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仪式开始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3944字
  • 2022-05-08 13:27:56

廉明有些颤颤巍巍地站着,一口鲜血吐出,甚至吐出来的血,也使草木凋零。廉明感觉全身苦痛,心脏压缩一般。

可廉明毕竟不是凡人,也是蓬莱大师兄,也是参加过中土最高的龙门三千集会的修仙人,廉明强行定住心神,迫使自己能够冷静下来。

尽管嘴角流血,廉明还是强支撑,不让自己失去意识,“刚才那血虫……血虫是什么?”

黑衣人一听这廉明中了血虫居然还能站着和自己说话,也是一惊,“修为果然不弱,中了我的疟蛊虫,还能这么冷静,我这可是用了天下五毒虫和七七八八的毒草养出来的,你受的那只,可是我的蛊母培养的第一只,本尊第一次用,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哈哈哈,你成为第一个牺牲者,觉得很荣幸吧?哈哈哈!”

“你们魔教……魔教也就……也就只会搞这些卑鄙的伎俩!”

终于廉明再也承受不住,他的身体倒在地上,全身的毒液都在沸腾和翻滚。

“哈哈哈,”在廉明昏倒前一刻,黑衣人放荡不羁的笑容仍然在耳中挥之不去。

黑衣人冷笑一声,更加女性的一面展来,道:“蓬莱,看来还真是没有一个能打的啊,和我一过招都那么不经打,唉~~日后这正教,也还是打不过魔教啊。”

说着,他望着自己刚才对付廉明的右手,慢慢的感叹着。

“那只是一个小小的蓬莱岛,若你有本事,为何不去玉门宫!让临影也试试你这蛊毒呢!”

只见旁边突然走来了一人,同样身穿黑衣,但戴着蓝色面具,看身高和声音,是一位少年,正是南宫少卿,只见他走到黑衣人面前,就这样看着他。

黑衣人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小子来的这么快,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借着魔天教攻打蓬莱岛的空隙,好好修炼自己的毒功,豢养自己的毒虫。

既然他已经来了,自己也不好随意就大开杀戒,“是是是,少主说的对,我的蛊毒确实只能对付这等小派,确实还需要勤加苦练,要对付临影,属下明白该怎么做。比起来,还是教主修为高强。属下也只能高望了。”他赶忙对着南宫少卿拱手说道,似乎他对南宫少卿充满恐惧,丝毫不敢再说一句话了。

接着黑衣人摘下了蒙面的面纱,露出了一副青年男子相貌,头发呈黑,但其言行举止有些过于温柔和妩媚,手指更是时不时的兰花指现,还有眼神满满的妩媚,着实让人无语。

一个青年向一个十五岁少年拍马屁,在旁人看起来,还真是令人可笑,但知情人都明白,这两个人,一个是天下三大巨头之一的魔天教少主,一个是魔教五门派之一的百花谷谷主,论身份和地位,如此拜见,理所应当,更何况,这位魔天教少主的心机和手段,绝非常人可比。

百花谷主微微抬头看着南宫少卿,透过面具发现他的目光并不在看自己,而是蹲下身子,去查看昏迷的廉明。

南宫少卿也是慧眼识珠,看着昏迷不醒的廉明,暗暗称奇,真没想到蓬莱首徒的天资如此优秀,要是被他拿去豢养毒虫,岂不可惜了他一身修为?

“你说的也不全然是错,”南宫少卿看了昏厥的廉明,否定了黑衣人的话,“看得出来,你炼化的疟蛊虫确实厉害的很,这廉明天资不凡,一个小小的蛊虫就这么轻而易举将他击败,你们百花谷的实力,看来本座还是不清楚啊。”

黑衣人一听南宫少卿的话顿时吓得站不住脚跟,对南宫少卿的恐惧又加了几分,“少主恕罪,怎么可能啊,我百花谷所有的机密和底蕴早已全然交给您,哪能还有您不清楚的事,少主真是冤枉我了!”

“无妨,本座知道你对魔天教的忠心,你且不必如此担惊受怕。”南宫少卿尽管戴着面具,说话仍然是不动声色,没有流出一点态度。

“还有——”南宫少卿又道。他起身看向黑衣人说:“你拍马屁对我是没用的。”

“是是是,”黑衣人咽了一口唾沫,他很恐惧,他当然知道为什么。

一个十五岁的孩童,连毛都还没长齐,以一个少年之资独自撑起了魔天教,而他自己,因为怀着对正教和朝廷的仇恨,发疯似的拼命修炼。

黑衣人当然记得当初,南宫少卿一人身在火焰祭坛中,受烈火焚烧,魔天教风雨雷电四殿主来护法帮助,离魂崖、百花谷、千机亭等大大小小魔教门派,有多数高手护法,用尽了天元地力。

加上他自己天赋绝佳,悟性逆天,他用了五年时间,到了驭月九重天的实力,以此进行下去,再过几年,恐怕天下正魔两教就是他的天下了,凭借这等天资,突破魂月境界是一定的了,说不定,连人皇……

不仅如此,小小少年,硬撑下来了庞大基业的魔天教,凭借这些,他不下于当年他叱咤风云的父亲——南宫季灵,成为第二个南宫季灵,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所以作为百花谷首脑掌门,修为已达驭月六重天,良禽择木而息,贤臣择主而侍,自然要为前途考虑。

曾经他自己也是年仅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登上了百花谷谷主之位,全因他的师父修为入魔太深,惨死以后,自己无奈上位,孤力支撑了百花谷。

而后的日子里,当他看到了南宫少卿时,觉得自己是庆幸的,因为自己当初没有像南宫少卿一样,给自己背上那么重的担子。

但他实在是对南宫少卿充满了恐惧。南宫少卿城府太深,心机太重,修为太强,做事太谨慎了,总之就是,太可怕了。

“墨羽寒,这个人,本座要了。”南宫少卿随口说道。

百花谷主墨羽寒听了,也是没有反驳,恭恭敬敬拱手道:“这是当然,少主请便。”

墨羽寒不敢怠慢,南宫少卿要的人,他自然很乐观,尽管他自己觉得很可惜,这么一个天资聪慧,根骨不错的人却要这么交出去,也没办法,他不敢抢。

尽管南宫少卿带着面具,从他微微一笑的状态下,不难看出他了解墨羽寒的心思,他沉声道:“当初,你百花谷可是第一个追随本教之人,本座不会拿你怎样的,你也不用那么怕本座,这个廉明尽管你得不得,我也依旧会补偿你。”

“谢少主体谅。”墨羽寒听了南宫少卿的话,心中也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南宫少卿又道:“这个廉明,是个人物,记得十年一届的龙门三千集会中,此人就已经展现不凡的实力,若为我所用,也总要比你将他杀掉好得多,你就先把他带回总坛吧,此时正好是用人之际,我们进攻蓬莱也不过是棋局的第一步而已。”他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他已经查看了廉明自身实力,倒是不弱。

“是,属下明白。”墨羽寒拱手道。

“本座知道你的忠心,你带来的并月境的弟子已经足够本座对蓬莱下手,你作为堂堂谷主,还是带着廉明回去吧,别让他人觉得,你一位谷主,在我面前毫无威信。”

南宫少卿的话传入了墨羽寒的耳朵里,本人也已经离开。墨羽寒望着南宫少卿的离开,若有所思,又看着昏倒的廉明,说不出话来。

他也明白南宫少卿说的只是一番说辞,至于真正为什么不愿意让自己留下来,或许在他眼里,除了魔天教中人,其他人皆不可信,虽说那三十六个并月境高手中,有来自外宗之人,但只要他们的首脑不在,他们只能听从南宫少卿的号令。

总的来说南宫少卿还是怕,他所追求的,只是一个领袖,带领着一个组织。

天海阁中。临近午时。

此时,众蓬莱长老和岛主廉胜共计八人都聚在了天海阁中,蓬莱的诸位长老也都是修为不凡,最弱的也是驭月境的实力,可以说在场的已经是蓬莱岛的核心力量了。

廉胜此刻也是百感交集,他对这次仪式其实并没有绝对的把握,“大长老,这次仪式有没有绝对的把握?”

“这……”大长老也是不知,“目前天海阁外,触月一重天以上的弟子共四十二人都已经在阁外布好阵型,而我蓬莱子民中并月境弟子也有几人,相信可以平稳度过。”

廉胜听了大长老的话这才把垂着的心放下,又忽然想起什么事,问道:“本来让廉明去办的,他现在怎么还没有回来?”

大长老也是有些疑惑,“我也不知。”

但身旁的二长老却言道:“据某个弟子透露,说廉明在告诉他们互相传递触月境弟子前来天海阁后,他便离开了,此时此刻,也不知廉明去了何处。”

“以往弟子大都在外失踪,如今竟然在蓬莱之内失踪不见,恐怕会有有心之人来蓬莱捣乱,”廉胜猜道,“以防万一,二长老,且告诉弟子们,布天海大阵,绝不能让人在如此关键时刻来蓬莱惹事。”

“不可!”大长老急忙反对,“如若让弟子们布阵又要实行加封仪式,双管齐下,恐怕会事倍功半!”

众人沉默,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样做的后果呢。

“不得已而为之,那就让他们少用几成功力布阵,只要护住天海阁就好,保证驭月以下无人可破。”廉胜言道,他心里已经是打好了算盘,“如今除了魔教相信没人敢打我蓬莱的主意,而根据自己所知,如今魔教沉息,活跃的人大都在驭月以下,驭月以上的也基本都闭了关,让弟子们如此,也算是做了保障。”

廉胜的主意虽然听起来有些许的漏洞,但众长老也只能应允,毕竟这已经是最好的方法了。

“此次的加封仪式要比以往多七个时辰左右,大约是二十个时辰,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大长老言道。

廉胜听了大长老的话,心中总觉得有些不详预感,接着对众长老说:“也不知廉明是否对玉门宫传信,以防万一,我还是先去传信,这样我的心也能踏实几分。”

众人默许,待到廉胜千里传音后,这场加封仪式便要开始。

只见阵法突现,几丈远的天海大阵从四十二个人手中喷出,蓝色光芒瞬间染破天空,与此同时,天海阁四方也化作金色光芒的气焰,从那四十二个方向合并,光彩三人。

再看天海阁中,廉胜外加蓬莱七位长老,八人以八卦位盘膝而坐,金色光芒以乾、坤、坎、离、震、巽、艮、兑八个方位同时而出集结于天奇剑尖之上,神圣一般的光芒浑然落下,压制住魔晶的恶气,众人以此修为与魔盒上空天奇剑配合,上空的天奇的光芒乍现。剑影刺向魔盒,不!准确的是魔盒中的魔晶。

廉胜众人双眼紧闭,不敢有一毫懈怠。

“诸位,如今这次比前几次更加难办,所以这次才会找来触月境修为以上的弟子,蓬莱上下,万众一心。这次,我们要压制住魔晶,廉胜在此谢过诸位了!”

尽管没有对话,廉胜的声音从每个弟子和长老的脑海中浮现。

“蓬莱福泽!千秋万载!”

“蓬莱福泽!千秋万载!”

此刻,所有人坚信这八个字,又增添了几分斗志。廉胜的心中又增添了骄傲,心中暗想:最初我蓬莱尚受元始大天尊托付,看守这魔晶天奇千余年,今日,放手一搏!

这个仪式一旦开始,将无法终止!所有人的心中,狂热与兴奋正在不断燃烧!此刻,成败在此一举了。

而此时,由于廉胜对这次仪式不敢儿戏,这让他暂时没有感受到,有一个幼小的身影偷偷躲在天海阁某处,十分小心地在他们旁边看着廉胜等人施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