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皇甫世家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3965字
  • 2022-05-08 18:12:47

灵心堂。此时,五殿的殿主正在聊着某件重要的事情。

“零庄如今就在云枢城了,他向我汇报了一下,此次惊云大会,魔教之中魔天教、百花谷、千机亭必定会有人来参加的,如今已经确定了,”临影真人说道,“而且,他们还会一同关注这一次的新生考核。”

“这也正常,魔教看来真是有点小算盘,戮仙宗和离魂崖呢?”段竺真人点了点头,再次问道。

一旁的东方笙答道:“戮仙宗向来与魔天教不和,此次大会亦是不会听从魔天教的号令前来参加的,至于离魂崖,听说离魂崖崖主给魔天教主南宫少卿送去一封信,说是有病缠于身,便也没来。”

“哼,鬼封炎这小老头还真是只老狐狸,”段竺真人冷哼一声,“躲开了这件事的纠纷,实在是有意思了。”

千云也点了点头,但又忽然有了疑惑:“不过这魔天教主南宫少卿也就二十多岁,按照正常年轻人容易冲动的心思,他应该去质问鬼封炎那老头子啊?”

“心思缜密,或许,这就是那小子比他老子要优秀的地方,日后,恐怕我玉门宫,将多一大敌啊。”段竺真人道。

众人皆点了点头,默认了这件事情。

“对了,零庄在云枢城发现此次大会,南宫少卿没有来,反倒是风雨雷电四殿主只来两个。”临影真人道。

“两个,这可有趣了。”段竺真人摸了摸自己下巴的大白花胡子,笑了笑,“哪两个?”

“好像是雷和电。”

“这雷殿的糟老头子,竟然还敢来玉门宫,想当初,他可是跟着南宫季灵对玉门宫下了不少狠手,可真是有胆,还敢来,呵呵。”段竺真人摸了摸自己下巴的白胡须,笑眯眯道。

“君雷兄和闪电兄毕竟是一殿之主,地位崇高,况且十几年前就已经是驭月境了,如今恐怕这四殿殿主都成为了破月境的人吧。”临影真人皱着眉头,说道。

“这也不一定,不过相信魔教来惊云大会,也是来展现实力的,”苍古道,“这次魔教来势汹汹,不可不防啊。”

“此事定要从长计议,走一步算一步吧,世间之事,恶人之心,定是无人而知的。”段竺真人说道,对待尘世,段竺真人已经放开,虽说每天帮助临影真人处理门中派事,但心中也早是平静。

“师叔说的是,”千云点了点头。

看着千云,段竺真人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临影真人,道:“有些事确实该学一学千云,尘世感情,不该纠缠于公事之上,是吧,临影?”段竺真人的话,又像是嘱咐,又隐隐约约觉得不是第一次。

“是,师叔,我明白。”临影真人赶忙拱手回应,他自然明白段竺真人所指。

“唉,”段竺真人轻叹一声,“对了,临影啊,此次新生考核,魔教也不是前来观赛吗?老夫担任主考官的身份,那就让老夫好好锻炼这届新生吧。”

接着,段竺真人起身,径直走向了门外,“这回正教因为魔教也来参加惊云大会,所以提前了一个多月,正好赶上了此次新生考核,我们这回也不能让其他门派看笑话啊,是吧。”段竺真人走到门外,回头看着临影真人。

临影真人不敢怠慢,“是,师叔。”

“嗯。”

云枢城。云枢客栈。二楼。天字一号房。

此时,这里站着两位男子,一位看着相貌,是一位中年男子,黑色短胡须长在下巴上,头戴灰冠,身穿蓝色长袍,身上透露出了资深老者的模样,站在窗户间,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群。

而站在他后方的人,是一位年龄不大的年轻人。那男子相貌堂堂,手拿宝剑,身穿白色装扮,再看那俊脸,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面容清秀,眼睛不大也不小,鼻子有些尖尖的,嘴角露出淡淡微笑。

“唐落,玉儿难道又出去玩了?”中年男子问那白衣男子,心中竟然有一股哭笑不得的意味。

“启禀门主,寒玉师妹她跑出去了,我没跟出去。”名叫唐落的男子向那中年男子说道。

“唉,这孩子就是这脾气,不过,这才是我唐海的女儿啊,”唐海笑了笑。

眼前的这位唐海,便是当今正教五大门派之一的唐门门主,修为破月六重天,再加上手中唐门的绝世暗器和药毒,甚至可以说,唐海是五大正教掌门中虽然赢不了,但绝对不会输,以他如今的实力,越级挑战亦无不可,恐怕连龙吟殿主也在他的手里讨不到半点好处。

接着,唐落像是想起了什么事,转过身,然后向唐落道:“百花谷主墨羽寒可曾来了?”

“掌门,他来了,”唐落拱手道。他当然也知道唐海为什么会提起这个人,说起来,唐门与百花谷同属一脉传承,唐门擅长暗器与毒药,而百花谷也则是擅长蛊毒。有过的正魔大战中,这二门派可以说是真正的对手。

“来得好啊,那小子虽不比他老子酷爱蛊毒,却比他老子更加有天赋,正好看看,他们百花谷这次能教出什么好徒弟,”唐海一脸必胜的决心,“唐落,先下去吧,快去寻找玉儿的下落。”

“是,”唐落拱手退下,这里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大街上。

“快看!那儿那儿,”古一晴指着周围的这一处精彩的,还有那一出精彩的,一脸的欢乐。

还有身边的唐寒玉,也是依旧如此,对待身边的东西也是一副稀奇样,只不过比那古一晴略微拘谨些罢了。

“还真是搞不懂你们啊,怎么都和没出来过似的,大惊小怪的。”千少羽一脸的无奈。

“要你管,就你来过是吧,哼,”唐寒玉瞪了一眼千少羽,“本姑娘不过是家里严了点儿而已,爹向来也不让我出来,这次可是好不容易的,看看一晴妹妹,好像我们三个就你挺自由的。”

“嗯嗯,少羽哥哥,看你好像哪都去过呀,唉,”古一晴叹了口气,眼神中流露出失落感,“我和寒玉姐姐也一样,家里可是管的很严的。”

千少羽摆了摆手,道:“来了这,就别说这些啦,尽情玩吧。”

正说着,这时一辆马车慢慢地行驶了过来,虽然不是飞快,但身边的路人确是不敢去拦,毕竟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不是一般人的马车。马车飞速驶过,声音寂寥而单调,拉车的马只有两匹,形体俊美而健壮,马蹄嘚嘚敲击着地面,溅起阵阵沙雾。

千少羽诸人的目光便都瞟到了那马匹的身上。“娘,娘,”就在这时,一个年幼大约仅四五岁的小女孩从这条路上正要穿过去,寻找道路对面的母亲,

哗啦一声巨响,当小女孩走到路中间,扭过头时,那马车即将冲到眼前了!她只看见一团庞然大物冲过来,即使马车此刻停住,但只要再踏出一步,就足以将小女孩撞倒,甚至……

小女孩脑子嗡的一下,整个人都呆住了!恍惚之间开始大哭。

驾车的车夫是一位中年男子,他听到面前这距离马匹极近极近的小女孩大叫的一声,根本来不及反应,紧接着这一团高大而模糊的黑影猛的向小女孩扑来。

五大三粗的车夫慌忙之下,向后一拉,马匹“嘶”吼一声,那巨大而坚实的马蹄眼看就要将那小女孩碾成肉饼。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唐寒玉也是不敢犹豫,准备上前解救,奈何旁边这货的反应比自己还快。

千少羽纵身而起,手拿纸折扇,那一息之间,便就来到了马匹面前,弯腰环保住了小女孩,转身向着马匹使出了一掌,接着赶忙后退了几步,来到了古一晴和唐寒玉身旁。

那马慌忙之下,竟然将周围的饰品摊子和水果摊撞了个稀巴烂,那马车也险些翻倒。

“女儿!”旁边的一位中年女人赶紧跑到千少羽身边,抱住了那个小女孩,“没事吧?有没有摔伤。谢谢,谢谢公子。”

“以后还是小心点儿好,这集市上车水马龙,很容易走丢的,快走吧。”唐寒玉走了过来,嘱咐那名中年女人道。

“噗嗤——”等到那名中年女人走开后,千少羽憋不住的笑也终于暴露出来。

“你笑什么?”唐寒玉问。

千少羽忽然感觉到了旁边马车的一股杀气,但也没在意道:“像你这样的瘦的和竹竿似的女子,也敢和我抢功劳,我感受到了,可惜你晚了一步。”

“你——”唐寒玉被千少羽的话气到了,可却又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可笑,是谁敢挡本公子的去路!”只见一位年轻公子从马车上气势汹汹下来,身旁竟有几个侍从,那公子便来到了千少羽诸人面前。

奇怪的是,当古一晴看到了那公子的模样的时候,竟然眼神中有了一些神色,接着悄悄躲到了唐寒玉的身后,随手拿起了身边地摊上的一个面具,带上了。

“你们是哪里的!敢来惹皇甫世家!”旁边的一个小厮质问千少羽他们,接着指着那年轻公子道:“这位可是皇甫家主的公子!还不快赔礼道歉!”

年轻公子本来气势汹汹,但是忽然想到自己的形象的时候,忽然扮出君子模样,拱手道:“在下皇甫昊,家父是皇甫世家家主皇甫宗,请问各位为何要轻易惹在下的马儿?”

“皇甫世家?没想到,这皇甫昊也来参加玉门新生考核,也是,他已经年方二十,确当如此。”唐寒玉自言自语轻笑道。

皇甫世家,她当然知道,说起来在历史也是有名气的,大约一百多年前,那时,中原大地上,除了门派相争以外,各个国家也是你争我夺,九州共有几十个国家,烽火不断,百姓也是难以安居。

不过那时,有一个凡州的王朝竟在几年之内一统凡州,甚至有一统九州之势,那个王朝叫“穆”。穆皇座下近臣及朝廷重臣最显瞩的,莫过于皇甫,正是皇甫,才会将这凡州天下打了下来。

一统凡州后,穆皇野心繁重,历兵秣马,进攻泱州,不料失利而元气大伤,郁郁而终。

新继穆皇对皇甫世家排斥而疑心甚重,甚至太平后不久,将皇甫家主斩杀,有意将皇甫世家满门抄斩。

幸得皇甫世家先下手为强逃离,从而与穆皇开始了不死不休的数年斗争,近十年后,在皇甫世家帮助下,除凡州外的八州已有六州归属大周国,周国正要意图进攻凡州,皇甫世家便随大势亲自复仇,帮助周国最终灭穆,进而平定天下,一统九州。

周国人皇陛下钦点,最终民间流传一句话:“得皇甫家者得天下!”

“‘得皇甫家者得天下’说的就是他们吧,呵呵,江湖上有名的天才纨绔子弟,人称‘昊公子,’”千少羽笑道,“在这人多之处,昊公子就这么大摇大摆过路,挂在脸上的那双眼也不知道干什么用的,竟然连无辜孩童也没有看见。”

皇甫昊微笑一声,和和气气问千少羽:“敢问公子甚名?”表面上他虽然客客气气的,但实际上已经是气炸了:可笑,你这种贱民,也敢问本公子!

“都已是成冠之人,还装文雅?”千少羽本来想破口大骂,但一想也得保持自己的美好形象。

千少羽的话让皇甫昊极度舒适。也让皇甫昊有些不知所措。

千少羽轻轻迈步到他面前,静静和他对视,“装得累吗?”

“贱民!有什么资格来管本公子!”皇甫昊终于忍无可忍,对着千少羽大骂。

千少羽听了,脸上笑意更加浓厚了几分,道:“昊公子要这样不就完了,演戏多累啊,是不?”

“……”皇甫昊仔细打量着千少羽,看样子洒脱自然,穿着一般,也不像是……

“你到底是什么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