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神秘的古家千金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144字
  • 2022-06-13 22:52:28

古一晴举动的异常显然引起了高台上几人的重视。刚才自打古一晴一出现,就让皇甫泰微微皱眉,因为他认出来这个女孩。

是她?这丫头居然跑出来了?

但现在看着她登上天梯,竟然对天梯的威压毫无不适感的古一晴,心里暗暗吃惊。

没想到这丫头修为更进一步,这天赋,这资质还真是胜了三弟一筹,也是,毕竟……

皇甫泰的目光瞥向魔天教的君雷和闪电二人,心里也是百感交集。

闪电也对古一晴的出现有些意外,转头看向段竺真人,笑道:“看来玉门宫这次要出一个天才了呀。”

段竺真人倒是并不稀奇,毕竟他在刚上台之前就已经感应到那群考生之中,触月境的不在少数,不过他还是神色不溢于表,“别急,后边也许还有。”

“哦?”段竺真人的回答倒是让闪电没有想到,这次考核魔天教这边还是希望玉门宫尽量少一些人通过,毕竟少一个人,玉门宫的力量也就少一分,这样对魔天教向正道开战有绝对的好处。

正说着,古一晴的步伐已经踏上了八十阶,直至此时,她身上的不适感才明显传来,脸上也有些许泛红,虽然修为不低,但其身体素质稍稍不如人意,但这并不会阻挡她的步伐。

毕竟是触月境的人才,这天梯所设,见月境一重天冲一冲即可通过,古一晴的资质早就不在这一层面,费的工夫自然不多。

当然这也让人群之中的唐寒玉悄悄吃惊,而一旁的千少羽则是一脸笑意,因为事情果然不出所料,古一晴的资质不会差。

千少羽看着一旁吃惊的唐寒玉,对她耳边低声道:“怎么样?窝瓜,一晴的资质是不是比你强?”

唐寒玉听到千少羽的声音,冷哼一声,看也不看他一眼,“哼,我看一晴还比你强呢。”

“你又不知道我的修为,说不定啊,我是并月境的呢。”千少羽得意笑了笑。

“你就吹吧,”唐寒玉一脸鄙视,“傻子才相信!”

“爱信不信,”千少羽拿着扇子扇了扇,眼神闪烁,“一会儿我就吓死你。”

“你是并月境?”就在唐寒玉又想把千少羽怼回去的时候,又是刚才的那个青衣男子,一听到千少羽刚才的话,好奇的问。

千少羽打刚才就很气愤这家伙抢了自己的话,本来就没打算理他,这回又说话了,千少羽打量了一下这个青衣男子,没办法形容他,一身朴素,一脸无知,皮肤稍黑,脸上除了无知还是无知。

“怎么?”千少羽非常有意见的问,“你也不信?”

“我信。”青衣男子一脸严肃的回答。

“嗯?”这回轮到唐寒玉和千少羽同时愣住,用非常古怪的眼神看向青衣男子。因为唐寒玉刚才才说了——傻子才信。

青衣男子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解释道:“我不是说我是傻子。”接着他一脸认真的看着唐寒玉和千少羽,说:“其实我也是并月境。”

“???”唐寒玉更加古怪的看着他,接着瞥了一眼千少羽,“看来吹牛的不止你一个,你俩就吹吧。”

“你别不信啊,我……”青衣男子刚想解释,被千少羽拦住了。

千少羽耸了耸肩,“你别解释了,那个窝瓜不会给人笑脸,你解释也没用。”

“滚!”唐寒玉恶狠狠道,“你别胡说八道。”

千少羽小哼一声,一副不与你一般见识的模样,根本不理会唐寒玉,对着青衣男子道:“相比这个窝瓜,咱俩还不如看在天梯的那姑娘,温柔还有实力,不像某人。”

这下,彻底惹怒了某人,“哎呀——”

“喂喂喂,叫什么叫。”

“就是,吓我一大跳。”

听到千少羽的叫声,周边人满口抱怨,直到这时,唐寒玉才松手。

台下虽是闹剧,天梯上却很正点。只见古一晴迈着轻松的步伐已经踏上了九十阶,平均几息一步的速度倒是让高台上的段竺真人拍手叫绝。

“这小姑娘的实力不错啊,小小年纪能入此等境界,资质上上之等啊。”段竺真人赞美道。

一旁的唐门门主唐海也是点了点头,“此女轻轻松松毫不费力就踏上九十阶,比起前二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仅如此,看她这身法,似乎有些熟悉啊。”

“确实很熟悉,此女的身法与功法复杂多变,这还真让我想不起来是何派所有,”颜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胡须,疑惑不解,实在想不起来。

“这都想不起来?唐门主,小颜,这记性可比老夫都差劲喽。”段竺真人玩笑道。

“你想起来那还不赶紧说,卖什么关子啊。”还得是一旁的云空长老与段竺真人的关系匪浅,毫不客气让他赶紧说话。

段竺真人此刻就像个老顽童一样,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换了个姿势而已,接着一脸无所谓道:“诸位且继续猜呗。”

看到段竺真人如此耍滑头,一旁安静的皇甫泰轻咳一声,引起了诸人的注意。

“既然这样,段竺长老,那就让晚辈介绍一下吧。”皇甫泰说着,看向段竺真人,见他没有说话,便当默认,道:“此女便是古家老家主最小的女儿了。”

此言一出,万般俱静,哪怕是在一旁只是静静看着这群正派家伙闲聊的魔教众人,也不由得眼珠瞪大,震惊万分。

古家,是比皇甫世家更有地位的存在,因为皇族外戚正是古家,古家属于外戚势力,已故的皇后就是来源于古家,因此,当今古家老家主也要叫人皇一声姑父,由于人皇对先皇后挚爱非常,因此古家地位崇高,百年无一改变。

“哦?她只是古凤鸣的小女儿?”但皇甫泰的话却引起了段竺真人另一个疑惑。

因为他从古一晴的身法和功法以及气息之中,察觉到了根本不属于古家的学承,更有几分人皇的气息,如此一个古家人竟然有人皇所传的一丝气息,这才让段竺真人倍感疑惑。

既然如此,其结果只有一个,人皇传授过她法术修行,但人皇的修行基本不传于后代,后代皇室众人也是自行参加门派各自摸索,可人皇北君旭居然对古一晴有所传授,这是非常震惊的一件事情。

段竺真人暗暗冷笑,人皇向来小心眼到了极致,不愿世人修为超他,要不是自己在早他几步到达魂月境,恐怕自己就得被提前弄死,就像南宫季灵一样,而他更是对后代也不私传武学。

也许在坐众人,包括皇甫泰感觉不出来,人皇进百年没有出手,众人自然不知晓其中联系,可段竺真人毕竟是到达了魂月境的人,感知超群,而且他也和人皇交过手,所以,才能察觉到古一晴身上有和人皇相通的气息。

人皇白白传授给一个外人的古家丫头,其中必然有猫腻。

当然,这些话,段竺真人也只能放在肚子里,总要给人皇留点面子,毕竟人皇不公布这件事是有原因的,起码要留点面子吧。

随说着,古一晴就踏上了一百阶,毫不费力,哪怕是脸上连汗珠都没有,走上了第一百阶,但古一晴没有放弃,而且继续走。

所有人都明白,登上第一百阶只是代表你通过了玉门宫新生考核第一关,并不代表录取,而往后还有千难万险,如果第一关得分太低,对后面的关卡也是压力,所以,必须继续登梯,分数越高,万一后面的关卡减分才不至于变成负数而落榜。

看到古一晴登上了第一百阶,段竺真人笑意浮来,对着皇甫泰道:“看来玉门宫与这小丫头有缘,玉门宫会替古凤鸣那老家伙管教她的,小姑娘哭了鼻子,到时候别让他兴师问罪来找我玉门宫。”

此言一出,皇甫泰先是一愣,接着精明的眼神一闪而过,哭笑不得道:“这话前辈还是和古家长子说吧,晚辈当不起这个主啊。”

段竺真人也没理他,就是随口一句看他反正,如果皇甫泰说了其他类似代表古家的话,那他就不是个精明的人,但由此看来,皇甫泰未继承天龙血脉而掌握了半个皇甫家,也不是没有原因。

古一晴此刻已经踏上了一百五十阶,似乎像是一个分水岭,就在古一晴踏上的那一刻,身上的压力双倍增强,直直压住了古一晴的步伐,使她有些难以迈出。

古一晴的汗珠终于在此刻出现,她自己也有些疑惑,按理说见月境就能过百阶,这才一百五十阶,怎么感觉威压压得自己一个触月境的动弹不得呢?

难道是适应?

这下她忽然想起第一个壮汉,急功近利,在天梯“奋勇向前”直追百阶,是因为身体没有完全适应这强有力的威压,导致自己前脚的威压还没有让身体感应过来从而释放气力抵抗,后脚就踏入下一阶,而下一阶的威压抵抗前一步的威压那肯定是抵挡不住。

再加上如今已经是百阶之后了,威压更是和前百阶没法比。想通之后,古一晴弯腰准备迈上前去的步伐顿时收了回来,随即平心静气,运转体内周天各大气穴经脉。

随着心宁静气,古一晴气色好了许多,随即再次踏上阶梯。

一步!

两步!

十步!

二十步!

似乎只是几口气的功夫,身体快速适应身上崭新的威压,然后一步一步向前迈去。

“那姑娘好厉害,拥有触月境的实力真的不弱!”千少羽身旁的青衣男子连连赞叹。

“古家嘛,自然不会弱太多。”千少羽随口道。

“古家?”青衣男子睁大了眼睛,直直看向了天梯的古一晴,随即神色返回平静,嘴角微笑,“果然是豪门的千金。”

千少羽听了青衣男子的话,也是笑了笑,看向天梯的古一晴,心想:恐怕,人家还不止是豪门千金。

此刻的古一晴踏上了两百阶的路,显然此处的分水岭更胜先前,但古一晴仍然不服输,脚步生生往第二百零一阶踏过去,可迟迟不敢落脚,因为威压让自己的身体实在有些痛苦。

古一晴重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厉害的威压,难道是威压差太大么?

古一晴此刻忽然停止了一切举动,抬起右手,看着自己的手心,又抬头看向前方的天梯,接着缓缓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感受一切。

古一晴的这一举动引起了广场上外行人的不解,“那丫头在干什么?”

“好不容易踏过二百阶还不赶紧冲?呆着干嘛?”

“再不向前走,一会儿就得被威压冲下来,到时候分数就那点,别哭鼻子了才好。”

四下的人一个一个话唠一样乱说一通,这让唐寒玉也紧张起来,心急如焚得回头对着千少羽道:“喂喂,虚公子,一晴在干什么,重要关头怎么停下来了?”

千少羽像看傻子一样看向唐寒玉,“还好是一晴在上面,要是你在上面,早就被那股强大的威压弹下来了,同样是触月境,一晴都比你聪明,还不明白吗?”

唐寒玉无语,气愤看向千少羽。

千少羽望着唐寒玉那虎狼一样的眼神,屁股上怂了,说道:“总之你等等吧,一晴恐怕要破境了。”

“现在?”唐寒玉有些诧异,“在天梯上。”

“恐怕是了,”旁边的青衣男子道,“我也感觉出来了,那姑娘恐怕真是要突破了。”

接着青衣男子的目光再次望向天梯,天梯上从古一晴身上散发的绿光气焰逐渐变得鲜艳,青衣男子继续道:“她原本是要蓄力适应压力以及向上再冲击,恐怕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在这里都能突破。”

唐寒玉听了青衣男子的话,看着天梯的一晴,稍过几息后,唐寒玉也明显感觉到了那股突破的趋势。

与此同时,高台上早已对此聊了起来。

“还真是巧了,能在这个时候突破境界。”不善言辞的君雷随口冒出了一句。

“毕竟是古家人,趁热打铁,这第一关的分数,她是低不了太多了,”闪电则在一旁说道。

“也不愧是古家的千金,触月境修为在此若再破六重天,那也不枉是天之骄女。”一旁的唐海也赞美道。

但脾气古怪的段竺真人就没那么说了,“历代考生里,在天梯上破境的也不是没有,但最终还要看她往前能走到哪一步。”

诸人听了,都没敢接这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