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大师兄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149字
  • 2022-06-13 10:00:57

“三个月前说是魔教灭蓬莱,除了极少数弟子在外面得以生还,只有廉阳一人活了下来,没有人去证明灭蓬莱岛的究竟是哪一派。”

段竺真人起身,继续说道:“说魔教?魔教的派别多了去了,魔天教,离魂崖,百花谷,千机亭,还有那个和魔天教不合的戮仙宗,蓬莱的那把火,把所有证据都烧得干干净净,而这一次空仑呢?”

“大部分见过魔教的,死了个精光,没见过的呢?有的说离魂崖,有的说魔天教,有的说百花谷,那又如何?都抓起来让北君旭杀了去?”

“师叔……”一旁的苍古好心提醒,因为他直呼了人皇的名讳。

段竺真人毫不在意:“你不用说,我知道,人皇也比我小几岁,也是小辈,更何况现在都打成这样了,还谈避讳个屁!”

“噗——”最后一句倒是惹得东方笙有点呛。

“其实我倒觉得,此事不一定是坏事。”一旁许久未曾说话,被气呛到的东方笙开口了。

“嗯?”诸人同时看向他,齐口问,“什么意思?”

这倒是让东方笙着实有些尴尬,接着调整好状态,道:“用南宫季灵的角度去猜测,为什么魔教不灭掉空仑呢?”

“哼,空仑是什么,人皇陛下创立百年的基业,岂是他可以随意灭掉的!”苍古不屑道。

东方笙点了点头,“确实如此,可是,他是怎么灭掉蓬莱的呢?”

一旁的千云倒也有些烈女一样的脾气,直接上前捏住了东方笙的耳朵,“有话就说,别老卖关子!”

“哎呦哎呦,你轻点,”千云放下手,东方笙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通红通红了。

“你急什么啊,我慢慢说,我猜南宫少卿在向我们示弱。”东方笙看着千云着急,自己也气得不行,耳朵太疼了。

苍古也是硬气:“胡说,都快把空仑灭了,哪来的示弱?”

“不对,或许还真有可能,”临影真人忽然想到了一些,他在旁边许久,也是没大说话,就在仔细思考,“笙师弟的话不无道理,用南宫季灵的角度去看这件事。”

就在这时,临影真人忽然有些站不住脚跟,晕了一下,这时也就只有修为最高的段竺真人率先察觉,瞬间来到临影真人面前,扶住了他,也就在触碰临影真人后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发现了不对。

“师兄!”

“师弟!”

一旁苍古、千云、东方笙三人这才看到临影真人差些跌倒。

“小临影没事,也可能是最近太疲乏的原因而已。”段竺真人冷静地解释道。

三人显然有些不信,因为确实很少见过临影真人这般疲乏。

临影真人状态恢复,也才回复道:“我确实最近太疲乏了,一直在研究玄清真诀,身为掌门,不敢懈怠啊。”

“玄清真诀?”一旁的千云有些惊喜,“若是师兄能将玄清九式进而再上一层楼,修炼成玄清真诀,相信师兄修为再进一步啊。”

临影真人也只是微笑回应,千云没看出来,但一旁作为同辈人四殿之中最长的苍古也发现了些许不对,倒也是没怎么深究。

苍古只是岔开话题对东方笙道:“笙师弟且继续说。”

“啊?”东方笙这才反应过来,接着看了看,临影真人,回归状态,“哦哦。”

“不灭空仑,是在告诉正教,他们有能力去屠灭空仑,但他们为什么单打空仑,又放过空仑?空仑是朝廷原本所建立的门派,为平衡正魔两教,他放过空仑是在告诉我们,他们有能力灭空仑,但放过了他们,示弱告诉双方停战。”东方笙说道。

一旁的苍古显然不同意这个说法,“他要是想示弱,打一个蓬莱就够了,直接就能停战,怎么还找事,去对付空仑?”

东方笙本想解释,一旁的临影真人代替他继续说:“也许只有南宫季灵才这么想,想停战言和从不说出口,永远用行动说明一切。”

“更何况若连着灭掉蓬莱和空仑,那即便没有证据说明魔教所为,莫说人皇,就连我们,也只能与魔教开战,而开战对双方、对朝廷都不利。”

“这种先灭蓬莱,后伤空仑,将蓬莱之事与空仑之事对比之下,蓬莱被灭的矛头问题缩小,对空仑留下一息,是在告诉我们,停战,他们有能力灭空仑而不灭,留些余地,日后好相见,这些事就此结束,这样还并未与我们翻脸。”

“这件事就这么多讲究吗?也还真像南宫季灵的手笔,那如果是魔天教,那个孩童能想得这么深?”千云显然不相信南宫少卿的城府能深到这种程度。

“我也很疑惑,我们都没与这位南宫家的公子打过交道,唯一可能的还是那个蓬莱时与小临影交手的少年可能是他。”段竺真人想到了这一点。

“除非那小子身边有一位像样的军师,来帮他出谋划策,但我觉得魔天教并没有此等人物。”东方笙对于魔天教还是多几分了解,毕竟在现场五人之中,东方笙对于魔教的了解最大,因为玉门宫的消息相关事务基本是由东方笙管理。

“莫说是魔天教了,其他几门,也难找。”段竺真人补话道,“戮仙宗不用说,与魔天教不合,离魂崖的鬼封炎,那老头名义上投靠魔天教,还是保持中立,肯定不会为魔天教卖命,百花谷主尚在青年,听说也是不怎么的一个人,其他门派更没有几个聪明人了。”

一旁的临影真人听着这些话,心头忽然一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事,廉阳有天奇护体,身上有明义天尊心魔缠身,天奇剑灵尚存,那魔晶是不是也……

此刻他打算说出来,剑灵之事除了自己和零庄、零冰知道外,无人知晓,而过后,苍古和段竺真人一定问起,自己也只能如实回答,现在,也是只能说了。

天奇剑经过这五殿的同意,放在临目阁,同时被封住,毕竟那股犀利的剑气没有剑鞘,实在可怕。

临影真人相信自己的猜测应该也没有错,天奇尚有剑灵,魔晶又岂能没有魔灵呢?

当下,他只能无奈说出了关于剑灵的事,但他特别将自己施展禁灵封印的事略去,毕竟此时关乎玉门宫根基,掌门大伤,此时又怎能传出,临影真人只是说将剑灵封印在了廉阳体内,而隐瞒了自己用的是禁灵封印。

“魔灵着实有些可怕,邪气肯定不低,但天奇依旧是邪恶的剑灵,这倒让我没有想到。”段竺真人说道。

“掌门师弟,你座下廉阳以及天奇皆来到玉门宫已经三月有余,这些消息是否告知陛下?”苍古问道。

此言一出倒是震惊四座,是啊,这事究竟该不该和人皇说起呢。

“还是暂且不要告诉人皇陛下了,就告知人皇陛下天奇绝迹,蓬莱全灭吧。”临影真人轻声道。

“师兄!”

其余众人似乎皆不同意此等观点,特别是苍古,在这几人当中,对朝廷最有好感,最尊敬的也就是他了:“师弟,这是欺君之罪,怎么能拿这事冒险。”

“苍古师兄说的极是,此事万万不可,尽管要保护廉阳,可这……”

“我心已决,”临影真人态度显然坚决,“人皇陛下知道此事,肯定会对阳儿有所不利,为保护他,我宁可欺君。”

看着东方笙和千云依旧不同意,他只可坚决道:“我意已决!哦对了,另外,关于天奇和廉阳的联系这件事,也就莫要告诉各位门下弟子了。”

倒是旁边的段竺真人看着临影真人,他也明白,这位仁慈的玉门宫掌门之所以维护廉阳,还不是因为他的母亲。

如今众人所商议也就这么多了,但为了以防万一,防止魔教攻山,玉门宫还是加强了防备。

就在五位殿主商议完后,也打算离开了,可所有人不知道的是,在天清殿的殿外某个角落,一个玉门宫弟子一直在偷听这些玉门宫殿主的商议。

在玄清的灵心堂设下阵法结界,防止外边人偷听,临影真人刚才进殿时,本想也在其他主殿设下阵法,也防止别人偷听,可他万万没想到,在设下阵法前,自己的担心成了真。

那名弟子听到这么多信息,也是欣喜几分,心中暗暗想着:魔天教真够大胆到这个地步,先灭蓬莱,后伤空仑,也还真是没想到,天奇和魔晶都有异灵,好啊,这些消息太珍贵了,得赶紧去汇报宗主。

玄清殿中,廉阳只是呆呆的站在天麟阁外的山崖,望着半山腰上,这一个一个的大殿阁,玉门诸殿的雄伟,再加上那层层云染的雾气,迷一样的风光。

廉阳心中复杂,来到了玉门宫已经三个月了,他总觉得自己心里有些气运不顺,每每想起蓬莱的命运,他总是如鲠在喉,苦涩不堪。

“父亲……”

廉阳始终在想着蓬莱的时光,始终在想着。

“小师弟?”一声洪亮的男音从背后传来。

廉阳当然知晓是谁,叫自己“阳儿”的是临影真人,在自己之前收徒仅二人,一个天天喊玩乐叫自己“小廉阳”的师姐零冰,另一个就是叫自己“小师弟”的大师兄零庄。

“大师兄。”

“嗯,”零庄刚才看见廉阳望着这千鼎宫室,亭台楼阁,“怎么?又想家了?”

“嗯。”廉阳没有隐瞒,“当初爹爹说蓬莱立世数千载,蓬莱基业就这么简单地毁掉了,三个月以来我经常做噩梦,梦见我昏倒的那一天场景。”

“逝者已矣,我们所行,就要不负逝人,不必忧虑这些。”零庄劝道。

廉阳略有些咬牙:“我想找魔教报仇,每时每刻都在想,还想着偷偷下山。”

零庄一听,神情有些变化,细想后,便对廉阳说:“小师弟,你知道我是怎么来的玉门宫吗?”

廉阳看着零庄,闷闷地摇了摇头。

“我儿时那年周国已经统一中原很长时间了,人皇陛下设立空仑府来限制天下门派,但正魔两教的争斗尽管随着人皇登基而逐渐平息,可私底下,也是你死我活,暗地里勾心斗角,甚至某些名门正派和魔教也加入其中,流离失所的百姓不计其数,我也是在那个时候模模糊糊被师尊带来了玉门宫。”

廉阳听着零庄的话,突然有些同病相怜。

“师尊告诉我,往事难忘,仇亦难忘,但仇恨会殃及自身,不要因为仇恨而变成仇恨本身。小师弟,你这辈子还很长,这些道理你都要明白。”

尽管有些大道理廉阳还不是很了解,但他明白大师兄的心意。

“我儿时名庄,入师尊门下,化为零庄,师尊告诫,从零开始,化除杂念,是每个修仙之士所必备。对了,过几日,师尊会闭关。”

“师尊要闭关?”廉阳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自责小声道:“师尊闭关是因为我吗?”

廉阳尽管不明白师尊费尽半百修为施展禁术——禁灵封印为自己压制可怕的天奇剑灵,但也能隐隐猜测到师尊要闭关恐怕和自己是脱不了关系的。

零庄笑了笑,“师尊他老人家闭关自然要增长修为,听绝炎所说,可能又是魔教,已经对空仑府下手了,恐怕空仑也不好过,魔教与正派平息战乱已一百年了,自南宫季灵挑起事端被杀,还真没有人再敢挑战朝廷和玉门宫的威严。”

零庄只对廉阳说了一半,临影真人闭关是为了增长修为,另一半确实因为廉阳的禁灵封印所带来的影响,但零庄只能安慰自己这个小师弟,毕竟他很像过去的自己。

“以后每日你都来这个崖边,此地位居帝天山脉山腰中心地带,比起最高峰的帝天崖,高度逊色不少,但这里却是玉门宫聚集灵气所在,在这里,你修炼将加快不少。”零庄嘱托道。

“好的,大师兄。”廉阳告谢。

零庄笑了笑,接着准备离开,“我先走了,我还要办一些事。”

“大师兄慢走。”廉阳看着零庄离开,竟有些想起自己的廉明师兄,记得当时,也是在一起谈天说地。

想了片刻后,廉阳重新站在山崖处,他也知道一些事,传说这比这座崖更高的地方,整个帝天山脉最高的峰顶有一个帝天崖,南宫季灵就是从那里坠入深渊,尸骨无存。

廉阳没有多想,盘膝而坐,进入修炼状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