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云集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3933字
  • 2022-06-17 20:26:50

帝天山脉纵横九州天下,宛若沉睡的游龙匍匐在地,帝天山脉的中心地带处在泱州,处于九州的正南方向。其中处在泱州,隶属于帝天山脉的山峰就有十余座,其中不乏有古老名山,更有神秘高人在其开宗立派,传播门派之威名,在这其中,处在玉门山上的玉门宫,号称“天下第一门派”,确是名副其实。

今天这一天,就在这云枢城一侧,玉门山下,集结了数不清的修仙人士和普通百姓,他们其中,或是自信满满来参加玉门宫十年一次的新生考核,或是想滥竽充数、乞求上天意图混入玉门宫的流氓无赖,或是想一展眼福,观看当今中土的年轻天骄之战,或是图谋不诡,打探玉门宫当今之势力。总之,来者四方云集。

“话说这一届的人怎么这么多啊,看样子,不只上百了,得几百啊,这要比到什么时候,太阳下山了恐怕都比不完吧?”

“你新来的吧,就这还叫多啊,前几届你那是没看,上千人的时候都有!”

“就是,这回这点人,算是相对少的了,也不知道能有几个进的。”

“哎,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传言啊,前几天在云枢城,爆发了一场触月境之间的对决,我看啊,这次的进的人恐怕不少,而且啊,绝对精彩。”

“什么!触月境?我的天来,在玉门宫触月境都是亲修弟子了吧?这次的新生这么强的吗?”

“那是当然啦,咱们啊,就好好看吧,这回登天梯,绝对精彩!”

众人汇集在广场之上,一旁看热闹的普通百姓,吃瓜群众们更是比考生还要激动几分,一个一个欢喜雀跃,或许他们也都明白,虽然自己不去修仙之人,但相比于日日勤耕细作,观看几场修仙大斗更是有意思得多。

当然,除了百姓,在一旁还有一堆群体,便是考生们,其中也有几个熟悉的面孔,比如古一晴,皇甫昊,唐寒玉等一干人,有的笑容铺面,自信满满,有的脸色苍白,忧心忡忡,害怕一不小心就被淘汰,当然还有一部分,怀着不安分的目的来到这里,例如:寒灼……

在玉门山这边,玉门宫处在半山腰上,自玉门山下登上玉门宫,有数以千计的台阶为路,世人多称之为“天梯”。

这就相当于进入玉门宫的门槛了,传说台阶共计一千九百九十九阶,这个数字也着实让人惊叹。从云枢城上看天梯,直插云霄,让人根本看不清玉门宫之所在。

同时这山门下的广场,正对着山门的广场下,还搭建了一座高台,从高台而望,可以看见天梯和广场,可以清楚看到天梯上的情况,以及广场下的诸人,高台上从最中央座位,左右两旁摆放着数把座椅,相比较于站着在广场下欣赏考核的百姓和考生人群,从高台看下,更能看清楚在考核中,考生的情况。

这高台,正是专门为所到之贵客而设,而所谓的贵客,也不过是诸门派和朝廷而已,而望着现在的高台之上,中央之位处于空座,其次左边共有四人,依次是一位三十余岁的年轻人,他紧靠着中央之位,其次是唐门门主唐海,末座的是两位老者,两位老者身穿黄色长袍,其肩部有龙头,但却无龙身与龙爪——这是龙吟殿的标志,身穿与皇帝龙袍有些不同,他们仅仅只有肩部有龙头而已,而右边亦是四人,依次是君雷、闪电和百花谷主墨羽寒,还有一位非常年轻的男子,被黑袍覆盖全身,手中持杖。

而高台诸人皆是平静等待天梯来人,但下面的人群也就没有那么安分了,特别在人群之中,最活跃的莫过于古一晴。

“寒玉姐姐,咱们还得等多久啊,玉门宫的人也太不守时了吧?”古一晴抱怨道。

“这也没办法,人家是东道主,”千少羽对古一晴道。

“用你说?人家一晴明明是累了,”唐寒玉瞪了一眼千少羽,对他态度毫不客气。

千少羽耸了耸肩,没说什么。

“累了?来坐会儿?”这时,坐在一旁的皇甫昊吃着自己的小吃,听见了古一晴的话。

皇甫昊是为数不多没有严肃地站着,而是下人给他找了个板凳座下。

“不用了,人家一晴不需要,你没看人家都站着,那是对玉门宫身怀敬畏,哪像你。”一旁的唐寒玉自然知道古一晴对皇甫昊的态度,所以对皇甫昊说话,也不客气。

“就是,我不用,看看你,丝毫没有敬畏之心!”古一晴朝着皇甫昊做了一张鬼脸。

“哼!”皇甫昊冷哼一声,懒得理他们。

“哎哎哎,快看快看,玉门宫来人了!”

“快看快看!”

伴随着人群的呼喊,一干考生们也都将目光看向天梯,只见那天梯上,隐隐约约有几道人影下来,当然不是慢吞吞,而且速度飞快。

仅仅几息过后,玉门宫五道身影便下了最后一个台阶,来到了众人面前。

而站在最前,且中间的那位,正是段竺真人,段竺真人左手边的两人白发苍苍,仙风道骨,很明显是长老殿的两位长老,而段竺真人的右手边,则是主检官绝炎和副检官廉阳。

“咦?这老头是谁啊,怎么没见过?”这时从人群中传来不怕死的声音,透漏出了疑问。

“嘘——”旁边的人赶紧让他噤声,“我也不知道是谁,但你可别胡说,小心真人对你不客气。”

“寒玉姐姐,那老头是谁啊?”同样语气,和路人同样的词汇,古一晴倒是毫不敬畏,对着唐寒玉问道。

“说实话,我也没见过,不过应该是个长老,”唐寒玉看了段竺一眼,接着目光转向身边的千少羽,“喂,虚公子,那长老是谁啊?你认识吗?”

千少羽对“虚公子”的称呼也是无语,不过也是没在意,“哼,果然是个窝瓜,连脑囊都没有,连他都不知道是谁,那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也怪你们太年轻,他可是……”

“他可是玉门宫的长老殿主,玉门宫现在唯一的太上长老——段竺真人。”这时,一旁的一个青衣男子说道。

那人身穿青衣直袖,发带呈白色,面容俊美,双耳晶莹,帅气程度足以和千少羽相媲美。

千少羽有些意外地看向他,有些不满,仿佛因为他抢了自己的台词。

“怎么了?人家抢你的话,你不高兴了?”唐寒玉在一旁看到了千少羽的表情。

“哼。”千少羽暂时不想搭理这个说出自己心声的唐寒玉。

“哈哈。”古一晴已经笑出声了。

唐寒玉也捂上嘴,偷笑起来。

诸多考生倒是平心静气,一同问候,对着段竺真人弯腰行礼道:“真人。”

“嗯。”段竺真人表现出几分沉稳,摸了摸自己下巴的白色胡须,心里头却是激动和兴奋。

哎呀,哎呀,这么多人啊,到底谁会成为老夫的徒弟呢,段竺真人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感受着这些考生的实力。

而这感受一下,让段竺真人的小心脏彻底不安分了,我天!触月境!还有好几个!

好几个道触月境的气息被段竺真人感受到,这让段竺真人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咦?这……

段竺真人的目光忽然看向了千少羽,这股气息,难道……

随后,段竺真人的目光变化了,用贪婪和渴望的目光看着千少羽,甚至要迈步往前,一副沉迷的态度。

“师叔!”

看着段竺真人好不沉稳,不知怎么的往前走,让旁边的长老一脸的疑惑,不过毕竟面前好几百人,赶紧拉住了段竺真人的前进。

“师叔?师叔?”长老赶紧叫了几声。

“啊?”这下,段竺真人才从联想中走出来,接着才明白了自己刚才的丑态,“好好好!”

毕竟是一百多岁的人,段竺真人眼睛瞟了一眼千少羽后,嘴里吐出三个“好”字,这让考生们一脸懵。

“刚才真人在看我吧?我天,难道我获得了真人的青睐?”

“你别胡说,真人在看我,一定是真人看出了我骨骼清奇,是修仙奇才。”

一旁的人群中,很多人在胡想八想,都觉得自己被段竺真人相中了。千少羽嘴角露出几分笑意,他知道自己的修为被段竺真人看穿了。

“你俩别说了,告诉你们,他在看我!”千少羽对着身边那几个人说道,“断了你们的念想吧。”

“屁话,真人看你什么?看你长的好看?别想了。”

“就是就是。”一旁的人明显不相信。

“哼。”千少羽也懒得搭理他们。

一旁的绝炎面容润里,神色平静,倒是他身边的廉阳有些许冷汗冒出,过于紧张了。

绝炎看了他一眼,也是笑了笑,对着廉阳小声道:“不要紧张,师弟,我们负责的待会才开始。”

廉阳也是稚嫩地苦笑,同样小声回应:“面前站着上千人,和师叔祖被几千目光看着,实在是没经历过。”

“咳咳。”这时,段竺真人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讲话了,“诸位考生不远千里来我玉门宫,想必也是做足了准备,老夫也看见了,你们之中不乏有天之骄子、修行天才,或许几天后你们就是我玉门宫弟子,不过现在不是,正因为不是,你等对于考核要认真对待,不能掉以轻心,老夫也就不多说什么了,那现在就请其中参加新生考核的考生上前来到广场上,无关人等赶紧下去。”

话音一落,考生人群中熙熙攘攘,话语声也是嘈嘈不断,不过很快大批大批的人上前来,和后面那群看热闹并不参与其中的人群分开。

这不分不要紧,一分下来,几百的此届考生乌泱乌泱的,玉门山下的广场其实并不大,只能勉勉强强挤着容纳下,也有部分人只能站在台阶上,马上要被挤下去。

廉阳虽身在蓬莱,见过些人群多的时候,但久年不见,一看这上百人,让廉阳不禁有些惊讶,人真是太多了。

旁边绝炎看到廉阳惊讶的表情,亦是笑了笑,道:“今年还算可以,最多的时候近千,这也还是小场面。”

廉阳看了人群一眼,问绝炎:“师兄,这么多人,这第一项考核恐怕要考到太阳落山吧?”

廉阳虽然是副检官,但毕竟是新人,先前绝炎也根本没有告诉廉阳新生考核究竟考的是什么,确实,堂堂检验考核的检官竟然不知道考什么,这确实有些尴尬。

不过事实确实如此,绝炎听了廉阳的话也是笑了笑,绝炎对这新生考核其实也并非太熟悉,毕竟每届都有变化,但无论如何,这第一考,永远是亘古不变的。

“别急,师弟,”绝炎说道,“等我去数完人,你自然就知道这第一项考核了。”

“数人?”廉阳看着这人山人海的几百人。

绝炎上前一步,来到了段竺真人的跟前,接着对段竺真人弯腰施礼,随后点头示意。

在段竺真人点头回应后,绝炎面向人群,伸手施法,随着仙力的汇集,只见绝炎双眼蓝光乍现,光线直穿人群,左右手以食指中指来回辗转,宛若天眼一样,对着人群横扫。

大约十息过后,绝炎闭目调息静气,重新睁开了眼睛。

接着对段竺真人道:“师叔祖,共计三百六十七人。”

“我天,原来比我预想的还多啊。这也不少了。”

“就你那眼睛能跟人家比吗,人家是修仙门派,数人可比你快多了。”

“哼,那还不是比你还准?”

“嗯。”段竺真人没有多说废话,接着他面对着考生,“玉门宫考核第一项,依旧与往年差不多,登上天梯,达到要求。”

“登梯?”廉阳在一旁听到了段竺真人的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