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大计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514字
  • 2022-06-06 16:53:49

云枢客栈。

此时,房间紧挨着唐寒玉的千少羽,结束了冥想,缓缓地睁开眼睛。

接着伸出自己的右手,看着手心,思绪万千,新生考核凭自己现在的实力相信能够通过,只不过,零庄给自己的加考,是什么,这就有些让人期待了。

“咚咚。”这时门响了,“咚咚——咚咚咚”

千少羽多了几分警惕,但听到了门声的节奏便放下了警惕,接着来到了门口,但他并没有开门。

“何事?”

“你猜对了。”门外传来冷冷的男声。

“果然如此。”听到外面的声音的回答,让千少羽多了几分笑意。

“此番朝廷方面,竟然有皇甫世家和古家的人参与了进来,恐怕这场新生考核不好对付了。”千少羽微微笑了几分,但仍然没有失掉信心,显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

“对了,大长老了解了此番玉门新生考核其中新生实力,他特意嘱咐我,让我告诉您,新生考核遇到麻烦,您可以用龙吟诀,龙吟功法可以暴露,玉门宫不会为难您,我们可以以明面的身份入门即可。”

很显然门口的声音开始有些变得尊敬,这也让千少羽措手不及,不过更让千少羽惊讶的是,他竟然允许自己可以用龙吟功法?

小老头疯了!

千少羽当然了解老家伙的脾气,当初自己离开,独自来此,就是做起事来比较方便,暴露身份更显得麻烦,当然更重要的是丢人,竟然允许自己用龙吟功法,这简直太阳打西边出来。

用明面身份入门?千少羽嘴角微微向上,露出几分笑意,“小老头真是疯了,不过我知道了,谢谢他的好意,但我不需要暴露。”

千少羽自信地说完,然后突然想起什么,说道:“你且叫老颜回去吧,我身边不用人跟着,你也不想想,我的实力,还用得着人保护吗?”

“呃,”门外的人有些为难,“这……”

“你按我说的做就好了,去吧,不必多言。”千少羽毫不犹豫,根本不想磨蹭。

“是。”有令必从,门外的人只得无奈离去。

接着千少羽则回到了床上,继续冥想。

此刻云枢城,在孟连客栈。

身穿黑衣的中年男人正坐着,慢悠悠的品茶,不慌不忙,而脸上显露出不少沧桑之感。

而他身边同样也是一名黑衣中年男子,只不过他并没有这么文雅地去品茶,瞧他脸色倒是有几分粗鄙,他只是在一旁对一名年轻弟子嘱咐。

“寒灼,此番玉门宫新生考核,你要加倍努力,此乃我魔天教之大计,托付你身,你可不要辜负教主和电殿殿主以及本座对你的信任!”显然中年男子嘱托起来不敢有半分懈怠,因为他知道,这是教主所吩咐的。

“属下定不负教主与两位殿主所托,一定尽力进入玉门宫内。”寒灼拱手听命。

“不需要你尽力,而是一定要进入!”中年男人喝声道。

“是!”

寒灼不过也是魔天教一名相对优秀弟子,此次偷入玉门宫任务交给他,他也是兴奋至极,入得玉门宫,不仅可以学得玉门功法,修为进步,更是在事成以后,成为魔天教崛起的有功之臣。

一旁喝茶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寒灼,缓缓放下茶杯,轻声道:“世人皆知玉门宫十年一届新生考核,除了第一考外,却无多少外人知道其他考核究竟所考何物。”

接着他又起身,双手背负:“因为每次被刷下来的失败者都被抹去了记忆,没有人知道他们考核这几天究竟经历的什么,玉门宫对此也是守口如瓶。”

“四弟可有良策?”一旁的中年人问道。

寒灼听了方才中年男子所言,也很配合拱手说道:“还请四殿主指教!”

“不过纸终究包不住火,玉门宫中兴祖师所设下的这新生考核每年都在变,但终究根不变化,自老教主封我为电殿之主以来,我闪电时常打探新生考核究竟考的是什么。”

闪电没继续说下去,只是黑袖一挥,结界顿时笼罩房间,声音再也传不出去了。

“四弟,不用这么严谨吧?”中年男子有些苦笑。

闪电倒是没有生气,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个三哥身为雷殿之主喜武不喜文,亦是习武不习文,于是解释道:“三哥你可不知道这消息有多重要,还是不要泄露出去,三哥且想一下,玉门宫新生考核一直在变化,但每次没有进入玉门宫参加考核的人中,每个人都还失去了其中记忆,可想而知这玉门宫很重视,若是被诸多人知晓,被玉门宫发现有泄题之嫌,恐怕会更麻烦。”

“确实,想的周到,”君雷点了点头,他很简单就被说服,君雷当然知道电殿一门虽不善于侦查,但这位电殿之主不仅细心,更是聪明绝顶。

接着闪电缓缓道:“寒灼,我虽然不能准确说出玉门宫到底考什么,但入了玉门宫参加考核你且只要记住两点即可。”闪电说道,“第一,照常参加考核,一切按照规则来,第二,到了夜晚呆在房间里,服下给你的安魂丹,可掩盖你的心性,随后你在房间专心修炼也好,安心睡觉也行。”

接着,时间平静了几息,“没了?”君雷感觉有点意外,寒灼更是有些懵。

安魂丹是教主所赐,可以短暂掩盖寒灼贪嗔痴之念,肯定要吃,闪电说的其他话,怎么跟没说一样?

“没了,”闪电点了点头,似乎对二人的反应早有预料,“不要当成儿戏,我说的话切记即可。”

“是。”尽管听了废话,寒灼还是老老实实答应下来,如此重任交给自己,日后有成,自己一步登天是当然有可能的。

君雷也岔开了话题,对寒灼道:“入了玉门宫后,私自下山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事,释放魔鸣之音,随后当天夜晚前把想说之事写于纸上放在你房间门外的第一块砖下。”

魔鸣之音是魔天教独有,除了魔天教的人能从中听出端倪外,其他人听了也不会是很平常的蝉鸣或者其他动物的叫声罢了。

但闪电这句话,惹了寒灼不少疑惑,难道魔天教在玉门宫早就安插了人?有人能联系?还是此次新生考核除了自己外,还有人?可是自己怎么没听说,更不知道呢?

“为……”

就在寒灼刚想说的时候,闪电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不过我只能告诉你那人身份特殊,只有我们四位殿主知道,莫说你不知道,魔天教上上下下,再包括投靠的鲸鲨帮、百花谷,邪魄门等,都不知道,所以你不必介怀。”

闪电也不想多说什么,教主毕竟交代了此事不能儿戏,而且多事不必告诉这些弟子,毕竟这一场局,下得有些大了。

身份特殊?这让寒灼又多了疑虑,心想他能有多特殊?再特殊的身份能比得上教主吗,魔天教上上下下都是教主的。

见寒灼仍旧对于所谓“特殊身份的人”耿耿于怀,闪电安抚道:“教主自八年前正式即位教主之位后,这场棋局才刚刚开始,事关魔天教功业,你也是魔天教优秀弟子,好好做事吧。”

“是!”寒灼拱手道。

“若没有其他的事,就下去准备三天后的新生考核吧!”

寒灼听后也没有多言,很快便离开了房间。

“教主此番大计布局正派,也真是下了血本,竟然……”君雷实在憋不住,准备向闪电发牢骚。

“嘘——”闪电小心翼翼打断了君雷,“三哥,我这结界挡不住教主的探查,你可不能多嘴,自找苦吃啊,此时毕竟只有我们四殿主知晓,教主吩咐可是无论如何都得烂在肚子里啊。”

君雷一听,也是无奈,明明教主已经即将重整整个魔教,而下边的魔教能者不计其数,不敢说任何一个人,起码也有人都能毫无声息潜入名门正派,可为什么偏偏……

“话说那个廉……”君雷突然颤了一下,突然改口道:“话说那个雾隐怎么还没来云枢城,还能不能赶得上惊云大会了?”

刚才的失言差点吓坏了闪电,也差点吓坏了自己,闪电一听君雷提了雾隐,道:“当初教主带他来了魔天教并且改造,就是相中了他的资质,听说他年纪轻轻能和百花谷主打好几个回合。龙门三千集会上,他也是有排名的存在。”

确实如此,君雷心里也明白,雾隐的资质恐怕超过了当初式微魔天教的所有弟子,而如今,教主将他记忆炼化消失,若不是雾隐资历太过好,害怕卧底玉门受到关注,暴露原身份,教主还真想将他派入玉门宫,尝试能不能激发廉阳的天奇心魔。

“魔天有云:魔生于世,当以呼风唤雨,驱雷策电,吞云吐雾为求索。”由此可以看出雾隐,已经成为了继魔天教主座下风雨雷电后,又一魔天教的重要人物。

“雾隐在教中修行,待到修为突破之时,自然会来,两位叔叔不用怕他赶不上。”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威严高昂的男声从窗口进了房间,从君雷闪电方向看去,不过是一团黑气。

君雷闪电第一反应就是,教主来了!

二人赶忙单膝跪地,双臂交叉立于肩前,口中喊到:“圣尊护佑,拜见教主!”

前一秒还在讨论教主手下雾隐,后一秒南宫少卿驾到,这让君雷不由得冷汗直流,来的真是时候。

“不用怕,雾隐不过是蓬莱旧人,两位叔叔是自己人,讨论他一个外人,本座怎能生气。”

一团呜呜泱泱的黑气就这样传出南宫少卿的声音,这让君雷闪电松了口气。

既然松了口气,闪电随即反应过来,又有些惊喜:“教主是说雾隐又要突破?”

刚才南宫少卿所说待雾隐突破之时他便过来,莫不是他又要突破境界?这才几个月?那小子的修炼怎么如此之快?魔教心法有那么得心应手吗?

“自然又要突破,上任雾长老随我父入了正派圈套,力竭战死,雾隐继承此任,此番让雾隐来玉门宫参与惊云大会,正是为了拜山,昔日龙门集会零庄能以弱胜强打败雾隐,我不信今时他还有这个能力,一旦把这个玉门首徒打下台去,一来不仅打了玉门宫的脸,二来本座的计划也能锦上添花地进行。”

听了南宫少卿的话,尽管君雷和闪电不知其中含义,但也恭维道:“教主足智多谋,大业成之有望啊。”

“此番寒灼若入得玉门宫,我魔教便在正教诸门派都设下棋子,本座也亦说过,此番布棋,不可儿戏,本座亦只晓其中危机,也知晓二位叔叔担心。”

南宫少卿这一番暖心的话让君雷闪电二人舒适了一些。

“虽然本座封住了寒灼的魔教功法,以普通人间小门派功法结合取而代之,但本座仍怕其身份暴露,且暗示于他,即便到了生死关头,魔教功法也不得解封!”

“教主!这……”君雷刚准备反驳,他本人虽说粗鲁不理智,而且武夫一个,但对待弟子和手下向来疼爱一些,南宫少卿此举就是告诉他,寒灼一旦入了玉门宫,就算是死也要以玉门宫新生弟子的身份,不得缠上魔教一点关系。

“成大事者,本该如此,此番来玉门宫,除了入门外,更要探查那几个殿主的实力,特别在惊云大会时,你等跟在段竺老头上,试探一下他的修为,这才是重中之重。”

“是!”闪电明白南宫少卿的话,南宫少卿修为进步得飞快,正教门派中,要说有威胁的,且熟悉的,就是玉门宫,早在幼年,南宫少卿就了解玉门宫苍古、千云和东方笙的修为难有敌手,而上面的临影真人更是不可小觑,但最神秘,最让南宫少卿有威胁的,还是段竺真人。

要是知道段竺真人和北君旭是一个时代的人,当今人皇北君旭修为就已经脱离了破月境,踏入了号称“传说之境”的魂月,段竺真人的威胁那绝对在临影真人之上。

南宫少卿又道:“此番我还想探寻云长老的下落,总觉得他仍在玉门宫中。”

“云寂?”闪电大惊,他当然知道云寂,魔天教风雨雷电四殿主,风殿辅助教主处理教务,雨殿掌管情报,雷殿掌管刑罚,电殿掌管授学,四殿之下,南宫季灵又设两个职位,一个掌管卧底正派信息的云殿,一个是担当保镖护卫的雾殿。

南宫季灵在当任时,其实就想好了在诸派之中安插卧底,让卧底在玉门宫的云殿殿主统一掌管,即便是南宫少卿和风雨雷电四人包括其他人,都不曾亲眼见过云殿殿主的模样,但自南宫季灵死后,雾殿主身亡,云殿主失踪,而且教中有叛徒透露情报,导致众派卧底皆被发现,无一例外。

“思来想去了八年,云寂长老在这玉门宫中也许有脱身之计,尚在其中,他失踪之事绝不像表面那么简单,所以这件事,也要查清楚。”

“另外,朝廷动向要注意,皇甫世家的人也来了,诸方动向都要注意。”南宫少卿嘱咐道。

“是!”雷电二人拱手道。

闪电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教主,方才上午,一股极为锐利的剑气从附近传来,那股气息,似乎……”

“不错!”南宫少卿道。“那股气息,正是此次新生考核副检官,当年蓬莱的那个独活下来的遗孤——廉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