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妖人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3748字
  • 2022-05-20 18:30:17

“胡闹!”廉胜挥袖,“如今都已经到了我蓬莱一脉最为重要的时刻,你才多高修为?你就不要在这里捣乱了,要知道,此次封印……”

“什么叫捣乱?我也是尽我蓬莱的责任,就算我娘亲在这里,她也会同意!”

廉胜停顿了一下,每一次廉阳提了他的母亲,廉胜总是无力反驳,可廉胜还是心中有些许苦涩,接着犹豫了一会儿,他不宜将这次加封仪式的凶险与之细说。

接着,廉胜蹲下来对他说:“阳儿,父亲没时间陪你,实在对不起,可现在到了危机时刻,我也顾不得你了,你儿时无母,为父可以答应你,此事一过,我定当给你一个交代。”

廉阳一听又是以往的老台词,生气地说:“又是同样的话,我告诉你,你儿子现在才刚突破知月二重天,你要是再不指导你的儿子,全天下就知道堂堂蓬莱掌门之子是一个只有知月境二重天的废柴!”

廉胜瞪了一下廉阳,十分严肃地说道:“以往我也是教过你法术,还有我们蓬莱的功法,可每次都是你不学,以前我说你连知月境三重天都突破不了,也休要找我陪你。现在父亲答应你,这次劫难一过,我一定好好陪你,为父一言九鼎。”

廉阳听了,略显自嘲一般地说:“好!”

接着廉阳又吐出无语的表情说:“但愿您不要违背!”廉阳的这句话透露出了他对廉胜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

廉胜听了,也听出了他的意思,只是摇了摇头,表示很无奈。

廉阳和廉胜聊完之后,廉阳出了天海阁,走出了阁门。

待到阁门一关,站在天海阁前的廉阳有几分可气,而后嘴角露出一点笑意边走边说:“有什么了不起,一个仪式而已,还不让我帮忙,我要是去了,添了一份力,那也还是好事呢,凭什么不让我去。”

“行,我看看这场仪式总没事吧,我也没见过呢。”接着他的目光又转向刚才进去的那个地方,心里已经打好了算盘。

此时此刻,就距离天海阁不远处的一座小山顶之上。有三十几名黑衣人停留在这里,他们皆戴着面具。

其中,现在最前面的,望天海阁的一位黑衣人笑了笑:“终于等到了。”

他的声音极淡,有些童气,带着冰冷的气息,又流淌着几分喜悦,听着年龄只不过才十五岁左右他带着一个深蓝色的面具,一身与后面的黑衣人无异样,黑衣众人只是都带着黑色面具。

十五岁少年从面具中看他的那双眼睛,黑眸太锐利,让人不敢和他相视太久,同时他小小年纪却有那一身的冷厉雾气,很是慑人,而修为也是莫测。

这时少年右边的一个黑衣人道说:“少主,主上临终交代了,此时是九黎魔盒最弱的时候,而魔晶的力量已经很强大了。”那人语言中很是兴奋。

少年笑了笑,说:“雷叔说的我记得呢,父亲交代最重要的可是魔晶石,雨姨,探听清楚了吗?你看何时攻打才好?”

左边的黑衣人淡淡女声传来,又十分严肃:“蓬莱又把全岛触月境界以上的人都叫过去了,少主,我们这些人都是并月境以上的,再加上少主你驭月九重天之力,一定会……”

“等等。”少年微微一笑,打断了那女子的话。

女黑衣人有些疑问道:“少主?”

“雨姨,你说错了一点。”少年有些得意地看向落雨,尽管他带着面具,但从他的眼神和语气中不难看不出来,他有些许的激动,“我现在是破月境,一重天。”

简简单单一言,随风而过,但让在场众人皆是一颤,毕竟将破月一重天和这个面前不过十五岁的少年结合起来,实在是惊世骇俗。

少年毕竟是动用了魔教禁术,甚至是勉勉强强强行提升到如今的境界,生生把修为堆了起来,但毕竟天赋异禀,他的资质与毅力,数百年也独他一人,虽然强行提升境界会带来不小的坏影响,但以小小年纪达到十五岁,足以震惊天下了。

“恭喜少主!圣尊护佑!”

“恭喜少主!圣尊护佑!”

“嘘——”少年冷风而过的语气,“且莫激动,莫要引起蓬莱的注意。雨姨,你且继续。”

女黑衣人差点没有反应过来,道:“我说到哪了?哦哦,少主,我打听清楚了,绝对没有错,他们午时将会开始举行加固封印仪式,属下认为,先派诸人去探探蓬莱的虚实,看看有多少留下的高手没有参与,这场仪式比以往来说,由于加封的力量薄弱,所以加封时间会长,绝对会长于以往,所以我们在未时进攻便是最佳时机。”

少年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嗯,既如此,雷叔。”

右边黑衣人即声道:“属下在。”

“你且和雨姨去探探虚实,查探天海阁地形就好,注意隐藏,切记不可深入,以防打草惊蛇。”

左边的女黑衣人落雨一听,与君雷齐声道:“是。”

接着,少年转身对着三十六个黑衣人道:“除那两位殿主外,尔等皆隐藏身迹,随时听从本座和两殿殿主命令,至于本座,相信那个少谷主也来助本座了,本座去看看他在哪吸收人魄。”

落雨、君雷两人早在南宫季灵时实力就已经不可小觑,二人关系甚好,目前两人实力不在驭月之下,也与其子南宫少卿关系甚好。

同时在魔天教四殿主冥风、落雨、君雷、闪电中另外二人,南宫少卿也是一直把很多事务教由他们管理。这四人早在南宫少卿很小时,他们也对南宫少卿特别好。而这位戴着蓝色面具的黑衣少年,正是十五岁的南宫少卿。

他难以回忆这几年来自己是如何支撑这天下门派魔教领袖之一的魔天教的。

“想当初,父亲叱咤风云,没想到被北渊、临影和廉胜暗算,甚至死无葬身之地!还被人如此的讽刺嘲笑,枉我父亲大好的魔天教,此次一定要报仇!”南宫少卿大呵一声,紧接着诸名黑衣人消失不见。

而另一边,廉明也已经通知了绝大多数的触月境弟子,相信他们彼此相告的话,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而对于向玉门宫传信,为了防止有心人,廉明也是还没有去办,现在剩下的,就只有先去传信给玉门宫,而后便是报告廉胜了,而就在他走着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四周有些地方不对劲了。

廉明的第一反应还是廉阳,因为在这蓬莱之中,敢对蓬莱首徒兼大师兄进行戏弄的,也只有廉阳一人,但很快廉明否决了,因为他感觉空气中稍有几分肃杀之气。

他又抬头,接着又望向四周,好诡异的修行,宛若流水,本是温柔,但水冰寒冷,让人不寒而栗。廉明眉头紧锁,脸上严肃而冷汗不止。

只是忽然之间,廉明所感受的那股“水”一般的气流只是瞬间就化成一股黑气,冲向了廉明。

还好廉明修为不弱,只见他起身一闪,往后一躲,躲开了这道黑气。

廉明死死盯着这股黑气心中大惊,自己生在蓬莱,长在蓬莱,熟知蓬莱气息,这股黑气绝对是外来之物,只是这气势让廉明稍有恐惧,其主绝非善类,修为恐怕不下于并月境七重天。

“阁下难道还不现身吗?”

只见那黑气在天空中团团而合,一位蒙面黑衣人从其中现身,转眼便来到了廉明的面前。

廉明笑了笑,道:“阁下是谁,敢在蓬莱做此等偷袭之事,不觉得太不把蓬莱放在眼里了吧?”

黑衣人呵斥一声,阴柔的声音传来:“本尊杀你,是你的荣光,本尊可不会放过你,你的修为非常适合接受本尊的洗礼。小子,本尊劝你一句,最好赶快自行了断,省得本尊动手!”黑衣人背着手,对廉明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廉明抬头望着他,深思了一会儿,听着那人的声音明显是有些妩媚。此人到底是谁,如今蓬莱正处关键时刻,此人来着,来者不善。

廉明道:“阁下究竟是什么人,要知道,此处可是蓬莱岛,和蓬莱作对,你要知道你将付出多大的代价!”廉明没有打算和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家伙讲好话。

黑衣人表情有些妩媚,接着用几分妖娆的声音道:“蓬莱岛又怎么样,正教五门派又如何,如今,魔晶之力一日比一日强盛,天奇,也渐渐制不住魔晶,九黎,更也压制不住它,要说蓬莱今日状况,可以说,蓬莱如今稍有不慎,魔晶出世,天下即毁,一切罪责都将归于蓬莱,哈哈哈!”

廉明听着黑衣人的笑声,心中不甘之愤便出来了,手指向黑衣人,道:“妖人!不要太狂妄了,今天要让你知道我廉明的厉害!”

黑衣人一见廉明的愤怒,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带着些许魅惑,一挥袖,“小子,遇到我,算你倒霉,受死吧!”

随着他的话语,黑衣人的手中黑气突发,邪光乍现。黑衣人又一声冷笑,只听一声呼啸,掌气逼人。

廉明一见,暗想此人邪气太重,无论如何,定要拿下此人。不然日后不知要伤害多少无辜的人。

廉明话不多说,手中拔剑,灵剑出鞘,冲向前来进攻的黑衣人。黑衣人的掌法,皮肉打不过硬铁,回旋一转,站立在地上,同时身手敏捷,躲过廉明的剑。

这一灵敏的躲开,让廉明低下头来开始苦思了,此人为何能有如此敏捷的躲开攻击,修为不仅在我之上,而且全然不弱。我只在并月五重天,他恐怕已经……

廉明抬头一望他,看着那人的鬼气血色红光乍现,廉明明白,此人敢来,绝对不止一人,为今之计,既然无法取胜,就要想办法脱身,只有脱身,报告掌门加强戒备,否则我蓬莱千年基业,就要毁在了这等妖人手中!

廉明二话不说,起身跃起,再次上前,一剑斩去,实是绝招,他知道自己胜算实在是太低了,必须如此,才能有一线机会可以逃走!

黑衣人一阵大笑,得意极了:“小儿,看本尊如何治你!”

黑衣人从身上拿出一个细小的会动的东西,像是一只血虫,“咔咔”两声,黑衣人手中血虫血腥的味道扑鼻而来。

“去吧!”黑衣人一声大笑,只听血虫一声哀鸣,它便直直地顶上了廉明的剑气,紧接着血虫直接被廉明生生劈开。

廉明些许庆幸,自己总算还是接下来了这妖人的一招,自己也总能有机会逃走了。

可情况哪里是廉明想的如此简单,只见廉明看向黑衣人,黑衣人只是悠闲地看着廉明,仿佛就像看戏一般,廉明也没有多想,就在准备要逃走的时刻,廉明忽然感受到一股强大毒液深入体内,一阵剧痛从廉明的五脏六腑甚至四肢传来。

廉明这才明白,那血虫哪里是劈开那么容易,它身上全是毒液,被一劈开,那毒液生生透过肌肤透进身体而且运行极快,再看看周围花草,莫说是沾染血虫毒液的,哪怕是受血虫气息干扰的,草木一片全然枯萎,无有生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