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日常吃饭遇二货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771字
  • 2022-06-13 10:03:39

人界大周天享十三年。这是蓬莱被灭后的第八个年头,也是蓬莱遗孤廉阳来玉门宫的第八个年头。

玉门宫下了一场清晨小雨,对于勤奋的弟子来说,他们不会放弃这个修炼的好机会,雨后初晴总有很多天元地力从树木里散发出来,更何况是仙境一般的玉门山。

玄清殿。天麟阁。清晨。

在这里,玉门宫上下,唯有三人可以住在这天麟阁中,零冰,零庄,廉阳。因为这是掌门之徒的所居之地,在整个玄清诸殿中,也是显眼建筑。

三层之高的阁楼,没有一处其他殿的弟子房间可以和这里相提并论的。

天麟阁外,依旧是那个地方,廉阳望着下方的一望无际的玉门诸殿。玉门宫这一门派本就处于半山腰以及峡谷之上,各个房间之外数米外,也是悬崖的吊桥。

廉阳站在悬崖之边上,轻叹了口气,又一次盘腿而坐,开始了他每天早上都要做的修灵功法。

临影真人曾说,若要这天奇剑灵不慢慢去侵蚀廉阳本身,最重要的就要时刻保证住廉阳的修为提高,只有廉阳的修为越强大,才能保证能像明义天尊一样,能稳住它。

八年之中,廉阳每天都是在苦苦修炼,希望弥补自己十岁之前修炼上的空缺,而这修灵功法,能加快修为的进步。

修灵功法在整个玉门宫,直至目前,只有三个人修习了,临影真人,零庄和廉阳,至于零冰为什么不能修习,可能由于这套功法过于刚硬的阳性,不似阴柔,不大适合零冰所习。

至于廉阳修为,本以为封印了天奇会带来修为抑制,使得修炼速度变慢,从这看来,倒也并没有慢得太多。

虽然他的修为现在没有赶上两位师兄师姐,但廉阳的修为已经比同龄人还要高了。

廉阳对于修炼经过了阔学和精学,已经大体没有了往常那贪玩的个性了,相反,他开始学习,认真学习,可能所有人包括临影真人都以为他心里为了自己能够强大地活下去。

但他们不知,甚至连廉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些潜移默化地接受了一个意识:报仇!要让屠灭蓬莱的狂徒付出代价!

这个意识来自于哪里?或许只能是他内心深处那个魔鬼……

尽管廉阳也一直在与邪恶的剑灵所抗衡,但他似乎与自己的心魔融合,因为这一点,可能也甚至影响到了临影真人当初拼尽本源之力所设下的禁灵封印……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联系以上种种原因,无论好与坏,似乎都带给廉阳一种变化,就是修炼的速度在增加……

就在这时,正有一人刚出了天麟阁,随后望着廉阳在那里静着不动。八年了,她依然风采依旧,她便是临影真人第二弟子零冰,向来的一个古灵精怪的傻丫头,现在更放肆了。

“唉,零庄受师尊所托,下山办事去了,师尊又清修了,好无聊啊,再看着小师弟这样认真去练功,更无聊了。”零冰苦叫道。

接着,零冰伸了个懒腰,又看了看廉阳。

“小廉阳,要不要较量一下?”零冰对着远处的廉阳喊问道。

接着,零冰猛然一跃,出手教训廉阳,她当然不会出兵器,她出的是拳头,击向廉阳。

小廉阳,哼,师姐得好好对付对付你,尊老爱幼都不懂。

面对着零冰即将近身,闭着眼睛的廉阳此时仍未动。哪怕靠近到二十步。

接着又近!又近了!七步!三步!一步!

他动了!终于在零冰距离他仅仅一步的地方动了!

可是……

廉阳只是轻轻靠右一躲,甚至动作仍是盘对而坐。紧接着一股奇异而又有些霸道的力量突然冲袭向零冰。

仅仅是那余风就影响到了零冰自身的行动,零冰也是很惊讶,自己这八年,虽说偷了不少懒,但也是修为算高,天赋不错,已经达到了并月三重天,在本代众弟子中已然是卓越之人,廉阳他这利风,且不说修为,好霸道的感觉。

难道他突破了,不会吧?八年,从十岁到十八岁,从知月二重天到………至少并月……一重天,这速度都快赶上师尊那时候了吧,这……

怎么可能?八年的时间而已啊。

零冰忽然想到了临影真人做的事,为了廉阳,舍弃了多少修为而帮助廉阳完成禁灵封印,而今,他为了廉阳所创下了今天的成果,总算是看到了效果,天奇这把剑正气带给廉阳的一定是有益无害,只不过那剑灵和心魔的融合对他不利而已,但结合种种,他的力量只大不会小。

再望当今之世,魔道大昌,对中土的有不轨之心时日已久,靠着人皇与空仑府的平衡,正魔双方从明面上也已经平息了近百年,基本上没有争斗,双方的盛会,例如玉门宫惊云大会,还有中土的龙门三千集会等,皆是正魔双方平等参与。

如今,人皇老前辈年事已高,魔教那边,八年来,自魔教伤空仑府后整个中土静的可怕,据可靠消息,魔天教南宫少卿已经从暗地里转变为明面上拉拢以往父亲旧部以及魔教散徒,大大小小的邪派归属或与之联盟。当然,除了那个戮仙宗。

而空仑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伤的原因,原本就意图独立于朝廷之外,最终还是独立了出去,正式与朝廷划界。

正教这边,蓬莱被灭后,残余弟子依旧被那些小邪派所追杀,不用说也知道是谁的命令。

空仑府元气恢复不满五成,其余正教门派中,亦不知是谁的主意,其中弟子参杂了许多魔教卧底,妄图从内部瓦解其派,这让正教诸派不得不防。

而朝廷,周朝皇室又无佼佼者,领袖一直压在临影真人身上,若是廉阳成长下去,或许我们也不用像如今这样,对待魔教笑里藏刀,就可以正式开战了,那魔教岂能不怕呢?零冰也有些惊喜。

又想起自己的往事,也是和朝廷魔教有关,零冰更有些悲喜交加,又一次想起自己来到玉门宫,又想起廉阳来玉门宫……

“师尊……”泪水忍不住流下来。

“师姐,你怎么……哭了?”廉阳修炼也总算结束,他感觉到了旁边有人,等他睁眼就看到零冰坐在地上,脸上满是泪水。

“对不起啊,师姐,我不是故意打伤你的。你哪里受伤了?”廉阳赶紧道歉,说实话,廉阳明白零冰的脾气秉性,他能看到零冰哭的时候,不用说少,简直就是没有啊,今天这……

零冰看着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流着泪,扶着廉阳起身,擦干眼泪后,她道:“小廉阳,我没事,就是看你修炼太快了挺不错的。”

零冰说得莫名其妙,呆呆的廉阳站在原地,不知道零冰师姐想的是什么。

玉门宫关于饮食、生活的地方,当然是很多的,玉门诸殿除了主殿领域玄清殿以外,天、地、凡三清殿之外,还有许多殿中势力,其规模比不上四殿,但也是优秀,统为长老殿。

长老殿中目前有二十八长老,除了太上长老段竺真人外,有十七位执事长老为其后勤领袖,乃是为了弟子们的饮食、切磋做准备的,弟子饮食可从本家之殿,也可以从这些长老殿殿中选择并吃食。例如:安食殿。

安食殿,这里是为了弟子们饮食做事的,这些后勤工作,乃是由长老殿的执事长老负责。

安食,安食,有安然的食物,在玉门宫是特别得著名,大部分弟子的饮食都选择在了这里。

这一天,廉阳陪着零冰来到了这里吃饭。没办法,廉阳也是很情愿的,对待自己的这位师姐,还是很尊重的,经过几天前,零冰在自己面前一哭,之后,又一次回到了古灵精怪的样子了。

零冰最近真是无聊透了,师尊要清修一段时日,要等到不知何时才出来,零庄又下山了,就自己和小廉阳,在天麟阁吃饭,实在没有兴趣,只好来了这几年都不来一次,却让自己又十分惦记的安食殿中。

零冰来到这里后,随便挑了个位置,和廉阳坐了下来。

零冰一身白衣半蓝色的装扮,显得十分美丽和雅气,廉阳则是一身普通白衣衣裳,脸上冷冰冰的。

在玉门宫中,弟子之间也有上下之别,有四等:入门弟子、亲修弟子、真传弟子和首席弟子。

新晋弟子和见月境弟子为入门弟子,白色装扮,触月境为亲修弟子,是白色绿装,并月境弟子为真传弟子,而每殿之中第一名则是首席弟子,是白色紫装,首席弟子并不单要有实力,比如现今长老殿中并没有首席弟子,因为有太上长老段竺真人在,迄今为止也没有收徒,而他老人家不收徒,哪个长老也不敢让自己的徒弟作为长老殿首席弟子,所以整个玉门宫目前只有四个首席弟子。

弟子们每当突破瓶颈后,或者有了能力,会到长老殿中修真阁去进行考核,从而考到下一阶层的弟子之列中,各个阶层的弟子混乱的分布于各殿之中。

虽说踏入并月境有些困难,但贵为天下正教门派之首,并月境的真传弟子也当然不少。

也正是因为玉门宫弟子的种种生活,考核众多,所以才能激励弟子,方成一方豪门正派。

除此之外,许多的低阶弟子皆依附于高阶弟子身边,当做靠山。

零冰一身蓝衣,那便是真传弟子,而廉阳听了师尊之命,换上了白衣,八年时间从未改变——他也从未增长阶层,外人基本不知这位八年前就成为临影真人门下的弟子的真实实力,误认为这个弟子,不过是个滥竽充数的废柴。至于廉阳真正被自己隐藏的实力,尽管不高,但修炼进度,也已经骇人听闻。

“小廉阳,师姐有些懒了,拜托拜托呗,帮师姐我打饭吧,师姐真快累死了~~”零冰有些委屈地对廉阳说道。

廉阳无奈顺从,哭笑不得道:“好,马上。”对这个师姐,廉阳已经习惯了,马上走开,帮零冰去打饭。

“哎哎哎,那不是零冰师姐,她来这了。”

“是啊是啊,上一次见她,还是好几个月前呢。”

“太好了,师姐终于又来了,真的好漂亮。”

旁边一些玉门宫弟子,见到了零冰,自然有些兴奋了,毕竟现在的零冰,也已经是玉门宫里排的上名次的美人了,这可是弟子们公推出来了。

零冰其实很少下玄清殿吃饭,几个月都不下来一次天麟阁吃饭,不过她经常从玄清殿下来玩。

零冰之容,可以说不仅美,还不经常见到这个,这也让其余殿的弟子朝思暮想了。

“老大,你看,是零冰师姐啊!”

就在离零冰的餐桌不远的地方,有四个结伴吃饭的弟子,四个人的目光都目不转睛地望着零冰,其中一个弟子对着一位板正坐着、宛如老大的弟子说道。

在桌子上正坐的男子,一身的蓝色弟子服装,说明了他是真传弟子,至少是并月境的。

身边即是依附于他的人,有一个亲修弟子,还有两个入门弟子。

“真看不出来,零冰有那么漂亮?我哥真是眼拙了,不过也难得,她好几年都不一定来这安食殿,”绝念听着身旁弟子的话,再看到零冰,仔细打量。

绝念乃是天清殿之真传弟子,也就是是苍古门下,他的亲兄长,乃是天清首徒,即首席弟子绝炎,绝念修为已达并月一重天,其地位当然有诸多弟子来投靠,加入他的旗下,而绝念也已经成为了目前这一代玉门宫五大天才之一。

“老大,您看要怎么办?”身旁的其中一个入门弟子说道。

绝念忽然露出一副书生模样,道:“还能怎么办,我几年前,向零冰搭话,我哥可是垂怜着她,结果她没理我,这回我一定要让零冰成为我哥的道侣,嘿嘿。”

接着,绝念站了起来,小声对他身边的那个道:“待会儿,你们堵住零冰,绝对不能让她跑了!”

他身旁的弟子接连点头,纷纷说道:“您放心,老大,我们还要等着看绝炎大哥抱得美人归呢。”

绝念听了,笑了笑,看向零冰,身旁的弟子跟着他,步步向着零冰走来。

零冰此刻正在无聊中度过,等着廉阳把饭打来。

“零冰小师妹,又无聊了吧。”绝念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就来到了零冰的旁边坐下,旁边的三个弟子则站着等在旁边。绝念和零冰相比之下,零冰要晚入门一些时日,所以才叫零冰师妹。

零冰看了他一眼,“哼”的一声,转过去背对着绝念,没理他。

绝念坐了下来,在零冰的旁边,一副笑嘻嘻的模样,结果看着零冰这个反应,就惹得绝念不高兴了。

还不等绝念说话,零冰冷冰冰趴在桌子上,连看他都不看一眼,道:“又来帮你哥说媒啊,你一个小屁孩儿就别管你哥长辈的事了,真不嫌累!”

什么?小屁孩儿??

“你和我差不多大,就敢这么叫我!”这顿时惹得绝念不高兴,直接准备出手,想要教训一下趴在桌子上的零冰。

还没等绝念的手碰到零冰,忽然之间,一只手抓住了绝念的手腕,就在他的旁边,一道身影正立地站着。

“师兄,我们玉门宫也是名门正派,绝炎师兄更是天清首徒,在这里如此轻薄,不怕被我们入门弟子笑话么?”此时出现的,正是已经端着饭菜的廉阳,面对着绝念说道。

“廉阳,你还真是不知死活。你一个区区的入门弟子,就敢与我对抗!”绝念甩开了自己手臂上廉阳的手,嘲讽似的对他说道,“在玉门宫,你惹了我,你本不该如此,否则你就有活路了!”

说起来,廉阳的资历远远不及绝念,好像没有弟子知道绝念是什么时候上山的,所以说,绝念应该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拜入玉门宫了。

不仅如此,绝炎和零庄应该是差不多入门的,而绝念和绝炎两兄弟是同时进来的,虽然绝念入门早,但修习的时间比较晚,所以他的辈分其实也并不算大。

至于廉阳,说起来,这八年来,弟子们提到廉阳此人,莫不是让所有弟子恨得咬牙切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