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魔教动向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600字
  • 2022-06-06 16:28:45

“屠杀蓬莱一派,你们就真的毫无悔过之心?”临影真人看着眼前的一群人,质问道。

南宫少卿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看着临影真人想说什么,但其态度已经给了临影真人答案。

“留下姓名!”临影真人望着眼前无药可救的少年,眉头紧紧皱起,问道:“尔等所犯下的这等恶事,就不怕人皇陛下降罪吗?”

“哈哈哈,”南宫少卿仿佛在看一个笑话,“那是谁屠灭了蓬莱?人皇向谁降罪?”

临影真人目光突然有些迷茫,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今日我所带来的人,是三十六个并月境的年轻能者,北君旭那个老头子没少关注各方势力,你说当世,何方势力拥有三十六个并月境的天之骄子?尽管在他眼皮子底下,我依旧招兵买马,实力有了此等强大,你猜我是谁?”

临影真人抛话道:“魔教中人。”

南宫少卿一脸笑意,继续说:“魔教?魔教有魔天教,戮仙宗,百花谷,离魂崖,千机亭,哪个?难道说是那些魔教的小派?这么多人对蓬莱屠杀,你让北君旭抓谁?难不成都抓起来?哈哈哈!”

说着,身后的黑衣众人也哈哈大笑起来,“没有证据,你怎么抓?我知道,除非你们像魔教一样,没有任何证据地直接向全部魔教势力降下死罪,我信!你们正教,也就是那么无耻!我等着!我等着北君旭的圣旨!只要你们敢!”

南宫少卿杀气逼人,也向临影真人表明了态度。临影真人也明白,这个少年没有亮出身份,等于没有任何软肋和弱点,他什么都可以付出。

而人皇和正教,证据不足,也没有实力去动魔教,临影真人已经拦不住他们了。

以自己一人之力,尽管和他们打起来,也取不回九黎魔盒,因为他不确定自己能否打得过眼前这些并月、驭月、破月的这几十个人。

现在,他不敢动手,双方争斗胜负尚未可知,就算杀的了他们,自己也会付出些代价,打起来,也只能是两败俱伤,真是魔教中人,心狠,果断。

“走!”

很快,南宫少卿众人已经离开了,天海阁的大火也已经焚烧殆尽量,甚至廉胜的尸体都已经化为尘埃,廉阳则静静的躺在临影真人的怀里。

临影真人看着怀里的小廉阳,嘴角的血迹让她才不得不用法术细细查看当前廉阳的伤势,想为他疗伤。

什么!这……

本以为廉阳奄奄一息,非常虚弱,但临影真人这一看,竟然发现廉阳的重伤正在飞快恢复,临影真人本以为这个蓬莱岛主的孩子可能天赋不差,修为不弱才导致伤恢复得这么厉害。

但事实并非如此,临影真人竟然看不出廉阳修为的多少。

这可真是奇怪了,这个孩子身上的法术气息被完美隐藏,这究竟……

就在疑惑重重时,临影真人才看见廉阳脖颈的天奇项链,难道说……

原来如此。

临影真人总算解决了疑问,发现并无大碍之后,沉甸甸的心才放下。

临影真人又看向廉阳脖子上那闪闪的项链,有些感叹,怪不得他们单独带走了这个孩子,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对着虚幻若无的廉胜道:“今你被灭门,你的儿子就让我来照顾吧,世间仇恨,无常不断,但愿你的孩子能明白,也希望他可以不被俗世之力所迷惑。”

随后,临影真人抱着廉阳离开了蓬莱岛。

帝天山脉。玉门山。玉门宫。

玉门宫乃是人界第一修仙正宗,对立的则是人界第一成魔邪宗的魔天教。

而玉门宫、魔天教与空仑府,并称“天下三大巨头”。又与龙吟殿、唐门、蓬莱岛、星辰阁并称正教五大门派。

而天下门派之内一定是各有分工,例如魔天教有四殿,殿主则是风雨雷电四人,分别处理教中事务,是魔天教主的左膀右臂。

空仑府有六君,以礼、乐、射、御、书、数为标志,帮助空仑府主处理事务,也是空仑府主的左膀右臂。

而玉门宫,天下三大巨头之首的玉门宫处于帝天山脉之内,玉门宫开派两千余年,身在山脉之中,却是一点也不黑暗,建筑建在了其中的玉门山,光彩之气照遍整个玉门山半山腰,称为玉门诸殿,因而玉门宫为道教风采,故其五殿名为:玄清殿、天清殿,地清殿,凡清殿,长老殿,各殿主也是玉门宫掌门的左膀右臂。

玉门宫开派已有两千余年,而后从中兴祖师五代掌门天心子直至临影真人,哪一位莫不是修为高深。

玉门宫弟子不下千人。除此外,还有掌门临影真人亲自掌管的一主殿——玄清殿。玄清殿被其余四殿包围着,也体现出了玄清殿至高无上的地位。

在玉门宫主殿领域,也就是玄清殿领域中,有主殿灵心堂,是众殿主议事的地方,地位乃是至高无上的。连其余三殿领域中的主殿也是无法比拟的。

此时灵心堂中,临影真人坐在了主位上,主位左右边靠下各有两个位子。

左边第一位坐着一位男子,满头白发,确实十分不显老,但确实神采奕奕。其次是一位女子,头上的白发表示她已经经过了岁月沧桑,身上浅粉道袍在身,风雅美丽。

右边第一位坐着一位男子身穿白衣道袍,黑发垂肩,清秀洒脱,其次的一位与其余几人确是不同,白发苍苍的一位老人,紫衣道袍在身,不与其他几人相同,他正闭着双眼冥想。

临影真人向众人讲述了此次前去蓬莱的经过,道:“我亲自去了一趟蓬莱后,经过就是这样。诸位且谈,此事该当如何?”

左边第一位的男子首先发言,对临影真人道:“一定是魔教所为,此事应当对其余诸派发出警惕,目前蓬莱岛被全族屠灭的消息还没有传来,魔教定然会趁机再除一派,同时我等,也应当注意防范。”

右边第一位男子一听,点了点头,对临影真人又道:“我赞成苍古师兄所说,魔教此刻已经开始有了动静,蓬莱这一灭,要知道,我正教五大门派可是少了一个。”

倒是粉衣道袍女子一听两个男人说的话,摇摇头,反对道:“苍古师兄和笙师弟为何如此笃定?魔教确实凶残,但近年来无论是魔天教还是戮仙宗,都不曾对我们这些修仙门派动手,更何况就算是魔教,我们怕什么,我们正教五大门派亦不是吃素的,都是立世千年的大势力,随随便便动手就能拿下我们?”

这一番说辞,倒是惹得左右边两位殿主略显尴尬,女子向来的霸气让他俩不敢说话。

临影真人打破沉寂说道:“那几个黑衣人中,有一人年纪轻轻,我与之交手,虽然实力在我之下,但潜力无限,并且恐怕已经突破到破月的境界。”

“一个破月境的年轻人?”临影真人的话算是把在场的人惊到了,包括那一旁白发老人的眼皮更是稍动。

破月境是什么境界他们再清楚不过了,因为这几位殿主基本都是破月境内的能者,他们更清楚到达他们这个境界需要多少阅历和努力。

女子显然比众男子更理性些,说道:“现今魔教与我们明面上已经重归于好,即便笑里藏刀,我们依旧不敢打破这份平静,蓬莱既然已灭,也便无法挽回,掌门师兄刚才所言,让我想到目前魔教中年轻一辈的能者确实不少,魔天教那孩子登位后一直谨小慎微,料想不会是破月境,最可能的也就是百花谷,那个人可是不简单的,不过,先勿需下定论,掌门师兄,我建议探查一下各方动向,如果是魔教,就一定会用魔晶石做什么,而这恐怕才是重中之重。”

右边道袍、被称为笙师弟的男子道:“咳咳,确当如此,蓬莱也算五门派中最辛苦的一门,两千年来保护着天奇与魔晶这两件上古神器,忠心耿耿,连我们玉门宫也是自愧不如,如此草草给了他人,起码也该让他们知道厉害,嘿嘿。”男子最后偷笑了几声,惹得那女子无奈摇头。

这么大人了,都是玉门宫一殿之主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的言语,丢人。

那名男子全名东方笙,乃凡清殿殿主,平生行为说话从容,正因如此,弟子们和他也是最为亲近。

“诚然如此,千云师妹说的极对,这两件神物不可小觑,”临影真人点了点头,接着看向左边那位男子道,“那便麻烦苍古师兄,小心派人去巡查,查探魔晶与九黎魔盒的去处,看看何人所得,另外探查魔教有何动向。”

粉衣女子名千云,是地清殿一脉殿主,平时对弟子也是十分疼爱,弟子们对这位地清殿主也是很尊敬。

“好。”左边男子,乃是天清殿之主——苍古,他也是在座五人中,除了老者外,和临影真人一辈中辈分最高的人,掌门临影真人也要称作“师兄”,同时他对待弟子也是严格至极,向来公正不徇私。

“既如此,那孩子既是蓬莱之人,有天奇在手,掌门打算将他放置何处?”这时候旁边的那位紫衣道袍的老者问道。

老者所言一出,天地凡玄四位殿主注意力吸引过来,相互看了看各自,又看了看临影真人,临影真人犹豫片刻,还是说道:“师叔,我想将这孩子收归门下。”

说到这位老者,若论修为,临影真人自己不在此老者之上,再论资质,那更是不及了。

这名老者乃是玉门宫玉门诸殿之中的长老殿中的领袖——段竺真人,资历高出眼前众人一辈,甚至于在往年同辈之间,段竺真人的年纪也是最年长,修为也是比师兄弟高,称之为天才也是毫不为过,乃是现在玉门宫中唯一的太上长老,修为深不可测,就连掌门临影真人也不敢轻易言说击败。

长老殿不像其他四殿弟子众多,人丁相对单薄,其内部分太上长老、普通长老和执事长老,太上长老人数稀少,大部分已经远离玉门宫清修去了,其资历在掌门与一概殿主之上,普通长老基本是和掌门等人同辈分,但地位在其之下,至于执事长老大部分都是服务约束于弟子以及长老,身份较低。

目前在这世上,升破月乃至以上者,唯有几人,最具代表的莫过于人皇北君旭,空仑府主北渊,玉门宫掌门临影真人,还有部分的正教和魔教的领袖,但相传目前中土之上闻名的诸人强者大部分不过才踏到破月。

至于破月境上面的魂月之境,乃至往上,中土上有此等者,恐怕手指也数得过来,有传言,那位已故的魔天教主南宫季灵,修为登峰造极,可能已经触碰到了那座魂月的天梯……

段竺真人赞同道:“可以,这孩子如今算是无父无母的一个孤儿,来到玉门宫,也算是有了归处。”

“关于这个男孩,如果真是魔教所为,他们那边已经放走了这一个活着的蓬莱人,而为了天奇的下落一定又会有所动向,如果那孩子还记得此次遇袭,且还记得所发生的事,能够指认魔教残害蓬莱一族,固然是好的,如果他不记得此事,那……”

段竺真人没有说下去,不过在场众人也都明白,如果廉阳不记得,那和死无对证也差不了多少了。

临影真人一听,也是同意道:“我明白,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段竺真人点了点头,说道:“就怕不是魔教,是朝廷想对各教整改,蓄积实力,一统江湖也说不定。此事不可不防!”

此言一出倒是吓得诸人一身冷汗,也是只有修为超凡、年纪相仿的段竺真人才不惧朝廷。

接着,段竺真人又想到了刚才千云所说的魔天教那个孩童——南宫少卿,“魔天教那个南宫小子也要注意,他也是小小年纪,也要探查,就怕他是个城府极深,心狠的小家伙。想当初一届我玉门宫惊云大会的时候,从南宫季灵带着魔教五大门派参与,我就看出来南宫季灵此人心之狠毒,此子能比他老子弱?”

“听师叔的,确实一定要探查清楚这个十几岁的少年的动向。”临影真人说道。

“南宫季灵给他留了一群烂摊子,南宫季灵死后,魔天教一蹶不振,这小子不动很正常,可一旦打理好,那可就……”千云没再说下去。

“哪里是烂摊子,你别忘了,魔天教身处帝陨山脉最深处,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那底下是什么,是火焰祭坛!”提到这里,苍古却意外地大声反驳。

“那又如何?一个火焰祭坛荒废快千年了,仅仅靠着那一点点残余的天元地力就能一步登天?”

“你!”

千云一张利口说得苍古无力反驳。

苍古和千云两人越吵越凶,倒是旁边的东方笙靠过来:“二位消消气,跑题了。”

被东方笙这么一劝,那两人才停嘴,千云虽说是师妹,可对这师兄苍古可是一点也不放在眼里,更是对他印象很坏,不屑一顾。

段竺真人再次笑道:“小苍古的话倒是提醒了我,魔天教总坛那下边,可是火焰祭坛。”

“火焰祭坛是上古魔晶炼化大成之地,说不定还真是魔天教的倚仗。”

就在这时候,一位俊俏的男弟子来到了灵心殿堂中,伸手行礼拜之,对着临影真人道:“师尊,他醒了。”

“嗯,那我去看看了。”接着,临影真人起身,各殿主及段竺真人也赶忙起身。

接着三殿主行礼,“送,掌门师兄(弟)。”

接着,临影真人又看了一下段竺真人,段竺真人点了点头,临影真人便离开了灵心堂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