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云枢城初遇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3724字
  • 2022-06-16 13:46:26

帝天山脉玉门山山脚下。云枢城。

玉门宫所在隶属于泱州,位于泱州之东,与雍州相接,而泱州北临凡州,西邻蜀州,南则是世人所称群山连绵的天尽头,泱州地处优越,而又因帝天山脉玉门山的玉门宫使得泱州远超于其他部分地区。

帝天山脉之玉门山巍峨高峻,直入苍云,其帝天山脉盘踞在泱州大地上,自古就是中原九州两大命脉之一,半山腰上的座座建筑就是天下第一门派——玉门宫。帝天山脉隔天下之咽喉,定天下之交通,因此距此不远处的重镇云枢也是繁华无比。

此时一望云枢城,十有八九的人都不是本地人,而这些人大都是为玉门宫而来,因为再过三天,便是玉门宫的新生弟子考核,许多富家子弟,门阀世家,甚至有些家道中落,但却天赋异禀的年轻人来此,目的皆是为了成为这玉门宫中的一员。

但同时,这里面也有各方门派,比如天下三门领袖和正教五大门派以及朝廷,这些也可都是为了玉门宫的一个月后的惊云大会而来。

“十年一次的玉门宫新生考核又要开始了。”

“是啊是啊,上回可是只有七个人入了玉门宫,不知道这次能有几个。”

“能进去,哪能这么容易啊,那些神仙可都不是像我们这样,天天照顾老婆孩子。”

“行了行了,散了吧,反正这也关乎不了我们什么事。”

一些中年人在这里谈论着这些每年差不多他们都会讨论的话题,丝毫不觉得厌烦。

“终于摆脱他们了,我又不是弱女子,干嘛需要保护,哼!”此时,一位面容清秀少女其实也才刚刚来到这云枢城。

那名少女脸目花束、身形苗条,长发披于背心,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一袭白衣,神如仙女一般粲然生光,只觉得她身后似有烟霞轻拢,见她不过十七八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匹,容色绝丽,不可逼视。

玉门宫自古收徒严谨,这名少女既来参加新生考核,必然是有非常人之处。

“还有三天吧,还好赶上了。”少女伸了一个懒腰,“嘿嘿,玉门宫的考核,我一定要上。”

“姑娘,看你这年纪,也不过二十吧?也敢来参加玉门宫新生考核?”这时,走来一名蓝衣青年也不过二十岁的年纪,问那名少女。

蓝衣男子的眼睛如春日里还未融化的暖雪,闪亮,晶莹,柔和,晃眼,又似乎带不曾察觉的凌冽,他的唇色如温玉,嘴角微弯,淡淡的笑容,如三月阳光,舒适惬意。他年轻秀丽,比琉璃玉还美上几分,英俊如琐玉,仪态庄重,容光焕发,让那名白衣少女竟然呆呆的看了好一会儿。

她必定是某位达官贵人的子弟吧,蓝衣青年想。不过看这少女面容平和,想必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吧。

“哼!我们都尚不过二十,你又何必这般装老,真得叫你一声‘老公子’!”只听一声冷哼,一位姿容清丽秀雅、娇美难言、冷艳无比的黄衣女子挡在刚刚那男子的前方,护住了身后那少女。

话说这女人令青年男子大惊一愣,真如异花初胎,明艳无伦啊,这是青年男子唯一的感受。

只见那女子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白常如雪,即使有烛光如霞照在她脸上,恐怕也仍无半点血色!她清丽绝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实在是美极清极冷极,若非在凡尘,就是那一瞥一笑,一举一动,甚至是一个回眸,无一不流露出仙子气息,也无一不令人陶醉啊。

淡黄色的繁花衣装,外面披着一层淡色薄纱,宽大的衣摆上锈着白色的花纹,三千发丝垂在颈边,腰前垂着一枚小小的玉佩,点缀的恰到好处。头上戴着绿簿轻簪,随着行动,发出一阵叮咚的响声,衬得别有一番风情美丽可人之姿。

“冰肌玉骨,冷艳绝常,澄澈空灵,超凡脱俗,秀美无双,清丽出尘,若若天仙,倾国倾城,雪肌莹彻,芙蓉出水、玉树仙子!”青年人鞠躬问礼,感叹了一大堆词汇,向那黄衣女子道,“不知姑娘芳名?”

“连自己的名字也不报,虚公子也想知本姑娘的名字?”黄衣女子瞪了青年一眼,说道,接着便要拉着白衣少女走。

蓝衣男子笑了笑,挡住了二人,道:“不是‘老公子’吗,怎么变‘虚公子’?”他忽然发现面前这位黄衣女子似乎挺有趣的。

“因为我现在知道了你的名字叫虚伪,别来招惹姑娘,否则要你好看!”黄衣女子道。

蓝衣男子还是笑了笑,轻声道:“姑娘真幽默,我又不是坏人,刚才是我唐突了,在下千少羽。”

“唐寒玉。”

“寒玉,寒玉,是取自‘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吧。”

“虚公子果然活得久懂得多,正是取自这首诗。”

白衣少女也是一惊,因为不管是眼前的蓝衣青年,还是黄衣女子,都是陌生人啊,自己可都是不认识,一出门就遇上这些朋友?白衣少女有些窃喜。

千少羽听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指着唐寒玉背后的白衣少女道:“姑娘怎么知道在下是对这位姑娘心有非分之想呢?在下也可能是想与之同行。”

唐寒玉听了他一言,盯着他,竟然无言以对。

千少羽笑了笑,也不回避,就这样也看着唐寒玉。

清风不改浮华尽,难念今朝遇佳人。君不忘曾日初见结成缘,却怎知世苍无颜。

这便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不知道数年后,当二人再看今朝时,会不会相信,这是他们的初遇呢?

“哎呀,好啦,不要吵啦,”白衣少女这时赶紧来收拾残局,看着面前的两人,有些不知所措了,只能大叫了一声。

接着看着千少羽,又看着唐寒玉道:“少羽哥哥,寒玉姐姐,既然认识,就是有缘,你们都是来参加玉门宫新生考核的吗?”

千少羽和唐寒玉相互瞪了一眼,异口同声道:“是。”

唐寒玉有些呆了,没有想到自己和这千少羽默契这么好,不过很快微表情便被埋没。

“少羽哥哥,寒玉姐姐,初次见面,我叫古一晴,一二三四的一,晴空万里的晴。”白衣少女打了个招呼,比了个“耶”手势,撒了一下娇。

“一晴,你和这人认识吗?”千少羽率先问。

古一晴刚要回答,谁知唐寒玉道:“一晴,别理他,走吧,初到云枢城吧,带你去看看。”唐寒玉拉着古一晴刚要走。

“哎,哎,寒玉姐姐,少羽哥哥还没走呢,别走那么快啊。”古一晴喊着。

“唉,真是的,你也不是初来乍到吗,还说我。”千少羽对这唐寒玉无语了,“走吧,我带你们去走走。”

“好啊好啊。”古一晴赶紧跟到千少羽身后,又对怒视着千少羽的唐寒玉道:“寒玉姐姐,快走啊。”

唐寒玉一脸的极不情愿,千少羽笑了笑,看着她,“难道怕了?”

“哼!”唐寒玉无奈极了,跟到古一晴旁边,三个人就这样四处晃悠。

正午。玉门宫。玄清殿。天麟阁。

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身上,时间过得越长,身上的力量总在不断的膨胀,但又释放不出来,到底是为什么呢?廉阳苦思着这一个问题。

其实廉阳困在了这触月十重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总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冲击并月境,可也总觉得缺了什么东西在自己的手上,阻挠了他修为的进步。

算了,还是别再想了,这个问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廉阳也懒得再因这个问题削弱自己的信心,一定要在一个多月后的惊云大会上显神威,出风头,嘿嘿,廉阳偷笑道。

“小廉阳,”一个奇怪的女声传来,廉阳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自己面前的这张女脸。

“啊——”廉阳大喊一声,显然是被惊吓到了,“零冰师姐?你不是去准备三天后的新生考核了吗?”

零冰嘻嘻地笑着,廉阳盯着她,根据自己八年来得经验,看来接下来,自己恐怕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小廉阳,忘了师姐的话了?让你替我办这件事的。”果然!廉阳一点也不意外,显然是这件事情存在于意料之中的。

“师姐,能不能一块去啊,我一个人,我怕我办不好的。”廉阳说道。

“这有什么啊,顶多就是监督,这回你可是副检官,嘿嘿,我已经和师尊说过了,他同意了。”零冰一脸笑容,认为廉阳必定会接受这件事。

“师姐,这么好玩的事你这不符合你平日里的贪玩爱游啊。”廉阳忽然疑惑了。

不敢说吃喝,单凭玩乐,恐怕每次都是零冰冲到最前头的,同时,这也成为了廉阳认为她总吃怎么也不胖的主要原因——玩累的。

“贪玩爱游?小廉阳,你敢再说一遍吗?”零冰忽然不笑了,一脸的无辜,摆了摆手,像是要准备要打人似的。

廉阳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说错了话,赶紧捂上嘴巴,不敢再多说一句。

零冰看着他,摇了摇头:“已经确定,这次的主检官是绝炎,所以我不能去。另外段竺师叔祖担任主考官,我可不想被他们管着。”

“绝炎当了主检官已经确定了?谁说的?什么时候?”一连三个问题从廉阳嘴里冒出来。

“嗯,当了主检官。师尊说的。刚刚。”零冰完美的回答了廉阳的问题,“回答的简直完美。”

廉阳心底里暗嘀咕:这就叫做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这……好吧,师姐,我答应就是了。”廉阳迫不得已回答道。

“真的,哈哈,小廉阳,我们不愧是天下最亲的师姐弟,你真是太棒了。”零冰高兴的差点要跳了起来。

“好好好,师姐,你先出去吧,我要睡觉了。”接着,廉阳盖上被子便要睡下。

“睡觉?哼!”零冰一挥手将被子扔起来,“什么啊,这大中午的,睡什么觉啊,你还有更加艰巨的任务呢。”

“什么啊,三天后才不是新生考核,这时候说什么啊。”廉阳抱怨道。

“今天,现在,你还需要独自去云枢城查看情况,看看泱州来了多少人参加考核,四处逛逛,顺便给我带点小吃,我要吃圆酥饼。”零冰一脸的不知道什么的表情。

“话说这大师兄下山干嘛去了?怎么到了现在还不回来?”廉阳突发疑惑了。

“不知道,师尊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说是确保惊云大会的顺利召开,说不定也在云枢城呢。”零冰道。

廉阳看了看零冰也没再说什么,道:“那师姐我就走了,我这就下山了。”

说着,廉阳匆匆地,在零冰的注视下离开了天麟阁,“千万别忘了带圆酥饼,这可是我最爱吃的!”零冰最后也提醒了一声。

接着,在廉阳刚刚出去,零冰忽然心头一震:“呀!坏了,小廉阳穿的是他自己的入门弟子服装,万一暴露了怎么办?咦?不对啊,换上了亲修、真传弟子服装不就更容易暴露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