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邪剑灵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110字
  • 2022-06-13 09:58:42

“零庄,小廉阳他这是怎么了?”零冰问道,她平时就喜欢玩,对于修为也只是囫囵吞枣,同时智商也有些……

而且平时都直呼零庄其名,丝毫不尊重,每到有事,或者说临影真人在场,才喊师兄,对廉阳喊小廉阳。虽然她忘不了临影真人上一次还有上上次因为称呼对她严厉的批评。

可因为临影真人宠护于零庄,使得零冰羡慕嫉妒恨啊,就只因为一个对于零庄以“小师弟”称呼廉阳的这件小事,实在让人哭笑不得,就这么一个称呼,师尊怎么在乎的这么狠。

零庄白了她一眼,这也是够了:“真是……小师弟明明就不是小师弟,刚才师尊都不是说了吗?这恐怕是天奇剑灵,师尊这………”

零庄毕竟是成年人了,明事理,当然是明白的,如今他只是对师尊临影真人有了一丝担忧。

可明显便知道,他的担忧是多余的,廉阳与临影真人相斗相持了仅仅四个回合。

临影真人忽然食指与中指并指,法术施展,直指廉阳额头,忽然只见廉阳头上发出蓝色光,接着廉阳昏倒在地。

于此同时,长老殿的临目阁中,在那锁魂台上,被九段玄铁锁链锁住的天奇剑,忽然抖动起来,仿佛下一刻就将破链而出。

“小廉阳!”零冰看到廉阳倒下,不顾三七二十一,立马冲到了廉阳身旁,零庄也赶紧来到临影真人旁边,询问道:“师尊,小师弟他……怎么样了?”

临影真人望着零冰和零庄,又看着昏倒的廉阳,忽然一口鲜血从口而出,吐在地上。

零庄赶紧扶住了临影真人,才不至于他倒下,同时零庄也是万分惊讶,师尊修为已过破月,天下没有几人可敌,可是师尊现在,明显是受了重伤的。

临影真人缓缓道:“刚才我用禁灵封印将阳儿那可怕的天奇邪剑灵封印,相信最近几年内他是奈何不了阳儿的,咳咳~~”

零冰怀里抱着廉阳,想着刚才临影真人说的话,忽然她的眼中出现惊讶:“师尊,这禁灵封印要耗费您的本元之力,更何况只有您一人施展,若是要恢复,恐怕没个三五十年,不行啊,这耗费太大了。”

临影真人笑了笑,没有在意道:“不碍事,玉门宫都已经是天下第一大派,还怕人吗?”

零庄道:“师尊,这禁灵封印非同一般,更何况您一人施展,这可是受到重创啊。”

临影真人安慰地笑道:“廉阳本身修为较弱,又是少年,所以没有太大的抵抗力,所以让天奇剑灵趁虚而入,侵占了身体,还好剑灵初步融合廉阳,所以没有资格动用在廉阳身上的天奇神力,如今用禁灵封印,剑灵还无法突破乃至伤害廉阳,最头疼的,只是他身上的这天奇神力,虽天奇剑神力非凡,但宿主也有几分天奇神力,一定不要让廉阳丧失神志,或者有仙力殆尽的情况,否则他身上霸道的天奇神力会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成为一个怪物。”

零庄和零冰对视了一眼,都不敢多说。对此很遗憾,同时又都看着怀中的廉阳。

“把天奇封住在临目阁是对的,封住天奇,对待剑灵也封住了几分,也不知道廉阳的修为会不会因为封印的抑制而缓慢,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临影真人担忧道。

就在说完后,忽然一个身影来到了玄清,是一个青年男子,神气不凡,颇有英容,临影真人也已经觉察到了那人。

青年来到了玄清殿,第一反应竟然不是看向临影真人,反而目光转向零冰,零冰也看见了他,在那短短一刹那的注视过后,两个人都逃避了眼神,接着青年才将目光转向了临影真人诸人,随即拱手道:“掌门真人,师尊请您去天清殿议事。”

临影真人听后,便知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在等着自己,“好,我知道了。”随后且重新检查了一遍廉阳的身体。

片刻不就,临影真人勉强不让零庄扶持,站立住,道:“其余诸殿主找我有事,我先去了,冰儿,把阳儿送去歇息去吧。庄儿,我们且随绝炎去天清殿。”

“是,”零冰抱着廉阳准备离开,此刻的她似乎有些与众不同一改刚才的无脑,一脸的严肃表情,偷瞄一眼青年后,零冰毫不回头的带着廉阳走了。

同时零庄也扶着临影真人,去往天清殿,青年也跟随左右。

从玄清殿,去往天清还是比较近,身处帝天山脉玉门山的玉门宫中,诸殿相距都不是很近,但相对之下,和天清相距离是最近的,除了长老殿,毕竟天清殿由苍古所持,而苍古也较多时候去管理长老殿中所不便管理的一些事,便是玄清殿离得近些。

也还好没让临影真人跨长路去地清、凡清、长老,行路中,临影真人也看着这个青年。

“说起来,我也有些时日未见你了,绝炎。”

“这几月来,在天清闭门修习剑术,也倒是突破了些许,倒也是做稳了并月四重天。”绝炎也是毫不客气,就向临影真人报备了情况,接着用得意的眼光看向零庄。

虽说玉门宫五殿同气连枝,但细细琢磨,众殿之间也是对抗得紧,都在相对比拼实力,绝炎的话倒也让临影真人几分惊醒。

“你比庄儿略小,庄儿在那个年纪也已经踏入四重天三个月而已,你们这代弟子中,也只有你和庄儿以及地清殿的云卿岑可当领军者了。”临影真人也是笑了笑地说,但暗地里还是替零庄踩了绝炎一道。

绝炎也是笑了笑,尊重道:“掌门真人说笑了,论领军人物,也当零庄师兄莫属,我又怎敢愉悦。”

倒是一旁的零庄略不好意思,也扯开话题,道:“不知道师伯什么事要请师尊前来。”

此言一出,绝炎的神情也是严肃了几分,“听说又是魔教之事,师尊心情很差,段竺长老和地清、凡清两位师叔也去了,师尊怒火中烧,本想来掌门师叔那里与其商议。”

“但师尊怒气填胸,根本无心行走,便麻烦掌门师叔来天清殿。”绝炎说话倒也是规规矩矩,话语中也向临影真人解释了目前师尊状况。

苍古的性子,临影真人也是了解,就算再怎么样,礼不可废,如今恐怕真的是出事了。众人也是抓紧前往天清殿。

众人走出了玄清殿的范围,由于临影真人默许走路而非御剑飞行,这也让绝炎不好意思先行飞去。

旁边的零庄倒是懂得师父,虽说零庄自己有些虚扶着临影真人,但明显看得出来,临影真人确实不宜飞行,也同时不想让绝炎察觉到自己的情况,毕竟有些事,其余殿的弟子少知道些为好,尽管绝炎本人也是个君子一样的弟子。

玄清殿和天清殿在山峰之间是由一条又长又大的走廊所连接,至于长度,可以从玄清殿这边向天清殿那边看过去,早已是白云浮现,模糊一片,足可见二者间长度之长。走廊两边每隔一段便有一根红柱,宽度恐怕可能同十人并排而过。

不说这走廊的其他有何美丽和细致,单从这份规模来说,可见玉门宫之壮丽,那走廊更是神奇,似桥非桥。

三人走了好一会儿,才看到这条走廊的尽头,尽头有一高耸无比的白墙,白墙上是一扇大门,大门两扇白色木门,所高也难评判。

踏过门,虽说这里已经算得上天清殿的范围,但从这里明显能看到上面下面的云空之景,每一道楼阁建筑都被云雾所笼罩,几乎就是传说中的仙境,亭台楼阁,桥廊并分。

三人熟视无睹,对于这种景色,基本天天看见,更何况,玄清殿是所有殿的中央,也是众殿的上方,以玄清殿居高临下所看之景,比起这里,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很快,便来到了天清殿的主殿,主殿之上那块棕金色牌匾,字体吞天吐云,即“天清堂”。

话说这玉门宫总共的五殿之中,也只有掌门所亲自管辖的玄清殿有资格单起一名,自中兴祖师五代掌门天心子真人将玉门宫发扬光大后,手提字以“灵心堂”为其玄清殿主殿之名,随后为保公平,又亲自为天地凡习名。

但未曾用新名,只是这样简简单单书写了天清地清凡清,但长老殿甚至连书写的资格也没有。长老殿所属的牌匾上,还是陈旧的檀木牌匾,并没有其他四殿的金色牌匾。

因为长老殿严格来说,自开派祖师以来并没有与其他四殿同样的作用,基本上是掌门一代人或者上一代人中人,有的甚至是上一代殿主,还有一些不出外云游所留下来的人,大部分人虽不大参与门中大事,但威望之大,不可小觑。

而里面的人也有一些人有太大权力,这就要讨论到太上长老、普通长老和执事长老,执事长老只能基本负责玉门宫饮食起居、普通刑罚之事,当然也是普通刑罚,比如监督弟子斗殴之类的,其他刑罚还是要天清殿和玄清殿来管理。太上长老权力最大,甚至最大辈分的可当得长老殿殿主,目前长老殿中有些式微——只有一位太上长老,就是段竺真人。

再说到匾名,天地凡三清也好,长老殿也罢,传至至今,也没有人敢肆意提名,尽管天心子真人开了先例,但也没有人敢紧随而后,因为玄清殿是众殿之首啊。

三人来到这座雄伟的天清大殿前,只见门扉未开,里边就传开了纷纷扰扰的声音。

“狂妄!”

“这算什么?”

看来其他主殿也要施展些阵法才好,站在外面也能听到里面的声音,不能让不非之人利用才好。

看着隔音如此差劲,这让临影真人多了份警惕之心,同时随着一声声传入临影真人的耳中,临影真人也赶快扶正身子。

随后对着身后绝炎、零庄二人的道:“你二人且先回去吧,我与诸殿主谈话,你二人切不可靠近。”

“是。”

随后待零庄、绝炎二人离开后,临影真人踏进了殿门。

踏进门的时候,临影真人还能听到零庄和绝炎的吵闹声,越来越远。

“在我师尊面前也和我比来比去,你到了四重天,也还是比不过我。”

“哼,别得意,零庄,我马上就赶超你了,你可要小心点。咱们走着瞧!”

“走着瞧!”

临影真人对此也是无奈地笑了笑,接着走进去了。

“师兄。”千云看到了临影真人,赶忙从檀木座椅起身,其余众人也紧随其后,临影真人点了点头,也逐渐来到众人身边。

此刻段竺真人倒还是一脸严肃,段竺真人一向是笑嘻嘻,他这表情显然事情不简单,东方笙也是在一旁很沉稳,再看苍古打刚才就怒火中烧,现在也是怒火冲天。

“师弟,你且看看!”苍古随手拿起桌上的书信交给了临影真人。

临影真人接过后便阅读起来,一旁的苍古说道:“魔教太胆大了,仿佛就要把咱们正派赶尽杀绝一样!”

临影真人也是看了书信,心情有些无法平息,书信上的内容很简单:魔教入侵空仑府,以礼君、御君、书君阵亡,三门精英损失殆尽所剩仅五成,仅礼君、数君、射君带领射门六成、数门七成以及礼君七成人逃生,空仑府主北渊重伤。

“魔教还想翻天不成?攻打蓬莱,仗着蓬莱因为天奇和魔晶导致实力远不如从前趁虚而入,又仗着空仑府与朝廷暗中不合趁火打劫!”苍古的怒气还不是一般的大。

“师兄,消消气。”临影真人宽慰道。

“这让我如何消气,空仑府是什么?那是当今陛下一百年前创下的豪门势力,可与我派相抗,虽说现在空仑府有意图独立于朝廷之外,可毕竟……”

“现今魔教屠灭蓬莱岛,空仑府完全能有机会从中立的态度和我们联合共同抗击魔教,到时候我正教又多了一份力量,可这如今……”苍古摸了摸头缓了缓。

一旁的千云也严肃地说:“如今,魔教简直在向正教示威一样,如若我们不做出回应,如何面对正教道友!”

“你有证据吗?”段竺真人忽然开口,就这样问住了东方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