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宿主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407字
  • 2022-06-12 21:14:23

廉胜恐惧地看着南宫少卿,角落的廉阳已经被抬起,说不了一句话。

南宫少卿一见,笑道:“原来是这样一个孩子。”

接着,君雷抬起廉阳的手停下,廉阳啪一下掉落在地上,君雷正准备一掌打了过去,了解这个孩童。

“住手。”手握魔盒的南宫少卿却阻止了他的举动。

一旁的廉阳也缓缓爬起,其实他也并未见过多少世面,遇到这种事,只是呆呆站着,也不敢说话。

一旁的南宫少卿感受着廉阳修为的高低。随后他只是再次微笑,对廉胜说道:“廉胜,本座猜想,他是你儿子吧?”

廉胜不语,面无表情,并不想透露太多的东西。

南宫少卿见到了廉胜的表情,微微点了点头,“不承认是吧?”

接着他看向廉阳,若有所思,他体会过童年无父无母的生活,哪怕望着鼎盛的魔天教,他的心中也充满悲凉之气。

而廉阳此刻,看着面前的这群戴面具的黑衣人,久久也不敢说话,只敢偷偷望向戴着深蓝色面具的南宫少卿。

此时此刻,南宫少卿不过十五岁,而面前这个也是不到十岁的少年,让他动了稍稍的恻隐之心。

“本座给你个机会,廉胜,你现在无法行动,七经八脉皆已受损,不能使用法术了,而你的儿子,没有这么大的能力救你,不如打个赌。”南宫少卿笑了笑,“看一看本座给你儿子一掌,你这儿子还能不能活下去了,看看你父子俩如何存活,若是你儿子活下去,算他运气好,若是活不下去,那就只能葬送在蓬莱,你们蓬莱全族,将无一人生还,廉胜,不要说本座冷血无情!”

接着,南宫少卿同样黑气再起,一股电光石火般的恶力击向廉阳,直接将廉阳口露鲜血,廉阳从小不会太多的法术,体质自然很差的,所以很快就晕倒了,甚至嘴角露出血迹。毕竟他确实抵挡不住破月境的一击。

廉胜一见南宫少卿这般行为,因为自己已经身受重伤,所以只能以微弱的眼神看向廉阳的情况。

看到廉阳的晕厥,廉胜心中五味杂陈,魔盒已被夺去,难道我蓬莱世代守护,却要沦落到被灭的下场吗!难道我们现在真的无法将魔盒和天奇继续守护下去了吗!

廉胜再一次看向南宫少卿,他又一次想到了他的父亲,他想起来了那个人,一个自己曾杀死的人,一个从悬崖上落入深渊的人,一个叱咤风云的人。

廉胜看着廉阳,心想:他竟然只动用了五成的功力,原来他有心软的时候,这和他老爹真不配。没想到,尽管你的儿子也和你一样,修为高强,但也怪不得我们了,是他动了放过我们的念头,我一定要想办法让阳儿活下去!

南宫少卿背过身子,不想去看廉胜和廉阳的反应,他的眼中仍是愤怒,他也不想回头,他其实也有些嫉妒廉阳,同是孩子,他明白失去父亲的痛苦,凭什么他们要好好的。

可他又心软,动了恻隐之心,不想廉阳和自己一样,承受失去父亲的痛苦,所以他才想到先打死小的,再打死老的。同时他也明白,深爱的儿子在自己面前死去,这是对老的的一种折磨。

廉胜看着廉阳,知道廉阳的情况无法好转,心中充满担忧,但也想不出什么能救他的办法:阳儿伤成这样,恐命不久矣。等临影真人一来,早已没有时间了!这该怎么办啊!

稍待片刻,南宫少卿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情景,廉胜也是没有其他办法了,接着,南宫少卿带着稍稍的遗憾,望着天奇剑,说道:“这剑在这里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此言一处,闭着眼睛死想办法的廉胜猛的睁开眼睛,南宫少卿的话提醒了他,廉胜忽然望向天海阁上的那把剑——天奇。

对啊!有天奇,天奇需要一个宿主,纯真之气,阳儿本为孩童,其气甚纯,若以天奇灌之,好则留住性命,坏则神形俱亡。

天奇乃至宝,也不能被他们所得,如果将天奇剑灵移到阳儿体内,倒有可能保住性命,尽管霸道又如何,这也是一线生机啊!是廉阳存活下去的唯一机会,可若如此,我恐怕……

好!初时元始天尊托我派守护魔晶、天奇、九黎,既然到了现在,九黎和魔晶被邪派所得,那我死也要保住天奇,我便以死谢罪!回报列祖!

廉明本来就是盘腿而坐,接着伸直腰板,宁死也要完成这一步,双手交叉,呼唤天奇,用移明之法控制住天奇,那天奇被动而悬在空中,随后慢慢移动。

这也是天奇的第一次离开它原本的位置,因为天奇在经过两千多年的沉淀,基本已经和天海阁的光芒绑在了一起。

所以用肉眼去看的话,天奇的移动带走了大部分的光芒,这也让天海阁顶上所流露的光彩之力退减了不少,但天奇剑看起来更加光彩耀眼,也是,天气毕竟是上古神器。

“少主,廉胜这家伙在做什么?”这一边的君雷倒是大惊。

南宫少卿也看着这一幕,“他还不想放弃?我看那孩子已经过去这一会儿,死得差不多了吧,靠天奇,能救得了?还能起死回生?”

“少主,我看这廉胜动用天奇,恐怕不止救他儿子。”落雨猜出了一点,但众人还是不大明白。

虽然说天奇乃是上古神器,但仅仅依靠剑气,莫说是起生回生了,就算稍稍去用来疗伤,效果也绝对不好,因为天奇是神物,剑气霸道,除了宿主,没有人敢命令神物。

再看廉阳这边,天奇逐渐靠近廉阳,渐渐地,天奇向外输发的剑气收敛了一些,廉胜又慢慢转移在躺着的廉阳身前,廉阳身体慢慢飘起,随后距离天奇剑也越来越近,明显可以看出天奇的灵力正在慢慢地传输给了廉阳。

景色夺目光彩,很快天奇剑转念化为一串项链,出现在了廉阳的脖子上,以此也仿佛护住了廉阳身体的奇经八脉。

“少主,这哪是用天奇救他啊,廉胜是在把天奇和廉阳融为一体,他要让廉阳成为天奇的宿主啊!”最先明白过来的还是女性的落雨。

“不——绝对不行!”南宫少卿也反应过来,“我父亲说天奇缺的就是纯真之气,缺的就是一个宿主的力量,这也是能和魔晶对抗的原因,没有宿主,所以天奇才需要和九黎魔盒一起对抗魔晶,没有了魔盒辅助,亦没有宿主的天奇就无法和魔晶相抗!所有人一起动手,绝不能让他完成!”

南宫少卿带头向前,身后众黑衣人也是紧随其后,众人挥拳将力量全全打在了戴着已经变成天奇项链的廉阳身上。

“没用了!”廉胜继续施展,这股力量直接将南宫少卿击退在后,“天奇剑气霸道无比,好不容易有宿主可以承受,它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我已经将天奇和阳儿引到了一起,天奇已经明显缠上了它的宿主,它不会让任何人来侵扰自己和宿主的融合,不会让任何人!”

此刻,功法相成,廉阳也回到地面,但仍是昏迷不醒,廉胜也放下双手,望着大好的天海阁,一口鲜血便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仰望天海阁顶。

他看着昏迷不醒的廉阳,阳儿,天奇虽说是正然之物,可毕竟霸道,若你能逃过一劫,将来你能有所成就,若真有那一日,为父在天还真想看看你辉煌的时候。都已经到了此刻,相信他应该快来了吧?他一定能救得了你的。

“好你个廉胜!”落雨实在是有些看不惯现在廉胜的态度,正准备出手了结他。

“算了。”南宫少卿用手臂拦住了廉胜,“他已经油尽灯枯,承受了我的攻击,加封仪式被破,再加上刚才引动天奇,他已经是快死的人了,又何必多费功夫?”

廉胜听了南宫少卿的话,也是冷哼一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只不过此刻的他,已经快没有疲惫了。他最后轻唤了一声:“阿荨……”

一代蓬莱掌门廉胜缓缓闭上眼睛,经脉寸断而死。

“可恶!”君雷在一旁有些愤怒,来到廉阳身边,直接准备一拳了解了他。

“住手!”南宫少卿沉下心来,“事已至此,无力挽回。不过也没事,收获不小,如今,蓬莱已灭,回去休整几月,我们该继续执行下一个计划了。”

接着南宫少卿指着廉阳:“雷叔,带上他,把天海阁烧了,我们回去。”

“是!”君雷拱手道,接着抬起廉阳的身子,落雨则挥手,顷刻之间,天海阁里面火光四起,随后落雨君雷跟着南宫少卿众人出了天海阁。

南宫少卿此刻还在庆幸,因为他觉得尽管天奇和廉阳合二为一了又如何?自己还是可以带着他回魔天教,之后慢慢研究,慢慢瓦解,到最后胜利的还是自己。

可他并不知道,廉胜其实在之前就已经联系了玉门宫掌门临影真人,他更不知道因为这次南宫少卿对廉阳动了恻隐之心而导致天奇有主,造就了他一生的不甘,使得以后他的大业彻底崩塌。

此时此刻,一个看似年轻,却满头白发的男人来到蓬莱岛,他的长相不属于俊美型,线条冷硬,五官如刀削般,刚毅冷漠,黑眸平和,让人略显温暖。

他眉眼间堆满了漠然,眼神淡淡的平静的滑过他瞳孔不经意地微微一缩,眸底有道凌厉的光芒闪过,一身白衣道袍飘起。

虽说年轻,但实际上,却早已经过了岁月沧桑,一头白发,暴露了他的年龄,他登岛之后,也感受到了戾气极重,满岛的怨气满天,“看来我是来晚了一步。”

从他到天海阁一路走来,看遍满地的尸体,这让他也很惊讶,恐怕没人会生还,如今蓬莱全族,整个岛屿上上下下无人生还,外面的弟子恐怕也剩十之一二,蓬莱也算彻底完了。

迈着步伐,他也来到了天海阁外,正巧的是,此刻南宫少卿众人从天海阁里刚刚出来。

南宫少卿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看着下面的男人,南宫少卿倒是没有太多的惊讶。

“临影!”旁边的君雷冷哼一声,凶狠的看着男人。

男人的目光转向喊着自己的君雷,其实临影真人和君雷也算是认识的,毕竟南宫季灵和临影真人也是死对头,自然也认识南宫季灵的下属。

但由于君雷戴着面具,这让男人一时猜不出这是何人,但听着声音却是耳熟。但男人的注意还是看到君雷抱着一个小孩。

一息之间,男人瞬间来到君雷面前,君雷也是反应迅速,右手顶上男人的掌,谁知男人的目标根本就不在君雷自己身上,他的目标是廉阳,男人左手发力,绕过君雷的手掌,重力压在君雷肩上。

随后直接将君雷抱着的廉阳提起,身旁的南宫少卿也是破月境,尽管反应稍慢,但也来得及,知道男人想抢夺廉阳,这怎么能答应,接着直接冲向男人侧面,分散他的注意力,好让君雷趁机抢夺。

哪知男人根本无瑕争斗,夺过廉阳后,脚步升起,顶住南宫少卿的攻势,随后借力而起,与他们拉开距离,男人不用猜就知道,这个孩子是蓬莱最后的生命。

男人站立平静后,明显感受到脚上承受的压力不小,“没想到你也是破月境,阁下是哪位?”

南宫少卿没有回答男人的话,只是轻笑:“没想到堂堂玉门宫掌门,破月七重天修为的大能竟然来了,这个孩子看来是争不过你,真不打算将他给我?”

男人仔细打量面前的这位年轻人,暗暗吃惊,听声音年纪轻轻,修为达到破月境,实在骇人听闻。

不过重点还是现在蓬莱的一片狼藉,被眼前这群人屠杀殆尽,忽然心中顿生气愤:“你们此番,违逆天道!蓬莱一门弟子上千,蓬莱一族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也有上千人,罔顾人伦,残害无辜,仅剩下了这一个遗孤,我又怎么可能给你?”临影真人冷漠看着众人。

“临影,你太可笑了!自诩名门正派,残害无辜?你们难道没有残害过无辜吗!”南宫少卿质问。这一刻,他知道自己不能说太多,这样会暴露身份,此时还不是为自己的父亲打抱不平的时候。

临影真人沉默着,不愿意继续说下去。

南宫少卿看着他的模样,冷哼一声,“没想到你现在才来,不过晚了,你只救了一个廉胜的孩子。”

落雨凑到南宫少卿耳边,小声道:“少主,那孩子身怀天奇,我们真的不……”

南宫少卿看着落雨,小声回答道:“在场的就算一起动手,也胜负难说,临影毕竟不是正在维持封印的廉胜,要是和现在全盛时期的临影较量,我自己也要赔进去,我们魔教的精锐都在这里,为了下一步计划,保存实力,那个孩子,我们日后再说。”

“走!”南宫少卿喊道,没有管眼前的临影真人,无视之下,准备离开。

“等一下!”临影真人挥袖阻挡了南宫少卿的去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