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冲突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3614字
  • 2022-06-15 16:39:08

唐寒玉看这千少羽一脸从容的模样,心想皇甫世家手遮半天朝廷,这千少羽看着就是个普通人,还敢惹他,不要命了!

“昊公子,你来干什么的?我们就是来干什么的啊,问我们什么人,这不是很明显吗?”唐寒玉想护住千少羽,对皇甫昊说道。

皇甫昊打量着这一群人,也没在多说什么。

“公子,要不要叫人?”旁边的小厮问皇甫昊,皇甫昊摆了摆手,示意不必,接着向后退了几步,一直到了那刚下来的马车外。

一刹那间,皇甫昊纵身跃起,直逼千少羽众人,不同的是,他手中多了一把剑!想必定是从那马车上拿出来的。

只见皇甫昊向千少羽斩去,速度之快,力度之大竟能达到触月!

“躲开!”

唐寒玉与千少羽闪躲开来,接着唐寒玉向戴着面具的古一晴大喝一声,推开了她。

千少羽拿起手中的折扇犹如短剑一般,与皇甫昊较量。皇甫昊不断转动手腕,又快又狠的剑,并不断向前迈步,不留一丝余地于千少羽。

可千少羽却不慌不忙,轻松破解的皇甫昊的攻势,接着开始的反攻,也令皇甫昊都有些手忙脚乱。

这争斗,早已经使身边的摆摊的伙计们逃之夭夭,这可容易伤及自身啊,赶紧跑!同时,正是这样的动响,也引起了某个玉门宫巡视弟子的注意。

他,千少羽手中折扇,含剑光霹雳,虽无剑却胜似有剑!但皇甫昊却疾飞在对方周围盘旋,唐寒玉也再一出手,手中显出一剑,与皇甫昊“呲呲啦啦”碰撞着。

千少羽手中扇子平淡无奇,然而在他手中便格外耀眼。剑法诡异,时快时慢,剑路也经常变化,时而如水银泻地,剑光掩人。时而如烈马飞驰,刚烈凶猛。

这千少羽竟是剑道有成之人,有收有放,亦攻亦防之剑!再听那破碎一样的犀利寒光闪过他们的面前,皇甫昊的宝剑随着指尖旋转起来,缠住了唐寒玉。

千少羽一转手臂,用折扇碰撞了皇甫昊的腰部,旁边的唐寒玉本来被纠缠得有些招架不住,结果因为千少羽的攻击,皇甫昊不得不摆脱纠与唐寒玉的较量,用灵力一震千少羽,方才化解了他的攻击。

这一招招虚虚实实,皇甫昊渐渐招架不住,千少羽如横剑冲去,回剑刺其小腹,皇甫昊向后一起,心中也安自苦笑:何必要猛下杀手!

“呲呲——”唐寒玉的长剑再次与皇甫昊碰撞,二人宝剑突然在半空中胶住不动,各自用力前送,剑尖亦是无法向前推出分毫,而皇甫昊的剑刃却向上缓缓弓起,同时灵力急倾而出。

还好千少羽见机极快,急忙出扇,向前跃出,停住了二人的僵持。

唐寒玉毫不妥协,向皇甫昊身旁跨过去,一剑挥出。

“当——”

二人的剑就是这样碰撞在了一起,千少羽拿扇也挥出,直至绕颈,皇甫昊拿剑抵挡不及,长剑落地。

此时此刻,皇甫昊便知这二人剑法奇幻,修为不浅,自己决非二人之敌。向后退了几步。

“二位不愧有信心来参与这玉门宫新生考核,实力真是不容小觑!”皇甫昊短哼一声,冷冷地看着他们。

“怎么,昊公子鲁莽行事,败了就服软了?”唐寒玉轻笑一声。

皇甫昊笑了笑,这时,来了四五六个人,站到了皇甫昊身边,“公子,干脆抓回去,供公子解气!”刚才说话的小厮道。

皇甫昊已经是十分气愤了,“上!”

现在的他,已经什么都不管了!

他身边的几个小厮忠心耿耿,于是冲上前去,有的赤手空拳,有的拿起棍棒,打向千少羽等人。

“可笑!昊公子,你可真是要明白,我们是怕以多欺少么?”唐寒玉重复了刚开始皇甫昊说的话,嘴角微笑露出。拿出剑来,一下子从两个小厮身旁闪躲开来,剑法使出之快,两个小厮竟也还没看见,就倒下了。

皇甫昊听了唐寒玉的话很苦笑,自己的这些笨蛋,怎么能打得过他们呢?唉!

自己如今十八岁,修为早已经破了触月,没想到他竟然发现了比自己更加天才的天才,自己可是从小艰苦练习这一系列法术,方有今日。

此二人定也是从小苦习,立下基础,才能有此成就,定是世家子弟或门派才子,若是换了普通人,十八岁到达触月简直逆天!

此时,不用千少羽出手,唐寒玉一人便力敌这几个小厮。千少羽扇着扇子,一脸的看不破的笑意。

“住手!”这时,一位身穿白衣玉门宫入门弟子服装的男子从天现身。

接着缓慢直至落地,“云枢城重地,岂敢私斗!”这位男子正是廉阳!

“在下玉门宫此届新生考核副监官,你们应该都知道,新生考核前禁止在云枢城私斗,你们是何人?”

廉阳刚才十分霸气得说出了这一番话,说实话,在他说的过程中,手都有些发抖,而且差一点就结巴了,还好自己反应快。

而此时,带着面具的古一晴也赶紧跑到了唐寒玉身边,旁边的千少羽好像发现了廉阳手抖一点,嘴角偷笑了一下。

“副官大人,在下千少羽,我旁边的二位姑娘叫古一晴和唐寒玉,我们救助了一个小女孩,却不幸与这位皇甫昊公子发生争执,方才如此。”

若论年龄,这千少羽还真是要年长廉阳,可撇开这个不说,千少羽对待这位副官大人还是很恭敬的。

廉阳看了千少羽一眼,点了点头,又看向了皇甫昊。见他一脸的无视和轻蔑。皇甫昊看这廉阳一身的白衣,竟然差一点笑出来。

入门弟子……玉门宫没人了么,一个入门弟子都能当上副监官?那我要是入了玉门宫,岂不成了下一届的主考官了?哈哈哈。

这样一个天赋如此之差的弟子,修为竟然还在诏月,入门?哼,和我相抗,自取灭亡!

接着,皇甫昊冷冷对廉阳道:“你一个入门弟子,也敢来管我的闲事。我是皇甫世家的嫡子皇甫昊,凭你还动不了我!”

廉阳看了一眼皇甫昊,一脸无奈,心中突然有了些想法:他怎么和师姐是一样的人,突然想起来师姐也是整天在殿中说自己是玉门宫第一美人,凡事要让着她,咦,奇了怪了,我怎么有一种想打他的冲动呢?

“本公子今日算是心情甚好,放过你们,再有下次,你们可要知道!”皇甫昊警告说道,“走。”

接着,皇甫昊带着自己的小厮转身正要离开。

“等等,”廉阳叫住了他。“什么事?”皇甫昊停下脚步转身问。

“这位……昊公子是吧,”廉阳上前来道,“看你年轻,修为不错,定是来参加考核的吧,你就不怕本监官扣你考核分数?”

廉阳也只是无赖了一下而已,毕竟自己从小也是好玩的,本来在玄清殿中自己总是矜持,而现在终于放松了,这才无赖了一下。

皇甫昊一脸笑着回答道:“你尽管试试,你一个小小入门弟子,还动不了我皇甫家族人的分数!”

廉阳听了,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皇甫昊直视着他,发现了他一脸的从容:“看来今日,本公子就该让你找找记性了!”

接着,皇甫昊瞬息便来到了廉阳面前,“喂!你干嘛呢?快去救啊!”旁边的唐寒玉对千少羽埋怨道。

“你觉得玉门宫弟子需要我们救吗?”千少羽白了她一眼,“就算他是入门弟子,他就这么轻而易举当上副监官?那皇甫昊就是太傻了,没想到而已,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千少羽一脸的笑意,就等着看皇甫昊的笑话。

说时迟那时快,皇甫昊并未出剑,腿一抬起,从廉阳的侧面踢向了他的头,廉阳回身一转,脚步紧紧移动,躲过了皇甫昊的脚踢。

接着皇甫昊转身一起,再出一脚,廉阳反躲,竟然没能躲开,被重重打了一下,还好耐力不错,才没有倒。

皇甫昊再次接连出手,使出一拳,廉阳竟然低估了这个皇甫昊,使其直接击中了自己的胸口。

廉阳苦笑,什么时候新生变得这么厉害了?触月境啊!思考之后,他这才发现不妙,糟糕!

禁灵封印!

廉阳发现刚才那皇甫昊的攻击,竟然触动了自己的封印!

一定是皇甫昊的攻击中蕴含着恶念的高傲负灵力,让他体内的邪灵有些激动了!

“啊——”廉阳气势爆发,一下子将周围的人为之一震,千少羽三人也显得有些吃力地抵住了他的气势,最倒霉的确是皇甫昊,距离廉阳最近,一下子被这气势震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廉阳眼神忽然变成了红色!那是煞灵之气啊!

而此时,就在临目阁中。

头上满是白发的段竺真人坐在这里,细细品读着一本书籍,段竺真人的修为高深莫测,可以说单打独斗起来,难逢敌手,只是因为一个原因:他博览天下群书,对于仙法神力,他更是有着自己的领悟,也更是经历过人间风云,而最近几年,他的修为增长很快……

而段竺真人在看书的同时,也发现了异常,转头看向了那临目阁中心——锁魂台上,那把被九段玄铁锁链缠住的宝剑。

那把剑竟在无形之中有些抖动和异常,“八年了,怎么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有了异常了呢?那孩子身体的强度和封印的强度难道不够吗?”段竺真人陷入了深思。

“他这是怎么了?千万不要出事啊,临近惊云会,各方势力云集,这天奇的下落和那孩子蓬莱遗子的身份本就是还没有公布天下,若是这时候被朝廷察觉,呵呵,那岂不是要判玉门宫隐瞒不报之罪么?”

段竺真人摇了摇头,心中隐隐担忧,仅仅几刻后,他才笑了笑道:“来得还算及时。”

云枢城内。

廉阳双眼发红,本来背在背上的普通宝剑被取下来,廉阳现在,就像一只猛兽一样,没有人敢靠近。

身旁的千少羽发现了廉阳的异样,看着他满眼通红,千少羽的眼神中居然流露出惊喜的表情,同时看着廉阳这个人,思绪万千。

而唐寒玉看着廉阳,根本还没来得及明白,古一晴则是偷偷摸摸,打从一开始也没说话,就这样盯着这一幕。

廉阳手提宝剑,步步缓缓向皇甫昊走来,皇甫昊本就没有起身,拖着半躺的身子往后退,“呲啦——呲啦,”宝剑从地面上划过的声音冷清且刺耳。廉阳很快便来到了走得极慢的皇甫昊面前。

皇甫昊一脸的恐惧,竟然有些手足无措,结结巴巴说道:“我是皇甫……皇甫世家嫡子,你……你敢动手吗!”

廉阳抬起手来,手握宝剑,鲜红的眼睛中没有半分的犹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