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布局正派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055字
  • 2022-06-18 14:01:24

君雷闪电听见了南宫少卿那句话:不错!此次新生考核副检官正是当年蓬莱的那个独活下来的遗孤——廉阳!

听到教主前半句的肯定,闪电证明了自己的猜测,自己所感受的那股剑气,那是天奇的气息。

但后半句却让君雷多了几分惊讶,当初灭蓬莱一战自己也是参与过的,他对于那个小家伙的实力印象很深,他父亲的修为超凡,但他这个儿子却是修为低下,根本不懂得修炼。

而这短短不过八年之间,首先来说资历他何德何能能成为副检官呢?其次是那股剑气,他这样一个修为低下的,即便过了八年,又怎么释放出如此强硬的剑气?

“那是失控了的天奇神力,”南宫少卿仿佛看到了君雷的疑惑,“他手上能掌握的天奇神力很少,大部分都被封印,唯有他失控,才能触动封印。”

“照教主所言,刚才那小子在云枢城失控,被迫放出了天奇的气息?”闪电疑问道。

虽然当初闪电蓬莱之战时坐镇魔天教,并没有参与其中,但通过刚才君雷二人的话,闪电便明白了其中之意。

“天奇之事,不必太过在意,本座自有安排,若有其他事情,本座会在惊云大会时,给你们指示。”

“属下明白!”闪电君雷拱手答应。

过了片刻,黑气里南宫少卿的声音又传来:“本座已经许久未回魔天教,教中那几个门派,可还老实?”

一听南宫少卿提及,让闪电微颤,“教主,自您打算离开魔天教,亲自布局正派以来,众派不稳,您偶尔回来亦是匆忙,属下亦不好多说什么,但教中多有传言说您修为出现了意外才隐蔽起来,几个月前,甚至千机亭带着诸多邪教势力退离魔天教,有些自立,但千机亭却领头加入戮仙宗。”

闪电不得不说出了实话,时时刻刻身在魔天教总坛,他看出大哥冥风在处理事务上的无奈,教主每过一年半载才入教安人心,可时常有人不认为那是真的南宫少卿。

这些事,闪电绝对不相信教主不知道此事,尽管南宫少卿二十出头,但身为教主所具备的心机城府以及实力,他都不缺。

南宫少卿为了布局正派,害怕消息泄露,并没有跟底下的小门派们说明实情,搞的人心惶惶不无道理。

“哦?”南宫少卿有些意外,“本座倒是没有太在意此等事务,唉,本座年轻时急功近利,将自己的修为堆到了破月境,根基不稳,这些年来不仅要处理江湖上事务,还要稳定根基,虽然几年来修为进步慢下来不少,但好歹稳定了根基。”

“本座确实没时间处理门派,这样吧,既然他们加入了魔天教,若敢退教,那可真不是我们不仁义了,先把消息传出去,退教者,须限期返教,则无罪,而违令者,杀无赦!”

“什么!”

若不是亲耳听到,闪电简直不敢相信南宫少卿所说的话,他还以为自己聋了。

教主这是做什么?杀无赦,赶尽杀绝吗?这对魔天教有利?这……

毫无利益!

退教者,都已经是不大相信魔天教的人,而且都已经踏出了离开魔天教的步伐,虽说部分惧怕魔天教的人,或者说是相信魔天教的人会返教。

但完全可以预知,大部分人是不会回来的,因为他们已经退教,如果返回了魔天教,而南宫少卿出尔反尔怪罪下来的话,那肯定是有没好果子吃,于是乎那些个多疑而正在寻找新的靠山的是坚决不会返教的。

而去哪一个新的靠山?必定是和魔天教对立的,否则早晚会被魔天教抓到,而与魔天教对立的正教显然不行,没有正教的人会保护魔教中人。

江湖皆知,与魔天教积怨最深的、而且足以与前者抗衡的邪派,莫过于戮仙宗,教主这不是把自己人往对方阵营里推吗,强逼他们投靠戮仙宗吗?

闪电意图阻止:“教主,此等做法,对我魔天教……”

“对我魔天教大不利是不是?”南宫少卿抢下了闪电的话语权,“闪电叔,莫要心急,且细细想想,除了戮仙宗,谁还能替我们去试探正教门派和朝廷如今的实力?”

嗯?闪电有些疑虑,教主这话……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君雷在一旁听了南宫少卿的话顿时明白,“教主是希望戮仙宗那老家伙增大势力后,便会对朝廷和正教动手?”

“君雷叔说对了,那老家伙好大喜功,一旦大批邪派归顺,自然不会把式微的魔天教放在眼里,我们也没招惹他,更不值得他动手,于是首当其冲的,便是朝廷和正教。”

“教主所言,属下算是明白了,昔年前,那老家伙的儿子和妻子皆被正教所杀,女儿更是在宫廷中惨死,戮仙宗的矛头不会对准魔天教,戮仙宗那老家伙,做梦都想报仇。”闪电道。

“嗯。”南宫少卿轻轻一声。

接着,那股黑气闪动了一下,顺着窗户便飞去,直至消失。

随后,闪电和君雷对视一眼,苦笑了一下,君雷道:“教主离开魔天教数年,也不知他……”

闪电一听,忽然也有了种儿孙长大离去、长者悲的心情,接着闪电伸出手,他的手上多了一副深蓝色的面具,看着旧物,略有感伤。

“这东西你怎么还带着?教主不是用不着了吗?”君雷大惊。

“这是教主曾经灭蓬莱时带的,现在的他长大了,应该换了个大点新的了。”闪电感慨。

君雷一听,也略有感触,毕竟他们对教主既有主仆之情更有叔侄之爱,数年不曾见他,亦不知他成了什么样子,只知晓他的所在。

昔日南宫少卿取得魔晶后,四位殿主也越发看出来南宫少卿历年来戾气渐重,而且更加励精图治,四位殿主都能猜出来,这和魔晶石脱不了干系。

而他们也仅能猜到这些,至于他们猜不到的,南宫少卿也没有告诉他们,比如魔晶石里面,有魔灵……

云舒客栈中,千少羽突然从冥想中被强制唤醒。

“咳咳,”千少羽显然有些迷惑——有人打断了自己的冥想,他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

“你到底是谁?”

这时,一段老沉而又威严的声音好似从四面八方传进了千少羽耳中,根本不知道这声音是从何处传来,神秘而又强大。

千少羽听了,沉思片刻,接着看向房间四周,冷哼一声,毫不敬畏,也毫不在意,对着空气说道:“前辈既然问了我……”

千少羽十分冷静,依旧盘坐在床前,毫不动弹,他的声音同样极具威严,“何不现身来与我讲话。”

“嗯?”显然千少羽的表现让这股莫名其妙的来人多了几分意外,“意图靠近我古家千金,我劝你还是乖乖交代吧。”

这段声音停止后,在千少羽面前显现出一道身影,在桌前与千少羽对坐,就这样看着他。

那是一位老者,看着面容已经过了古稀之年,气质沉稳,但说不上仙风道骨,看着那古铜色的眼睛,更多的是有几分朴素。

“前辈是在说我?”千少羽冷笑了几分,嘴里说着“前辈”,但言语丝毫没有敬畏,“靠近你家千金,又不止我一个人,为何偏偏来找我?”

“另一个人是唐门的千金,你是吗!”老者释放自己的气场质问道,但看着这小子面对自己的施压,竟然面色如常,这倒是引起了老者几分惊讶。

“面对新生考核,自然要交一些朋友。”千少羽道。

老者听了他的话,刚想反驳,但只见千少羽张开右手,一道浅黄色的光线从他手中突显,在仅仅三息之后便从手中消失不见。

“你是龙……”老者看着千少羽的这一番行为,眼神倒是一亮,不过老者毕竟是见过些世面,随后便冷静了下来。“作为一个算是比较优秀的弟子,不呆在自己的地方给自己人励精图治的帮助,反倒是来玉门宫,你是在自己的地方不被重用还是自己想来玉门宫,就不怕你派中长老把你抓回去?”

“哼,”听到老者说到这,千少羽算是明白了一些,随后接着说道,“会不会被抓回去,你不清楚?既然搞明白了我不会对你家小姐造成威胁,还不逃?”

千少羽话中对老者多了几分嘲讽,非常奇怪的是老者竟然没有对千少羽做什么,下一息直接从千少羽的视线中离开。

与其说是离开,倒不如说是逃之夭夭。

千少羽倒是没什么表态,就这样静静待着,好想在等待什么。

“怎么样,还觉得老夫在你身边是挡了你的路了吗,你就说还需不需要老夫保护你?”

这时又一股老者的声音传来,与前者不同的是,这段声音明显不沉稳,更多的是放荡不羁和洒脱自然。

但这段声音的主人并没有现身。

千少羽听了老者的话,有些无语,“刚才那老头明显是感知到了你这老家伙的存在,不然我也不会说会不会被抓回去他也清楚。倒是你这老家伙,不会拦着他吗,他可是直接把我从冥想拽出来的。”

千少羽当然明白刚才那名老者为什么能进入这个房间,肯定是被这个老家伙放进来的,那名老者知道自己身边有高手保护,来试探自己,说什么不被重用跑来玉门宫,就不怕被长老抓回去。

哼,明明自己身边就有来自本门的保护,明显是本门授意,又怎么可能被抓回去。

令千少羽无语的反倒是自己这个老家伙,自己明明说让他回去,他还偏偏找存在感,让刚才那个老者进了房间,这老家伙明显是拿那个老者吓唬自己,想让知道自己知道有他保护的重要性,明显就是不放心自己一个人参与考核,觉得有他保护才放心。

“关键新生考核开始你也进不了,今年主考官可是段竺,随后进玉门宫,你都会被阻挡在外,他一个指头就能把你捏碎,玉门宫是不会允许你进去的。”千少羽道。

“嘿,你这小子,”老者明显有些不服,接着苦口婆心开始说,“长老之命不可违啊,你可是我们的宝啊,你这天赋就不该来这,老实呆着在咱们自己的地盘不好吗?”

千少羽似乎这些废话听得太多了,“你又来了,老家伙,那小老头的命令你就当没听见,你赶紧回去,我可不需要你保护。”

老者听了千少羽的话,似哭非哭地开始打感情牌,“可怜老头子我保护了你这么些年,用不到我,直接把我踢了。”

千少羽似乎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又来了,怎么还怎么磨磨蹭蹭,接着说道,“喂喂喂,怎么说咱俩地位也平等,而且我还比你高那么一点呢,我可告诉你,不止是你,刚才那老头不聪明,还保护古家千金,明天我保证新生考核开始,他只要敢进玉门宫,段竺铁定把他踢出来,所以你就别碰那个壁了,我身在玉门宫,又有什么危险,你说这些个弟子中有谁是我对手?”

“我又没招惹谁,谁又能来害我?”

“好了好了,”老者听得太多了,“明白了明白了,老头子我不去就是了,真搞不懂你这小子,偏要来玉门宫,这的资源有我们那里好吗,哼!”

“行了行了,我来这我愿意,我又不会脱离我派,你担心什么?回去回去。”千少羽听着老者苦口婆心,一顿啰嗦,更想让他赶紧走了。

“哼!”老者冷哼一声,没再说话。房间内又平静了下来。

“老颜?”千少羽叫了一声。

见没有回应,千少羽便静心下来,这老家伙总算是走了。

新生考核,不可不重视,自己也算是倒霉了,这一代弟子只看自己目前遇上的人,触月境的就有好几个,历来新生见月境就能在新生考核中小有所成。

这一次,恐怕是触月境的战争的,至于见月境的,恐怕是不会有太多的光彩表现了。

更何况,此番各大势力更是云集于此,玉门宫的门槛,这回肯定是要高不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