再是草木之属了。

它虽然已经成妖,仍是十分谨慎,只在夜深人静之时,吸食天地菁英。

院中雾气蒸腾,隔绝视线,无人看得清它的面目。

它吸食了天地菁英之后,一双黄褐色的眼眸忽地看向了房中沉睡的林平。

林平睡得昏昏沉沉,只觉身体一冷,恍如坠落寒池。

化作一阵黄风,沿着窗棂钻了进去。

绕着房中转了一圈,落地化为一个手持木杖的矮小侏儒女子。

这女子一身黄衣,面容枯燥,鸡皮褐发。

握起木杖,用杖尖轻轻地在这他心口一敲。

林平只觉心口一痛,随即不省人事。

女子这才不缓不急地趴在林平上方,张大嘴巴开始吸取阳气。

林平的脸色变得惨白,像敷了一层又一层的白色脂粉。

它吸足了阳气之后,连忙摸出镜子,细细端详着自己的脸蛋,发现比昨夜果然嫩上许多,顿时露出笑意。

。。。

鸡鸣声起,旭日将升。

它收起镜子,化作一阵黄风遁走,院中的浓雾也开始散开。

鸡鸣之声大做,一轮旭日从东方升起,院中阴气终于一空,难得开始有了点暖意。

朝阳透过窗棂照在林平脸上,他也难得感受到了一些暖意,惨白的脸上透出一点点的血色。

太阳升起,彭城嘈杂起来。

新的一天开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