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云空长老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501字
  • 2022-06-17 20:30:30

“没错。”绝炎回到了廉阳身旁,向廉阳解答,“我们玉门山阶梯,世人多称之为‘天梯’,共有一千多阶呢。”

“那走上去,这不是很简单吗?”廉阳有些疑惑,自己当初下山来云枢城巡查,这天梯也是走过的,怎么就成了考核?

绝炎再次笑了笑,看着天真的廉阳,“当然不是啦,我知道你走过,但新生考核的天梯是不一样的。”

“怎么不一样?”

绝炎开始解释道:“自最低的这里,玉门山门为起点往上,而天梯上有压力,那是非常强悍的威压,每个台阶的威压都不同,越往上,那股压力越强,这股压力只覆盖三百九十九阶,从这往上的三百九十九阶,就是新生这次登梯的范围上限。”

廉阳突然想了想:“那要是登上第三百九十九阶……”

“不会的,没有人能登上最后一阶。”绝炎打断了廉阳的话,“这股威压前一百阶比较特殊,只有突破见月境的才能通过。”

“见月?”廉阳很疑惑,难道玉门宫不收初境的知月境弟子吗?

“其实几百年前,我派并没有太在意新生弟子的修为,但随着这些年来,人界天地元气丹不断充沛,普通人自行觉悟突破到见月境也是平常之事,再加上玉门宫“天下第一门派”的称号,门槛自然高了,所以现在一般知月境的普通人入不了我玉门宫中。”

绝炎说到最后一句“知月境入不了玉门宫”,这让廉阳有些心虚,因为自小不喜修习法术的他,在修为上可以说是十分尴尬,十岁还停留在知月二重天,当初自己师尊临影真人知道了自己的修为,都是十分的尴尬。

随着父亲去世,蓬莱被灭,不喜修炼的廉阳终究还是走上了修炼的道路,这也让廉阳感慨万千。

此时绝炎接着说道:“当然知月境也可能走上一百阶的,我记得地清殿现在的首席弟子云卿岑就是知月境过百阶天梯,虽说她是女流之辈,但她凭借肉体和修为双重抗压的情况下一举踏上百阶,当时她是其中最小年龄的新生,不然也难怪只有知月境修为,不过正因为她当时小小年纪直接震惊了千云师叔,还没过惊云大会,千云师叔就将她迫不及待收归门下。”

“至于百阶之上再往上走,那便是真真正正要有实力才能继续登,大体概括来说,一百阶到两百阶,是见月境水平的威压,两百阶到两百五十阶,那是触月境的威压,再往上就是并月境,而且是非常紧凑,每登一步,威压可能呈十倍增加。你可以想想,第三百九十九阶是什么境界的。”

“这恐怕要很强很强的实力!”廉阳算是明白了,这天梯……

绝炎听了廉阳的话,嘴角轻轻一笑:“恐怕不止哦。”

“同等修为的,不代表能承受同等修为的威压,简单来说,一个触月一重天的人,不代表他能承受得住触月境的威压,甚至见月十重天的威压都不一定承受得住,能承受见月九重天也只能算勉强。”

“历代新生,岁数当然要年轻的英才,所以一般修为较低,毕竟这也是给年轻一代准备着,能走上三百五十阶的人,自我玉门宫建立以来,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登上顶的人,那可是绝世天才,只有中兴祖师天心子达到过,这也是他设下的弱冠极限。我们的开宗祖师都没有达到那样的高度,因为那不止要驭月境的实力。”

如果廉阳十分清楚那屠灭蓬莱岛的来龙去脉,他或许会想到,那以未冠之年达到破月境的南宫少卿会不会在这天梯之上登上最后一阶呢?

事实上,没有魔晶的南宫少卿还真不一定,那第三百九十九阶是玉门宫历代祖师积累所立,在弱冠之年,肉体浅薄,不够强硬,这最后一阶威压足以将其压碎,所以八年前破月境一重天的南宫少卿,一个少年肉体,难登最后,至于现在拥有魔晶石、且修为更上一层楼的南宫少卿……

这时廉阳脑子转了一转,笑了笑,问了绝炎:“八年前师兄就已经是并月境了,那以师兄如今的实力,能不能到达最后一阶?”

看着廉阳和自己不再生疏,反而打趣一样问自己,绝炎苦笑道:“八年前你入门时我便稳坐并月四重天,可尽管如此,现在的我,恐怕也登不上最后一阶,零庄应该也是。”

看到绝炎说自己登不上去,随后又加上零庄也登不上去,这让廉阳笑了笑,绝炎和零庄从入门就比,没想到现在这个时候,绝炎还不忘记和零庄比一番。

廉阳再一次看着乌泱乌泱的人群,“师兄,为什么你只数了人数,我们却不登记下来?”

绝炎仿佛早有预料廉阳有此一问,道:“咱们玉门宫在中土为天下第一门派,同为天下第一门派的魔天教是魔教门派,不被大多数世人接纳,尽管朝廷建立空仑府妄图取代我天下第一门派的位置,也不曾得逞,我们玉门宫第一的位置,做得实实的。”

“因此新生考核,各方人士都来参与,尽管有天之轿子,也有流氓地痞、滥竽充数之辈,曾经玉门宫新生考核人数最多的第一次,听师尊说多达几千人,这种情况下,若是全部登记,随后一一剔除未免太过繁琐。”

“而这第一关便是去除那些修为低下之人,只有过了第一百阶,才算过了第一关,按往常来说,这第一关就会剔除七八成的人,通关的人才有资格被我玉门宫所登记,从而继续参加考核。”

廉阳听了绝炎的话才明白,确实,毕竟玉门宫声势显赫,想进去的人绝对不是小数,这第一关着实设的有趣,去掉那些滥竽充数毫无天资之人。

绝炎接着说道:“一会儿段竺长老和那两位执事长老会到高台与来此观看我玉门宫新生考核的客人一同观看此等比赛,三位长老是主副考官,而你我是主副检官,这还需要你我来主持这场考核。”

“哦哦。”

正当绝炎二人聊着天,一旁的段竺真人和两位执事长老便已经来到高台之上,与众人打起了招呼。

首先看到的是那位坐在紧靠中央之位左边第一位的年轻男子,段竺真人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确实没见过这个年轻人,看年龄也就三十来岁,不过他坐在那儿,唐门门主竟然都毫无怒色,莫非……

段竺真人眯了眯眼睛,不再多想,随即对着众人道:“哎呀哎呀,此次新生考核真没想到诸位亲自莅临,抱歉抱歉,未曾相迎。”段竺真人向着众人客气,接着就看向了这位年轻男子。

“前辈严重了,晚辈不敢不敢,”年轻男子很是客气。

紧接着,知趣的他在一旁看着段竺真人“看你表演”的神色,赶紧向段竺真人介绍自己道:“段竺前辈,晚辈是皇甫世家嫡长子皇甫泰。”

“哦?”这身份其实让段竺真人有些意外,“原来是泰公子,老夫早年就曾闻泰公子在龙门三千集会的表现,可惜老夫没有在场,没想到今日总算是见到了。”

“惭愧惭愧,晚辈于家中不过是负责生意之事,甚少参与江湖之中,也难怪前辈不认识晚辈。”

“快请坐吧。早就闻皇甫三位年轻公子,个个都是天之骄人。”段竺真人笑道。

没想到老皇帝不来看新生考核,派皇甫世家的人来当眼线观看这场考核。毕竟是朝廷那边的人,段竺真人也不得不对这位低了至少三辈的小娃娃客气。

“哪里哪里,晚辈绝不敢当啊,晚辈此次不过是代表陛下来此罢了,其实古家长子长孙也来了云枢城,不过稍感风寒,尚未能来啊,哦对了对了,家父和家祖向您问好啊!”

刚说的第一句话,皇甫泰直接把皇帝和古家还有皇甫老家主和新家主一同搬出来,对段竺长老威慑。

“哈哈哈!古家那小子也算是长大成人了。”段竺真人懒得继续理他,只是笑了笑。这娃娃气血如常,料想应该不是打伤小廉阳的家伙,看来皇甫家中继承天龙血脉的,另有其人啊。

接着段竺真人也不再想此事,而君雷和闪电也开始装模作样地向段竺真人问好,“段竺长老别来无恙啊。”

“两位殿主光临,有失远迎啊,快快快,赶紧落座。”段竺真人也亲自请他二人入座。

这其实让段竺真人有些憋屈,他本人就是骄傲放纵,不拘小节之人,为了礼数在这和魔教的人装模作样,拜礼又回礼,实在难受,临影真人也是特意嘱咐了段竺真人,毕竟他很清楚这位师叔的性格,段竺真人也明白大局为重,也只能对魔教和朝廷忍气吞声。

段竺真人对朝廷和魔天教说完一肚子气,便看向唐海和墨羽寒这两方。

段竺真人知道他们两方是死对头,自己也和他们不熟,于是也不拘束,也懒得多说,“唐门主和墨谷主也请落坐吧。”

唐海和墨羽寒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个死对头也不曾对话,唐海向段竺真人拜礼而坐,唐海了解自己毕竟是晚辈,段竺真人这样冷说话也无可奈何。

而墨羽寒则转身直接坐下,毕竟他的主子是魔天教,既然段竺真人对他这么冷谈,自己也没必要客客气气地说话。

而一旁黑袍男子却不曾起身,直到段竺真人看向他,那名黑袍男子也只是对段竺真人点头示意。

这让段竺真人有些意外,因为他能感受到,这个黑袍男子故意在释放修为让自己感觉到,段竺真人冷笑一下,一个墙头草的千机亭,有了魔天教的庇护,还真是谁都不放在眼里了,真是狐假虎威!

不过,这家伙还真返老还童了?也不知道他的功法练成了没有,哼!

“段竺兄。”正当段竺真人思考着,左边尾座的两位老者也上前来打招呼。

显然相比较前面几位,这位打招呼老者就从容很多了,毕竟和段竺真人是平辈,而且也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哈哈哈,老朋友。”段竺真人被打断了思路,接着也看到了两位老者,段竺真人直接伸出双臂上前抱住了其中一位,“云空,我二人恐怕数年不曾见面了吧?”

“确实啊,那得快十年未曾见了。”那位叫“云空”的老者笑着言道。

“见过段竺老哥啊。”这时,另外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

段竺真人听这声音,觉得熟悉,再看这人,又很面生,让段竺真人想不出龙吟殿有这号人物。

云空长老明白段竺真人心中疑惑,随即道:“还没给你介绍呢,这位是我们龙吟殿的执事长老颜恩。”

随即云空长老看着段竺真人不认识的表情,偷笑了一下,接着对着段竺真人道:“你忘了他了?昔日老朽身边的小童儿。”

“段竺老哥似乎快忘记了在下了,”颜恩盯着段竺真人说,要是再猜不出来,那自己实在尴尬,不过忘记了也正常,以前地位不及,现在再论地位,自己这普通执事长老的位子也依旧差点儿。

“哦?”段竺真人转了转脑瓜子,忽然想起来有这么个人。

云空长老的性子平静且沉稳,没有洒脱之气,曾经段竺真人还以为龙吟殿没有和自己一样的人了,但曾经就是那么不经意间,在云空长老身边遇到了个豪爽的童子,比云空长老小个数十岁,直至那时,段竺真人才相信原来龙吟殿不是个个都是板着脸的家伙。

“实在尴尬,老夫差点就记不清了。”段竺真人哭笑不得。

但随即段竺真人却发现颜恩的服装有些特别,他忽然问:“小颜成了普通执事了?”

“呃。”一旁的云空长老不知道段竺真人的意思,又与颜恩对视了一眼,这才言道,“是,怎么了?”

段竺真人一听,声音更压低了:“什么时候你们普通执事长老也能和你同行而至,如果老夫没看错,小颜他自己连破月都没到吧?”

颜恩无语。

“昂。颜长老是驭月八重天。”云空长老答道,特意称呼“颜长老”,毕竟身份今时不同往日。但看着段竺真人这一脸看不起,要不是打不过他,云空长老真想抽他。

“在下其实也很努力了。”颜恩叫道。

段竺真人只是笑了笑,不好意思再多说了,云空长老知道段竺真人的性子,但毕竟是多年老朋友,他挥了挥手让颜恩先行去坐下,自己又与段竺真人小聊。

见到云空长老举动,段竺真人不愧称他为老朋友,随即来了性情,又接着问:“你们龙吟殿执事堂标准变成这么低了?连破月境都没到就收他?”段竺真人的话着实让云空长老有些尴尬。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玉门宫,人才满地?”云空长老怒道,“颜长老是负责保护一个人的,当初让颜长老入执事堂,一来增加威慑力,更好保护那人,二来颜长老保护他数年,也算是劳苦功高。”

“能派老颜这一个执事长老去保护,你们龙吟殿下了血本啊,保护什么人?”段竺真人听着云空长老一口一个“那人”,心中更加好奇。

“那这就和你没关系了,这是门中机密,不然也不会派人保护。”云空长老直接回绝了段竺真人。

“切,不说这个了,你怎么样,大长老您突破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