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无上之境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3869字
  • 2022-06-06 16:29:05

“天尊,这是神器,传说是天界之后所持,天后的东西极为珍贵,把它毁掉?那这也太……”南宫少卿哭笑不得,九黎魔盒好歹也算是神器,如此草率的毁掉,虽说是封印万邪煞气之物,却也是珍贵万分啊。

“南宫少卿,你不要忘了,它封印了魔晶两千年,如果你今天留着它,你可想想后果。”暗邪天尊提醒着他,若不是自己已经与这小子达成交易,他想毁掉的东西,可不会就这么好说好商量。

南宫少卿一听,却也是十分烦恼,他当然明白暗邪天尊打得什么小心思,万一对暗邪天尊失控,他可就没办法了,不如留着魔盒,以防不测,可是若是留着,那岂不是故意让暗邪天尊起了疑心了吗?没办法,他只好解除当务之急,魔晶就已经与暗邪天尊为一体,要想统一天下,就要靠魔晶。

“好,”南宫少卿说道,他拿起了九黎魔盒,一股强大的爆发力输入魔盒之中,接着暗邪天尊部分法力输入到了南宫少卿身体中帮助南宫少卿摧毁九黎魔盒。

“轰——”九黎魔盒化为了轻烟,魔天教总坛本就居于火山之中,那一声震动,整个魔天教众人全部提高警惕。

南宫少卿也后退几步,百花谷主墨羽寒甚至直接闯进了主殿,妩媚妖娆的声音传来:“少主,出了什么事?为何有如此震动声?”

接着,墨羽寒看到了背对着他的南宫少卿以及浮现于空中的魔晶石。

南宫少卿回头看着他,道:“没事,下去吧。”

对于这个第一个投靠自己,对于自己来说的狗,他也没有很生气,又说:“如果没事,你就回你的百花谷,我魔天教可招待不起百花谷谷主。”

墨羽寒犹豫了一下,便道:“是,少主。”他则是对于南宫少卿为令必从,这才是如何做一条真正忠心的奴从。

等到墨羽寒走后,南宫少卿对魔晶说:“这九黎魔盒真不简单,令我魔天教总坛大半为之一振,倒是不错的神物,可惜了……”

“何必如此惋惜,你的之后,可是面对着整个天下的。”暗邪天尊道。

南宫少卿僵硬地笑了笑,走向在这主殿上的教主宝位,坐在上面,内心思绪万千。

三个月后。玉门宫。玄清殿。

“冥想,就是能把自身心、意、灵汇聚于一处,使其恢复精神体力,增抗修为。九天玄罗,谓我之想,方是此意。”

此时,玄清殿之中,临影真人正在耐心地教给零冰、零庄、廉阳,最基本的练术法门——冥想。尽管零冰和零庄早就身熟于心,但还是陪廉阳上这最基础的法门,三人盘腿而坐,坐在九天之下,又是十分利于修行的环境。

“冥想就是人最基本的修炼法门。”

“师尊,我现在是不是要依靠冥想继续修炼?”廉阳举手问道,毕竟他在蓬莱之时,从未真正的修炼过。

“是可以靠冥想继续修炼,知月境是我们人界人族最低的境界,即便是普通成年人盛年之时,修为也大都超越了知月境,所以到达见月境准确来说不需要太多的心思去突破,因为修炼起来很简单。”临影真人耐心地向廉阳讲解道。

“例如我玉门宫,新生的最低标准就是要突破见月境才有资格进入我玉门宫修习。”临影真人说到这,也是有些尴尬地看向廉阳。

廉阳也有些丧气,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虽然才十岁,但毕竟是蓬莱岛主的儿子,正派之后,知月境二重天实在是有些说不出口。

但正因如此,自己如此低的天赋,却被临影真人破例而收,如此大恩,廉阳自知难报。

临影真人也看出了廉阳的灰心,说道:“你如今修为,不过就是你不愿修行罢了,如今来到玉门宫,以前所落下的,只要努力,以后都能补回来,切勿忧郁伤神。”

廉阳知道师尊在安慰自己,他重重点了点头,问道:“师尊,我以前对修行就了解不多,但现今我也对修仙多了些好奇,也多了些问题。”

临影真人微笑道:“且道来。”

廉阳问道:“我们修行一途,时常就说什么知月境、见月境,我爹爹和师尊您好像还是什么破月境,那这些究竟是什么?到底有多少个境界呢?还有,我们修行到底为了什么?”

“这些问题确实问得好,”临影真人欣慰地看着廉阳,“这些东西虽然对于世人来讲模糊不知,但若是踏上修行一途,修行是什么,修行为了什么,这些问题就是首先要必须搞清楚的。”

关于修行,廉阳身旁的零冰零庄虽然也是了解,但也是本就知道一些,从未听师尊认真讲过,所以必须要认真听。只见临影真人沉吟道:“我们人族在荒古时被灵、魔、兽豢养,随后又被仙、圣庇佑,从未复兴,人界天元地力是三界最丰富的,所以直到修行的出现,人族才在人界大兴,才在三界站稳脚跟。”

“在修行内,无论是道家功法,还是佛宗、儒门、魔教,所有的修行都从这七个境界,步步向前,这七个境界依次是知月、见月、触月、并月、驭月、破月和魂月。通过冥想修炼吸收天元地力,控制天地万物,是为修行,但首先你们要明白,我们修行是为修仙,修成长生不死之身,是我们人族千万年来的追求,记住这句话,修行是为了修仙。”

“修行是为了修仙。”零庄零冰廉阳三人仔细念想,记住了这句话。

“七个境界,初境为知月境,意为从内心感知到天空中月的存在,能与月产生联系。”

“第二个是见月境,修仙之人之所以胜过知月境的普通人,其原因就是在这一境界已经能从内心看到了月的存在,和知月境是质的飞跃。”

“前两个境界其实修行非常快,毕竟还没有触碰到月,对月只是个约数,而后的境界才是主要的,触月境,能从内心触碰到月;并月境,与月并齐;驭月境,能够驾驭;破月境,能斩月毁月。”

“而这最后一个境界,魂月境,修仙者能够掌控月之魂魄,这也是人所到达之极限,古往今来,到这境界的人,无不是呼风唤雨、吞云吐雾、驱雷策电的存在。不过你们要知道,魂月境是人族之极限,但却不是人界的极限。”

“不是人界的极限?”这一句话引起三人的疑惑,零冰看向零庄,因为零庄是跟着临影真人时间最长的,但很奇怪,零庄摇了摇头,因为他也没听过这些。

“对,我们人身在人界最高只能修炼到魂月境,只有临登天界成为仙身才能继续修行,但人界这一界域所承受的极限却不止魂月,当然我也只是听说过,魂月境之上,还有无上之境,传说仙人下凡到人界后,修为便会压制到无上之境,我们人族肉体孱弱,所以只能到达魂月境,只有肉身成圣才能脱离极限的魂月境,突破无上之境,当然,无上之境你们了解就好,你们后面的路还有很长一段才到我说的那个地步,甚至于还不仅需要你们的努力,还有奇遇和天赋。”

“师尊,为啥我们的境界,以月为名呢?”廉阳问出来关键问题。

临影真人抬头望着他,心中因他一针见血的问题对这孩子多了几分肯定,临影真人缓缓说道:“人追求修仙,追求所谓的长生,实乃追求无拘无束的大自由境界,以前就有位大能说过一句“皓月在手,天下吾有”,而之所以以月为名,与月相关,这是因为我们修仙的人,追求超脱凡境,追求天人合一,追求百炼成仙,追求超凡脱俗,追求超脱了凡境的真正意义上的仙人。”

“同时第二个原因,月乃暗夜之光,黑夜黯淡无光,月照亮了暗夜,而我们人族从黑暗中穿行,寻找修仙之光,这也是先辈以月定境的原因。”

临影真人讲完后再次看向廉阳,想看看他的感想,没想到廉阳的嘴角边勾勒出了一个弧形。

“师尊,您刚才说道家,儒门、佛宗和魔教这几家是怎么回事?”零冰的声音传来。

但临影真人却抬手制止了零冰继续说,他只盯着廉阳,只见廉阳的眼睛已经变成了鲜红的颜色,他从盘腿中起身,道:“不愧是掌门真人,能悟这么多,居然还知道无上之境,也不枉是破月境大能了。”

“咦?”零冰零庄一听,似乎发现了不对,零冰发问:“小廉阳,你在说什么?”

廉阳一脸的似笑非笑,看向零冰:“我在说什么?你猜呢?”

这吓得零冰不轻,赶紧起身,来到了临影真人背后,零庄也是心稳下来起身远离廉阳。

临影真人一见,也发现不妙,但是却没有惊慌,平和地起身,毕竟他现在还不知事情所有,轻声道:“阁下是谁?附在一个孩子的身上,倒不是君子所为。”

“哈哈哈哈哈,”廉阳笑着,年仅十岁的他现在看上去就像一只老狐狸,“附?我已融入他体,何为附之?”

临影真人一听此人话语,思绪片刻,倒也有几分不确定道:“世人传言天奇剑灵非同小可,非正气所化,莫非你……”

“师尊,小廉阳……他这是怎么了?中邪了还是入魔了?”零冰问道。虽说她平时很调皮,对廉阳但确是很好,看到廉阳的反应也是担心。

“小师弟还入魔了,胡说!师妹,说话注意着点。”零庄生气道,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入魔哪有这份奸狂,早就开始杀人了。

零冰一听,“哼”的一声,没再说话。

临影真人看着廉阳道:“玉门宫古籍传言,明义天尊祖师升天之时,曾经封印过自己的心魔,将心魔转入自己的轮回宝剑之中,虽身为正气之人但手握煞气之剑打遍天下无敌手。但……”

说着,临影真人看着旁边的零冰和零庄,又望着面前看着自己说话的廉阳,或者说不是廉阳。

临影真人继续道:“但天魔大战,可以说,激斗惨烈,怀着心魔的轮回宝剑与天皇石结合,成为天奇,天皇石神圣之力完全结合了心魔,最后,这心魔由轮回宝剑剑灵转成了天奇剑灵,可因神圣之力的天皇石压制心魔,使得那心魔煞气去处大半,但经历两千年沉淀,我猜想这心魔已经褪去,可如今怎么……”

廉阳笑道:“如今,天奇剑灵融入这孩子体内,这倒是为我找了一个好的容身之处,你可能还不知道,心魔就是剑灵,二者是一,我没有宿主,自己也无法行动,现在好了,我有了宿主,这么多年了,我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啊。”

临影真人眼神一闪:“小小心魔,也敢在我面前猖狂!”

只见一声剑鸣,一把剑就在临影真人手中出现了,这是一把黄蓝交替的宝剑,灵性散发,绝佳之宝,看样子,称得上是至宝。

零庄和零冰当然很清楚临影真人拿的是什么东西,那可是掌门,也就是玄清殿主的佩剑——玄清剑,所使之玄清九式更是厉害。

廉阳一见临影真人对自己下手,丝毫没有任何担心,只手一挥,冲了上前,临影真人道袍一挥,二人便开始打斗起来。

零庄和零冰看到了这一幕,赶紧退后几步,他们十分明白,看着廉阳和自己的师尊打斗,他们自然明白,此刻的廉阳不是廉阳,所以这个时候就应该躲开,防止被误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