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教训恶奴
  • 神凰封魔录
  • 羽长离
  • 2047字
  • 2021-09-18 12:51:31

青兰见她这一副懒散的样子,顿时大怒。她与青梅短暂地对视了一眼,两人便一左一右地向幽洛掠去,双掌上皆带着淡淡的白色灵气。

一般人的灵气颜色都是白色,代表他的灵根没有任何属性,除非体内有水、火、风、冰等特殊灵根,或者通过某种带有属性的功法转换,灵气才会呈现出代表其属性的颜色。

比如幽洛作为幽凤一脉正统,本身灵根算是极品火灵根,修炼出的灵火就是赤凰金火,所以她的灵气呈现出金色的火焰形态,但此时她要冒充洛悠的身份,怎可能会显露出来?

虽然青兰与青梅的速度很快,但在幽洛的眼里还是慢得过分。对付分别只有黄阶二级和黄阶三级的两人,她只需要动动手指就可以,但此时她正有兴致,多花点时间戏耍一下她们也不妨事。

青兰眼看自己的一巴掌就要落到幽洛脸上了,心中不禁闪过一丝快意。她已经预想到,这一巴掌下去小贱人必定会晕乎几下,她就趁这个时候在她的手上腿上多打几下,打残了最好,就冲她刚才敢那样对她们说话,打死了也活该!

青梅也是一样的想法,此时,她仿佛已经看到了“洛悠”在她们手下哀哀求饶的惨状,唇边缓缓绽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然而,下一刻,她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只因她发现,她在距幽洛三尺之处时就被一层从幽洛身上散发出的白色屏障阻住了身形,再不能前进半步。

这是怎么回事?

洛悠不过是一个黄阶二级的废物罢了,怎么可能挡得住同为黄阶二级的她的攻击?!

她一定是在做梦!

但当她看到另一边的青兰也是一样的情况时,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这个废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莫非是身上有什么灵宝?

想到灵宝,她的眼中便出现了一抹贪婪之色,加大了手中的力度,势要突破这层屏障。

只要擒住了小贱人,在她身上搜一搜不就知道了,要是真有什么法宝,那她可就发了!

至于青兰,只要法宝在手,她还愁斗不过她么?

幽洛看着青兰和青梅突然显露出的贪婪之色,眼珠一转便明白了她们打的什么主意。她在心中冷笑一声,她身上确实有灵宝,但也不是她们这等宵小之辈消受得起的!

要不是她现在沦落到了这般境地,这种人她连看一眼都不屑!

幽洛手指微动,青兰和青梅便被瞬间弹开。她们的身子重重地撞在墙上,险些没把墙给震塌。

青兰有些狼狈地爬起,就见幽洛一脸不解地看着她们,神情无辜:“你们怎么突然摔到地上去了,本小姐明明什么都没做啊?”

随即她眼珠一转,扬起了一个开心的笑容:“我明白了,定是本小姐近来修为长进了很多,修出护体灵气了!”

修为长进?护体灵气?青兰往地上呸了一口血沫,她宁愿相信自己修出了护体灵气也不相信洛悠能修出护体灵气。当年洛悠测试灵根的结果洛家上下都看在眼里,洛悠的灵根几近于无,根本不可能修出玄阶高手才能拥有的护体灵气!

灵根的等级有下品、中品、上品以及极品,他们家这位洛悠小姐的灵根等级连下品都达不到,可不就是废灵根么!

这小贱人身上定是有什么灵宝,等她从她身上搜出了,看她还有什么话说!

看刚才她们被掀出的力道,这灵宝的威力定然不小,落在洛悠的手里真是浪费了。等她得到了法宝,她既可以留着自己修炼,也可以送给洛家的主子们为自己谋一个好去处,用处可大多了!

但灵宝还在那小贱人身上,她们近不了她的身……不能力夺,那就智取!

青兰从地上爬起,面上适时地露出笑容道:“那青兰就在此恭喜小姐了,没想到小姐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修为竟能有如此大的进益!能否请小姐允许青兰为你探探身体的情况?听说修为陡然高涨如不注意点儿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呢!”

“啊?是这样吗?”幽洛故作惊讶地看向青兰,却没有任何举动。

青梅略一思索便明白了青兰的打算,她面上同样浮起了真诚开心的笑容:“不错,小姐还是让我们检查一下的好。我和青兰可是专门派来伺候小姐你的,你难道还信不过我们吗?”

幽洛眸中划过一抹冷嘲,面上却露出了迟疑的神色:“这……”

见幽洛迟迟不肯过来,青兰的眼中现出一丝不耐:“小姐,你在迟疑什么,难道我和青梅还会害了你不成?”

“青兰你别生气,我让你们看便是。”幽洛露出些许怯懦的神情,下床向青兰二人的方向走去。

耽搁了这么长时间,游戏也该结束了!

看着幽洛越来越近的身影,青兰和青梅相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满满得逞的笑意。这笑意之下还掩藏着一股杀气,两人心中都是一样的想法:等我得到了灵宝,我就杀掉青梅(青兰),这个秘密就没有其他人知道了!

在幽洛走到离她们只有三尺之距时,青兰和青梅心中一紧,见并没有什么灵气屏障出现把她们弹飞,这才放下心来。

幽洛走到青兰的面前,仿若什么也不知道似的递出了自己的手:“有劳。”

青兰顺势握住了她的手腕,和青梅一左一右将幽洛的双手反剪在背后,就开始在她的身上摸索起来。

幽洛垂下眼眸,眸中满是冷意,她陡然释放出如前一般的灵气屏障,只不是这次多加了一分力道,直接将那两人震飞出去。

这次的力道比上次要重得多了,青兰和青梅直接被掀出门外,重重地落在地上,口吐鲜血,半天爬不起来。

幽洛站在原地,神情担忧地看着她们:“青兰,青梅,你们这是怎么了?要不要紧啊?”

青兰挣扎了好半晌,这才翻身坐起,她看着门内依然担忧地望着她们的幽洛,目光中淬出了一抹毒意:“你、你可真是好的很!敢耍我青兰,我会叫你好看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