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唐门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3777字
  • 2022-05-09 20:49:26

对于段竺真人来说,这人皇真不是什么好东西,野心极大,百年前天下战乱的时候,就是太子北君旭领军平定四方,而自他登基,更是建立空仑府意图吞并中原门派,他从百年前一直熬到现在,还没死……

“师叔,慎言!”苍古善意提醒道。

“哼!”段竺真人不予理会。

“师叔当真要在此次新生中收徒?”临影真人再次问道。

要说一般长老或者殿主收徒都还算是正常的事,可段竺真人可不一样,他是太上长老,是玉门宫中辈分最大的,若是在这次新生中收徒,那岂不是这个徒弟要和掌门一行人师兄弟相称。

不仅如此,其他新生恐怕还得叫声小师叔,且不说给予了这名弟子何其大的荣誉,日后这弟子别说在长老殿了,在整个玉门宫弟子行列中也要横着走啊。

“自然。”

段竺真人又看了一眼临影真人那副难以言说的表情,又说道:“老夫自然不会莽撞收徒,江山代有才人出,你们几个殿里的弟子也就那个样子,我唯一看得上眼的还是小临影座下那个小零冰,那娃好。”

“可惜了,也不用老夫教了,她自个也会了大部分玉门宫的法术,修炼到了并月,不过放心,新生考核里,老夫定会严谨收徒,也只有最优秀的弟子才能入得老夫门下,当然了哈,也只有最优秀的弟子才能有与你们这几位殿主师兄弟相称,也不失了你们的威严,是吧。”

“咳咳!”段竺真人说起话来,实在太实在,特别最后一句,更是惹得临影真人和苍古一脸尴尬相,不知该说什么。

接着,段竺真人蹦跳下了座位,然后拿起来手边的拐杖,边向外走边委屈地说道:“老夫还是先去睡一觉喽。”

等到他出了门,又传了声音:“唉,小临影啊,都这时候了,都不让老头子我在咱们开会时一口老酒喝,你说我都是老道了,何必在乎这些小节啊。”

苍古听了,嘴角笑了笑,说:“师叔就是这样随性,临影师兄也别在意。”

临影真人摇了摇头,道:“没事。”

云枢城。云枢客栈。

“玉儿,你真是越大越胡闹了!”唐海气急败坏道。此时他坐在桌边,用手狠狠的敲着桌子,旁边的唐寒玉不服气地站在一旁,乖乖地听着唐海的训斥。

“爹爹,我出去怎么了?您自从来了云枢城,一直让我呆在这客栈里练功,摆明了欺负女儿。”唐寒玉地说道。

唐海看向唐寒玉,道:“废话,我能不让你多多修炼啊,人家玉门宫年轻高手一大堆,随便揪出一个都是出类拔萃的人,你要再不好好修炼,一月后的惊云大会,你怎么代表唐门出战啊!”

唐海此时别无他想,就让这孩子赶紧好好修炼去,他可是知道他的宝贝女儿的修为天赋可是不弱的。

唐寒玉一脸的惊讶,理直气壮道:“我什么时候说是代替唐门出战了?”

旁边的唐落一脸的无奈,看着唐海即将要发飙的样子,赶紧走上前道:“掌门,师妹她其实也是并未有错,不过是有了自己的主张,您别生气。师妹毕竟已经不是孩子了。”

“就是!”唐寒玉转向唐海,有些笑意地说道,“其实爹爹……女儿来这,其实是为了参加玉门宫的新生考核的。”

唐海一听,慢慢起身,一脸的气愤:“什么!玉儿啊,我们唐门本就是缺乏人才,你……”

“爹爹,您一心为唐门女儿是理解的,可您也应该理解理解女儿吧,我是真的想去玉门宫的!”

“唐门主就不要为难寒玉了,人各有志,何况是您女儿呢。”唐海刚想说什么,只见两道身影,瞬间出现在了客栈门口,一男一女,正是千少羽和古一晴。

“你们怎么来了?”唐寒玉快步跑上前去,问道。

“唐门大小姐,谁不想亲近亲近,自然要多多注意啊。”千少羽挥动着扇子,悠闲道。

“闭嘴!”唐寒玉大叫,“又没说你。我是问一晴的。”

千少羽听了,顿时无奈,无言以对。唐寒玉见了古一晴,赶紧来到她身边,两个女孩子聊了起来。

千少羽看向唐海,拱手道:“晚辈千少羽,见过唐门主。”

唐海虽然见那千少羽彬彬有礼,身上显露的气质倒不是一般人,但一想起刚才他来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就气愤道:“我唐门的事,轮不到外人来管!”

千少羽没有争辩,道:“一切唐门事情,自然都要有唐门主定夺,晚辈怎敢插足。”

千少羽明白,这唐海并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虽然对人,特别是女儿严厉了一些,但是在大事面前还是明白的。

唐寒玉转过来对唐海道:“爹爹,无论如何,您是阻止不了我参加新生考核的!”唐寒玉异常坚定。

“老夫依然是管不住你,唉,也罢,”唐海也是没办法,更是有外人在,自己也确实不好说什么,“毕竟玉门宫比起唐门更是修仙圣宗。”

接着唐海露出了严厉的表情,“不过,待你功成之日,要回唐门效命!我就这一个要求。”唐海自然是知道,不过刚才一直没说明白,自己其实并没有反对的。

等到唐海说完,他便挥袖便上了楼,去了自己的房间,这下唐寒玉可倒是松了一口气了,爹爹总算是走了,看向旁边的唐落,微笑一起,来到他身边,拱手道:“谢师兄帮忙说话了,师妹就不客气了。”

唐落一见,倒是也有些喜悦似的,接着他说道:“没事,师妹,门主最近修为有着些许突破迹象,所以有些气愤,不必在意。”

“我明白,师兄。”

“没事了,我就先上去了。”唐落也是刚才紧张不轻,虽然也不是第一次掌门教育女儿,但每次也都是这个紧张的。

唐寒玉向着唐落点了点头,唐落这才上了楼。“寒玉姐姐,那是什么人啊。”古一晴问,头望着刚才唐落上楼梯的地。

“我师兄,唐落。”

“唐落?”千少羽凑到了她们身边,“就是上届龙门三千集会上五连胜的唐落?”

“你也知道?”唐寒玉问千少羽。

“自然,我虽然年方二十,但也知道龙门三千集会,”千少羽道,“唐落师兄可真是英杰,上次大会,他恐怕也不大,可惜,最后被蓬莱岛廉明击败。”

“哼,唐落师兄是实力不足而已,”唐寒玉反驳道,“龙门三千集会毕竟要求严格,唐落师兄表现出色就已经很不错了。”

“那又如何?玉门宫零庄,年纪还不是比唐落大不了多少?你怎么也不夸一夸他?”千少羽反口一句。

“要你管!”唐寒玉冷哼一声,觉得这千少羽怎么这么……“姓虚的,别太能。”

千少羽一听,顿时无语,倒是旁边的古一晴对着唐寒玉道:“寒玉姐姐,你用虚公子用惯了吧,少羽哥哥其实并不虚伪啊。”说着,古一晴还偷偷地还偷偷的笑了笑。

“古一晴!”唐寒玉瞬间就气愤了,要去抓古一晴。

“唐寒玉,有我保护一晴,你能怎么样?”千少羽护着古一晴道。

三个人打闹起来。客栈里传开了他们的笑声。

玉门宫。天麟阁。

“零冰可在?”一位青年男子,翩翩来至天麟阁,向里面问道。

“谁啊?”零冰推门而出,想看看是谁,当她看到刚才叫喊的青年男子,她的眼睛里露出了复杂的心情,两个人就这样呆呆的注视着。

那男子只是微笑面对零冰,不曾说话。零冰看着这男子,静静地说道:“最好还是管好你弟弟。”一句话说完,零冰直走离开,“廉阳在阁内,我知道你找我是新生考核的事,我也没多想,但新生考核副检官我交给小廉阳了。”最后零冰说了句话,

“零冰师姐,是谁啊?”廉阳探头出来,看见了零冰径直的离开了天麟阁,等他看到那男子,心想:零冰师姐向来高傲惯了,今天见了他,竟然也不大声叫嚷,真是奇怪了。

接着,廉阳也不多想,快步来到那男子身旁,拱手道:“拜见绝炎师兄。”

没错,那男子正是绝炎!“嗯,廉师弟,既然零冰师妹说了,那我们就聊一下新生考核的事吧。”绝炎道。

“师兄进天麟阁说吧。”廉阳让开路道。

“不用。”绝炎拒绝道,他毕竟知道,自己是天清殿首席弟子,跑到玄清殿的掌门弟子清修的天麟阁这里,虽然说是为了公事,但毕竟曾经临影真人立下规矩,非主殿弟子,在天麟阁不得停留时间过长。

“师弟,这次考核的主考官是段竺真人,主检官是我,你是副检官,下面我在这和你要讲述一下考核,放心时间不会太久,这三天我基本负责考核布置,而你就负责报名事宜。”绝炎显然严肃起来,十分俊朗,让廉阳更加坚信自己的猜测——零冰师姐和绝炎师兄一定有故事!

“这一次新生考核不同于以往,也不知道临影师叔和你说了没有,段竺长老要收弟子。”

嗯?

廉阳有些震惊,这是什么意思?“师叔祖要收徒?在此次新生考核中选拔?”

“应该是已经定下来了,”绝炎非常理解廉阳现在的表情,自己刚听说的时候也是惊讶万分。

而且这件事目前地清、凡清二位殿主师叔还不知道,段竺长老也打算在新生考核正式宣布。

虽然冒然收徒确实不合规矩,但临影真人众人都明白,段竺真人作为先代弟子中最年长且修为最强的一位,直至目前为止,虽身强不减当年,但内心斗志也已经消磨大半,自己坐镇长老殿也已经百年,也是孤家寡人了百年,如若还执意不收徒弟,像年轻一样固执,那可真是……

如今江湖上、朝堂上静的让人可怕,段竺长老也明白这一点,不止是绝炎,相信临影真人和苍古殿主也都能明白,段竺长老毕竟是当今正教德高望重的前辈,由他亲而传授的弟子,一旦得到了他的真传,必能延续段竺长老的愿望,守护玉门宫。

但毕竟责任重大,担当起段竺长老的徒弟,注定艰难每一步,因此这一次新生考核必须严谨对待,毕竟胜出者其中的一位,是廉阳和绝炎未来的小师叔。

“我也听零庄说了,此番入云枢城意图参与新生的人中,不乏有触月境的少年。”

“对,”廉阳点了点头,接着停顿一会儿,又继续说,“还不止一个,而且我与其中也交过手,实力不弱,不仅如此,甚至地位也不低。”

“地位?”绝炎有些不懂了,“来自其他门派?”

“嗯!”廉阳坚定点了点头,“甚至还有朝廷方面的人。”

此言一出倒是惹得绝炎几分沉思,“看来这次考核中,鱼龙混杂之辈众多,恐怕还有魔教歹人,看来要更加严格,零庄也说了,和你交集那几人,更要加考,实力不凡,但道心稳不稳,更要严格考验!”

二人都明白,历代新生中不乏有贪婪,恶念,鸡鸣狗盗之徒,稳固道心才能入得玉门宫修仙,也是为了防止魔教切入,所以道心和心性,是历代考核中最严格、最重视的一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