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颍城洛家
  • 神凰封魔录
  • 羽长离
  • 2045字
  • 2021-09-18 12:51:17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

就在幽洛呆滞之时,一阵嘈杂的声音自门外传来,声音越来越近,从脚步声来看是两个人,还是两个女人。

幽洛耳力极好,清楚地听到了她们的对话。

“那个小贱人已经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了,不会出什么事吧?”

“她不是还没死吗?再说这个家除了我们还有谁顾着她啊,你就放宽心好了,反正她是自己变成这样的,就是死了也怪不得我们。”

“你说的是,而且还是我们把她救回来的呢,她还能怨得了我们去。”

两个多月?幽洛眉头微皱,眼见那两个女人已经快要进门了,连忙往床上一躺,闭上双眼。

她倒想看看这两个女人是来干什么的,顺便还能从她们口中探听出这里是什么地方。

只听“呯”的一声,两扇木门被狠狠推开歪在一边,却还顽强地挂在门框上。两名身形纤细作丫鬟打扮的青衣女子大步走进,目光直接落在床上作昏迷状的幽洛身上。

幽洛眼皮微抬,睁开一条细缝打量着两个青衣女子。

左边的那个脸庞大些,柳眉杏眼,长得略有几分姿色;右边那个身形较为纤小,净白刻薄的面容上带着几颗麻子。

稍美的那个,见床上的人依然是昏迷不醒的模样,立刻冷哼一声偏过头去:“我就说怎么着,我们洛家也算是颖城之中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了,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败类,灵气修为低微不说,还犯花痴犯到把自己弄成了这副德行。我青兰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被派到这种地方来伺候,每月的月银被扣得只剩几个铜币不说还得被其他下人奚落。你说你怎么还不死啊,最好早早的去了别净拖累我们!青梅,你说是吧?”

被唤作青梅的就是那个脸上长着麻子的丫鬟,见青兰向她问话,面上连忙露出了些许殷勤之色,靠近几步应道:“青兰姐说的是,要不是这废物一直坚持着不肯咽气,我们早就可以离开这个破地方了。”

青兰见有人附和,越发来劲了,她不屑地睨视着床上的幽洛道:“不过是洛家最不受宠的小姐,也敢肖想人家赵家的嫡长公子。赵宗云公子可是真正的修炼天才,咱们颖城年轻一辈中论修为和天资都无人能出其右!你洛悠可真敢想,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儿,摔到后山下面把自己弄个半死也是活该!一个黄阶三级都不到的废物,真是给我们洛家丢人!”

至此,幽洛已经完全了解了自己所想要得到的信息。她所在的地方是人界一个叫颖城的城市中数一数二的修灵世家洛家,不过她很确定自己不是那个青兰所说的洛悠,她的体内还残存着邪青的无湮幻境所独有的那种灰雾呢。

听她的意思,那个洛悠是因为那个什么赵宗云摔下后山后被她们救回来的,应该是自己当时正好落在了那附近,被她们误救了。

若果真如此,她只能在心里对洛悠说一声对不起了,他日若能在冥界遇到她她一定会报答她的。

不过,她从冥界逃出,魔界必然会对她展开搜捕。这一个阴差阳错,既方便她逃过魔界的眼线,又能让她在此地养伤,所以她暂时还是要顶替洛悠的身份的。

既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她也没耐心在这里听这两个女人的聒噪了。

青兰说完了一大段话,觉得有些口干,便想这次就到这里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教训这个小贱人。她正要转身出门,却在目光无意间掠过床上的幽洛时,突然顿住了身形,惹得青梅有些诧异地看向她:“青兰姐?”

“她……她……”青兰的右手颤巍巍地伸出,指向床上的幽洛。

青梅顺着她的指向看去,便见那原本昏迷不醒的人已经睁开了眼,此刻正笑盈盈地看着她们,不由惊得掩住了唇。

“说啊,怎么不说了?我听着呢。”幽洛缓缓坐起了身子靠在床头,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腰间,随即将目光落到青兰和青梅的身上,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自她的身上散发而出,迫得她们倒退了一步,身子也不由地抖了几下。

但很快,青兰便镇定下来,面前的这个人可是连黄阶三级都不到,连她都打不过,有什么好怕的。现下她醒了也好,可以省不少事。

“呦,原来你已经醒了啊,醒了正好,我刚巧憋了不少气,不如你来陪我练练手吧!”青兰握了握拳,看向幽洛的目光中带着明显的挑衅。

作为修灵世家,洛家之中,以武为尊。一个连黄阶三级都不到的人可是没什么地位的,就算洛悠是洛家的正经小姐,那也一样。而她青兰虽是个下人,但却是真正有着黄阶三级的实力,假如事情闹大,洛家也绝不会为了洛悠处罚她。

洛悠不但是个废物,还是个蠢苯的废物。她跟她说只要多与人对打实力便会提升,她也信。因此每次只要她一挑衅,洛悠便会立刻上当,就算每一次都被打得遍体鳞伤,她也傻傻地以为这是为她好,从来不会告诉别人,长此以往,洛悠也就成了她青兰的专属出气筒了。

这次自然也一样!

“小姐睡了两个多月,想来精神十分不错,应该不介意加上青梅一个吧!”青梅与青兰站在一处,同样不怀好意地看着幽洛。

看来那个洛悠在这洛家的日子十分的不好过,就算真的死了也是一种解脱吧。幽洛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的情况,惊讶地发现经脉之中的灵气不知何故竟消失了一大半,她现在只能发挥出原来实力的一成不到,不过对付这两个小虾米还是绰绰有余了。

至于灵气消失的原因,等她把她们打发了再细细查探不迟。

“当然不介意了,来来来早点出手,本小姐还有要事,没工夫陪你们耗!”幽洛就那么坐在床上,伸出一手按在腰间,安抚着微微躁动的玦绯剑。

她的脸上满是血污,墨黑的发披散而下,令人看不清她的真实样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