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君子修己以安人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129字
  • 2022-06-21 19:51:30

“你想成第一个?那你上啊。”千少羽一口怼了回去,“又没人拦着你,你先冲上去过了关,绝对会成名。”

“要你管!”唐寒玉瞪了他一眼,“我再看看不行吗!不要多管闲事,你怎么不上啊!”

“哼!”千少羽笑着看向她,“我怕我去了,抢了你的风头,那你铁定又得说我了。”

“切。”唐寒玉一脸鄙视。

就连身旁其他人也看不下去了,“别吹牛了,你有本事上啊!”

千少羽倒是没理他们,对着唐寒玉道:“放心吧,你想得太多了,他过不了的,你还是有机会成为第一个的。”

“嗯?”唐寒玉显然不相信,“他懂得四两拨千斤,悟性之高,能力之强,怎么就过不了?我觉得他肯定行。”

千少羽摇了摇头,“我认真点说,他现在距离见月境差一段距离,所以我猜他距离百阶也仅三步之内,我要是不认真点说,他没有机缘通过。”

“哼!”唐寒玉懒得理他,这家伙就知道装得什么都知道,“装神弄鬼!”

此刻的书生已经踏上了九十阶,来到第九十阶,威压更强,书生不得不停下脚步,调整气息,让自己释放出来抵抗威压的气息能够有规律的释放。

人群之中,青衣男子也自言自语道:“走天梯,不能太快,因为人的身体要慢慢适应,不能太慢,因为持续的威压也会消耗体力和真气。”

他的话让一旁的古一晴有些细细的担忧,“好怕自己通过不了,那就丢人了。”

“放心,一晴,你要相信自己,没什么难的。”看到古一晴失去了信心,唐寒玉也赶紧安慰道,接着给千少羽眼色,示意他安慰下古一晴。

千少羽耸了耸肩,随后对着古一晴低声道:“放心,一晴,这第一关很容易,一般到达见月境的都能通过。”

“啊?”古一晴听了千少羽的话明显有些意外,诧异道,“才见月境?”

古一晴的话有些大声,让四周的人脸色不是很好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好的修炼环境,有好的家世和天赋,比如他们身边人有五成以上都在知月境和刚到见月境的线上。

所以听到古一晴的话一来有些脸黑,觉得是她看不起见月境以下的,二来是觉得明显是古一晴在吹牛不害躁,所以大家都不是很乐意。

“喂喂喂,小丫头好大口气,你才多大点,就看不上见月境?”

“就是就是,你修为才多少,有本事和我比试比试,别怪老子我欺负你。”

“抱歉抱歉,我小妹失言了,请多见谅,见谅。”唐寒玉看到对古一晴不利,赶紧过来打圆场。

一旁的千少羽倒没说什么,倒是古一晴吓得有点不敢说话,毕竟是初出江湖的小女孩,只见千少羽他凑到古一晴耳边小声道:“不急不急,一会儿你上天梯的时候再大展风采,吓死他们,让他们再胡乱小看你。”

看到千少羽的打趣,古一晴偷笑了一声,“嗯嗯!”

人群之中闹剧不断,廉阳看着天梯上白衣书生的举动也是兴奋异常:“我记得师尊曾经讲过,儒门修行和其他几道有非常大的区别。”

“掌门师叔都告诉你这些功课了?”绝炎有些意外,因为这些内容一般到达并月境才能修习,没想到师叔如此重视这个廉阳师弟。

廉阳点了点头,道:“师尊说我们修炼的道家功法,和佛宗功法是一样的规律,而现在的情况又和数年前有不同,周国平定天下,天下的天元地力愈加丰厚,现在一般来讲中等资质的话,弱冠年纪就能突破见月境,那么就很适合修仙一途,弱冠破了见月境是中等之资,突破见月境七重天就是中上之资,能突破触月境就是上等之资了,至于触月五重天以上就是天才,就算当今我们玉门宫,此等天赋的弱冠骄子,也超不过十人。”

绝炎打趣道:“你都是快并月境的人了,是在夸自己是弱冠至并月的天才吗?”

“师兄你可别说了,我毕竟距离并月有差距。”廉阳有些心虚,其实廉阳自己明白,自己是触月境十重天大部分其实并不是自己天赋有多高,都是凭借玉门宫的四大秘诀其三以及自己体内的天奇羁绊,堆起来的触月境十重天罢了。

仔细想来,堆起来的十重天虽然根基不稳,但凭借体内的天奇,才能在之前震慑住了零冰和绝念。

一旁的绝炎不知廉阳拥有天奇,看着廉阳默认了刚才自己所说的“快并月境的人”,心里暗暗吃惊,果然是个可怕的天才。

廉阳还在继续说道:“但如果我们玉门宫弱冠的天之骄子修习儒术,即便是上上之资,恐怕连见月境都踏不过去,因为儒门功法则不同于道家魔教佛宗的规律,他们在知月境与见月境,感受和看到月的存在万分困难,只有触碰到月才能踏上正常的修行,随后的境界,天赋越高,修行则日行千里。”

“我记得空仑府有一位,朝自触初,暮至并峰,从触月境一二重天,仅用一天时间就冲到了并月境八九重天,堪称传奇一绝。”

“师尊有没有告诉你他是谁?”绝炎笑着问廉阳。

廉阳诧异地看向绝炎,因为临影真人确实没说过,看着绝炎的表情,似乎他早就知道师尊不会告诉自己一样。

绝炎凑近廉阳的耳朵,小声道:“那人姓公西。”

廉阳一脸懵,不知道这个人,绝炎看着廉阳天真的表情,绝炎倒也没说什么,到底廉阳还是不知道这个人的风云事迹。

在廉阳和绝炎聊的同时,天梯上气氛就没那么好了,白衣书生显然也知道这九十阶就是不能多呆,快速调整气息后,再次迈步上前。

就那么踏出一步,两步,三步。此刻书生脸上的汗珠比起之前的壮汉是只多不少,望着前方仅剩的几步,他再次硬生生的向前踏去。

谁说我儒门无英才!我就不信我踏不上去!距离见月境仅有那么几步,我还未及弱冠,我不信凭借我的天赋,踏不过这玉门天梯!

白衣书生又好像急功近利一般,狠狠地踏进第九十五阶中,但尽管如此,不出千少羽意料,那书生刚刚踏进了九十五阶的门槛,天梯之上,如泰山般的压力垂直而下,重重压在白衣书生身上,随后白衣书生感到一股疾风从前方出来,狂风暴雨一般,白衣书生承受着高山和疾风的压力,最终还是未能撑下去,被推了下来。

书生被狠狠地摔下来五十几阶,他纵然起身,再次望向天梯,拳头已经紧紧握住,他呆呆地站着让绝炎以为他并不服气,还想再战,绝炎不得不说道:“天意如此,你已经消耗了体力和真气,就算再闯,也超不过刚才的成绩。”

书生转头朝着绝炎看了一眼,眼神中竟然透漏出几分锋芒,不仅绝炎感受得到,就连廉阳也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了那份傲气,不过书生终究没有任性妄为,毕竟在场的,特别是高台上的,都是一众前辈,他只得无奈得退下了台阶,重新来到天门,接着面向绝炎和廉阳,拱手相拜,绝炎不由得赞叹道:“你没有通过考核确实可惜,不过我还是想以玉门宫弟子的身份询问你的姓名。”

绝炎的话也让白衣书生没有想到,他只是诧异的一下,最终也还是给出了答案,静静道:“以安,君以安。”

绝炎点了点头,笑了笑:“儒道圣人言曰:‘修己以安人’,君子修己以安人,不错的名字,可惜你成不了我小师弟了。”

绝炎的话并没有让君以安再多说什么,他只是拱手而拜了一下绝炎和高台众人后,二话不说地迈着他那缓缓的步伐离开了山门,离开了广场。

他显露了他的锋芒,但他的傲气,那股因他天赋而来的傲气,在未踏过第一百阶的现在的情况下,也不知道消磨了多少。

或许真如段竺真人所言,他的路,并不在玉门宫这里。

高台上的段竺真人似乎也看到了刚才君以安的眼神,这让他微微皱眉:“看样子,这君以安对进入玉门宫没兴趣。”

“哦?”云空长老显然没有明白。

“他只是来天梯这里证明自己的,让自己扬名的,他只对这考核有兴趣,学习儒术而未及弱冠接近见月境的修为,确实有傲气的资本,哼!不过这锋芒不除,终难成大事!”段竺真人有些不悦。

而云空长老也没有继续挖苦段竺真人,因为他知道段竺真人是真生气了。

一个小小儒生,对进入玉门宫不屑一顾,反而来此对考核饶有兴趣,这不是挑拨这是什么?明显不把玉门宫放在眼里,但玉门宫毕竟要展现大派风范,自然不能与小小一个人杠起来,但段竺真人是真性情,所以生气毫不掩饰。

不过段竺真人所说的锋芒不除,难成大事却是事实,儒道,以仁义为纲要,而谦逊正是本心,重中之重,若带着这股傲气去学儒,那可以说是不会有太大的成功,即便这是天才。

至于高台上段竺真人的另一边,魔天教的两位殿主君雷和闪电对于段竺真人的恼怒,以及君以安的表现都看在眼里,两人也打消了要杀掉这个君以安的想法。

原本看到天梯上君以安的表现让君雷和闪电有些不安,尽管知道他通过不了玉门宫的第一关考核,但以他的天赋,在儒术上绝对日后风光无限,在眼神互相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冥风和闪电打算考核结束后杀掉君以安,以防中原正教再多一个大能实力的敌人。

但看到他傲气凌云的时候,二人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本心难变,更何况是傲气风发的君以安,既然他日后成不了大事,对魔教构不成大威胁,那也就无关死活。

或许君以安在内心应该庆幸自己没有上魔天教的追杀令。

虽然直到此刻还没有人能通过考核第一关,但不代表后边的人没有这个实力。就比如古一晴,当她听到千少羽的判断,见月境就能通过,这让她对这一关兴趣倍增。

“少羽哥哥,那我先去啦?”古一晴问道。

千少羽耸了耸肩,表示可以,而一旁的唐寒玉则对古一晴嘱咐道:“那家伙说得应该不差,见月境就能通过,像我们这样的实力更是轻而易举,不过要保存实力,别暴露太多,以防进了玉门宫,成为众矢之的。”

“嗯嗯。”古一晴点了点头,心里早已按耐不住,随即踏出人群,轻身跃起,向天梯而去,“我来啦!”

只是几步就跃到天门前,来到了绝炎和廉阳面前。

“这……”

古一晴的出现倒是让廉阳有些意外,一个身姿窈窕不过十五六岁的女孩让廉阳有些怦然心动。

廉阳自己也不过是刚满十八,八年来除了面对自己的师姐零冰,对其余各殿的异性师姐妹也没那么熟悉,当看到这一个虽然和零冰师姐差不多,也是活泼的气质,但同龄之间却让廉阳心里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

古一晴只是微微行礼,接着却忽然发现面前的小师兄盯着自己,难免神色有些异常,绝炎转头看着呆傻的廉阳,心里也是一阵无奈,呼唤了一声,“师弟?”

“啊?”幻想中的廉阳被打断,差点蹦跳起来,尴尬的举动也让古一晴微笑得捂嘴。

不过也只是瞬间,古一晴随即踏上了天梯。

“怎么了?突然就失态?”待到古一晴走上去后,绝炎问廉阳。

廉阳也不会撒谎,老实回答道:“就觉得这姑娘有点与众不同。”

绝炎听罢,转头看向走上天梯的古一晴,眼神好似洞穿一切,精明一般看着毫无痛苦之色而继续向前的古一晴,点了点头,“确实不一样,天赋快赶上我和零庄了?”

“啊?”廉阳有些差异,他显然没有绝炎看得明白,“不会吧?”

绝炎笑而不语。

古一晴轻松踏上了第三十阶,身上气息平和,步伐轻松,修为显然不弱。

即便是踏上了第五十阶,古一晴身上仍然没有释放出气息去抵抗天梯所带来的威压。

就好像免疫一样,对古一晴毫无作用,就像走在平滑的普通台阶上,没有任何难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