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趁火打劫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188字
  • 2022-05-08 15:06:35

一个时辰过后。天海阁外。

十几个黑衣人已经踏进了这里,目前天海阁外除了加固的弟子以及立下的阵法以外,还有数十名弟子看守在天海阁阁门外,不允许任何人踏进天海阁一步。

站在天海阁外的侍卫见到天空中,大喊:“什么人!”

侍卫一见,便这十几个黑衣人来者不善,本来廉胜想让廉明全权负责管理蓬莱,并不打算让他参与此次加封仪式,毕竟整个岛上的绝大多高手都被拉到这里进行加固仪式,总要留一些人手,以防不测。

相信以廉明他并月五重天的实力,当然可以胜任,可关键找不到他人了,廉胜也没有特别在意,他不知道的是,廉明已经被魔教的人抓走了。

侍卫们见到如此多的黑衣人,都也十分谨慎,但群龙无首,都不敢多说,他们也不是傻子,这么大阵仗,来的人一定不简单。这时其中一人对着黑衣人们说道:“不管你们是谁,你们可知道此处乃是蓬莱圣地,胆敢闯天海阁,就不怕承受我蓬莱的怒火吗!”

数十个黑衣人沉默中,这让那个叫喊的蓬莱子弟更加了一份恐惧,“弟兄们,上!”

很快,蓬莱弟子一拥而上,冲上前去。黑衣人一方也是迎接蓬莱弟子的进攻,两方乱战起来。

这时候,天渐渐暗了下来,黑云密布,增添了几分恐惧。在天海阁外,数十个黑衣人和蓬莱弟子周旋,蓬莱弟子的修为大都在触月境以下,而黑衣人们可都高他们一层,蓬莱一方很明显处于下风。

而还有一些黑衣人则是在其他地方做着惨无人道的事情,他们从天海阁为中心,逐步向外疯狂屠杀蓬莱的族人。

南宫少卿跨着步伐来了,身后跟着的,是雨和雷两名殿主——落雨和君雷。南宫少卿看着眼前这些垂死挣扎、和黑衣人们对抗的蓬莱侍卫,冷冷言道:“蓬莱今天,是灭定了。”

其中一个蓬莱侍卫对准了南宫少卿使出宝剑,可是身旁的君雷使出一掌挡住了他的进攻。

侍卫们十分惊讶,损伤了蓬莱如此多的人,没办法,他们也只好硬拼,君雷冷哼一声:“不自量力!”

南宫少卿道:“蓬莱的子弟,哼!弱小!”

接着,南宫少卿的目光转向了天海阁,天海阁四周,四十二名弟子盘膝而坐,一手向着苍天以两指而定,一手则定于胸前。

“面前的四十二个,交给你二人了,本座不会费心思亲自灭这一帮废物的。”南宫少卿轻声道。

“是!”君雷和落雨缓缓后退,目标瞅准了那些弟子们。

而南宫少卿则迈着步伐来到了天海阁阁门,伸手准备打开阁门。

“嘶——”一束光芒瞬间划过,南宫少卿的手在触碰到天海阁门的那一刻便被烧伤了,这顿时让南宫少卿大为恼怒:“这是什么阵?”

南宫少卿看着手上被灼烧的伤痕,紧紧握紧了手,心中怒火中烧,接着狠狠挥出一拳,“给我破!”

附在整个天海阁的金光墙壁顿时出现了裂痕,随着南宫少卿这一拳的后劲,只听“砰”地一声,墙壁被震碎。

“啊——”就在这同时,形成天海大阵的众位协助封印的蓬莱弟子瞬间被影响,高指九天的手忽然被震下,不过他们也不是泛泛之辈,尽管这样,他们的另一只手仍然在坚持着,不过也没用了,因为君雷和落雨,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尽管现在阁门紧闭,天海大阵的破裂让在场的廉胜以及众长老被惊到,在加固封印的同时,分神议论。

“你们可曾感受的?”

“自然感受到了,也不知道是谁胆敢来我蓬莱!”

“掌门,这该怎么办,天海大阵被破,弟子们的力量也消失了,这……”

这时候,躲在隐蔽之处的小廉阳也紧张起来忽然就屏住了呼吸,丝毫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但小廉阳这一下,就引起了廉胜的注意,看着廉阳所藏的地方,联想到先前廉阳的躲藏,猜测其中那人多半是自己的儿子。

廉胜不敢怠慢,自己修为比诸长老高,所以才能提前几分察觉到廉阳的所在。

趁着诸长老没有感知到廉阳存在之前,廉胜道:“诸位长老别急,此刻正在紧密的关头之间,无论外界有任何干扰,都要静心!”

听着廉胜的话,众长老只得如此,都闭上了眼睛。随后廉胜手上一道微光射向廉阳所在,隐藏住了他的气息。

一来让长老发现有人,短时间是解释不了自己儿子私闯天海阁,多半还会引起长老分心,二来有敌人进攻天海阁,即便有人攻进来,也能保护这个没有修为的孩子一分生机,毕竟自己现在手无缚鸡之力,维持这场加封仪式根本分不出心来保护廉阳。

廉胜本来想闭上的眼睛认真专注仪式,但就在这时,天海阁的大门被打开了,廉胜看向阁门,看到了南宫少卿,也看到了他身后的黑衣人群,一股不祥的预感心头而发,轻言道:“何人来我蓬莱,敢来闯天海阁!”

南宫少卿玩弄的眼神看着廉胜,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也根本懒得说话,看着那八人正中心的台上,放着魔盒,接着抬头看起,光芒耀眼的那柄天奇。

南宫少卿毫不多言,伸手施展,一股强大的气流从手中涌出,似是闪雷之术,南宫少卿手上光芒狠狠地冲上那廉胜八人之中一人。

长老们包括廉胜,都正处紧张时刻,哪有机会分出身来和南宫少卿众人对抗。

只是一瞬间,光芒击中一名长老,此刻他们的功力和精力都已经因为加封仪式而抽去,也根本没有任何能够抵抗南宫少卿的办法,向魔盒传递功力,这也并非小事,廉胜等人哪有机会脱身,恐怕此刻也只能任人宰割了,根本就是毫无还手之力。

那名长老被击中后,一口鲜血从口吐出,双手根本也无法挺下去,直接倒地身亡。

“四长老!”蓬莱七名长老向来同气连枝,见到四长老倒下,众人心中愤恨又加了一层,但重点并不在这里。

重点是廉胜的反应,以廉胜破月三重天的修为明显可以感觉到这个人的修为虽然低于自己,但也差不了多少。

廉胜面不改色地说道:“阁下是魔教哪一派的,好歹留下姓名!”

南宫少卿脸的上半部分戴着面具,但依旧能从下半部脸看出南宫少卿此刻的内心,是多么激动,曾经将父亲置之死地的廉胜,也会有今天这样害怕,害怕到装得面不改色都那么假:“你猜呢?”

一声稍显稚嫩尚未成熟的声音传到廉胜以及众长老的耳中。他才多大啊?这声音明显是个少年孩童啊!

廉胜的大脑飞速运转,在脑海中迅速对号入座,想起了那个人的儿子——魔天教遗孤南宫少卿。

接着廉胜的眼神中透露出几分绝望,但还是冷哼一声,“没想到,没想到啊,没想到一个连十六岁都不到的少年,小小年纪竟然能修炼到破月境,但你不要忘了,蓬莱是正教门派,你若敢动蓬莱,天下门派不会放过你们!”

“呵呵呵,”南宫少卿笑着看着廉胜,接着冷笑道,“你们这一群虚伪的家伙,什么正教门派,披着正教的外衣,背地里竟然做出比我们魔教还要无耻的事情,还妄图拿天下门派来压我,你不觉得现在的你们,已经是苟延残喘,垂死挣扎吗!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廉胜看得出来南宫少卿现在被仇恨所蒙蔽,他解释道:“当年一世,你父亲所做所为,皆为天下不齿,若没有人皇陛下从中调和,我们这些修仙门派早已经斗得两败俱伤,杀你父亲,乃是天下大义!”

“什么狗屁大义!”南宫少卿怒口反驳,“当年一事,无论真相如何,结局都没有变!照本座看来,就是那个坐在龙椅的北君旭忌惮我父已经修炼到魂月境,会威胁到他的地位,才妄图加害!”

这时,南宫少卿身旁的落雨,凑近南宫少卿的耳朵低声道:“少主,我看廉胜是在拖延时间,我们要快了。”

南宫少卿听完后,左手一挥,后面的众黑衣人一拥而入,三下五除二,经过了黑衣人的洗割,剩下的六位长老——全灭!

南宫少卿对唯独只剩下的廉胜说:“你的坚持已经没用了!”

廉胜眼神直盯着南宫少卿:“你必遭天谴!”

南宫少卿大笑,施展法术,一掌上的黑气冲杀,冲上廉胜,廉胜硬是撑下了这一击。

也不亏是破月境的人物,尽管被南宫少卿打成重伤,吐了一口鲜血,廉胜依然双手硬撑着仪式。

南宫少卿有趣地看着廉胜:“看来你还真是死都不怕!行,还是让你多活一会吧!本座要让你看着,你所做的所有,全部化为灰烬!”

接着,南宫少卿将目光投向九黎魔盒,然后缓缓走到面前,伸手准备触碰,就在即将触碰的那一刻,忽然之间雷霆发威,天空弥漫怒性,金光乍现,仿佛为南宫少卿的做法表示不满。

“魔盒放在我蓬莱天海阁千百年,这千百年无人触碰,无人敢动,魔盒是神物,即便你是破月境又如何!”廉胜大笑,嘲讽着南宫少卿。

南宫少卿看了九黎魔盒许久,“直到今天,还没有本座办不好的事情!”

说完,南宫少卿右手黑气突显,闪电一般的雷霆之势忽涌而至,好似龙爪一般,随后,南宫少卿直迎上去。

黑色的龙爪之气靠近九黎魔盒,黑色的浓雾顿时笼罩了所谓的金光,可是这股南宫少卿的黑气却迟迟未曾摄入。

“少主我们来帮忙!”一旁的君雷和落雨也不能只看着,二人上前,伸手触碰南宫少卿的后背,将真气源源不断地汇集到南宫少卿身上。

南宫少卿汗水滴落,他明显感受到这股金光不仅没有被黑气所压制,反而还吞噬着黑气,这让南宫少卿越来越吃力。

“不用,快些退下!”一股弹力震开了君雷和落雨,只剩了南宫少卿仍在继续坚持中。

“魔教中人,怎么可能会拿起封魔圣物——九黎魔盒呢,你们此番来我蓬莱,注定无功而返。”一旁的廉胜尽情的嘲讽南宫少卿,无比庆幸。

可就在下一刻,九黎魔盒本身突然有些动荡,在不稳的状态下,虽然南宫少卿的黑气没有渗透到九黎魔盒中,但可以看出来,九黎魔盒本身之中,一股股黑气突然迸发。

和南宫少卿的黑气里应外合,只是数秒间,九黎魔盒已经被完全吞噬。紧接着魔盒的威能彻底不在,南宫少卿终于拿起了魔盒。

也是那一瞬间,仅剩的廉胜被迫结束了加封仪式,但却也遭受了强大的反噬,这也让他不得不盘膝而坐,恢复状态。

这……怎么可能?

廉胜明显有些不相信,他作为蓬莱掌门,自然比当世任何人都了解这些圣物,更是经过数代蓬莱掌门的经验,非常熟知这九黎魔盒是什么东西。

这乃是神物啊,最一开始就能将魔晶完全封印在内,这又岂是凡品,任何魔鬼都将在魔盒的催动下彻底消亡,南宫少卿又如何拿的动呢?

难道他不是魔教的人?

又或者,是那盒子里的魔晶石?

南宫少卿拿到了九黎魔盒也是稍稍有些喜悦,“我说过,只要本座想,就没有本座办不到的事!”

随后,慢慢欣赏九黎魔盒的南宫少卿将目光转向廉胜,“接下来,到你了!”

此刻,旁边躲在角落里的廉阳,原本大气也不敢喘,当他看到了蓬莱长老的死亡他都没有一些太大的反应,但当小廉阳看到坏人们将矛头指向自己父亲的时候,他终于爆发了!

“爹爹!”

这一声,尽管气息被隐藏,也无可奈何,被诸人发现。

南宫少卿沉默不语,他看向一个角落,那正是廉阳藏的地方!

廉胜本就已经知道了儿子藏在那里,一看南宫少卿停下,本来一想到蓬莱即将灭亡,就已经万分恐惧,这下自己的孩子也被发现了,他沉寂地缓缓闭上眼睛,彻底绝望。

旁边的君雷显然也感觉到了廉阳的存在,也明白南宫少卿的意思,随后从南宫少卿身后走出来,然后步步走向廉阳藏的地方。

向前走了几步,君雷抬起右手,手指轻轻一捏,接着慢慢继续向上抬起,只见廉阳从中慢慢被拽起,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