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登梯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251字
  • 2022-06-17 20:32:15

心虚的云空长老没敢说话,尴尬地本想回避问题。

看着云空长老的尴尬,段竺真人可不买账,毫不留情得怼道:“还没突破?那你太逊了。”接着摆了摆手,一脸的看不起。

这让云空长老脸都红了,羞愧难当,可他就是没突破呀,接着“咳咳”两声,苦笑道:“我已经到达破月九重天了,距离魂月境,也不过是两步之遥。”

谁知段竺真人根本不给他面子,“没到就是没到,你还是到了十重天再说吧,说不定还有些面子。”

云空长老哭笑不得,段竺真人已经有两个古稀大了,而自己的年龄比段竺真人小个二十几岁,但段竺真人早早就到了传说之境的魂月境,早就开始追寻那至今人界上限的无上之境,自己修行多年,到今努力万千也才破月九重天,更何况修行一途,越往后,每重天就越难突破,听说段竺真人仅仅破月十重天破境到魂月境,就花去三四十年的光阴岁月。

其实细想其中原因并不只是段竺真人的天赋高多少,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段竺真人好玩乐,不喜管理门中琐事,就连长老殿的事,都是由下面众执事长老联合或掌门临影真人所替办。

导致段竺真人心中无尘,不贪恋权势,而云空长老则不同,云龙其才中规中矩,云空长老又心念龙吟一派,门中琐事大都由大长老云空和云龙共同决定,这也是导致二人修为差距大的缘故之一。

“这回怎么了,惊云大会你们龙吟殿的掌门小云龙不来了,派你云空大长老来参加了?”段竺真人毫不避违的说道,惹得云空长老一脸尴尬。

“云龙掌门尚在闭关,所以派遣我二人来了,”云空长老回答道。

“云龙居然闭关了,他想冲击六重天吗?”段竺真人好奇地问。

云空长老知道自己不能透漏太多的信息,岔开话题道:“随后再去聊吧,你这新生考核考官的身份,要当好,考核快开始了。”

段竺真人懒得回话,小哼一声,随后朝着中央之位走去。而云空长老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在唐门门主之下,颜恩之上。

毕竟云空长老只是门派长老,而唐海是一派之主,其中礼数,自然要严谨。

再看广场下,考核即将开始,众考生也是跃跃欲试。

“开始!”段竺真人威严的声音从高台传下。

随着段竺真人声音落下,廉阳和绝炎二人则来到山门前,背对天梯,面向广场众人。

绝炎严肃的声音传至广场几百人的耳中:“众考生依次有序登梯,大家可以一起登梯,天梯给予的压力是不会分担开的,当然,也可以独自登梯。按照所登的阶梯数进行分数排序,登得越高,得分越高。还是老规矩,登梯和下来的时候不用自己报上姓名,登上第一百阶后,下来的时候我们主副检官会问上姓名,接着就会登记在册。”

“走上去前不用报姓名?”人群中唐寒玉一脸的疑惑,为什么不用报?

“你说呢?”千少羽鄙视着唐寒玉,“只有登上高梯,拥有了实力,你才有资格将你的名字登在玉门宫新生报名预选册上。”

“闭嘴,”唐寒玉看着千少羽鄙视自己,异常生气,“问你了吗,虚公子。”

千少羽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这时,又是刚才那个青衣男子,说话的时机刚刚好,“强者为尊,玉门宫不会为弱者浪费笔墨的。”

“原来如此。”唐寒玉点了点头。一旁的古一晴在那偷笑,而千少羽也无语地没说话。

而距离不远处的皇甫昊,则一脸冷笑地看着他们几人,心想这局一定要出尽风头,起码要把那几个家伙比下去!

接着,绝炎环顾整个广场,道:“谁先来?”

随着绝炎说完,广场众人中多数未动,也不说话,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每一届新生考核第一关都是这样,但聪明人都害怕这威压相较于以往会有所变化,或发生变故,所以都不敢轻举妄动。

“我先来!”

粗犷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接着出来一位彪形大汉,浓密的胡须遮住了下巴,眼神凶恶,看着倒也强壮,硬汉来到绝炎廉阳二人面前,向他们施了抱拳礼。

绝炎则点了点头,接着对硬汉施了“请”礼。而硬汉也是转过头去,走向了天梯。

等到硬汉距离绝炎稍稍远后,他小声对身边的廉阳道:“这种硬汉只有蛮力,靠蛮力修行,看着厉害,其实就是纸老虎。”

听着绝炎的吐槽,廉阳也是笑了笑,随后绝炎又道:“我们的任务就是监督他们中是否作弊的行为,靠法宝或丹药蒙混过关的,一律取消资格。”

正当绝炎说着,那名硬汉便来到了天梯前的第一阶,硬汉冷哼一声,接着一脚踏上第一个台阶。

就是这一瞬间,一股突如其来的压力如风而至,硬汉猛颤一下,仿佛身上多了一块巨石一样,不过还好,那石头很轻的感觉。

硬汉也不歇息,趁着功夫又迈上一个台阶,接着一口气地功夫,往上走。

他迈的步伐很快,毕竟他也是修仙之人,和普通人上台阶显然不可相提并论,他转眼间就走上了五十几阶,不过很显然,迈上了五十阶后的压力显然要高上许多。

“你信不信他会恰好卡在第一百阶?”人群之中,千少羽饶有兴趣地问唐寒玉。

“按道理来说,踏进一百零一阶就能通过,”唐寒玉瞄了他一眼,“你怎么这么肯定他会差一步?”

千少羽耸了耸肩,随后道:“你看着呗。”一副自以为是表情确实惹得唐寒玉几分无语。

硬汉也是不歇着,他对自己的身体强度也是些许自信,虽说自己修为尚浅,但凭借着自己强大的肉体,依旧能补回修为的不足。

就这样想着,硬汉一步步迈上了八十阶。

八十一!

八十二……

随着慢慢靠近百阶,硬汉所承受的压力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当迈到八十八阶的时候,硬汉最终停下了脚步,开始大口大口喘气。

观台上的段竺真人看到硬汉最终停在八十八阶,也是摇了摇头,“快到极限咯,这考生不行。”

“单靠强悍的肉体就妄图弥补天赋和修为的不足,痴心妄想啊。”云空长老摸了摸胡须念道。

段竺真人说得确实没有错,硬汉所承受的即将接近极限。但硬汉不服输,看着仅剩的几阶,又妄图一口气冲上去,现在的压力不仅仅从背上传来。

硬汉更感觉一股如涛浪一般的压力,如飓风一般直直吹向硬汉,想把他吹下去。

硬汉的汗水在滴滴落下,他看来明白,不一口气上去,自己就只能止步于此了。

“三,二,一!”

随着自己的默念,硬汉一口气冲了上去,一步!两步……半!

正当踏进九十阶的时候,硬汉好像根本无法再靠近,自己的右腿始终无法迈向前落地,仿佛就被这股无形的压力瞬间弹开。

接着硬汉踉踉跄跄的下了好几步台阶,到了这个时候,硬汉便明白,自己是走不了那一步了,只得无奈退了下来,不敢再呆在上面浪费时间。

看到这一幕,人群中的千少羽笑了一声,“高估他了,低估这天梯了,还以为那家伙能撑得住第一百阶。”

“你猜得倒也差不了多少。”一旁的青衣男子笑道。

“哼,他明知道自己靠肉体之躯去承受威压,可他刚受了威压就急着往上走,这家伙是真不怕死。”千少羽冷笑道。

“什么意思啊?”一旁的古一晴听到千少羽的话,疑惑地问。

“人毕竟是血肉之躯,他刚刚踏进压力范围中,虽说这第一阶压力很小,但他只靠肉体忽然承受到这股压力,必然是需要一个适应的时间,哪怕是几息的时间,”千少羽展开细扇,向自己扇了扇,“可这家伙觉得自己肉体刚硬,还想着一口气冲上去,那股压力在愈加愈重,就这么压着他的身体,若不是这股压力人性一点,知道他走到第九十一阶这股压力会把他身体撑爆,所以直接把他弹开,要不然他早就死了。”

“不过才第一个,后面的能人可不像他这样。”唐寒玉显然不敢小觑众人。

正当说着,硬汉也退了下来,朝着绝炎和高台拱手行礼,重新退回到了人群之中。

此刻考场一片寂静,年轻一代根本不了解玉门宫新生考核有多变态,大多数人还想看看其他人的表现,从而对比自己。

随后几息之间,人群中静静地走出来一男子,那人身穿白衣,衣着朴素,容貌清然秀气,看样子应该是书生,但虽翩翩而来,身上却展出寒门之气。

他缓缓来到山门前,接着对绝炎和廉阳点了点头,在绝炎的示意下,他走上了天梯,一切都是那么平静。

就这样一步一步往上走,白衣书生步法从容,双手自然下垂,缓缓地迈着步伐。那股强劲的威压似乎在白衣书生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随着他身上慢慢露出气焰,让天梯下的绝炎不禁赞叹:“儒中天才啊!”

“师兄是说他学习儒术?”廉阳也被惊到了。

“很显然是一副专习儒术的把式,岿然不动,毫不出力。”绝炎回道。

当今之世的教派,除了散修所尊崇的侠道外,真正所形成的不过道家、儒门、魔教、佛宗四条道路,其中犹以道、儒、魔最为兴盛,分别代表了天下三大门派:玉门宫,空仑府,以及魔天教。

魔教门派之人专修魔道,也最为轻松,除此之外道家最盛,代表有玉门宫与蓬莱岛,因为人皇登基,后三次灭佛,佛宗门派式微,如今仅剩的星辰阁也沦为正教五门派末支,反而将利于统治的儒门空仑府推向强盛。

而在最盛的三教之中,以儒入门修行却是极少有人选择,在周国皇室未兴建空仑府这一门派以前,还没有哪个以儒修行的门派能真正响彻中原大地。

究其原因,就是修炼前期实在是太难了。

随说着,那名书生已经过了第五十阶,而第五十阶,显然压力不像于前几十阶那么简单,白衣书生右手抬起,手中传来一股劲道,接着张掌伸下,慢慢垂下,利用自己的力量,将身上所承受的压力尽数分散。

书生的修为明显不在知月境五重天之下,再看他手中传来的劲道与威压抗衡,这就说明他不像前者硬汉单凭借肉体抗压,骗得了前几阶,骗不了后几阶。

这时候的高台之上,龙吟殿的云空长老见了那白衣书生的行为,忍不住感叹:“这书生不简单啊。”

“切,鸡蛋的道理,把威压分散开承受,谁都知道,”段竺真人显然觉得没多厉害,“更何况他是学儒的。”

“此子若是过了考核,不知道你们玉门宫,是否会接纳他?”云空长老好笑的看着段竺真人问道。

“自然,虽说我玉门宫奉信道家,但依旧是公平公正,不过此子的实力是过不了第一关的。”段竺真人显然不屑于云空长老暗示的“道儒有别”,肯定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何以见得?”云空长老又问,看样子饶有兴趣。

段竺真人瞄了他一眼,严肃说道:“这小子无师自通,凭借自己还能领悟到儒术的四两拨千斤,虽是极为聪慧,但众所周知,修儒门功法的话,在触月境、并月境之前修为进步极为缓慢,一般人成冠之时都难过知月境五重天,只有到了触月境、并月境修为才能步入正常突破的轨道,同时天赋越好,修炼速度则能成倍加快。”

“而现在,儒家弟子们相比较其他人,修为差得太远了,终究差得不是一丁半点,尽管他悟性高,以不到二十岁就有了接近见月境的水准,可距离见月境终究还有差距,所以前期的他需要名师教导,才能更快踏进触月境,可惜他无师,因此他过不了,他的归处不在我玉门宫,与其来我道家玉门宫,不如去儒门空仑府。”

云空长老没有继续说话,算是默认了段竺真人的回答,确实,此书生修习儒术到这般境界,也是个奇迹,但终究儒术修行就是这个弊端,他也没有师父指点路径,终究只能自寻迷境中生,恐怕几十载才成得大能强者。

这也算是天意弄人,书生与玉门宫注定没有师徒之缘,正当二老聊着,书生也已经踏进了七十阶以上。

见此情景,就连唐寒玉也不由得说道:“看来第一个被录取的弟子就要产生了,”但她也有些遗憾,“真可惜不是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