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魔灵重现
  • 惟我极天
  • 古乐天阳
  • 4245字
  • 2022-06-13 09:55:15

魔天教总坛。

南宫少卿拿到魔晶之后,便回到了魔天教总坛之中。“这次事情办得倒是很顺利。你们都先下去吧。”南宫少卿对着他的属下们说道。

“是,少主,少主您从蓬莱带来的那个廉明,应当如何?”落雨说道。她其实对教主特别疑惑,虽说是用人之际,为何要用这廉明呢?

“廉明,乃是廉胜的得力弟子,凭借着他的修为,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可惜了,廉胜是永远也看不到这一幕了,不过没事,他的人,本座来用!先关起来,日后我自当用他。”

紧接着,所有人便退下了。等四下无人之后。他拿起了手中的九黎魔盒。

他望着九黎魔盒,久久的表情难以形容。

他感叹般说道:“本座好不容易修炼到破月,今天终于还是得到了魔晶石,不仅如此,还有九黎魔盒,别说是没有魔晶了,单是上古魔盒,就可以助我为父亲报仇,至于统治天下,有了魔晶石,那便指日可待!父亲,您的话,我没有忘记!”

“天奇,呵呵,即便有了宿主,一个弱到才知月境的小孩,那天奇已经算是废了,明义天尊的天皇石,倒是不低于女娲石的力量,可即便呢,整个天下最强的物品还是这魔晶了,今天我都要打开魔盒,来看一看这第一宝物!”

说完后,南宫少卿迫不及待拿起了九黎魔盒,怀着兴奋的心情,随即施展功力,毕竟是九黎魔盒,肯定不会平平常常就能够打开的,还需要向九黎魔盒施展威压,才能将其打开。

随着南宫少卿与九黎魔盒的碰撞,魔盒的封印开始颤抖,犹如玻璃碎裂了一般,只是那一瞬间,魔盒便开。

打开之后顿时暗光冲天,整个方圆百里震慑一下,那九黎魔盒里也发出了一个十分诡异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本尊终于重现于世了!”魔晶忽然从里面出来。暗光耀眼。那块魔晶似石非石、似金非金,又似玉非玉。这便是上古至宝了。

“小子,是你放的本尊吗?”魔晶开口问道,但似乎,他想一口将南宫少卿吞掉。

“你怎么可能会说话?”南宫少卿疑惑地问,同时他又有一份恐惧,不过这是正常的,孤子一人,见到这个场面谁不害怕呢?魔晶说:“本尊乃暗邪天尊。”

南宫少卿略有些惊讶,道:“暗邪天尊,你不是在两千年前的天魔大战中死去了?和明义天尊同归于尽了,为何还在这魔晶之中?”此刻,南宫少卿难以想到,这样的一个曾经震慑三界的人,如今以一块石头来和自己对话,尽管不是普通的石头。

“小子,你太小看本尊的实力了,本尊肉体在那场大战时虽然毁灭,但我的一分残识输入于魔晶之中。形体虽然被毁,但那一分残魂仍在,历经两千年,灵魂也恢复了些许,但已经与魔晶融为一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暗邪天尊问道。

“南宫少卿。”其实说起来,此刻南宫少卿也有些许紧张。

“南宫少卿是吧,既然看你天资不错,本尊需要进你的身体暂时修炼,恢复力量。”魔晶的声音缓缓传入南宫少卿耳中。

“我自小始修炼法术,我之所以拿魔晶,就是为了代替父亲称霸天下,为父报仇。我的父亲是魔天教教主——南宫季灵。可是早在几年前,他被空仑府掌门北渊,和玉门宫掌门临影还有蓬莱掌门廉胜暗算所杀!天尊,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吧?”很显然,南宫少卿虽然年纪轻轻,但还是不想白白成为暗邪天尊的修炼所,必须得提几个条件。

“小子,你忘了你当初拿九黎魔盒的时候会如此轻松了吗?”暗邪天尊也是没有想到,这一个小孩子,竟然还懂得讲条件,心机城府不似凡人,不愧是一个天资聪颖的家伙,那自己也得好好对这么一个少年讲讲自己的能力了。

“嗯?”南宫少卿有些疑惑,不明白暗邪天尊所指,他想了想。

当初自己触碰九黎魔盒时,明显一股金光在阻挡自己,即便有君雷落雨在一旁相助,仍然汗流不止,无法靠近,但是忽然之间……

难道?

南宫少卿忽然想到了,“难道那一股从九黎魔盒出来的黑气是你?”

“哈哈哈,知道就好,本尊等了两千年,其实实力还算可以,可就是缺了外合,没有外部去抗衡九黎魔盒的封印,我便从里面无法找寻机会突破,你以为你小小年纪,即便修为超凡,会这么轻易拿到吗?”暗邪天尊异常高傲。

南宫少卿也是苦笑万分,哪就轻易了,结合雨雷两个殿主,三人合力都是勉强情况下,吃力完成的。

南宫少卿明白,此时此刻,只能相互利用,便说道:“天尊,你如今修为是多少?”

“本尊单靠这等残魄,哪有修炼下去的资本,本尊只能靠你,只要你按本尊的意愿来,我这身上的魔晶之力都将给予你,本尊会尽心竭力的帮你来做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业。怎样?”暗邪天尊对南宫少卿说道,他的语气中露出热血,一股强大的热血和野心。

“天尊,不要把本座当三岁小孩子,你的野心我还是了解的,与天尊合作,那可要万分小心啊。”年少的南宫少卿,无论从眼神还是语气上,那股可怕的心机依然在。

“不愧小小年纪能担当的起整个魔天教啊,哈哈哈,你老子南宫季灵看来是个枭雄啊,好,少卿,本尊和你合作,只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又不是因为其他的。”暗邪天尊相当小心了,他已经感觉到,自己面前这位小小年纪的南宫少卿,恐怕连他老子也猜不透他的心啊。

“天尊,那你要的是什么?我要的是整个天下所有陷害我父亲人的性命!”南宫少卿问。

“你还说本尊野心大,哈哈哈,南宫少卿,本尊看你比我还大!本尊只要天奇与魔晶,剩下的,我会尽一切可能帮助你,如何?”暗邪天尊完全觉得自己和南宫少卿谈合作不吃亏了。

“好,那我就与天尊合作,但天尊也不要忘了,我们之间已经有了约定。”南宫少卿回答道。

“如今天奇在何处?”天尊问道。

“本来已经拿到的,可被玉门宫抢走了。”南宫少卿抱有些许遗憾。

暗邪天尊似乎也带些遗憾,不过还是对南宫少卿道:“莫急。”

一说不急,南宫少卿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事,接着赶紧对暗邪天尊道:“如今魔晶中有你存在,那岂不是天奇之中也有那个明义天尊?”

“诚然如此。”暗邪天尊看着南宫少卿的急切,也倒是来了兴趣,随后看着南宫少卿那有些急切的样子,又静静道,“不必慌张,天奇本是由明义的天皇石和轮回宝剑所得。”

“哼!”看着暗邪天尊毫不担心的语气,南宫少卿都有些不想理会,“那又如何?”

“正常来说,我也算是魔晶的魔灵了,而天奇自然有剑灵,不过这剑灵嘛,呵呵,对我们来说可不是坏事。”

暗邪天尊接着说道:“天奇本身和魔晶的不同就是魔晶本身可在无宿主的情况下,自由行动,当然,这是魔晶本身,我这个魔灵在当年融进了魔晶之中,魔晶便变成了我的生存之所,虽然魔晶本身还是不需要宿主,但由于我成了魔晶里的魔灵,谁能用魔晶,还得看我允不允许。”

“至于天奇,没有宿主,他只是一件名义上的神器,宿主和剑灵融合,天奇才能使用,宿主强,天奇强,被除了宿主以外的人拿着,只会被排斥。”

“天尊说的真是绕耳。”南宫少卿听着,也惊讶于暗邪天尊有这么耐心解释,“为什么不算是坏事?”

“哈哈哈,”暗邪天尊大笑,“因为天奇剑里的剑灵来自于轮回宝剑上的,而这剑灵可不是一个安分的主。”

暗邪天尊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放出了自己的疑问:“你为什么戴着面具,受伤了?”

接着一股气流将南宫少卿的面具即将摘下,南宫少卿一躲,手抓住了自己的蓝色面具才使得它没有掉下来,接着他又戴上了它。

“这种事你最好还是别管了!”南宫少卿大喝一声。

“哈哈哈,”暗邪天尊也没说什么。也懒得管他,更懒得管这种事,“最近这段时间,我就需要在你的身体的修炼,并将小部分法术传入你的体内,让你传承到本尊的法术。”

“暂时不行!”南宫少卿拒绝了暗邪天尊的这个想法。

刚才面具的事,本就惹得暗邪天尊尴尬地笑了,再次拒绝,这让暗邪天尊有些不悦:“怎么?这点小事也不行?本尊可要告诉你,本尊在你身体修炼,在修炼的同时,也能为你增加修为,如此好事你若拒绝,你别怪本尊找别人。”

南宫少卿笑了笑,道:“天尊误会了,我只是说,我原本的计划是想在这些时间里,我要灭了蓬莱岛、空仑府和玉门宫,这样便可以震慑天下,杀我父亲的四方势力,朝廷,玉门宫,空仑府,蓬莱岛,他们我一个也不允许存在世上。”

暗邪天尊大笑:“你说震慑天下,你也知道玉门宫的实力不是你可以打得过的,至于空仑府,本尊没听说过此等门派,但本尊觉得你应该慎行,若你连灭天下门派,即便你的敌人没有证据,他们也会给你厉害,随随便便去对门派势力下手,不可能没有代价,尽管他们拿不出证据,更何况你最后想歼灭的,是一方王朝。”

“天尊以为如何?”本来听着暗邪天尊的话,说什么不去灭玉门宫,这让他有些不悦,但是想听听他的建议。

“不灭空仑,不灭玉门,不灭朝廷,我在你身上养精蓄锐,强化你的身体,待你修为成熟,再行计划。”天尊也不愧是天尊,南宫少卿即便城府再深,他也没有很大的阅历,有了暗邪天尊的帮助,少走老路好的也是。

但南宫少卿可没这么想:“你让我放弃我的全盘计划,你想做什么?”

暗邪天尊仿佛轻笑一声,继续说,“你要明白,你单靠魔教之力强攻天下门派,注定付出的要接近得到的,你不如待这场蓬莱风波过去良久,尝试一下从内部瓦解正教呢?”

“内部?”南宫少卿有稍许明白。

“蛮力解决不了多少,我知道你也明白这个道理,虽然我不知你父如何身死,但能对付得了你父亲,相信背后的主使也是个善用权谋之人。”

暗邪天尊此言一出,倒是惹得南宫少卿赞成:“确实,那个人皇北君旭就是个老狐狸,可我想了五年的计划,也忍了五年,可就这么灭了蓬莱,直接就放弃以后的计划?”

“本尊不喜欢讨价还价,数千年前,可没有一个人有资格拒绝本尊。”魔晶散发的气焰有些古怪,不过很快这股气息便沉息,“你很像数千年前的我。”

南宫少卿确实震惊了一分,天下能人都以入破月境为尊,以魂月境为所求,刚才那股力量,确实不是自己一个刚到破月境的孩童所能抵抗的。

这也难怪了,南宫少卿毕竟数年来虽身居高位,但整个魔天教深居简出,阅历自然差些。

“天尊力量固然强大,可还是需要用人!”南宫少卿笃定了这个暗邪天尊不敢对自己动手。

看着面前的少年,让暗邪天尊不禁头疼,真不是一个好忽悠的孩童,“好小子,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你现在不能去施行,玉门宫是本尊的,本尊可以帮你灭,但不是现在。”

“那好,那我去打打那个空仑府,朝廷和玉门宫静待天尊助我。”南宫少卿道。

“打打?”暗邪天尊有些搞不明白。

“不灭空仑了,天尊都说了,有了你的帮助,确实更应该加紧修炼,需要时间,但我要告诉世人,我有能力灭掉空仑,只不过我还没到时候,暂时,以这场大伤空仑与天下言和。”

“呃……”说实话,暗邪天尊还真没听过这种言和的,也是,南宫少卿的父亲南宫季灵本就是是不可一世的人,把你打疼,不打死,就是和你罢手言和……

“好吧。”暗邪天尊还是答应,随后笑了笑道,“那既然如此,我们可就是一家人了。”

“自然如此。”南宫少卿回答道,然后看着暗邪天尊,心想他又要干什么。

“少卿,你现在,拿起九黎魔盒!”魔晶之灵暗邪天尊的声音中多了憎恶之感,“把它毁掉,本尊不想让这件恶心的东西存在于世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