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新晋选拔,惊云大会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642字
  • 2022-05-10 14:26:48

“师尊,零冰师姐最近也是时常问我师尊所教授的法术,还有其他心法和功法,我一直回绝说没有。”廉阳有些不知所措地向临影真人求助,临影真人也明白零冰的脾气秉性。

临影真人笑了笑,对于零冰他也时常无可奈何:“冰儿向来贪玩,但功课上,她也是一直没有落下,她不过对你的所习有些兴趣,你告诉她即可,那丫头也不是真的对这些功法心法上心,我想你也明白。”

“是,谢师尊。”廉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大胆地说了。

“对了,”临影真人从幻想中走了出来,“今天找你,主要还是聊一聊惊云大会的事情。”

“惊云大会?”廉阳惊讶问道,他怎么会不知道惊云大会呢,十年一届的玉门宫弟子之争。

在惊云大会前夕则是新晋弟子选拔,选拔出来的弟子可以进入玉门宫,而表现最优秀的三人将会参加惊云大会,当然这只是为了使他们以后更好学习,能够更好的融入其中。

“嗯,惊云大会。”临影真人道:“阳儿,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我玉门宫惊云大会,你也知道,这惊云大会乃是由我派开山祖师掌门明义天尊所创,从各殿之中相互切磋,乃是为了让各代弟子明白修行之途,是没有尽头,学习,更是学无止境的,让他们不会不思进取。”

“惊云大会,起初一纪一届,后来先祖改动后,变成十年一届的,如今从惊云大会上走出来的人才更是数不胜数了。”

“这十年才一见,每当这个时候,我天清、地清、凡清、玄清四殿和长老诸殿将派弟子参与,在玉门宫灵境台比试,往年来说,天清、地清、凡清、玄清、四个主殿各派出十五人参战,长老殿中的太上长老与长老也会派出弟子参与,亦是十五人,再加上新晋弟子中最优秀的前三名也将共同参与,与其凑成七八之数,层层晋级。”

“但如今这届,长老殿唯一的太上长老段竺师叔尚未收徒,这也导致长老殿只有十四人,至于我们玄清主殿,为师收徒严谨,总共也就是你和零冰、零庄三人,零冰、零庄二人已经不适合参加,况且零庄他也是此次大会的主持,关于这次的参赛,这次也就你一人参加了。”

“师尊,您只让我参加,这……”廉阳被惊到了,自己一人代表玄清殿参加,要是丢了颜面那岂不是很丢人?

“不要推辞,每当这个十年一见的盛会,周国国主人皇陛下亲临,与空仑府一同聚集于此,共同见证那些天之骄子的切磋!这些门派都将都会有重要人物来观赛的。你更不应该泄气。”临影真人说道。“而且正派其余三门派都将会来:龙吟殿,唐门和星辰阁。”

在临影真人为廉阳仔细讲述时,廉阳也在深思:“龙吟殿,唐门,星辰阁,”因为他没有听到蓬莱岛,是啊,蓬莱岛已经没有了,正教五大门派也已经成了四大门派了。

即使当初屠灭蓬莱岛的魔教依旧没有敲定,也让不了解的人疑惑于到底是哪个门派灭了蓬莱。

“阳儿,”临影真人叫道。

“啊!师尊,”廉阳从深思中惊醒了。

“此次大会,有六十人,若是算上日后的新晋弟子前三,这可能也是历年来弟子最少的一届了。”临影真人挥了挥衣袖,边走边走到旁边椅子上坐下,对廉阳说道。

廉阳扶着临影真人坐下,倾听着临影真人的话:“由于本门弟子精英皆是触月以上实力,因此这也算是触月与并月修为的斗争。”

“惊云大会,往年比试在灵境台,第一考两两对决只有一半人才能通过,另一半的失败者,淘汰,没有机会进入下一轮,淘汰了半数之多,也是竞争比较惨烈。”

“这第一天就要淘汰半数人,那要是万一有部分师兄失手怎么办?”廉阳奇怪的问,这第一天就淘汰了半数人,二分之一啊,一局定胜负啊,万一失手又当如何?

临影真人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行走于天地之间,怎么会有失手一词?当有想杀你的人与你相争又怎么会有失手一说呢?”

廉阳大惊,万万没想到师尊竟然这样回答,接着,廉阳道:“徒儿,明白了。”这惊云大会实在是不简单啊!

“对了,此次大会或许有所不同,”临影真人看着他,道,“魔教的人或许也会前来观赛。”

“魔教?魔天教!这……”廉阳有些疑惑了。

临影真人沉声言道:“正魔两教针锋相对,百余年前,正魔大战,死伤无数,好有周国一统中原,群派才不敢轻举妄动,这些年正魔两教笑里藏刀,勾心斗角,但也是不会起太大斗争,相当于井水不犯河水,上一届时,魔天教少主南宫少卿尚未成年,魔教尚未参与其中,此次大会,魔教来,这也算是一大看点。”

听了临影真人的话廉阳自然明白,但此等惊云大会毕竟乃是正教盛事,可魔教的人来凑热闹,这还真是……

但正魔两教之间是笑里藏刀的,那可是无论何时何地都会背后捅一刀的人啊,所以魔教来确实让廉阳有些许不舒服。

临影真人听了,起身,犹豫片刻,道:“可还记得当初谁灭了蓬莱?”

廉阳怔了一下,接着说道:“您告诉我说,是就是一群黑衣人攻进的天海阁吗?”

“如今,我更加确定,是魔天教所为,数十余年前我倒是见过那个新任教主南宫少卿,不过那时他也就六七岁,如今他恐怕已经二十多岁了,我恐怕都已经不认得了。”临影真人道。

“是,徒儿知道了。”

接着,临影真人转过身子,背对着廉阳,感叹说:“阳儿,你修为能如此,真令我欣慰啊,”廉阳尴尬笑了笑。

“曾经玉门宫可是有规矩,招收弟子,修为都要在接近诏月境以上,有足够根基,你入门时,却是资质平庸,这个前所未有,我破例将你收入门中,我更是胆大将你收归门下,但我没想到你的根骨竟然如此奇特。”临影真人转过身子,看着他。

“短短的八年时间,你竟然从知月二重天,到达触月十重天,你知不知道,自我玉门宫创立以来,像你这样根骨的,有人是有,但却不过渺渺数人,我想,这也应该是天奇在这八年时间里,为你奠基根骨,让你的身手并非一般人可敌。不过这也令我没想到,天奇被我放在了临目阁中,竟还能这样对你,当真神器啊。”

“可是,阳儿,你没有天奇在手,你虽然根骨奇特,已经成为触月十重天,却没有实战经验。”接着,临影真人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今早,你与天清的绝念差一点打起来。”

“徒儿知错!”廉阳赶紧跪下,向临影真人请罪,他自然明白临影真人的意思,不该找绝念的茬,并且毫不惧怕的等待绝念对自己动手后,然后自己还击,绝念毕竟有实战经验,而自己只是修炼,并没有很多的实战,这就是致命的弱点。

临影真人叹了口气,双手扶着廉阳起来,道“好了,阳儿,和你说了这么多,我希望你回去之后好好深思,我只是希望,你在惊云大会中,夺得好的名次,我可不希望你来垫底,惊云大会中第三名可以传授潮汐诀,第二名可以到临目阁中参与书籍,了解一番。…”

“而第一名,修习元灵心法,前三名可以到云溪岛历练三个月,且第一二名各选一人,与其同去。你知道就好了,这几天谨慎学习,迎接比赛。”

廉阳说:“师尊,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

“嗯,下去吧。”

廉阳拱手拜之,接着离开了灵心殿。

等到廉阳下去之后,临影真人看着远去的廉阳,道:“最近,这天奇的震动越来越大,魔晶石?这天奇和魔晶,本就息息相连,看来魔晶力量已经开始膨胀。在这惊云大会上,希望廉阳不要太过于激动,否则,恐怕这天奇,将要破出临目阁制定的封印。到时他心里的心魔或许也……”

临影真人心中思绪万千:这天奇,虽是神圣之物,太过霸道,一旦回归于廉阳之手,不仅心魔受益,魔晶就会有所感应,到时候,魔晶之主一定会疯狂的报复廉阳,他现在的修为恐怕不是当初灭蓬莱人的人的对手,那些人到底是谁?

一定是魔天教吧,八年了,竟然调查出来只是魔天教所为,但没有证据,还要继续调查下,但愿惊云大会,安全的过去……

夜晚。天清殿。此时绝念和绝炎,正坐在绝炎房中聊天。

“哥,你说,这零冰到底哪里有资格了,竟敢与我作对,你要她,那可是她的荣幸。谁知她竟如此敬酒不吃吃罚酒,可恶。”绝念愤怒地拍了拍桌子。

绝炎身穿白色紫衣弟子服装,正是为今玉门宫中四名首席弟子之一。

他平静地对绝念道:“弟弟,你要明白,零冰自小顽固不堪,况且从小就生活在玉门宫中,被掌门临影师叔一直宠爱着,才造就了这样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你又何必招惹她。”

绝炎可是玉门宫中名副其实的谦谦君子,他说的这么一番话,也是有一番道理的,谁知绝念却有怨气地说道:“哥,零冰怎么说也是玉门宫第一美女吧,你弟弟我看得明白,反正她你是要定了,我绝念也认定她是大嫂了!”

绝念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着绝炎,盯着绝炎,说道:“哥,你就别推辞了,即便玉门宫女弟子众多,你还不是喜欢她一个?”

绝炎一听,道:“弟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经近十年都没有看到过她了,除了惊云大会外,她不出玄清殿,我不出天清殿,相互见不到,何来喜欢一说呢?”

“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上一次大会,你和零冰对战的时候,本就可以完胜的,可你确险胜,明显都已经手下留情了,还说不是!”绝念质问道。

绝念没好气地继续道:“大哥,你喜欢零冰我知道。”

绝炎一听,也没有在说话,沉默不语,站起身来,来回转了一回。

“好了,哥,我也不想再和你纠缠这件事情了,我觉得正题应该是怎样教训一下那个廉阳。”绝念摆了摆手,没再说话。

绝炎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笑:“感情方面的事,还是以后再谈吧,廉阳怎么了?”

对于廉阳,绝炎还是挺了解的,临影真人座下三弟子之一,八年前被临影真人不知从何处带来,玉门宫上下无一不是对此疑惑万分,曾经自己也是问过师尊苍古,可是师尊却没说,只是让他日后莫要再提此事。

绝念激动道:“哥,廉阳那小子,兄弟我看不破他的修为,恐怕已经到了触月极限,甚至……”

绝炎眼神一惊,不过神情也渐渐平息:“弟弟,你确定?他才十八岁啊,你说他到了触月?”绝炎当然有些不相信,八年前廉阳刚刚入门的时候,修为尚且也不过知月二重天,八年,他连过……到达并月?这可是完全不可能的。

“是啊,我也不相信,他刚开始入门,尚且不过知月境,根本没有可能有此实力,可……这却是事实摆在眼前啊。”

“并月……并月,触月?”绝炎苦苦寻思着,慢慢坐下,接着对绝念道:“你可别忘了并月境可是跨越了一个重点阶层的,你确定,他小小年纪能到达此境界?”

绝念沉默了,难道真的是错觉?不对!“那他到达触月十重天也是很有可能啊!”

绝炎一听,笑了笑,道:“那又如何呢?难不成他能在惊云大会进入前三?这次大会,目前为止,零庄即使不参加,玉门宫也有了几名并月境弟子参与,他们哪一个不是在玉门宫修行了十几年,你觉得他有胜算吗?”

“嗯,也是。”听了绝炎这么一说,绝念才平静下来,“可惜了,要不然廉阳阻止,我就能帮大哥把媒说好!”

绝炎:“……”

紧接着,绝念对绝炎道:“三天后的新生弟子考核是零冰担任副检官,哥你更是主检官,此番新生考核,你得和零冰多亲近一下关系,不然怎么得到她。”

“……”绝焱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哥,兄弟告退。”绝念说着,便要走。

“嗯,”绝炎没说多说什么。

“除此之外,少惹事生非,廉阳不值得你动手。”绝炎在绝念离开时,留下了一句话。

绝念停留了一刹那,接着反应过来,道:“是,哥。”

接着,一股寒风而过,绝念离开。

绝炎盘膝坐着,心中惆怅万分,“弟弟啊,你何时能回归正途呢?临影掌门师叔说你历年来戾气渐重,只是因为她么?”

接着,绝炎叹了口气了,从书柜上拿出那幅未打开的画,绝炎打开了那幅画,只见画上是一位女子,身着一身纱衣,肩上披着轻纱,微风吹过,画上之物,竟然能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一头发丝散散披在双肩上,略显柔美,未施一丝粉黛。

“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千娇百媚,无与伦比。”绝念笑了笑,念起了角下的诗:“佳人云目丽如水,与君相伴愿长随,这是你曾经说的承诺,几年不见,冰儿,却不知你如何呢?”

绝炎感叹道:“几年不见,却还能使得我对你用情至深,你到底有多大的魅力呢?或许,你真的很特别。”绝炎笑了笑,忽然想到玉门宫长老诸殿、四主殿的女弟子不计其数,想到唯独她得到了自己的关注,忽然发现情有时真会让人难过此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