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师叔要收徒?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004字
  • 2022-05-12 22:22:20

眼看着廉阳手起,即将刀落的同时,身边的千少羽竟然无动于衷,毫无反应,戴着面具的古一晴有些着急的对唐寒玉道:“寒玉姐姐,他可是皇甫长子,若是被杀了,皇甫世家怎么会放过玉门宫啊。”

“怎么?你是同情那个昊公子了?”唐寒玉转头瞪向古一晴,却看到了她戴着的面具,“咦?一晴,你怎么戴着面具啊。”

“啊,”古一晴惊叫一声,哑口无言,支支吾吾一句话也说不清楚,这时廉阳刀挥下,与皇甫昊近在咫尺。

“寒玉姐姐,快看!”

提醒唐寒玉的同时,古一晴踏出一步,想来救皇甫昊,不想这时,又一位青年男子,身穿白袍紫衣装,手握宝剑冲击过来,阻止了廉阳。同时伸出手掌,食指中指并出,点住了廉阳眉宇之间,很快,那凶狠的廉阳便平息下来。整个过程不过五息之间。

“大师兄,”廉阳睁开的第一眼,便是看到了面前的玄清殿首徒——零庄,不过接着,廉阳便就已经晕倒了。零庄看着他摇了摇头,转身看向身旁诸人。

“公子,公子,”旁边的几个小厮都要被吓傻了,赶紧来到皇甫昊面前,将他扶起来。

“他是……”望着他的这一身紫色服饰,古一晴有些惊讶了,“并月境?真传弟子?”

接着,千少羽却说道:“不止,看这年龄,他应该参加过上届的龙门三千集会的零庄。”

“零庄?玄清殿首席弟子,玉门宫大师兄?在集会上,他的表现可是惊动了人皇陛下啊。”唐寒玉也是震惊无比。

唐寒玉说到了这,让古一晴眼神里闪过一丝光芒:惊动了人皇?

接着,千少羽差点笑出来似的接着说,“听说,空仑府那时还想把这零庄灭口,派出了一名并月境高手,结果……呵呵,”千少羽笑了出来,“结果那弟子被零庄单杀了,空仑只能忍气吞声,不敢造次,连屁也不敢放。”

唐寒玉白了千少羽一眼,道:“笑起来真难看,虚公子。”

“你还不如我呢,哼,笑也不笑,窝瓜。”

两个人又吵了起来。

零庄面对着面前的这两男两女,“几位姑娘、公子,私斗可是要出点事情的,在云枢城,特别是新生考核之夕,你们要明白。”

“明白了,零庄师兄,我们受教了。”千少羽三人赶紧拱手道。唯独那皇甫昊起身之后,便再无说话,特别是当他听到了这是零庄的时候。

“这位是昊公子吧,你私斗先不提,单论向监官出手,就已经是要罚了。”零庄严肃道。

“是,零庄师兄,我明白了。”皇甫昊拘礼道,面前此人那可是天之才子,可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零庄接着对这四人道:“待你们考核之时,你们四人将会接受额外考核,以示处罚。”

“啊?”众人大惊,零庄并未在意,“今日事,乃是绝密,不可传出,切记切记!”没等他们说话,他便留言带着晕倒的廉阳离开了。

等到零庄离开后,诸人总算能松口气了,这才明白刚才零庄所说的绝密之事,应该指的是关于廉阳。

千少羽也听见了那句“切记切记”,但他却不屑地冷哼一声,又冷笑了一下,却没被任何人看见。

接着,皇甫昊转头看向唐寒玉他们,这时猛地发现了戴着面具的古一晴,总觉得有些眼熟,轻轻的一步一步向他们走来。

古一晴也偷偷看到了他从这走来,轻轻地躲到了唐寒玉的身后。皇甫昊向左转看,向右转看。

“昊公子,你这是干什么?”

千少羽拦住了正要往唐寒玉身上靠的皇甫昊,千少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皇甫昊并没有回答千少羽,反而眼中有些小喜:“小一晴?你又跑出来了?”

这句话说出来,倒是让唐寒玉和千少羽吓了一跳。

“行了,姓皇甫的,你赶紧走吧,”古一晴摘下面具,一脸嫌弃的也不想去看皇甫昊。

“这么快来了云枢城,认识了新朋友?”皇甫昊看着这三个在一块的人,问道。

“还不明显吗?”唐寒玉无语的答道。

“那可真是误会了,既然是一晴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皇甫昊脸上忽然抹上了一层笑意,没有了刚才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但那副笑容真的挺假。

“不对啊,你们难道也认识?”唐寒玉问。

接着,皇甫昊得意起来:“那当然,我和一晴可是青梅竹马,从小那可是亲的不能再亲了。”

“从小?”千少羽和唐寒玉异口同声道。

“姓皇甫的,你快点给我走!你有本事,新生考核再见!”古一晴脸都有些气炸了。

这时千少羽却微微笑了笑,心想:从小?看来她身份不简单啊,我眼光还是挺犀利的,一眼就发现了她。

“行行,是唐寒玉和千少羽是吧,二位有缘再见,照顾好我们家一晴。”就这样推推嚷嚷的,皇甫昊就离开了。

剩下的三人,千少羽意味深长的盯着古一晴,迟迟不说话。“哼,有什么话,以后再说,皇甫昊走了,我们也走吧。”

千少羽刚想说什么,只见身边又出现了一群人,是一群身穿蓝衣的男子们。唐寒玉有些意味地抖了抖手,显然有些生气。

唐门?这是唐门的人?千少羽被惊到了,这可是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的门派啊,他们想干什么?古一晴同样也被惊到了:唐门来干什么?这可不妙了。

然而,领头的那名男子说出的话有些匪夷所思了:“师妹,你该回去了,门主还生气,还是快随我向门主解释一下吧。”

“唐落,你真是令我太失望了,亏你还是我师兄!”唐寒玉理也不理,十分气愤,接着又平静向千少羽和古一晴道,“我……”她有些支支吾吾的,她真的说不出什么来了。

“新生考核见!”一声过后,唐寒玉飞起,一息之间,唐寒玉也消失不见,众唐门弟子也随之不见。

“咱们该怎么办啊,”古一晴哭笑不得,“寒玉姐姐走了,就剩下咱们了。”

“有意思啊,我身边的两个人看来份都不一般啊,呵呵,”千少羽笑着,向前走,“天色已晚,还是去云枢客栈歇歇脚吧。”

“嗯?”古一晴满脸疑惑,“少羽哥哥,旁边不是有家孟连客栈吗?干嘛去最远的云枢客栈啊,哎哎哎……”

玉门宫。灵心堂。

此时廉阳陷入了昏迷状态,躺在了旁边,而玄清、天清、长老三殿殿主便开始讨论此事,零庄也向众殿主讲述了这件发生的事。

“你是说廉阳他在云枢城就已经显露天奇神力了?”段竺真人听了零庄的讲述,询问道。

“是的,弟子发现小师弟异常后,便用秘灵功法为师弟压制了神力,还好那里没多少人,这才隐瞒住。”零庄身跪着道。

“那人是皇甫世家的人?皇甫?”临影真人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苍古思考片刻,说道:“皇甫世家,根据大荒古籍记载,传说是九翼天龙的后裔。这九翼天龙是东海龙神缚南仙的兽身,肆虐大荒,倾覆百城无数。”

段竺真人点了点头,道:“传说是灵界历史上最为传奇的帝尊,先后大战两任神帝,第二位神帝以神农之威,七入东海,耗时三天三夜方将其降服。不过这些都只是传说,尚没有真实证明。”

苍古接着话说道:“缚南仙道人修为高绝,以道德天尊仙上之修为,尚且难以讨得好去,走火入魔才加入灵界,不过他一招打退应龙,我人族门派顶尖高手尽出,他现出兽身,竟使得诸人把难以站稳,真气念力之高可进当世前十,大荒历来凶兽,无能与之匹敌者。”

段竺真人对临影真人道:“他是大荒十大凶兽之一,天荒三兽之首,当初神帝降服,此兽竟聪慧绝佳,逃往中原以外的神州,传说到了寒雪高原,神族五位天尊,八位上神,我人族神州出动七十二位大能,将其诛杀。后来只传下两脉,一脉继灵尊,一脉只是在人界流失,一百年多前才真相大白。”

段竺真人接着说道:“流失的那一脉在皇甫世家,皇甫世家后代只是随机一子得到天龙血脉,老夫猜想,定是这子身怀血脉,故激起廉阳的天奇神力。不过不必担心。”

众人一听,有些疑惑地看着段竺真人,苍古激动说道:“师叔,这怎么不担心呢,万一日后有所闪失,那该当如何啊?”

段竺真人撇了他一眼,大大咧咧道:“既然能激起天奇,定有通化神力之时,若那子用相同的以毒攻毒的门路,让这天奇神力锐力减弱,为这廉阳救治,定有让廉阳可以轻松掌握天奇神力,甚至于使用天奇剑。”

“然妙,师叔。”临影真人大喜过望,不过又忽然想到了什么,“阳儿的气息已经暴露了那几人,为了维护这天奇秘密,不让朝廷和魔教以及正教其他门派知晓,这还如何?”

苍古接着说道:“那气息定会被周围修为高强的人察觉。”

“嗯嗯,对。”临影真人担忧道,却不知该如何。

片刻后,临影真人一挥手,一股蓝色气息飞沿而去,直入了廉阳体内。

临影真人施完法术后,摇了摇头,道:“我本想将他天奇神力压制,却……”

“此子体内的那邪恶的天奇剑灵稳固不下去了?”苍古道,“看来是压不住了。”

段竺真人挥袖道:“天奇对于他来说是福亦是祸,非人力可阻止,不必再做下去,就这样了。”天道难以阻挡,这是段竺真人明白的,既然天让剑灵阻挡不得,那就随他去吧。

“可是师叔,今日云枢城之事如何?”苍古道。苍古亦是明白,如果云枢城的事传了出去,那么天奇失踪之事对于世人便有了答案了。

“让那些弟子紧守秘密,至于周边的那些修为高强的老家伙,就让他们自己猜去这天奇气息从哪来的。”段竺真人随身靠在椅子边上悠闲说道,“反正惊云大会即将开始之际,天下各路英杰齐聚于此,谁知道这气息是哪一路的。”

苍古和临影真人互相看了一眼,脸色不是很好。

“师叔,那这次大会,还让那廉阳参不参加了?”临影真人问道。他也是忽然想到这个问题,每一个自己的弟子,他还是都很在乎的。

虽说自己是掌门,但毕竟要给长辈留几分面子。

段竺真人思考了一会儿,笑了笑:“掌门是怕廉阳再一次失控吧?天道有因果,既然本就打算让那小廉阳参加大会,如此一届的盛事,他又怎能错过,对吧?”

临影真人虽然有些担心,但最终还是松了口气:“多谢师叔”。

段竺真人一看,接着沉了口气说道:“老夫也已经是两个古稀的人了,仙道传承也是要有的,如今座下无弟子,老夫便想在此次新生中挑选弟子。”

此言一出,震惊了苍古和临影真人,“师叔要收徒?”

段竺真人也是感慨了一些,道:“毕竟老了,年轻时过于孤傲,也算是不知天高地厚,妄图与天地相抗,而今为我玉门宫一脉,我也要留下传承,为门派尽力。”

“师叔!”段竺真人的一番话吓得苍古和临影真人赶忙坐起,这番话越听越是觉得有凄凉之色,而且越发不对劲。

“别那么大反应,又不是快要死了,老夫修为比你临影都高,哪有那么容易死啊,更何况……”段竺真人眼神有些深远,“老夫要是死了,那么北氏皇族可就真的要在仙家门派中放肆了!”

段竺真人向来对朝廷没有好脸色,当今人皇北君旭年岁已经有两个甲子,修为更是登峰造极,昔年魔天教主南宫季灵的修为即将到达这人间巅峰的魂月境,便是被这北君旭猜忌,暗地联合玉门宫等数个门派,将其害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