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指名挑战
  • 神凰封魔录
  • 羽长离
  • 2057字
  • 2021-09-18 13:09:57

温行羽并不在意,他对着周围的赌客拱手一礼,面上带了几分客套的笑意,道:“十分抱歉打扰了各位的雅兴,为了表示在下的歉意,今日三楼的客人每人都可以得到一杯蜜酒,算是赌坊给各位的赔礼了!”

赌客们一听可以白得一杯蜜酒,也不再纠缠,纷纷散去。这蜜酒可不比别处的蜜酒,是盛洺赌坊自己出产的,味道极其甘美,也是赌坊的一大特色了,当然要价也不低,对手头不充裕的人来说能白得一杯算是赚大了。

但仅仅一杯蜜酒,想要封住这些人的口却是远远不够。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盛洺赌坊多了个新主子的消息便不迳而走,当晚便有人找上门来,指名要挑战盛洺赌坊的第二个主子——洛悠。

按理来说,幽洛能成为盛洺赌坊的另一个主人,必定是战胜了赌王,毕竟战胜萧凌能得到的那些东西在轩辕皇城的赌徒圈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幽洛的赌技应该是不亚于萧凌的。但那些人一听说洛悠是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少年,立刻便生出了几分轻视之心,认为这么小的孩子,说不定是萧凌可怜他才故意输给了他。

外表年龄才十五六,实际年龄肯定也大不到哪去,这样的人能有什么赌技?

而且萧凌输给了洛悠,洛悠再输给他们,不就等于他们间接赢了萧凌吗?

怀着这样的想法,那些曾经败在萧凌手下或想据此扬名立万的人纷纷找上门来,指名要找幽洛进行“王赌”。

就算这小子真的赌技不精,但在名义上他也是盛洺赌坊的主子,在赌坊里与萧凌地位差不多,赌赢了他不但能给自己长脸,还能从萧凌那儿讨回一口气。

到时他们赢了洛悠,就可以走到萧凌面前扬眉吐气了,顺便还能奚落他一句:你找的这个人也不怎么样嘛!

那场景,想想都让人兴奋!

刘年、宁嘉和温行羽经过幽洛将温行羽扔下楼的事,也有心要看看她的手段,因此对于这些人指名下的战书并没有推辞,而是一一接了下来,然后报给幽洛。

幽洛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用晚膳,她瞄了一眼垂首躬身地站在她面前给她送消息的宁嘉,将她眼底的不屑尽数看了个清楚,露出一个邪气的笑:“行吧,让他们明天过来,想玩什么,小爷我一一奉陪便是。”

宁嘉应了一声是,便转身退下了。

幽洛放下手中的碗筷,眼中划过一抹幽光。那三人是怎么想的,她又岂会不清楚。

既然他们不服,那就看着好了!

用过晚膳之后,幽洛便开始继续琢磨她的炼药。之前被温行羽打断导致爆鼎后她就没有再继续,而是沐浴一番后再打了一会坐。幸好她买的是三阶的丹鼎,能够承受得住一阶丹药的爆炸,否则她还得出去再买一个。

幽洛琢磨了半夜,终于在天将明时炼出了一炉像模像样的回灵丹。

这炉丹药共有八颗,一颗也就绿豆大小,丹药表面还有一条金色的细纹,不细看还看不出来。

看着那条金纹,幽洛有些困惑地皱眉,这是丹纹吧?她怎么记得玄老头说过五阶以上的丹药才会出现丹纹?

算了不想那么多,好歹终于炼出了丹药,下次见到玄老头时再当面问他吧!

她随便找个玉瓶将八颗丹药装好扔进微尘空间,便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站起来。

一旁桌上的回灵草和芳原果已经少了大半,幽洛看了剩下的药材一眼,心道这炼药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其实除了那八颗回灵丹之外她还炼出了许多半成品,不是丹体不圆润就是融合出错变成一团药糊,幽洛嫌弃得不行,于是把它们统统烧成药灰了。

虽然她是神王三级的身体,在炼了一夜的药之后,也觉得有些疲惫了。

趁着还没人来找自己,幽洛挪动脚步走到床边,补了个美美的觉。

再次醒来时,天光大亮,隐隐能听到楼下传来的喧闹声。

幽洛坐起身来打了个哈欠,便听到了有人敲响了她的房门。

她一边从床上下来,一边懒洋洋地道:“进来。”

进来的是宁嘉,她看到幽洛这个点才起,一旁的桌上还放着黑漆漆的的丹鼎和乱七八糟的药材,心中对她的鄙夷更多了一分。

温行羽说洛悠在炼药,可她压根没看到哪里有炼好的丹药,这人也和那些妄想成为炼药师的人一样,把炼药当好玩吧!真是侮辱药师这个行业!

她还真的有些担心他们辛苦经营多年的盛洺赌坊会被洛悠败个精光,不行,一定要找个机会说服主子把她赶走!

宁嘉心中虽然是如此想的,可她的面上仍是一片恭敬:“小主子,昨日找您的那些人都在一楼等着了。”

“好,我知道了,一会就下去。”幽洛晃了晃还没完全清醒的脑袋,挥手让宁嘉下去。

宁嘉看到幽洛这个样子,心中更加肯定她没什么本事了。如此最好,败在那些人的手下或许能让她恢复点儿自知之明,自觉离开他们赌坊。

不过一会儿功夫,幽洛便洗漱完毕,出现在盛洺赌坊的一楼。

刘管事已经在这里候着了,毕竟他是一楼的管事,来的这些人也不是寻常赌客,必须由他亲自出面接待才行。

盛洺赌坊今日的客人也格外的多,他们进来之后也不像以往那样直奔赌桌,而是站在一旁看热闹。他们已经得到了消息,这群人都是来找昨日才成为盛洺赌坊另一个主人的少年进行“王赌”的,这在他们赌徒圈里算是一件大事了!

当看到一个年约十五的俊美少年一身慵懒地从楼上下来时,坐在一楼等候的一个蓝衣壮汉便站了起来。他是盈云赌坊的庄头张怀禹,在在场的一众人中赌技最高,因此这些人都隐隐以他为首。

直觉告诉张怀禹,那个少年便是他们要找的人。

果然,那少年下了楼之后便直接向他们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还伸手捂住嘴打了个哈欠,然后睁着一双带着点泪花的眼睛看着他们:“听说你们找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