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千年守护的神物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3870字
  • 2022-05-08 13:27:06

茫茫东海之上浪海涛天,浪潮潮头有数丈之高,一涌而至,疯狂的潮汛充满令人战栗的恐怖和高深莫测的神秘感觉。

它们如巨雷般的海潮像千军万马席地而卷,在呐喊、嘶鸣中向岸边奔去。

海潮狂暴得像个恶魔,翻腾的泡沫,失去了均衡的节奏。狂潮拍石,十里海岸同时金钟齐鸣,铿铿锵锵,很有节奏。

暗绿色的海水,卷起城墙一样高的巨浪狂涌过来,那阵势真像千匹奔腾的战马向着敌人冲锋陷阵。一道道波浪不断涌来,撞击在岩石上,发出了天崩地裂的吼声,喷溅着雪白的泡沫.海潮像冲锋的队伍一样。

海风又起来了,波涛汹涌,呼啸的海浪跃过防波堤,漫上了岛上。

四周悬崖峭壁环列,峭壁下有终年奔腾咆哮的海浪不断拍打着礁岩。渐渐地,海浪停了,似乎是累了、倦了,此刻的海浪特别的温顺,低低的吟唱。

那潮声平息了,接着又翻滚,轻轻涌过,像大海的诗韵,满含着哲理和启示,那意境,如春风轻拔琴弦,如暮花飘落柔波。那涨潮或落潮时,那一声声有节奏的拍打海滩的声响,宛如慈母拍婴儿入睡发出的催眠曲。

白色的海浪吻着翡翠的岛屿,五彩缤纷的花丛中隐约见美丽的仙女在歌舞,她们显示着生命的活跃与神妙!

在这浩瀚无边的湛蓝的海洋上,有一座驼峰山样的岛屿矗立在海中。在这座仙岛上的人,多数都是修仙者,这就是中原正教五大门派之一的蓬莱岛!

蓬莱岛,为何可以成为仙家名派,难道是因为掌门治门有功么?这当然不是,蓬莱,坐落于东海之上,是东海之上最强大的势力。

岛上人口众多,凡是岛上之人,都为蓬莱门派之人,蓬莱岛是中土神州大地上少有的子民派别,也就是说,蓬莱岛其实并不是靠外来招生为主,在蓬莱岛中,来自外来的人其实很少,大都是存在于蓬莱岛本土之上的,虽然说其他门派也是大有此类,但蓬莱的特殊性在于,在蓬莱岛上,居家安业的普通百姓,依旧是蓬莱一门之人,而且蓬莱岛若非特殊情况,基本不招收外来弟子。

这固然可以保证蓬莱功法不会外传,也不会失传,可弊端也是非常明显,没有外来弟子,这也导致了蓬莱人才的缺失,因而造成蓬莱岛的式微,比如说现在。

此时此刻,坐落在蓬莱岛的中心地带,一座高大的楼阁建筑拔地而起,虽然周围亦是房屋满布,但这座楼阁可不简单,且看它正门上,高挂一块牌匾——天海阁。

天海阁建筑并不算大高大,其阁内的四周环境也十分简谱,总体并没有什么突出之处,但在阁中中央却有一座小的平台。

台上浮空着一个诡异的黑盒子,同时盒子上黑气弥漫,戾气很重。可在盒子之上的几米初,一把夺目光彩的剑立在上空,剑尖指向黑盒子,一股正气镇住了黑盒子内强大的黑气,但同时又显得十分勉强。

这件黑盒子和宝剑尤为重要,由蓬莱岛世代看守,基本从蓬莱开派掌门一直传到了现在,历代掌门无不以此为重任。

两件东西在蓬莱岛传了上千年,守护它们,并且维持封印成为历代掌门必须做也是不得不做的事情,而关于这两件东西的来历,还要来自于一个上古传说:

话说这世间初成之时,天地还是洪荒一样的惨淡场景。

大荒前期,神州大地上的人族还是个可怜的小势力,可怜到被灵与魔所食,被仙和圣所用,那是人之一族的黑暗年代。

在那时,无数仙、灵、魔、圣争斗不断,难休难止,他们都想一举掌管天地法则,人族就像昆虫一般,在夹缝中艰苦生存。

经过数十万年的演变,灵人隐去,兽人灭绝大半,只有仙,圣容存于世,但仙圣也在百年造化之中,领悟道行,升天封神。

此时的人族才正式登上舞台,到了大荒后期,一场真正决定天地法则的战争就此打响,灵人、兽人开始与之抗争,其中以六合魔皇与九翼天龙为首发动神州乱,人在这场战争中被动承受,无奈中,求于仙,与仙联盟,一同与灵人、兽人抗争。

那场仙魔大战在任何史料上都没有记载,唯一知道的,只是开始和结果。人在仙的帮助下扫乱了魔根,将灵、魔、兽全部流放到了灵界,永世不得踏出界门一步。

至此,仙成为主宰。天下遂分此三界;天,人和由灵、兽、魔共成的灵界,这场大荒时代才彻底结束。

上古时代,天界衰微,无数仙人流失在外,天界实力大大折损,在这场决定天界地位的关键时刻,天帝决定在保证收取人成仙的标准外,另取灵、兽和由人生恨的魔,也可加入天界。

尽管这个是不入流的糟主意,但这确实是保持实力,维护天界的办法。

于是乎暗邪天尊这个名字,就在百年后,响彻天地之间。他早年时,横空出世,凡胎肉体,修为超凡,仅弱冠之年便达破月七重天,自帝陨山脉自修立门,开宗创派,为“魔天教”,十年后,江湖之上无人不知,实为惊彻天地!

魔天教,这个门派在不出十年的日子里蒸蒸日上,与同样是新势力玉门宫分庭抗礼,莫不是玉门宫有明义天尊,魔天教就真的一路顺畅,走向强盛。

暗邪天尊修炼极快,但身法或许邪恶,以至于邪气缠身,不能自已,本以为他会以强大的修为震慑灵界,奈何天界却向人界罪恶抛出橄榄枝,于是机缘巧合之下,暗邪天尊成功地进入天界。

天帝正式命为“暗邪”,全称“暗灵元天成宗定邪天尊”,可暗邪天尊是因心性不纯而入天界,遭到众仙家的轻蔑,亦不受天帝重用,自命不凡的暗邪天尊最终选择偷入下界,重新选择加入了灵界,受到了灵尊的重用。

暗邪天尊受灵尊之命再入人界,寻求可助灵界重返人间的方法,暗邪天下再次回到魔天教后,掌管教权。

紧接着,暗邪天尊偶然取得了曾经女娲炼石补天后,那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仅剩掉落的最后一颗女娲石,这让暗邪天尊大喜过望,将魔天教全派闭门百年,在人间门派也变得低调许多。

至于暗邪天尊,则在火焰祭坛,将女娲石苦炼百年,化成魔晶石,暗邪天尊实在按耐不住了自己的喜悦,他出了魔天教总坛,魔天教附近方圆五百里的村庄里,无一活口!

不仅如此,诸多修仙大能,还有来自名门大派的各路高手,都想挽救这一场灾难,可均在暗邪天尊的魔晶石下殒命!

一句话说,魔晶是可以摧毁万物的晶石!是乃是由女娲补天石邪化所生的至宝。

经此一事,魔晶的威能大震三界,于是暗邪天尊用魔晶石便助灵界大军源源不断地从灵界之门走出,大军纷纷继续向前开阔,准备灭掉人界,同时,再加上魔天教诸教徒也在通过杀戮宣告强权。

与暗邪天尊在早年间,同在贫穷的铁匠铺长大,被老铁匠养大,学习打铁,成为师兄弟的,就是明义天尊,明义为兄,暗邪为弟,但因道不同不相为谋,各走其路。明义亦是玉门宫的开创者,在玉门宫与魔天教斗争中,二人依旧是尔虞我诈,在天界亦是如此。

明义天尊被天帝封为“明义天尊”,全称“明宗天罗高义金圣天尊”,在暗邪天尊带领入侵人界的,明义天尊被天帝派来,与元始天尊,来解决这场人界的麻烦。

明义天尊对暗邪天尊,由于是师兄弟,从小到大的玩伴,也有诸多心软之时,但这一次,他不会再手软了,因为这关乎到天下苍生!虽然明义天尊没有可以匹敌魔晶的法宝,可自己手上的轮回宝剑,还有天帝的天皇石,也是不凡之物。

明义天尊终还是大义灭亲,全力力攻击暗邪天尊,经过大战,因为暗邪天尊魔晶石强大无比,而败下阵来。

于是,危难之时,明义天尊拿出天帝所赐的天皇石,加上自身血祭,以自己的轮回宝剑为载体,创成天下神剑——天奇。

天奇剑威力巨大,明义天尊在这千钧一发之刻,便与暗邪天尊一决胜负,但这场天魔大战的结果却是同归于尽。

二人大战过后,遗留于战场上的只剩下了天奇与魔晶两件宝物,暗邪与明义肉身尽毁。

又由于二人的激烈碰撞,使得灵界之门关闭,暗邪天尊的计划,终究是未达成的。

元始天尊见证了明暗二人的争斗,他将其天奇与魔晶收回,拿出天后所赐的九黎魔盒,将魔晶封印在了里面,以防再起乱世。

传说当时的他拿起天奇剑,冲着它摇了摇头,道:“此物该需要一个真正的主人啊。”

而在那时,天界却出现了变故,天帝被杀,天界因此大乱,元始天尊怕天界有心怀不轨之人夺取宝物,自己又难当守住。那时他路经蓬莱仙岛,发现此岛地秀钟灵,人杰辈出,乃是一处难得的宝地,于是他将封印着魔晶的魔盒和天奇交给了古老的蓬莱一族。

当他交给蓬莱族长时,自己又望这蓬莱气象只说了一句:“你族与此二物有缘,收好吧。”于是,便返回天界。

那时的蓬莱族长将魔盒放在蓬莱中心的天海阁中,将天奇宝剑,放在魔盒上方,以真气与九黎魔盒,再加上蓬莱仙气共同压制住魔晶的邪气,封印了它的力量。

魔晶因此,从未破除封印,一直被囚禁在内。

蓬莱一族世代守护着天海阁中的宝物,在以后的日子里,天下对于蓬莱,特别是蓬莱中的宝物好奇万分,其中也是不乏有心中有鬼之人,妄图摧毁蓬莱,得到梦寐以求的天与魔两件法宝。

于是乎蓬莱的练武之风渐重,为了守护宝物,他们必须如此,直到两千年后的现在,蓬莱岛已经成为中土正教五门派之一,也是唯一以世族开宗立派,基本不招收外来弟子的豪门势力。

如今,两千年的时间瞬息而过,天魔大战已经成了过往的传说。

这些年来,每过百年,一直是蓬莱掌门,也就是蓬莱岛主最为担忧的时候,因为每当这个时间,天奇与魔盒能量大幅度降低,魔晶的力量在这千年的时间里则越来越强。

蓬莱历代掌门,都在那时召集众长老开启加封仪式以压制魔晶,帮助天奇剑和九黎魔盒扛过那一段危险期。

但事事都有始终,魔晶愈压愈强,而蓬莱众长老却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尽管如此,此事万分重要,也是万分危险,一个不当,就有可能反噬,性命不保,乃至魔晶再现,祸害苍生。

此刻天海阁中,那位昔年帝天崖上的蓝衣男子、当今蓬莱的现任掌门兼岛主廉胜面对着天奇发愁,身旁只有一位老者。

“这几年,魔晶的力量有所增强了,比我上回参与的加封仪式时强了不少。”老者的年纪也有些大了,双手背后,皱着眉头,长发又有些领袖气味,若有所思,沉默片刻后,又看着九黎魔盒,叹了口气。

廉胜也望着天奇,暗暗发愁,言道:“确实,魔晶之力愈发强大,只因为他的邪气是源源不断的,天奇则不然,天奇每次都需要一股纯之真气维持,只有这样才能维持住和魔晶的真气源源不断的状态,使其二者相互平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