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废柴廉阳!?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076字
  • 2022-05-08 18:02:08

玉门宫玄清殿临影真人座下原本只有零冰和零庄两名弟子,这二人,一个参加龙门三千集会威震中原,另一个姿色俊美,为万人所倾慕,资历稍浅的弟子都将之奉为女神。

可唯独廉阳,是平白无故进的玄清殿,成为掌门座下弟子的,这被所有弟子羡慕嫉妒,恨!

单到现在,廉阳被所有弟子轻视着,因为他们不知道廉阳的修为究竟如何,因为八年来他始终是白袍,在玉门宫弟子中受尽白眼,废柴一个,可是,若是他们真的知道了廉阳现在的修为,又当如何呢?

“绝念,亏你还是个真传弟子,简直丢了真传弟子的脸!就只会欺负入门弟子,你羞不羞啊。”零冰大骂绝念,冲他直伸舌头,护着廉阳,尽管廉阳修为不弱,但他目前来说毕竟是入门弟子,没有威望,更何况零冰也知道,廉阳的脾气,肯定心里也不大想惹事,参和这些事。

绝念顿时有些气急败坏了,还头一次被一个女人羞辱的这般厉害,绝念站了起来,靠向廉阳,道:“师弟,你师兄我就是指导了你一下而已,你又何必让我下不了台面呢?更何况,你又如此大出狂言。”

绝念此刻才明白过来,对待廉阳,断不能用过硬的方法,否则这在诸弟子面前,可真是有些说不过去。

“绝念师兄,以后请你注意些好,你的实力对付我,绰绰有余,不要坏了自己的名声,”廉阳待绝念倒是有些客气。

绝念望着廉阳,恨的有些牙痒痒,但也忽然间,他的心中起了一个小心思,笑着说道:“师弟,不如我们去修真台切磋切磋如何?让师兄也能好好指点指点你,教你如何变强。”绝念明白这廉阳八年都只穿着白衣装,修为太弱,就以指点为由,好好教训他一下吧。

绝念已经决定了,不教训教训这样一个小小弟子,岂不是侮辱了自己连一个师弟都怕了,难不成令人怀疑自己的修为了?哼!那是绝对不行的。

“抱歉了,师兄,师弟我才疏学浅,若是能得到师兄指点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不过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师兄再见!”

绝念脸色抽搐,望着廉阳的眼色又恨了许多,左手的拳头,早已经深深的握紧了。

廉阳说完,将手中刚刚为零冰打的饭放在了桌上,转身对零冰说:“抱歉了,师姐,让你久等了,你先用吧,师尊说午后去找他,我就先走了。”

零冰刚想说什么,还没来得及张嘴,廉阳就已经快步转头便向安食殿的大门走去了。零冰沉默片刻,顿时大怒。

“啊!”绝念大叫一声,原来是零冰拿起一杯开水,直接泼到了绝念身上。

“绝念,老娘可不和你吃这一套,我告诉你,惹了小廉阳就是惹了老娘我,你以后没好日子过了!哼。”零冰说完头不转,连饭也不吃,就走开了,追向了廉阳。

绝念被泼了水,自然是很生气的,毕竟是开水嘛,“该死!烫死我了。”绝念盯着零冰,眼神时时不动。

“师……师兄,我……我给你……你擦一擦,”一旁的弟子高阳看着绝念生气了,更是一脸气愤的看着零冰,赶紧拿出一旁的布巾,正要给绝念擦一擦他的衣服。

“滚!老子不需要你。”绝念生气地甩开了高阳。顿时觉得好恶心,让一个大男人来帮自己擦。

“可恶,哼!零冰,你早晚是我大嫂!我就留你面子!”绝念紧紧盯着廉阳他们二人的离开,自言自语说道。

从小到大,绝念生长在玉门宫中,在天清殿也始终是高高在上。在这个门派里,所有的师兄弟,除了自己的哥哥绝炎以外,绝念还从来不允许别人对自己有侮辱和欺负。即使有一丝也不行!

可是如今的他却受到了受到了一个小小弟子的轻视,还有一个女人的侮辱,若不是这个女人是自己哥哥的,他还真想让这个女的吃些苦头,零冰是有自己哥哥当保护伞。

可廉阳就不一样了,再怎么说,也是个没用的入门弟子,刚才竟然还这么得意,修为弱到都感觉不到。

“咦?”

绝念似乎察觉到某事,“不对!”

绝念大叫,他忽然明白了什么,廉阳的修为,我刚才为什么有些感应不出来?

绝念怎么说也是玉门宫部分亲修、入门弟子的老大,长时间混迹于此,这也让他对一些修为低一些的弟子有了一些经验。

结合这些,再加上刚才廉阳面对自己强烈的威压竟然还能镇定自若,倒是不简单啊,难道他有了很厉害的心法?

不应该吧,心法传授确实有很厉害的?零庄和自己哥哥绝炎向来是攀比的死对头兼好友,平常也没看出零庄有厉害的心法能对自己的实力有些隐藏啊。

这小子莫不是已经……

这……八年来闹着玩?把其他人当猴耍,一身白衣八年不换?

这家伙要是真不是知月,那定然不弱,再加上年龄小些,还真不确定,我以后的实力不会和他平起平坐吧?

不!我一定是想错了,一定……他绝对不会,修为再好又如何,废柴一个,从知月修炼起,八年他能突破什么,什么也突破不了。

毕竟廉阳才十八岁,就廉阳那样的,他能突破驭月?怕是连触月都突破不了。

但无论如何,即便我想错了,我的感应绝对不会有错,废物的气息不会是这样的,凭我跟这群入门弟子废物这么长时间的交集,无论是气息还是所表现的态度,绝对不是廉阳这样的。

算了,还是回去和哥商量一下吧,这廉阳看来是真的藏了些什么,并且修为绝不是知月那么简单,也难怪,一直呆在玄清殿,都没怎么下来几次,跟在零冰旁边跟跟屁虫一样。

玄清殿。灵心堂。

此时就在殿堂门外,两个年轻人站在这里,正是零冰和廉阳。

“师姐,你怎么了,还是让我进去吧,师尊肯定要等着急了呀。”廉阳苦苦哀求道。

“不行,刚才吃饭就想问你,都怪那个绝念来找事,我刚才都说了好多遍了,小廉阳,你快告诉我,师尊传你,是不是要教你什么厉害的法术啊?你现在的修为到底多厉害?”零冰一脸笑嘻嘻的模样,对着廉阳一直说不停。

零冰双手展出,阻挡着廉阳,时时不放他进入灵心堂。

“师姐,师尊不会这么偏袒我的,什么也没怎么教我,我就是每天在咱们天麟阁崖边打坐冥想而已,师姐你还是让开吧。”廉阳说道。

“师尊之前就教授了你修灵功法,再加上你在此处受天地之灵气,日光之阳气,诸多年来你定然不弱,否则在天麟阁你也就不会下意识地抵抗我的拳头。”

“我修炼时也会注意四周动向,我又不是傻子。”廉阳哭笑不得。

零冰白了廉阳一眼,一脸的不相信,“我还不了解你吗?师尊不是去静修了吗,怎么就忽然停止,而且还要见你?莫不是有什么大事情?”

零冰笑意满满,“嘿嘿,这些事本姑娘可是十分感兴趣的,”同时心眼一动,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事,“这样,待会你回去,你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想知道的,如果合本姑娘的兴趣,我就奖励你帮我测选玉门宫新晋弟子的选拔,如果不合,我就罚你替我测选玉门宫新晋弟子的选拔。”

廉阳:“………”

零冰一看他,立马掐着腰,偷笑了一下,道:“本来嘛,这测选的事该是零庄做的,可他下山了,肯定斩妖除魔去了,所以……嘿嘿,这事只能交给我了,可能还有天清殿的绝炎,但我看不惯他,你也是知道的,所以只能用你了,小廉阳。”

廉阳突然好奇的问:“我记得绝炎师兄和你目前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但你们两个好像被周围人很久就默认为道侣,要是没有绝炎师兄,恐怕你就被其他殿的弟子抢的死去活来,你怎么看不惯他了?”

零冰扭脸一边,道:“绝炎看着也不怎么样,和他弟弟绝念一样,在我眼里……不对,他根本入不了我的眼,对我来说他就是和他弟弟一样猥琐,一看到他们我就烦。”

廉阳简直是要跪下了,有这样的师姐也真是够了,干什么不干什么,全看心情,真是叫人哭笑不得啊。

“师姐,你又不是没见过绝炎,人家是君子好吧。”廉阳是知道和见过绝炎的,一副正派作风,不枉是天清殿首徒。

零冰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执念,冷哼一声:“哼,我怎么可能没见过,你没入门之前好些年,我天天见到他们两个,简直就是伪君子,他弟弟的奸诈虚伪,铁定和他这个当哥哥的脱不了关系。小廉阳,你对那两个家伙有什么看法?”

零冰突然发问,但此刻零冰目光里闪过一丝柔情,不过转瞬即逝,她便想问问廉阳的看法,可自己一发问,三息后久久不见回应。

“咦?小廉阳?”零冰扭头一见,忽然发现此刻,廉阳已经不见了踪迹。

廉阳终于明白,此时此刻还是远离自己这“伟大”的师姐比较好,唉~~

人世间能有这样的女子,也是世间之幸,随心所欲,随遇而安……

但实话说零冰师姐她……

廉阳忽然对自己的师尊临影真人为什么会收零冰为徒产生兴趣,零冰在天赋和修为上只能是中上之选,算不上是天才,与零庄相差甚远,可究竟为何临影真人会收她为徒,恐怕便是只有他们师徒二人和零庄大师兄知晓了。

但廉阳一定知道的是,没有人是无缘无故上这座山,进这玉门宫,就像八年前零庄大师兄所言的那些悲惨景象,而自己也是一样,可以说廉阳也了解,零冰心里,也有一段不亚于自己和零庄大师兄的悲惨过去。

廉阳不能再听下去,因为无论是零冰,还是廉阳自己,谁也不愿意回忆起这段悲惨的时光。

灵心堂宽大且敞亮,头顶距离近十米高的天花板上,有八角形金黄色的砖石砌成。密不透风,坚硬无比,它乃是由玉门宫第九代掌门天灵子通过玉门宫开派祖师明义天尊所建之基础上,再细加扩建,才变成了如今此等大殿。

同时,灵心堂有着不同于其他殿中之堂所没有的极强的剑阵,若是有魔教攻打殿堂,必诛之。灵心堂,权力是至高无上的,价值,更是至高无上的。哪怕和天清堂、地清堂、凡清堂相比,也不失为巧妙和强大。

灵心堂上,经历了数年时日沧桑,临影真人神采不变,一股冷中热情、热中冷酷的气势不断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他坐在主位上,闭目冥想,他左右两旁的四张椅子空且无人。

而此时此刻,灵心殿堂大门已经敞开,廉阳慢慢地走了进来。

“拜见师尊。”廉阳拱手拜之,对待眼前这位世上仅有的几个强者,他是很尊敬的,更何况是收留自己的恩师。

临影真人睁开双眼,起身走向廉阳,双手扶起了他:“为师静修闭关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你修为进展如何?”

“师尊,通过您传授的修灵功法镇压天奇心魔,辅助禁灵封印,还有通灵心法与天奇通灵,增强的修为速度,还有元……帮我精益求精,修为更进,”廉阳犹豫了一下,他险些说出那个“元”……心法的名字,临影真人可是说了,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日后,决不能再提这四个字,因此廉阳并没有说,“目前距离踏入并月只差一步了。”

临影真人脸上展现了笑容,“哈哈哈,我玉门宫终究是玉门,你有此等修为,我甚感欣慰了。”临影真人笑着回答道。

临影真人看着廉阳,每一次看到他,总会想起他母亲,令自己有些感伤。其实他对待廉阳实在是偏袒至极,玉门宫四大秘诀,廉阳学其三,已经是违背了门规之理,可是即便如此,临影真人还是如此了,只因为他喜欢这个孩子——廉阳。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也明白,廉阳是廉胜和阿荨的孩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